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胡志伟文集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于右任的反攻大陸詩句怎樣被刪成「認同中共」?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中共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統戰部與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第十集目錄
·美麗牌商標上美女之死
·出國莫回鄉 回鄉須斷腸
·介紹康正果《我的反動自述》
·藍綠共慶「八•二三勝利」的奇景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魯迅你錯了——殺劉和珍的是馮玉祥
·天上浮雲如白衣 斯須改變如蒼狗
·莫道農家臘酒渾 豐年留客足雞豚
·四千二百年人類歷史上的鼠年大事
·張發奎評騭政壇人物品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銅鑼灣書店百日歷險記


   二○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這是一個黑色的星期五。清晨五點起身,打開電腦先看博訊新聞,「香港出版商阿海被從泰國綁架回國」十五字映入我的眼簾。文章說,阿海(桂民海)和他的合伙人呂波、僱員林榮基、張志平分別在泰國、深圳失蹤。
   這條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驀地中斷了我既定的寫作計劃。我馬上致電摯友李波,他聲調低沉,坦承巨流公司瀕臨全軍覆沒,現正疲於奔命,在柴灣倉庫、北角出版社與銅鑼灣書店之間忙不及履。基於朋友義氣,我毫不猶豫地說,願意放下手上書稿,去銅鑼灣書店當一名義工,他表示歡迎。就這樣,我這一輩子增添了八星期的賣書生涯。
   我和李波是一九九五年六月經朋友介紹認識的。當時他在一家大型印務公司擔任美術總監,我正負責文學季刊《香港筆薈》的編務。他是英國留學生,精通電腦排版技術,還是個出色的油畫家。我邀請他幫助設計香港筆薈的版式、封面封底以及繪製小說插圖。
   《香港筆薈》是香港筆會的會刊,該會全稱是「國際筆會香港英文筆會」,創辦人為著名抗日小說《風蕭蕭》的作者徐訏。一九七五年創會時,會員有文壇精英熊式一、胡菊人、劉以鬯、徐速、南宮博、司馬長風、張同、鍾玲、黃維樑等。

   一九八零年徐訏病故後,會務一度陷入低潮。一九九三年二月,我召集陳蝶衣、劉濟昆、舒巷城、馮鳳三、馬鼎盛、羅孚、容若、張同餐聚,並向外地名家白樺、王小波、葉永烈、艾曉明、張欣、賈亦棣、逯耀東、張宗和、陳村、陸星兒徵稿,終於以會刊凝聚新老會員,恢復了這個國際筆會屬會的活動。自一九九三年三月至二○○○年十二月,出版了十七期近五百萬言,還邀約曾任瑞典文學院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埃斯普馬克、斯德哥爾摩大學中文系主任羅多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講座教授、《中國現代小說史》作者夏志清為《香港筆薈》撰稿。
   李波擔任美術總監是第四至第十七期,他設計的第五、八期是「紀念張愛玲特輯」,由於封面盡態極妍、引人入勝以及內容豐富名家如林,該兩期都賣了三千多本,雄踞全港文學刊物之榜首。一九九七年我主編《開卷有益》雜誌時,仍邀請李波任美術總監,我始終認為,李波的設計、插畫水平在香港是首屈一指的。
   二○○四年春,李波辭去印務公司職務,自行創業,開辦了文化藝術出版社。他的頭一個選題是《上海幫的黃昏》,曾邀約我合撰,我因庶務羈絆,未來得及加盟。當我得悉這本書賣了兩萬多本時,着實為他慶幸。當年我還是抽空為他撰寫了《上海灘黑白道大亨》、《上海灘豪門巨富》、《上海灘天王巨星》、《上海灘驚天大案》等五本歷史作品。由於李波為人慷慨大度,他付給的版稅幾達坊間同類出版社的兩倍,所以十二年來,我一直跟他合作愉快,給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了毛澤東、周恩來、蔣介石、林彪、張發奎、朱鎔基、李鵬、龔如心以及世界富豪、中國富豪的傳記以及歷史類書籍五十多本,從來也未發生過齟齬。
   二○一二年,李波同旅德華僑桂民海合資創辦了巨流發行公司,將他旗下「文化藝術」、「南風窗」、「香江文化」等三個出版社,連同桂民海的「北運河」、「雙豐」、「新視界」等九個出版社,抽離劉達文的夏菲爾出版社,還挖走了夏菲爾的兩員幹將呂波和張志平。巨流買下了柴灣康民工業大廈十樓一個兩百平方米的貨倉,又租賃了九樓一個一百平方米的貨倉,生意興隆,蒸蒸日上,還曾一度超過了夏菲爾集團的業績。
   二○一四年,桂民海與李波合資向林榮基買下了崇光百貨公司後面的銅鑼灣書店,一則以此為巨流的櫥窗與讀者聯絡點,二則落實產銷一條龍的規劃。當時店主林榮基歷年積累了虧損二十萬元多,加上年老力衰,乃樂於脫手。
   十一月七日 到銅鑼灣書店站櫃台進入第二天。這三十平方米的舖面,分四列排著卅六隻書櫃,一進門右手是名人傳記、史學專著等,左手是有關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前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前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及其紅顏知己的政治八卦誹聞書籍。雖然門前高掛「政治書籍最全」,但這類書僅佔全部書刊兩成,更多的是武俠、言情、健身、減肥、美容、醫藥、占卜、星相、金融、投資、宗教、旅遊、辭典、文物、兒童、小說、詩歌等書刊。
   在收銀台右側的狹窄巷道中,堆積了幾十捆書,其中部份是大陸郵局退回的書刊(包括境外印行的五十二冊精裝《毛澤東全集》,載有毛澤東微時主張湖南省獨立的文章),另一部份是大陸讀者委託店長林榮基到深圳郵寄的書刊。其中未必每本都是「禁書」,但我知曉二○一三年中央郵電部曾下達通知,禁止深圳的郵局收寄國外、境外出版的書刊,看到大陸郵局開具的退書單,我對林、張、呂三人被捕的原因恍然大悟。
   林榮基原先在左派中華書店任職,一九九四年以退職金租賃了處於香港地王的一座舊樓一樓,開設了這家綜合書店。老林待客和氣,有求必應,所以客似雲來,門庭若市。一九九六年市政局斥資二百多萬元編寫的近千頁辭書《香港文學作家傳略》交林榮基總代理,這部定價290元的精裝書,我買了15本贈送友儕。此後我的自由出版社產品,也交付老林代售,像《書評集錦》、《被歷史遺忘的名人》等厚書,至今一直輰銷。
   我到銅鑼灣書店,看見李波整天忙於應付中外記者,外記如VOA、BBC、NHK、法廣、讀賣、朝日、半島;中文記者如蘋果、東方、明報、星島、端傳媒等,他不願得罪記者,勉強同意給書架拍照,但又怕捲入是非,堅拒拍他個人照片;不時還有熱血時報、國際特赦組織等來電採訪,不勝其擾。
   我建議李波把阻擋通道的幾十捆書刊放進書架底下的大櫃,這才發覺點貨、訂貨、開單、收錢、理貨、上架等業務由一人總攬是十分辛苦的。傍晚,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來買書,他表示,有關失蹤人士若需要法律援助,他義不容辭,分文不收,我深為何議員的扶危濟困精神所感動。
   神秘豪客 承包書店
   十一月八日 有個大學教授來買有關楚辭的書,我抽出積滿灰塵的《楚辭註繹》,還介紹他購買台北三民書店出版的四書五經專著,結果他買了兩千多元精裝書,我幫他將書裝箱,並搬到樓下叫的士運走。為此,李波十分高興,說想不到你這個書呆子真會做生意。於是,他把門匙交給我,吩咐我獨自看舖,逕自去忙他的出版業務了。
   十一月九日 有個前紅衛兵司令在互聯網上恣意中傷、誣罵我「破門而入」「想吞沒書店」。我在網上發言斥他妖言惑眾:「銅鑼灣書店自十月廿三日至十一月五日一直無人經營,如再不付每月近四萬元的舖租,十一月底就會被房東清盤。為了拯救這家商譽良好的書店,我臨危受命,到書店當一名義工。鎖匙是李波從林榮基太太手中取得的,談何『破門而入』?」
   按香港法列,凡是股權變動均須由律師、會計師監理,上市公司還須買賣雙方出席高等法院聆訊。我一個自帶飯票的義工,又怎能「吞沒」人家的書店?我到書店執勤,舉凡一切文具(針筆、箱頭筆、間尺、牛皮筋、橡皮、書目簿)、收據簿,乃至成包的垃圾袋、環保袋等消耗性用品,都是從自己家裡拿來,捫心自問,仰不愧天。正是那個殺人逋逃犯,盜用我的名義,向暢銷雜誌《前哨》投寄了一篇關於辱罵多位民運領袖人士的「謗書」《婆娑諜影》的書評,幸虧前哨劉社長與編輯部同仁目光如炬,明察秋毫,及時識破奸人詭計,把那篇蕪文扔入了垃圾桶。 那個紅衛兵司令將其謗書以56港元成本賣到60元美金,坐享百份之七百三十五的暴利,真應該建議稅務局稽查一下它的偷稅漏稅紀錄。
   十一月十一日 下午李波來店,說有個神秘豪客想承包這家書店。那人自稱是老林的熟客,因書店關了兩星期,請律師調查原委,從商業登記查悉還有一位大股東李波在港,於是電約他出來晤面商談,表示願意資助書店填補歇業半月的虧空云云。我問他,是不是出手闊綽的肥佬黎,他笑答:不是,是隻紅色大肥貓,旨在控制這家書店。
   十一月十三日 暢銷報說,阿海是被他的親密友人出賣的,其泰國地址與行蹤只有此人知道。晚上八點,李波到,我問他,阿海在香港的死黨是誰?李波說,阿海從德國來香港「撈世界」之初,被K君的花言巧語所騙,獨自掏三十萬元「合辦」一家出版社。阿海再次來港時發覺聯名戶口中的資金全被提空,對方推說做生意有起有落,勝敗乃兵家常事,不要指望頭一年就大發利市。
   阿海不動聲色,仍與此人飲酒猜拳,並下單叫K君印了六本政治八卦書。K為了拉住訂單,一直沒有向他追討印刷費。到第六本書還收不到印刷費,便去馬寶道出租屋找阿海,詎料阿海已人去樓空蹤跡杳然。K入稟法庭追債,無奈傳票未能送抵被告簽收,法庭就不會開庭。K君在港人緣極差,知情者也不肯透露阿海新址,到查明蹤跡,已超逾追訴期,所以此案不了了之,成為廢案。外界傳說,K君懷恨在心,日日思忖報仇,他輾轉獲悉阿海行蹤,出賣阿海嫌疑最大就是此人。
   李波清點錢櫃中的現款,留下兩千四百元準備金。九點半,兩男一女上門,一名高佬自稱係律師樓職員,一名三十多歲陳姓靚仔帶了一個二十多歲鄧姓女子。李波說明天起,陳先生是本店店長,志偉兄是我好友,他家裡的書多過這裡的書,有他幫忙,這家店能賣萬多元一日。陳連聲:「家有一老,自有一寶,今後要多倚重老先生。」回家後我電李波,問他承包給陳有沒吃虧。他答:「我包出去就為了止蝕,對方願意注資幫助,答應生意有賺便分25%,虧蝕則包底,簽約試承包半年,以觀後效。」
   十一月十四日 上了班,帶去一份國際書號的說明書,先教鄧小姐怎樣從十三位數的書號中辨識正版與盜版書,再教她怎樣為書刊定價,有些斷版書還可以增值等等,以及怎樣向批發商發訂書單。晚上我當著陳先生面,將收銀位移交給鄧小姐,言明我只是來當義工幫老林看住這幾千本書,一俟老林回港,我即打道回家寫稿,今後我專注收貨、清點以及幫助客人揀書,有關錢銀點清移交鄧小姐。陳假意客套說不必易位,我還是自動搬到毗鄰廁所的次席。
   十一月十五日 今起開始啟動存書編目程序。三十六隻書架,依次清點。從底部的書箱以及櫃頂沾滿塵埃的大包發覺該店歷年積存書刊甚多,例如明清艷情小說,十七本一套的袖珍書,竟有一百多套;台灣故宮博物院出版的英文版《歷代官窯圖譜》、《古代官職詮釋》都藏有幾十套,連價格都未標明;還有許多拆散的大部頭書。掃淨箱裡的蟑螂,噴上殺蟲水後,我將不成套的書標價一至五折清貨,斷版書則按訂價增值。有個北京女客聽我說,上海書店拍賣舊版文學作品,四十年代小說能拍到三、五萬元一本,她細心從特價書專櫃上選了幾十本舊版果戈理作品單行本,興高采烈下樓。一本七成新的《行者思之》,是八十年代初的大陸版書,且無標價,有位外地學者來找十惡大審的控辯資料,我拿出這一孤本,開價二百八十元,他如獲至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