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胡志伟文集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江青裸照失蹤 伍豪大發雷霆
   十八年前,我曾對大陸傳記名家葉永烈說過:文革疑案有七:李震、陶勇、皮定均、譚甫人、李天佑、閻紅彥、劉培善的離奇死亡,至今真相未明。閣下有資格查閱大內檔案,如能去蕪存菁,整理成文,對文革史研究一定是功德無量。後來,葉君陸續寫了幾篇,由我協助他在境外發表,然因他身在曹營,有諸多難言之隱,所以各該文章都未觸及要害。
   這七位封疆大吏中,級別最高乃是李震。一個堂堂上將公安部長,竟會在失蹤三日之後,暴屍於公安部地下室。文革爆發後,四人幫將親信安插到中央各重要部門,李震1966年由瀋陽軍區副政委上調公安部任常務副部長,1970年謝富治患癌,他升部長。才三年,他就死於非命,確實啟人疑竇。這個文革紅人,奉諭不開追悼會、不登報發訃告,骨灰也不許入八寶山革命公墓,太令人感到撲朔迷離了。
   一九八六年,我在本港一本政論刊物上看到一篇六百字短文。說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蘇聯情報部門送了一份密件給中共,是一張藍蘋全身赤裸坐在滿臉橫肉的上海青幫大亨黃金榮大腿上的照片,她兩手勾住黃金榮油光閃亮的禿頭,黃則淫笑著摟著她的纖腰,狀極猥褻。斯大林曾經把高崗歷年向蘇方控告毛澤東的密函全部交給毛澤東,此番把江青裸照(覆製品)移交中共,自有其目的。當時中共僅政治局常委中幾個核心人物見到這張照片,即由周恩來下令公安部長密封後存放在部裡絕密檔案中。文革爆發後,江青探知公安部絕密檔案櫃中存放著她此生最屈辱*的一張裸照,乃趁著批林熱潮傳召李震。娘娘懿旨豈敢違抗,李震立即回部取出密件獻給江青,她點著一根火柴就把裸照燒了。周恩來很快就知悉此事,震怒之下電責李震,於是李震奉召一去不回……

   七十年代初期,中蘇關係很差,周恩來倘欲再向克格勃索取一張翻拍照片,也許在政治上會受蘇方勒索,所以周恩來震怒是應有之義,他喪失了一張與四人幫「講數」的王牌。
   歷史車輪又轉了三、四十年,公安部一些知情高幹行將就木時,紛紛就李震案發表回憶錄,使人們能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探索李震橫死案的真相,茲特拼圖如下:
   毛澤東下令「砸爛公檢法」闖下大禍
   李震死於一九七三年十月廿一日,上年秋,公安部被打倒的幹部大都從秦城監獄放了出來,他們受盡逼供信之苦,對文化大革命憋了一肚子氣,其代表人物是原公安部副部長于桑和副部長兼辦公廳主任劉復之;然而從軍隊抽調到公安部支左的軍人和造反派卻不認錯,反而指責于、劉「算舊賬」「否定文化大革命」,其代表人物是公安部政治部主任施義之、抽調到公安部的天津警備區政委曾威。兩派之間鬥爭不休。
   早在一九六六年整肅羅瑞卿之後,毛澤東下令「砸爛公檢法」,說了七、八次,當時的公安部長謝富治吩咐李震把這句話捅下去,李震便透過公安部造反派的小報〈紅旗〉發表了。正值武漢發生七‧二○事件,毛澤東破例乘飛機逃離武漢受了驚,亟欲整頓公檢法機構。「最高指示」下達後,全國各地掀起了砸爛公檢法的新高潮。
   於是,文革十年被衝擊的公安幹部達34481人之多,被判刑的有1329人,戴反革命帽子的3652人,勞改勞教的781人,被迫害致死的1257人,致傷致殘的3624人。
   在一九七○年十一月召開的第十五次全國公安會議上,部、廳、局各級負責幹部對「砸爛公檢法」這句口號十分反感。為此,李震執筆以公安部領導小組名義請示毛澤東。狡獪的老毛又批示:「『砸爛公檢法』口號不科學,應該提『公檢法徹底鬧革命』」。無疑,李震犯了龍顏。李震死後五天,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召集公安部核心小組全體成員開會,直指:「李震被害的教訓是他政治上軟,受到批評就知難而退,想回部隊」。紀登奎插話說:「李震就是軟,一軟就轉,一轉就死」;汪東興插話:「于桑、劉復之是反文化大革命、反黨中央、反毛主席的」;江青插話指「公安部有一股反動勢力,于桑、劉復之不是謀害李震的後台,跳到前台來了」。在會前,楊德中指揮8341部隊的戰士把公安部核心小組副組長于桑和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劉復之架走;在會上,周恩來宣佈對于、劉二人「保護審查」,稱「李震死後于、劉表現不好,破壞現場,幸災樂禍」。周還指罵「于桑像惡霸,劉復之像軍師」,他指示破案組要向「被害」方向調查。由於李震失蹤後,其秘書鄭愛萍「一點也不急,催問幾次才去找」,23日周恩來就指示對鄭隔離審查,十月底還親自寫下對鄭的十幾個疑點的字條,並組織七、八十人、查批鄭愛萍。不料鄭提出了李震自殺的十一條理由,這又顯然同周恩來所說:「李震家庭生活和睦,沒有自殺因素」相悖。
   劉復之苦盡甘來
   李震是當年大軍區黨委中唯一的知識份子出身、非紅軍時代參加革命的常委。他是河北蒿城縣人,一九三六年在北平清華大學從事學生運動,三七年被黨組織派往山西國民革命軍官教導團,從政工系統節節上升,還入朝當過志願軍的軍政委。他為人聰穎靈活,能團結人,在公安部遇到兩派惡鬥十分無奈,一度想回瀋陽軍區,但又未敢堅持。例如曾威同于桑拍桌大鬧後,一九七五年五月堅決要求調回軍隊,回任天津警備區政委,遂逃過了四人幫倒台後的整肅「三種人」運動,一九八三年以副兵團職離休,一九八八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勛章。李震如果當年堅決回瀋陽軍區,怎會死於非命?李震死後,遺屬遷往平民住宅,與前任公安部長謝富治遺孀飛黃騰達有霄壤之差,在一九八七年解放軍出版社印行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帥名錄》上,李震名下是一頁空白,可見毛周及其繼承人對此人極為鄙視。
   據事發36年後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主辦的文史月刊《百年潮》上發表的〈劉復之談1973年公安部長李震自殺事件〉一文透露,因為李震案而被公開或秘密審查的幹部有133人,其中局級以上29人,處長級31人。他本人被送到安定門外交通幹校的監護所代號為251的單人牢房,這裡曾經關過王恩茂。他蹲在小屋裡五個月,不放風,不洗澡,不換衣,不說話,不准關燈睡覺,不准臉朝牆,不准自由上廁所,只看見五個哨兵輪流看守。
   第二天,他的妻子王岫聯也被抓到公安部南大樓輪番逼問,與長女劉紅林軟禁於北京衛戍區;他的住宅被反復查抄,放文件的小鐵櫃被貼過六次封條,連線裝的《二十四史》也翻了個遍。十月廿八日,周恩來傳達毛澤東指示,對劉復之的遠親、日本華僑王萬沐及劉復之在天津的兩門親戚進行了審查。
   一九三三年十月卅一日,中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吳階平奉命率領京、滬、津、粵等地著名法醫及各科專家十七人,對李震屍體解剖檢查,向中央提交書面報告,排除李震死於他殺。一九七七年,在第十七次全國公安會議上傳達了公安部黨組關於李震自殺問題的報告。
   劉復之是廣東梅縣人,出身華僑工商地主家庭,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參加革命。在延安時代先後做過朱德、劉伯承、鄧小平的秘書。
   劉復之因禍得福,一九七五年五[email protected]痪牌咂吣晔轮涟恕鹉晔辉氯挝幕扛辈块L;一九八○年一月起歷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司法部部長、公安部部長、武警第一政委、中央政法委副書記、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等要職。
   劉復之認為,他是被施義之、郭玉峰陷害的。幾年後,風水輪流轉,四人幫倒台後,一九七七年七月,施義之被停職審查。施、郭都變成了階下囚,劉復之以政法委秘書長身份到秦城監獄提審過郭玉峰,報了一箭之仇。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劉復之以公安部長名義簽發對施義之的審查結論上報中央,稱施在「清查公安部檔案」與「中國(馬列)共產黨(按:又稱中共非常委員會)案」中,參與誣陷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反革命活動,給四人幫報送材料等五大罪狀。一九八五年一月,中央書記處批覆,開除施義之四十七年的黨籍、軍籍,每月發給生活費150元。李震破案組的趙登程和祝家耀都身敗名裂。**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案的第三個版本是公安部革委會副主任施義之的〈回憶李震之死〉。施是江蘇武進人,一九三八年參加新四軍,從鋤奸科長、組織科長升到21軍政委,一九六六年八月調公安部任副部級的政治部主任,一九七○年六月任公安部核心小組成員。李震死後五天,周恩來指定施義之臨時負責核心小組工作,還指示次日召開千人大會發動群眾提供線索,限一週破案。十二月,負責破案組的華國鋒傳達了毛澤東的指示:「為什麼要殺人呢?要調查研究」,毛舉了明代發生的三大疑案。***
   一九七四年二月,于桑獲釋,周恩來指示:于桑與李震之死無關,但于在公安部的錯誤是嚴重的,回部要接受群眾的批判。于桑經大、小會數次批判後仍回公安部核心小組,一九七六年十月起參加「王張江姚」專案組工作,一九七七年八月至一九八二年六月任公安部副部長、部黨組副書記。周恩來說:「于桑這個人什麼都不在乎,批判他,一是挽救他本人,二是教育大家」。實則上,一是掩蓋周本人的工作失誤,二是阻止于桑翻案叫屈。施義之在回憶錄中不得不承認「兩個多月的清查,使許多幹部被牽連,被批判,被隔離,受到了傷害,對此我感到十分歉疚,我實事求是的在思想認識和工作中及時作了調整,堅決貫徹了中央領導的指示」。但他又諉過於「中央領導在案發後的一段時期將此案與國際國內階級鬥爭聯繫在一起,強烈傾向於認定『他殺』,這確是事實」,又說:「我提出過勝任不了負責核心小組工作,但中央決定了,我只有全力以赴的投入工作」。
   可是公安部退休幹部晏樂斌的回憶錄〈李震自殺前後〉卻拆穿了施義之的謊言,他又援引2003年公安部屬下群眾出版社印行的《建國以來公安工作大事要覽》之記載:「在偵察人員肯定李震是自殺以後,施義之等人不讓宣佈這個結論,說什麼:『即使不是他殺也是被逼死的』。施義之等人長期掩蓋李震自殺和他們藉機誣陷于桑、劉復之的真相」。中共中央批准的李震自殺結論說:「李震因追隨謝富治(按:同一個周恩來,十月廿六日對公安部核心小組說:「李震在政治上中央是信任的,工作上中央是支持的……」顯然又是謊言),積極參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纂黨奪權的陰謀活動,在林彪問題敗露後,有幾件涉及到他的罪行受到追查而畏罪自殺」。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第五個版李是文化部直屬的中央歌劇院原編劇、現居紐約的畢汝諧所撰〈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長李震之死〉一文,(發表於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中國之春》月刊,筆名依林)。文章說,作者的一個鐵哥們,曾與李震之女相戀,據他說:李震之死,在四屆人大之前,他受命於老毛,頻密地往返於京魯之間,調查有關江青、康生的案子。出事那天,他正在家中觀看彩色電視(那時彩電很稀罕),忽接中央辦公廳電話,說是中央首長要在五號樓召見他,命其速去。這種電召是平常事,故李震及其家人都未在意。他一出門,遙視五號樓一片漆黑,嘀咕了一句「怎麼搞的……」這是李震家人聽到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李震死時,口中含有數十片未溶化的安眠藥片,衣履不整。當時判斷其死於他殺的理由有二:一、自縊者因體重下墜,勒痕應該呈馬蹄形,然李震頸上勒痕是正圓形的,顯然係被人勒斃。二、吊死的繩子是其辦公室窗簾繩子,兩端被齊刷刷剪斷,而其辦公室內並無刀剪。文章說:李震家屬對「自殺結論」始終不服。這個不服是有道理的,據周恩來的秘書講,廿一日晚他也給李震打過電話,李還談笑風生。一轉身就去尋死,從邏輯上講不通!半躺半跪能吊死人,而且舌頭都勒出來了,鬼才相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