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韩荣利短评
[主页]->[百家争鸣]->[韩荣利短评]->[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韩荣利短评
·另类【甲流H1N1饮食疗法】
·封口费
·强拆
·虎年复出周正龙【纸老虎】
·再谈【废除死刑】针对央视专题
·韩荣利;【力挺谷歌】
·韩荣利;【蜗居】难
·春节将至关注律师高智晟之安危
·韩荣利:见证网络异象!声援谷歌
·警惕政治构陷后的死刑判决/韩荣利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为何不可谈?/韩荣利短评
·废除死刑力挺台湾法务部长王清峰女士
·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援博讯记者孙林(笔名:孑木)
·从赵作海案联想任畹町为争人权遭11年冤狱
·韩荣利自传;放弃恐惧投入接力辛亥火炬
·打油诗;独立维权工会呼之欲出/韩荣利(图)
·要维护香港“东方明珠”的光彩
·“七一”随笔 不实的承诺
· 打油诗;敬 龙纬汶
·动态稳定始于民选力量
·重温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全文
·重温法国1789年《人权宣言》全文
·央视“警察的茶不能喝!”随感
·央视谎言也要适量修饰啊!
·校园袭童案;“深层次的原因”难道是严控媒体?
·惊爆!官员异地升迁为户口所拌
·惊爆!开发商要拆中南海
·重温1979年《中国人权宣言》全文
·开发商强拆打民警难道又打错?
·对事不对人 该赞则赞 评温讲话
·法国废除死刑的历程
·废除死刑呼唤中国的巴丹戴尔(图)
·笑一笑中医独特的医疗方式及文化
·刘晓波亲领诺奖保罗章鱼哥神算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图)
·晓波获奖“鸡蛋里挑骨头”者戒(图)
·脱离民主与民权妄谈政治体制改革
·被禁锢的和平鸽(图)
·缅甸:昂山素季仰光演讲全文
·中国城市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组图)
·政治就在你身边钱云会事件有感(图)
·“支持突尼斯人民的民主选择”/韩荣利
·推特部分欢迎链接/韩荣利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党国文化阉割大卫与艾未未被禁图片
·特权审判谷开来案首开司法废死先例/韩荣利
·燃烧自己、照亮世界!悼薛锦波周年
·吁请关注超生成年人户口问题/韩荣利
·与网友激辩什么是自由?/韩荣利
·流亡异议关于护照过期郑重声明/韩荣利
·重温经典:《中国梦 宪政梦》
·关于中国冤案至习近平公开信
·寻在天津救助的两位六四学生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6.4”是中国民主节、认同者请投票!/韩荣利
·人类头颅经得起城管“跳踩”吗?现场图片
·茉莉花发源地突尼斯有效化解城管问题!
·宝鸡峡水库放水民生几何?/韩荣利短评
·交警城管夺人命专制社会病入膏肓!/韩荣利短评
·刀下留人!
·城管公务员屡夺民命中共寿终显兆
·瓜农邓正加无端被杀 严惩凶手、讨还公道!
·乌克兰民运警世没有模凌价值观/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民主需不断磨合与完善/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良心季莫申科 中国赵紫阳、刘晓波
·深呼吸自愈哮喘病、耗氧减肥/韩荣利短评
·反对独裁专制、珍惜网络空间/韩荣利短评
·王文军残杀周秀云《焦点访谈》似帮凶
·推荐网络防护软件avast/韩荣利短评
·废除腐朽死刑制度、世界必然趋势!/韩荣利
·压制自由香港恶警待审判/韩荣利短评
·雷洋之死真相早己大白于天下
·冤魂雷洋…“突尼斯、小贩!”
·20律师要求对雷洋案警察立案追责
·快讯!雷洋家属控告警方涉嫌犯罪
·雷洋案科普:南航权证案访民亲历警察杀人
·雷洋妻子报案书: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 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深扒】魏则西、雷洋、滴滴女教师死后……
·雷洋唯一拒绝在常州毒地案签字的环保专家
·雷洋之死:中国公民社会的半梦半醒
·雷洋家属控诉涉案警察报案书
· 雷洋之死:你不能只要恐惧的权利!
·坚决把雷洋的案子炒起来!
·雷洋枉死、仗义环保!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视频调查》雷洋案 罗生门
·雷洋枉死公共事件震惊世界
·雷洋枉死网友热议家属被禁言
·雷洋命案家属被禁声,网民追问真相、谎言与动机!
·雷洋生前是负责检测常外毒土壤的专家
·雷洋案立案;出警6人 只查5人?
·雷洋案;邢永瑞被立案CCTV央视该当何罪?
·雷洋案律师pk,上演法律大戏
·闵良臣:雷洋案、聂树斌案,都是恐怖统治的必然结果
·雷洋案;公共事件最终结局为何很悲凉?
·雷洋案,我们正在等尸检结果/赵光勇
·雷洋案足疗店员工权利受关注!
·雷洋的家属和律师 为什么不再发声?(图)
·雷洋尸检结果惊人 涉案警员在劫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作者:王皓 | 2016年05月17日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对于雷洋案,我越琢磨疑点越多,越琢磨越感到恐怖。
   
   具体来说:
   
   
   
   1.迄今为止,所谓雷洋袭警,没有旁证。
   
   昌平警方的说法,是雷洋乃袭警者:“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某(男,29岁,家住附近)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雷某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因雷某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脱逃,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时45分带上车。”
   
   “邢永瑞介绍,初步控制雷动洋之后,就将其带上一个伊兰特的地方车,准备将其带回审查,“因为我没法开警车去”,当时雷动洋坐在后座的中间,旁边两个人。“一人一只手控制,当时没给使用警械具,前面有一个驾驶员”。
   
   邢永瑞回忆,车行驶了不远,进入小区之后,雷洋就从后座的中间蹿到副驾驶座位,“我不能臆断说他想干什么,但是有抢夺方向盘,和踢驾驶员的行为。后来一看这种情况驾驶员就赶紧停车,他就从副驾驶那个车门下来,我们的警力又过去又控制”。邢永瑞说,当时雷洋是“正常的下去的,刚下车的时候没有倒地”。肯定是“脚着地”。”
   
   说的有声有色。然而,仔细梳理一下,不难发现,始终都是昌平警方在拿嘴说雷洋袭警,拿嘴说雷洋如何如何“穷凶极恶”地袭警。
   
   有旁证吗?迄今为止,丝毫没有。
   
   雷洋已经死了,无法开口。昌平警方在那里独角戏地说雷洋在车内如何“袭警”。
   
   在我看来,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否有那样的打斗,必须经过李昌钰那样的现场勘验,才能确定。
   
   “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检验咬痕。
   
   “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检验车内雷洋指纹分布情况,可以还原雷洋的运动轨迹。
   
   “雷洋就从后座的中间蹿到副驾驶座位,“我不能臆断说他想干什么,但是有抢夺方向盘,和踢驾驶员的行为。”——检验雷洋身体,正驾驶副驾驶间的缝隙,当时司机的手背。如果雷洋从后排钻过缝隙,到前排,抢夺方向盘,种种摩擦磕碰,会依次留下。
   
   并且,雷洋跑到小区后,被便衣警察第二次擒获,第二次被押上车。之后雷洋送到医院就死亡了。在第二车中,又发生了什么?
   
   然而,谁去做这些?“第三方介入”,大陆境内,根本不存在第三方。
   
   
   
   
   
   
   2.“狗急跳墙论”,站不住脚。
   
   近几天,网上冒出个“狗急跳墙论”。大意是说雷洋嫖娼被警察堵个正着,在狗急跳墙下,逃避警察依法惩罚自己,所以拼命反抗。
   
   然而,雷洋的“反抗”方式是跑进小区,呼喊救命,让目击者叫警察来:“这位目击者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男子约一米七左右,身着白色上衣,紧身裤子,肤色较白。“现场那个男的在呼喊‘救命’,让帮忙打110,我就问他们在干嘛,摁着人的人回复我说警察在执法。随后我向他要证件看。”
   
   目击者回忆,身着便服的几名男子拿出了证件,但期间被摁在地上的男子仍在呼救,“让打110。”此后,这位目击者报了警。期间,身着便服的几名男子押着雷洋,“想把他往黑色轿车里塞,但是男子一直在反抗,不愿意上车,并用脚抵着车门。”
   
   目击者称,“警察大概三分钟左右到的,到了之后核实了便衣的证件,并没有说什么,所以身份应该是真的。”随后,目击者看到两名男子架着雷洋,并将他塞进一辆金杯面包车里。”(2016年05月11日 07: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怪了。雷洋为了逃避警察惩罚自己的嫖娼行为,反而让目击者打110,让更多的警察来现场打击自己。矛盾乎,不矛盾乎?
   
   
   3.火速嫖娼,怪异不?
   
   雷洋所谓嫖娼,花了多少时间?“根据多处监控探头记录,昌平警方确认,雷洋于7日21:04左右,来到了事发足疗店附近。21:14雷洋走出足疗店时被民警发现并盘问。”(2016-05-12 08:04:05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周茂梅)
   
   也就是说,从雷洋进足疗店,到出足疗店,不超过10分钟。
   
   10分钟内的“火速嫖娼”!
   
   
   4.“我上车,我必死。”
   
   我们来看看雷洋进“死亡车”前的一幕幕:“ “有个小青年身高1米7左右,一直在喊救命,三个便衣把他反手扣在地下,脸好像都破了。”家住龙锦苑东五区的一老太太回忆,事发时间大约在21时20分,一青年人在小区南门西侧一垃圾桶附近被三名未身穿制服的男子控制,后者试图把他押上一辆黑色车辆,“他一直在喊救命,对居民喊这几个男人不是警察,‘你们要保住我,快拽住我脚,别让他们把我装上车’。”
   老太太回忆,小区居民都觉得情况不对,拦住了3名男子,“他们说自己是便衣警察,来抓人的。” ”(社会万象新京报 [微博] 2016-05-10 20:03)
   
   
   “目击者回忆,身着便服的几名男子拿出了证件,但期间被摁在地上的男子仍在呼救,“让打110。”此后,这位目击者报了警。期间,身着便服的几名男子押着雷洋,“想把他往黑色轿车里塞,但是男子一直在反抗,不愿意上车,并用脚抵着车门。””(2016年05月11日 07: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似乎,雷洋感到只有让众多目击者看到自己,自己才是安全的。
   
   似乎,雷洋信奉一种诡异逻辑;“我上车,我必死。”
   
   然而,雷洋案的恐怖之处,恰恰在于之后之事,验证了“我上车,我必死。”
(2016/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