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石三生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一十五
   
   前几日、在北美最大的中文网上看到那篇《习近平发话 雷洋案可能大翻转》时,一个之前形成的念头便冒了出来:雷洋案,应该是一场高级动物们精心策划的大戏。
   
   尤其是看到凯迪的专题中,有一篇香港记者专访雷洋的家乡,他那已哭不出一滴眼泪的的外婆竟然会说“死了第一個雷洋,就會死第二個,就有第三個雷洋”时,石三生我甚至连雷洋案的真伪都要产生怀疑了。


   
   试想,谁会想到将一个已经工作七年的人的死亡,与他的母校捆绑在一起呢?若天下事皆如此糊涂而论,只怕所有的社会事件都要归咎于母校头上了吧?尤其怪异的,是与自愿被捆绑的人大相同,雷洋生前已爬到主任头衔的国务院下属的循环经济中心却一言不发,完全是一副莫不关己的状态。
   
   甚至,就连微博公然造谣说雷洋是因为参与什么江苏常州的毒地调查,而被便衣打死时,中国循环经济中心仍然是不置一词分辨。
   
   是什么人敢吃了豹子胆、造北京昌平警方的谣却不会被追究呢?
   
   早在若干年前,石三生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敢抹黑权贵、造权贵的谣的、一定是他们的自己人。不久前,看到刘刚编排警方培训犯人做五毛时,这个结论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谣言只要传播超过500次,就要入刑,这可是新刑法特别增设的罪名啊!
   
   如果说雷洋案中,公然造谣却不被追究是第一个荒唐。那么,参与炒作的高级动物们籍此赚得丰厚赏金应该算是第二个荒唐不可理喻的了。
   
   石三生大师我除了一篇最后的《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前几篇都是站在与高级动物们同样的角度来看待这起事件。而且,支持率也是高居不下。但奇怪的是,未获得哪怕五毛钱的赞赏。
   
   而李悔之仅仅一篇写雷洋案的文章,获得赞赏可能就是整个中文博客的赞赏的总和。怎么会这么反常呢?为什么支持石三生的、都是空头;而支持李悔之的、却都是夹杂着大量的利益呢?随便点开一些有关雷洋案的博客,会发现大多数的收获,都是与石三生一样。当然了,与李悔之同穿一条裤子的鲁山老泉会是例外!
   
   多么荒唐啊,“生前在微信朋友圈中自称〝不关心政治,不说‘负能量’的话〞”的雷洋,他怎么就能一下子成为“广大网民的支持,有社会精英的支持,有国际舆認的关注”(见《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后跟贴)呢?
   
   雷洋案,对普通民众来说,即便是得到高层的批示来个大逆转,也照样毫无象征意义不是吗?便是在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不照样会有枉死的个案发生吗?那个什么华裔梁彼得,不就开枪打死了一个无辜的民众吗?更别说,雷洋还“嫖娼”在先了。
   
   即使比起同期发生的魏则西事件,郑州的范华培事件来,雷洋案也远不及前者对社会的法治进程的影响。为什么偏偏是一个从来不关心民众的雷洋,死后却成了高级动物们的宝贝疙瘩呢?
   
   为什么没人关心、支持石三生我揭露快十年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贪赃枉法案呢?比起北京昌平警方尚不确定的执法犯法案。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以及法院等一干权利贪赃枉法的事实是确凿无疑的啊。
   
   不幸的是,第二个、第三个雷洋尚未出现,效仿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亲自制造伪证的来者却已经是迫不及待了。看重庆无民主的文章,九龙坡区人民政府为强拆伪造的“执行笔录”,应该是权利公然作恶的又一活生生的现实吧?
   
   【石三生 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01:25】
(2016/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