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石三生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一十六
   
   即便是梁晓声亲耳听到的故事,也未必就是真实。比如,最近翻炒甚广的《作家梁晓声讲述:副省长无辜被警察殴打戴铐》。
   
   借北京昌平警察、兰州公安等的执法犯法事件,翻炒一下二十多年前的旧闻,原本也没什么可称道的。深谙舆情导引之术的当局自然很明白这么做,有助于稀释一下普通民众心中的怨气。看,当局的省部级大官人都会遭遇警察们的随意侵害,何况尔等区区小民了。


   
   但梁晓声讲的这个故事并不地道。
   
   首先,中国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最是善长以貌取人。潍坊当地就流传着蒲松龄之所以在作品中咒骂潍县人,原因却不过是他骑着一头驴赴请,却被县政府的看门狗羞辱。
   
   那几百年前的清朝的看门狗都知道看驴下菜碟。说辽宁边界的警察们居然不看一下副省长大人的座驾,就胡乱打一耳光,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九零年,一个行将就任的、主管公安的副省长没有什么侍卫、也没有什么官威也就罢了。但他的座驾应该与清朝时的八抬大轿一样醒目的吧?那路边店显然门可罗雀,门口忽然来了一“豪车”,店老板眼瞎,难道去吃饭的警察们也集体瞎了狗眼?
   
   其次,辽宁、河北两省的边界,最是人烟稠密,何至于像梁大作家所说,要折腾四五个小时才找到电话、搬到救兵呢?
   
   而且,如果那副省长使眼色的意思,真的是希望司机跑去搬救兵。为何不直接当场表明身份呢?这岂不是没事找事?难道,副省长当场表明身份,就可能会遭遇灭口不成?
   
   再其次,看梁大作家的杜撰,那路边店应该是个黑店。或者,就是警察们谋财的营生。真是这样,就应该狠狠地宰那副省长一把。怎么可能还把到口的肥肉往外吐呢?
   
   石三生我曾经的经历,一次,天将黑时,在莫言的家乡的一边界之处,司机拿不定主意到底开到哪一家就餐?刚一打方向,我看到那店门口坐着好几个男女不善,便说算了、还是赶回去吃吧。结果,就被他们追上来,拦车不成,就用石头将挡风玻璃砸开了花。
   
   还有一次,去北京时、在河北沧州境内,在路边店吃饭,三个人、被宰了四百多元!这些,都是发生在九十年代初期到中期的事儿。
   
   路边店宰人,讲究的就是个又快又狠。梁大作家笔下的辽宁省的十字坡,怎么会一点都不懂江湖规矩呢?
   
   当然了,副省长被打的故事未必就没有。但,应该是去真存伪、故意混淆了当时的实际情形。
   
   怀疑副省长被打是梁晓声杜撰,还因为又冒出来的二十多年骑自行车上班,并且绝没有发生过哪怕一次“偶遇”的湖南省长的经历,怎么看,也都像是假的!
   
   省长大人若没有违规,哪里的交警会无聊到去管闲事呢?更别说被交警呵斥的湖南省长、与被打的副省长,都曾经主政过黑龙江省了。这也太巧了不是吗?
   
   【石三生 2016年6月1日星期三 05:19】
(2016/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