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石三生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零八
   
   看到昌平警方的通报,就想起来不久前被枪杀的昌平法院的优秀法官马彩云。同是一死,一个死得夺人眼球;一个却死得扑朔迷离。但作为同是昌平警方经手的案情,估计,这两起死亡多半会异曲同工,背后的隐情都只能成为国家的机密了。
   
   不用说,马彩云法官被杀后,她生前断案到底公与不公都只能糊涂了是。而雷洋之死,随着警方的记录仪、事发地周围的监控设施纷纷故障,想单凭尸检复原真相,则无异于让死人开口说话,又岂是一个比登天还难能说得?


   
   只是可惜了那个为警方提供犯罪线索的昌平群众。雷洋这一死,估计,那告密者的赏金也就泡汤了吧?此番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罢。果然那便衣警察们因此有个什么恙,还不得反过头来怪罪告密者多管闲事啊?
   
   石三生我就很纳闷的很,那告密者若不嫖娼,又如何得知的足疗店内隐藏的秘密呢?或者,那告密者竟然是足疗店里的潜伏者?会不会,这又是一起钓鱼执法的案例呢?
   
   是与不是,老百姓自然无权得知真相。但自己最不明白的、是当局果然真的想彻底铲除卖淫嫖娼,为何还要允许那些场所的存在呢?凭受命于宣部的便衣们可以从“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的字样中、嗅出石三生我包藏“茉莉花”祸心的味道。难道从那些灯红酒绿的“足疗店”、“精油开背”等字眼中,还无法嗅出浓浓的色情味道吗?
   
   就连最腐朽堕落的封建王朝时代,中国人也没有腐败到连脚都要让陌生的异性去洗啊、是不是?要知道,那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开始时,也不过是西门大官人在桌子底下偷偷捏了一把潘金莲的小脚呢。
   
   更别说,咱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中医,还将人身上的五脏六腑等所有器官,都对应到了足部的穴位之上。说什么,这从“足疗”到卖淫的距离,也比“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到茉莉花近了十万里吧?
   
   既然一边允许这种严重涉嫌色情的场所的存在,还一边煞费苦心地扫黄打非,当局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改革开放几十年来都没有做好的事情,当局为何还要硬着头皮做下去呢?或者,就干脆统统取缔了这些适应人性规律的场所。或者,就干脆要么放开、要么就像烟草一样改由官办不好吗?对了,盐业放开之后,盐务局那帮子人面临无业可做的尴尬。不如,就将盐业局改成足疗局?
   
   瞧瞧吧,人家雷洋的妻子都不在意他是否嫖娼,当局这是何苦的呢?
   
   反正啊,石三生我觉得,在如此一个腐败与反腐败混战的时代,如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案子,当局十年都解决不了。只怕再有30年,当局也没能力根治卖淫嫖娼的问题吧?
   
   更别说,卖淫嫖娼多半还都与权力的腐败有着千丝万缕的勾连了。
   
   【石三生 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05:16】
(2016/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