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石三生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零八
   
   看到昌平警方的通报,就想起来不久前被枪杀的昌平法院的优秀法官马彩云。同是一死,一个死得夺人眼球;一个却死得扑朔迷离。但作为同是昌平警方经手的案情,估计,这两起死亡多半会异曲同工,背后的隐情都只能成为国家的机密了。
   
   不用说,马彩云法官被杀后,她生前断案到底公与不公都只能糊涂了是。而雷洋之死,随着警方的记录仪、事发地周围的监控设施纷纷故障,想单凭尸检复原真相,则无异于让死人开口说话,又岂是一个比登天还难能说得?


   
   只是可惜了那个为警方提供犯罪线索的昌平群众。雷洋这一死,估计,那告密者的赏金也就泡汤了吧?此番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罢。果然那便衣警察们因此有个什么恙,还不得反过头来怪罪告密者多管闲事啊?
   
   石三生我就很纳闷的很,那告密者若不嫖娼,又如何得知的足疗店内隐藏的秘密呢?或者,那告密者竟然是足疗店里的潜伏者?会不会,这又是一起钓鱼执法的案例呢?
   
   是与不是,老百姓自然无权得知真相。但自己最不明白的、是当局果然真的想彻底铲除卖淫嫖娼,为何还要允许那些场所的存在呢?凭受命于宣部的便衣们可以从“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的字样中、嗅出石三生我包藏“茉莉花”祸心的味道。难道从那些灯红酒绿的“足疗店”、“精油开背”等字眼中,还无法嗅出浓浓的色情味道吗?
   
   就连最腐朽堕落的封建王朝时代,中国人也没有腐败到连脚都要让陌生的异性去洗啊、是不是?要知道,那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开始时,也不过是西门大官人在桌子底下偷偷捏了一把潘金莲的小脚呢。
   
   更别说,咱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中医,还将人身上的五脏六腑等所有器官,都对应到了足部的穴位之上。说什么,这从“足疗”到卖淫的距离,也比“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到茉莉花近了十万里吧?
   
   既然一边允许这种严重涉嫌色情的场所的存在,还一边煞费苦心地扫黄打非,当局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改革开放几十年来都没有做好的事情,当局为何还要硬着头皮做下去呢?或者,就干脆统统取缔了这些适应人性规律的场所。或者,就干脆要么放开、要么就像烟草一样改由官办不好吗?对了,盐业放开之后,盐务局那帮子人面临无业可做的尴尬。不如,就将盐业局改成足疗局?
   
   瞧瞧吧,人家雷洋的妻子都不在意他是否嫖娼,当局这是何苦的呢?
   
   反正啊,石三生我觉得,在如此一个腐败与反腐败混战的时代,如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案子,当局十年都解决不了。只怕再有30年,当局也没能力根治卖淫嫖娼的问题吧?
   
   更别说,卖淫嫖娼多半还都与权力的腐败有着千丝万缕的勾连了。
   
   【石三生 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05:16】
(2016/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