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胡志伟文集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文多無据偏多寫 語不惊人死不休——誣蔑孫中山先生“五大罪狀”是指桑罵槐——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胡 志 偉 文 集 (第二輯)目 錄
·胡志偉著作(部份)目錄
·回歸年的香港文壇概覽——簡介《一九九七年香港文學年鑑》——
·新聞運作與愛慾情色交織的圖景——介紹張文中新作《傳媒風雲》——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風雨獨立路 辛酸誰人知——評《李光耀回憶錄》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二00九年三月,《前哨》曾經刊出李明先生的文章〈中共勾結蘇軍殺害國府接收委員真相〉一文。文章列舉了旅澳華僑吳煥祥所撰《中共冤獄三十三年》一書中所述獄友李國良用匕首刺死張莘夫的一段回憶。由於李國良是無期徒刑囚徒,更由於吳煥祥係三青團團員,所以證據力度似乎差了一些。
   最近,一些耄耋老人,臨終前天良發現,吐露了張莘夫慘死的第一手資料,使這一宗六十七年前的血案終於真相大白。
   當年兩位地委書記證實殺害張莘夫
   慘案發生時任中共撫順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的吳亮平*,晚年口述了一部《吳亮平傳》,內有下列記載:

   國民黨經濟部東北行營工礦處副處長、礦業專家張莘夫率七名工程人員到撫順接收撫順煤礦,在回瀋陽途中被劫殺害。吳亮平在「文革」中曾寫過一份材料談到張莘夫慘案:
   12月間,國民黨派張莘夫等人來接收撫順礦務局和撫順煤礦。那時,我們的方針是對接收進行抵制,他們未能實現接收。不多幾天,他們就走了,我們派人送他們出去。到了半路,來了電話,說是蘇聯紅軍軍官要搞他們。我當時在電話上聽了,摸不清情況。當時蘇聯紅軍部隊駐撫順,實行軍管,紅軍的事,我們無權管,(我)聽了就說,讓他們搞去,沒有提出反對,這是政策上犯了大錯誤。蘇聯紅軍指揮我們部隊,說他們是壞人,把他們幾個人殺了。此事給國民黨利用作為進行反共宣傳的一個口實,使黨的政治影響遭受了損失,迄今每念及此,輒深為痛心。這一事件的重要責任,是作為地方黨委書記的我,應當負責的。為此政策上的大錯誤,我受到東北局給的撤銷工作處分,我作了檢討,並於一月底離開了撫順的工作。
   2月間,東北局(和我)談話批評了我的錯誤後,分配我到北滿安東地區任黨委書記。
   吳亮平離任後,饒斌**接替了他的崗位。《饒斌傳記》這樣記述了這段歷史:
   1946年1月10日,國民黨與我們達成不包括東北在內的停戰協議。這時以吳亮平任市委書記的撫順市發生殺死國民黨派來的接收大員張莘夫(工程技術人員)事件。東北局和省委認為此事違反黨的統戰政策,不符合當時的戰略方針,決定撤銷吳亮平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職務,派饒斌任撫順地委書記兼市委書記。饒斌2月就職。
   吳亮平把殺害張莘夫的責任推卸給了蘇軍,認為蘇軍是主謀,中共只是幫兇,這一說法還有待考證。一般認為,蘇軍早晚都會從東北撤軍,視乎沒有必要殺害對方的接受人員,陷自己於外交上的不利局面。蘇軍軍紀敗壞,士兵違紀犯罪,酗酒鬧事,作姦犯科,姦淫搶劫乃至殺人放火時有發生,但有組織的謀殺國民政府的官員還沒有先例。而中共倒是極有可能製造這起慘案,挑撥國府和蘇軍衝突,阻礙國府接受,攪亂東北局勢。當然蘇軍對張莘夫慘案負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責任。蘇軍和中共誰是主謀,誰是幫兇,或是共謀,是誰的決定,誰下的命令,相信隨著更多的史料解密,最終會水落石出。只是事態的發展出乎中共和蘇方的預料,使蘇軍和中共在政治上十分被動。在國民政府的的嚴正交涉、中國人民的憤怒抗議以及國際社會的壓力下,蘇軍加速了從東北撤軍的步伐。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張莘夫的孫兒在《我的祖父張莘夫》中寫道:
   我的祖父和他朋友及同事孫越崎, 被指派去監督接收東北礦業回歸中國的事宜。本來是孫越崎被任命主持撫順煤礦的接收,但是他說在別的地方有事,不去撫順,推薦我的祖父代行職責。祖母說孫越崎——我祖父那個沒有去撫順的朋友,他於1949 年投奔共產黨,後來加入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許多年後,我的父親(張立綱)告訴我,他又得到了孫越崎的消息:「我來美國在IBM工作後,孫越崎給我寄了一張聖誕卡。他說我下一次來北京他想跟我見個面。我沒見他。我拒絕和他見面。」
   多年以后孫越琦在和江澤民會面時不無驕傲的表示自己在國民黨時就與中共取得聯繫,並要求將自己的行為從起義改為參與地下黨活動。孫越琦在東北接收時是否與中共有聯繫?是否知道中共和蘇軍要加害接收人員的陰謀而事先逃避?這個就不得而知。但對於孫越琦棄友背義的奸猾行為,張莘夫的親屬一直是耿耿於懷,不能原諒的。
   由於內戰爆發,張莘夫的家鄉吉林德惠深陷戰火之中,一年之中三易其手,張莘夫無法歸葬故鄉,葬禮被迫推遲。一年之後,國民政府為張莘夫主持了隆重的葬禮。張莘夫被安葬在瀋陽北陵公園,那是滿清的皇家園林。葬禮進行時沿途有軍隊護衛。超過一萬人沿路站在街旁,長達數公里,表達他們的敬意,向沉重的紫檀棺材行注目禮。張莘夫被下葬在神道旁,神道兩邊列有皇帝往生御用的朝臣石雕和動物石雕。一小塊大理石刻有「張莘夫先生之墓」幾個字,這是唯一的墓誌銘。
   張莘夫遇難後,國府主席蔣介石明令褒揚,當時他的遺屬居住在北平。國民政府特地設立了一個捐贈基金資助張莘夫先生家人生活,還安排其遺孀、北平女師大畢業的李薌蘅出任立法委員。1948年秋,共軍兵臨城下,北平岌岌可危,而張夫人還在南京參加國大會議。張夫人去拜訪空軍周至柔將軍,「我的丈夫為國捐軀了」,她說,「我必須把孩子們帶出去。」在周至柔的安排下,張莘夫先生的孩子們坐上一架DC- 3軍用運輸機離開北平飛往南京。飛機從一條臨時改裝作跑道的馬路上起飛。那是1948年10月離開北京的最後一批飛機之一。到台灣後,政府還一直撫卹張家,張的子女一直記得:因為他們是烈士子女,國民政府支付他們的大學學費,還包括買校服的錢。張莘夫夫婦共育有三子二女共五個孩子。次子張立綱留美為著名物理學家。
   由此可見,當年北平《益世報》、《民國日報》、南京《和平日報》對此血案的報導完全正確,國民黨撫順市黨部郭主委的密報與瀋陽市長董文琦的報告殆無異議。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1946年7月,國府軍警在葫蘆島成功抓捕到了直接指揮殺害張莘夫的中共遼東軍區第八旅二十三團三營七連連長莫廣成,對其進行了審訊,並於1948年11月29日將其處死。莫廣成供稱自己1940年參加八路軍,抗戰勝利那年8月出關,先後駐紮遼陽、撫順。曾充任排長,後改排為連,即為連長。當張莘夫一行在返回瀋陽的途中被攔截扣留後,莫廣成在上級的命令下,「將張莘夫等人帶至南山坡,命令士兵用刺刀殺死」。莫廣成隨部隊開進到打虎山時帶領十餘人逃離部隊,成為逃兵。幾經輾轉之後,他最終來到葫蘆島,並在此地被捕。審訊中莫廣成曾有翻供行為,翻供證詞稱張莘夫等人「係排長陳桂東受保安旅副司令劉子義命令所殺,我並沒有動手」。當時的報紙對這宗案子都作了詳細報導。報導中還提到張莘夫遇難時的情境,他說:「我是中央政府派來的」。「為國捐軀,我死而無憾。」雖然莫廣成翻供不承認自己是兇手。但並沒否認是中共軍人殺害了張莘夫,事件的矛頭仍指向中共,中共是張莘夫慘案的劊子手確鑿無疑。
   張莘夫等人遇害的消息在1946年二月傳開,特別是報紙刊登了張莘夫傷痕纍纍的遺照後,激發了廣大群眾的無比憤慨,在全國各地爆發了大規模的反蘇反共抗議活動,要求蘇聯撤軍,調查真相,嚴懲兇手。2月16日起,重慶、上海、北平、南京、杭州、貴陽、台北等地相繼發生反蘇示威大遊行。大批中國學生在各大城市遊行示威,高呼口號,要求蘇聯軍隊撤出東北。在重慶,有將近兩萬學生抗議這起兇案,抗議在東北的蘇聯勢力。遠在半個地球之外的美國密蘇里州富爾頓, 邱吉爾在那年3月5日發表了他著名的鐵幕演說,還引用蘇聯那宗在東北的暴行,證明其居心叵測。
   中共對國民政府的指控矢口否認,反而倒打一耙,說是國民政府自導自演了張莘夫慘案,目的是為激起民意反對共產黨。1946年2月,為了應對張莘夫遇害事件引發的群眾運動,中共中央曾給各中央局、分局發電指示宣傳工作中的注意事項。在這份電文中,中央提出要「反對反動派製造張莘夫慘案」,還捏造「國民黨勾結日本人導演了張莘夫遇害事件」。中共的造謠當然沒有人相信,國民政府怎麼可能這麼殘忍的殺害自己肩負重任的接收要員?而且受害者遇難地點是在撫順,那是蘇軍和中共控制的地區,根本就沒有國府的軍政人員。張莘夫乘坐的是蘇軍軍列,有武裝護衛,如果遇到武裝人員的襲擊,肯定會發生戰鬥,但是中共和蘇方始終沒有提到過這樣的衝突,也拿不出任何相關的證據。連這種漏洞百出不合邏輯的謊言都說得出口,足見中共的無恥。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被害後,全國掀起反蘇反共高潮,使中共賣國真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因而捏造了「沈崇事件」,轉移國人視線。中共上海局組織部長錢瑛與中共華北局提出「美軍立即撤出中國」的口號,以北大、清華、燕京大學學生為主體,在左傾教授與社會名流同情支持下,12月30日北平舉行了萬人大遊行;反美風潮度捲全國,參加人數逾五十萬,超過了一二•九運動的規模。此舉迫使美國陸續撤出了駐天津、青島的軍隊,並停止對國府的軍事援助,以致於在戡亂前線,有美國飛機沒美國汽油,有美製卡賓槍沒有美國子彈,國民黨遂遇兵敗如山倒的衰運。據年前北京國防大學出版的《解放戰爭時期的第二條戰線》一書披露,當年中共中央華北局城工部直接策劃了北平學生的抗議遊行與罷課活動。最具諷刺意味的是,當年煽動北大學生罷課的朱自清教授,被毛澤東譽為「寧可餓死,不領美國的救濟糧,表現了我們民族的英雄氣概」,可時隔不到兩年,在鎮反運動中,朱自清的兒子朱邁先僅因抗戰時奉中共地下黨派遣打入桂軍新十九師當過政治科中校科長,遂被拼湊在毛指示的「按人口千份之一比例」內,押赴刑場槍決了。前述那個掀起十幾次全國性學運、策反程潛陳明仁兵不血刃接管湖南的錢瑛,1967年在中央監委副書記任上被打成「叛徒特務走資派」,受到比國府監獄更殘酷的刑罰,患肺癌得不到應有的診治,於1973年含冤而死。死後骨灰進不了八寶山公墓,其遺物全被沒收。
   二0一三年盛傳馬英九要會見習近平,兩岸都對此事諱莫如深。茲建議從兩岸共同紀念張莘夫遇難六十八週年突破僵局。二0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兩岸應聯合在瀋陽北陵公園舉行張莘夫殉難六十八週年紀念大會,不妨也邀請俄羅斯派人來(不怕他們抵賴罪行),讓主兇的後代向烈士陵墓鞠個躬乃是應有之義也。
   如果習近平主席有此寬洪慈悲心懷,那麼,國共雙方八、九十年的積冤當可紓解,兩岸的和平統一也會向前邁進一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