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性服务与为人民服务(启蒙系列)]
观察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性服务与为人民服务(启蒙系列)

   

   题记

   这不是性的探讨,是人的启蒙。在西方,性服务或性生活,不可或缺,淡似清水,平常而宁静。在中国,却是奢侈,性服务高昂的竟会以生命为代价,为人民服务是宗旨。—作者

   近代的中国,有两种服务,性服务和为人民服务。性服务,是人的服务,在中国遭到了无数次的打压。中共以扫黄的名义,给人以道貌岸然的假象,红墙内却淫水四溅,横七竖八,溢满了男盗女娼。

   谈性色变,是中国人的毛病。谈色眉舞,是中国人的传统。为人民服务,不是性服务,是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专制性服务。

   为人民服务,从中共执政的那一天起,就赐给了人民,掛在了嘴边,也掛在了中南海的大门上,是神圣的名词。

   韩尚笑:性服务与为人民服务(启蒙系列)

   然而,它口惠而实不至,英语叫 lip service, 接近的叫法是口交 oral sex,是个要命的词儿。

   性服务,是为人服务,少了个 “民” 字,却多了真实,贴近了现实。它没有民的范畴,只有人的内容。它是一种天性的呼唤,本质的需求。它犹如水和空气,但在今天的中国,成了野性的呼唤,似曾相识在梦中?

   性服务,中国人易于狭义地理解,认为是左道旁门,当成黄色的段子,作为饭后的谈资,难登大雅之堂。其实它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如果说婚姻恋爱,是广义上法律认可的性服务,那么,狹义的性服务,便是供求市场的表现形式。所不同的是,前者以长期贷款的方式,结算时(离婚)可一次性支付。后者属于零售,以现金的方式,一次付清,一把一利索。

   中国人,你到底惹了谁,为什么闯下了这样的大祸?一个为人民服务,叫整个中华民族欲生不成,欲哭无泪,欲性无能,欲罢不能?!

   一提性字,人们难免以低俗视之,实则是傲慢与偏见,是中国式的虚伪,传统上的好坏不分。正统的已经不成体统。混乱中,非正统的统治者,装扮得慈眉善目,随时以扫黄为名,将良民逮捕,再以拒捕为由,杀人灭口,行红色恐怖之实,乐此不彼。

   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是为专制统治服务,是婊子披上了真洁烈女的外衣,在阳光下,公开野蛮犯罪,以为人民服务的名义,干着反人民反人类的可恶勾当。

   它把人民,抽象肯定,灵与肉,又全盘否定。它对文革,忸怩造作,竟不敢公开彻底的否定。它是中国特有的强奸形式,在以“人民”命名的、肃杀的大会堂,从天安门广场后面,悄悄地进庄,主席台上却庄严地宣布,西线无战事。

   然后,它把要求为人民服务的平民百姓,知识精英,一批又一批,定为暴徒,平叛镇压,屡试不爽,次次成功。不用客气,这就是为人民服务!这就是做好事不留名,请叫我雷锋!

   它表面上反“日”,内心亲“日”,对“日”自己的同胞,感激涕零。皇恩浩荡,使中共草寇,以莫名其妙的马列,西方废弃的垃圾,开始了血腥的统治。

   为人民服务,强奸不问出处,名字起的很任性!

   我曾指出,任何的煽情,均有悖初衷,既不真实,动机也存疑 (见“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十)》组图”。为人民服务,是煽情之最,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 是大写的中国红与黑,进行正当时。

   这是中国的悖论,美丽的陷阱,红色唱法,黑色幽默,反其道而行之,经久不衰!

   从毛泽东的荒淫无度到今天层层高官的淫水不外流,南水北调,一切为中南海的政治正确服务。中共的反嫖娼,禁止性服务,是为人民服务的反面。

   一个侵犯人权,侵犯正当的为人服务;一个虚构人权和尊严,虚构出了为人民服务,免费奉送。免费的东西,有好东西吗?

   一切罪恶都隐藏在中国这两个服务之间。

   中国表面上历史悠久,实际上一切仍在性的原始的状态中,包括“微不足道”的性技巧和性前戏(foreplay)。

   谎话说了一百遍,就成了真理,这是中国的现实。真话说了十来遍,已让人不胜其烦,这是人性的真实。

   性之不存,人将焉附?中国,到底存不存在性?没有性,何来生命,何为人民?而没有了人民,何来为人民服务?

   中国人民,你们现在都还好吗?是要性服务,还是要为人民服务?

(2016/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