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石三生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一十六
   
   即便是梁晓声亲耳听到的故事,也未必就是真实。比如,最近翻炒甚广的《作家梁晓声讲述:副省长无辜被警察殴打戴铐》。
   
   借北京昌平警察、兰州公安等的执法犯法事件,翻炒一下二十多年前的旧闻,原本也没什么可称道的。深谙舆情导引之术的当局自然很明白这么做,有助于稀释一下普通民众心中的怨气。看,当局的省部级大官人都会遭遇警察们的随意侵害,何况尔等区区小民了。


   
   但梁晓声讲的这个故事并不地道。
   
   首先,中国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最是善长以貌取人。潍坊当地就流传着蒲松龄之所以在作品中咒骂潍县人,原因却不过是他骑着一头驴赴请,却被县政府的看门狗羞辱。
   
   那几百年前的清朝的看门狗都知道看驴下菜碟。说辽宁边界的警察们居然不看一下副省长大人的座驾,就胡乱打一耳光,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九零年,一个行将就任的、主管公安的副省长没有什么侍卫、也没有什么官威也就罢了。但他的座驾应该与清朝时的八抬大轿一样醒目的吧?那路边店显然门可罗雀,门口忽然来了一“豪车”,店老板眼瞎,难道去吃饭的警察们也集体瞎了狗眼?
   
   其次,辽宁、河北两省的边界,最是人烟稠密,何至于像梁大作家所说,要折腾四五个小时才找到电话、搬到救兵呢?
   
   而且,如果那副省长使眼色的意思,真的是希望司机跑去搬救兵。为何不直接当场表明身份呢?这岂不是没事找事?难道,副省长当场表明身份,就可能会遭遇灭口不成?
   
   再其次,看梁大作家的杜撰,那路边店应该是个黑店。或者,就是警察们谋财的营生。真是这样,就应该狠狠地宰那副省长一把。怎么可能还把到口的肥肉往外吐呢?
   
   石三生我曾经的经历,一次,天将黑时,在莫言的家乡的一边界之处,司机拿不定主意到底开到哪一家就餐?刚一打方向,我看到那店门口坐着好几个男女不善,便说算了、还是赶回去吃吧。结果,就被他们追上来,拦车不成,就用石头将挡风玻璃砸开了花。
   
   还有一次,去北京时、在河北沧州境内,在路边店吃饭,三个人、被宰了四百多元!这些,都是发生在九十年代初期到中期的事儿。
   
   路边店宰人,讲究的就是个又快又狠。梁大作家笔下的辽宁省的十字坡,怎么会一点都不懂江湖规矩呢?
   
   当然了,副省长被打的故事未必就没有。但,应该是去真存伪、故意混淆了当时的实际情形。
   
   怀疑副省长被打是梁晓声杜撰,还因为又冒出来的二十多年骑自行车上班,并且绝没有发生过哪怕一次“偶遇”的湖南省长的经历,怎么看,也都像是假的!
   
   省长大人若没有违规,哪里的交警会无聊到去管闲事呢?更别说被交警呵斥的湖南省长、与被打的副省长,都曾经主政过黑龙江省了。这也太巧了不是吗?
   
   【石三生 2016年6月1日星期三 05:19】
(2016/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