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知识与判断(启蒙系列)]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方励之:中国人的骄傲与悲哀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六十九)/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七)》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知识与判断(启蒙系列)

   

   知识与判断,看似简单,其实却是个不简单的话题。两者有某种程度的联系,却不是一个等量级,不可混为一谈。

   这是两个名词,按理说,不该产生任何岐义。然而,自共产党在中国崛起并掌权之后,随着一大批红色知识精英的加入,知识和判断,发生了革命的“词性”变化。

   严格地说,“政治正确” (political correctness)本来就不存在,更不值得推敲。政治从来没有正确一说,它是统治的需要,是煽情的产物,不论中国还是美国,概莫能外。

   既然是启蒙,便不宜学术化,以免走火入魔,陷进偷梁换柱的陷阱。让我们通过对一小段文字的剖析,一窥知识与判断的究竟。(引文里的人名,只是巧合的说明,与个人无关,特此声明。)

   “简介『诺奖级研究成果』、『新任清华副校长』,近期这两个重磅新闻都不约而同和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有关。”

   “现年48岁的施一公于36岁被聘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40岁拿到终身讲席教授;46岁先后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2008年,他放弃美国终身讲席教授职位回国,成为中国“千人计划”的首批成员。”— 摘自『中国教育』

   “简介”两字不简单,是误导的开始。“诺奖级” 的诺奖两字,不用说,是人人的知识,指的是诺贝尔奖。关健一个“级”字,有学问,透露的却不是诺奖本身,而是一种“攀龙附凤”的等级,表示近似,但不是,有中国山寨的传统意思。

   下面是数字游戏。现年48岁(后面删去了四个字),于36岁(后面删去了25个字),40岁(后面删去了8个字),46岁(后面删去了33个字)。

   这里的年龄介绍,与知识有关吗?始作佣者没说,但不言而喻:大器早成。言外之意也表示创记录,一个中国式的、人人都张着大大的嘴、翘首盼望着,“神童"! 一个神,想象无语中。

   请大家注意这句,“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我心一提,差点儿当真,以为是“人类历史上“或“世界上”。再掉过头来重读确认,仗着自己语言学专业的㡳子,才知道前面的修辞限定词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也就是说,是名词做形容词用,却不是形容词。

   这名词可够长的?!典型的中国式的文字修辞学,难怪中国现在仍在文明的黑暗中蹒跚学步!君不见,“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的红色风格?影响判断的知识,中国的文字功底,中国式坑爹的知识!

   历史有时有惊人的相似和重复。中共执政之后,有多少爱国知识分子,带着赤子之心,从海外归来,报效祖国。然后,大鸣大放,反右运动,一波又一波,直到消灭殆尽。

   接下来,苟延残喘的幸运的,一批又一批的回忆录,痛说革命的苦难经历。那时我虽没有成熟,但说心里话,并不同情。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知识如果缺少判断,知识何用?那时,“知识越多越反动”,我倒觉得,知识越多,判断越差,呜乎哀哉!

   再回过头来看这最后一句,“2008年,他放弃美国终身讲席教授职位回国,成为中国“千人计划”的首批成员。” 这是个复合句,它包含了句首的时间状语,包含了一个主句和随后的结果状语从句。

   在这个复合句里,“千人”和“首批”,已没有分析的必要。重要的是,驴子已经,在无声无息中,被最后的一根稻草,压垮了!

   人的判断,在这沉甸甸的知识里,垮掉了。那是“2008年”,近半个世纪之后,“现年”48岁……

(2016/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