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test]
走向大自然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est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八) 悲曲 (全文完)
   
   这篇文章不带一点虚构地写了毛泽东时代,一个普通人人怎样被一步步被逼死的完整故事。
   
   这篇文章让今天的人和将来的人明白了为什么在毛泽东时代被冤死的人往往找不到债主和


   凶手。
   
   同时这篇文章也让读者地看到了文化革命的一部分真实面貌。
   
   作为对一个人命运的叙述这篇文章可谓完整,但是对于了解那个时代这毕竟还是沧海一粟,
   很不够的。作为本文的补偿,下面从人文感情的角度,而不是政治,哲学和宗教的角度对
   毛泽东时代再做一个描述。
   
   毛泽东时代是人类一支彻痛心肺的悲怆的邪恶交响曲。
   
   它是用三种旋律奏鸣的:恐惧,欲望和狂热。
   
   它的基音是恐惧。这种恐惧不来自监狱,那是犯罪人的声音,这种恐惧不来自罪恶,那
   是行为的报偿, 这是一种从共和国的最底层平民到最高层的高官,所有人都被笼罩在内的
   一种无刻无地不在的巨大恐怖:
   
   它来自一个深渊,一个漆黑的深渊, 它深不见底,里面传来炼狱的火焰。这个深渊就在他
   们身旁,他们无时不刻都能看到它,里面是一片火海,他们无时不刻都能听到里面人的呻吟,
   挣扎,哭泣。
   
   但是没有人觉得深渊里面的人可怜,同情在那个时代已经死去,人们像躲麻疯病一样躲避这些人,
   人们只是恐惧自己也会变成这些人。
   
   为什么这些人比圣经中说的麻疯病还可怕?
   
   因为任何人一旦掉入这个火海,成为这些人,不像监狱,有个期限和盼头,他们将再无出
   去之日;
   还因为任何人只要一入火海,他们的后代,亲族,上学,分配工作都要受到歧视和不公平
   对待,他们会遭到妻子,丈夫,子女,父母和所有亲族诅咒;
   这些人比偷窃,强奸,杀人的人处境还悲惨,因为共产党说犯罪是人民内部矛盾,而这些
   人是敌我矛盾,是共产党的敌人;
   
   人人都在恐惧,害怕成为共产党的敌人,害怕掉到这个深渊中去,但是谁也不能幸免,不
   管是国家的高官,将军,元帅,主席,都是说掉就掉:
   如果有亲族在这个火海,那么就比其他人更容易被人推进去;
   如果出身不好,那么也比其他人更容易被人推进去;
   这些容易被推进去的人比其他人加倍恐惧,他们不少人成了疯狗,乱咬乱害人,为了立功,
   可以得到党的信任。
   
   这个国家不久还要来一次运动,添加新成员进去,思想不好,出身不好,反动言论,对党
   员不尊敬,不要求进步,持才傲物等等这些与犯罪没有任何关系的,种种纯主观印象,都
   可以成为被选中的理由。每到这个时候,这个国家就成了一个互相乱咬乱陷害的疯人院。
   
   每次运动都有扔进去的指标,为了完成指标,一切都可以成为被扔进去的理由。
   
   在这个国家里生存,人们失去了最起码的基本权利的保障,不经任何法律申诉和程序,
   一个工作单位的头头,就可以将人轻易的送入万劫不复的火坑,所以它对人的威胁超过了
   历史上和世界上的任何酷政。在它的威胁下,人们除了恐惧和保护自己不掉进去以外,已
   经不顾其他的人类感情。
   
   但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并不觉得自己可怜,悲惨,正相反,他们觉得他们生活在一个无
   比幸福的时代,他们感到无比骄傲,他们还觉得世界上的其他人都在羡慕他们,都在等他
   们去拯救,等他们去解放,让他们也能过上中国人现在这样的幸福生活。
   
   这怎么可能呢?你以为我在胡说八道吗?
   
   但是这在当时中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现在大家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了,史书,小说,电影
   也都避免谈这些。
   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感情呢? 因为他们除了恐惧这个基音,他们还在吹奏另外一个旋律,
   狂热。
   
   狂热是这个交响曲的高音。
   
   狂热来自一套非常有道理的完整的理论:
   
   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剥削者不劳动,过着好日子,共产党领导穷人
   打倒剥削者,消灭剥削,等到剥削者都消灭的时候,世界就进入大同,进入各尽所能,各
   取所需的共产主义。
   
   共产党肩负着人类这么伟大和崇高的理想,可谓任重道远,所以共产党员都是特殊材料做
   成的人。
   
   现在苏联共产党背叛了革命,世界革命的重任落到中国共产党的肩上,中国共产党成了全
   世界三分之二的穷人唯一的希望,全世界都等着中国人民去解放他们,中国共产党在帝资
   修的围攻下,肩负着全人类如此伟大的重责,所以必须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内部必须镇压
   这些帝资修在国内的社会基础,外部必须抵抗敌人的破坏。
   
   在这套理论的作用下,这些心怀恐惧的人胆子就大起来了,原来自己这么了不起,在做前
   人从未做过的事业,个个将自己想象为保尔科察金一样的英雄。
   
   单独的恐惧是不可怕的,单独的狂热也是不可怕的,当恐惧和狂热联合起来作用的时候,
   就出现了精神原子弹的效果,非常可怕,狂热去生产恐惧,而恐惧反过来放大狂热,使这些
   狂热恐惧者一个个都变成了暴徒。
   
   在这种效应下,连性格最和善的最有教育的淑女都能拿鞭子去打人,拿刀去杀人,因为他
   们觉得他们打的杀的不是人,是剥削者和他们的反动势力,是党的敌人。因为他们觉得他
   们正跟着伟大领袖毛泽东,在做历史上前人从未做个的伟大事业,在埋葬剥削制度和消灭
   剥削者。
   
   于是当时狂热的恐惧者充满了中国,试想十几亿的狂热的恐惧者,他们都是毛泽东的
   战士,这是一股什么样的伟大力量,它超过了任何军队,使整个中国变成了狂热和恐怖
   的海洋。
   
   在这两个高亢的主调,狂热和恐惧的下面,还有 一个稳定的中板如行云流水在偷偷的爬行
   着,那就是欲望。欲望在毛泽东时代不是主流,但是这股暗流将会慢慢升起,在未来充满毛
   泽东去后的天空,成为主旋律。
   
   这三个声音互相支撑,互相呼应,奏出了一支毛泽东悲怆交响曲,几千万无辜的中国人在它
   的乐声下非正常死去,至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改变历史和这个演奏的是林彪元帅,严格说毛泽东并未输给林彪,他是在打败林彪, 取得胜利
   后输掉的,他不是输给林彪,而是输给了老天。
   
   这里有些难懂,我借助小说《说唐》中的一个故事来说明这个道理。头号英雄李元霸学艺成
   功下山的时候,师傅对他说,你下山后谁都可杀,但是不能杀二号人物宇文成都。李元霸
   在一次搏斗中,杀得性起,忘了师傅的话,将宇文成都杀了,然后老天就不断在他头上打雷,
   他受不了,将大鎚扔向天空,鎚掉下来,将他砸死了。
   
   当然这是一个神话故事,那么毛泽东为什么虽胜犹输呢?
   
   毛泽东输在人心中的那个魔鬼,当毛泽东最亲密的战友林彪反对毛泽东,莫名其妙地从天上
   掉下来死掉的时候,人心中的那个魔鬼被唤醒了:
   
   怎么这么多的人反对毛泽东,连最亲密的战友都要反对毛泽东?
   怎么副统帅说死就死,飞机会从天上掉下来?
   看来这里面水太深,政治斗争太复杂了。
   看来这个人类最伟大的事业里面有些问题,太残酷了。
   我脑筋简单,里面的事弄不清楚,以后有些事悠着点,不要太激进。
   
   如果一个人心中升起这个魔鬼时,那是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无损毫发的。
   
   但是当几亿的狂热的恐惧者,包括党的官员心中都升起这个魔鬼时,奇迹发生了。
   
   毛泽东的邪恶交响曲中狂热的声音没有了,于是政治运动无人再去打冲锋,不再可怕了,那些
   深渊中的党的敌人没有人去侮辱和折磨了,恐惧者相互的监督汇报陷害没有了,
   
   于是,又一个奇迹发生了,恐惧也没有了。原来狂热是恐惧之母啊!人们的恐惧是由于自己的狂
   热造成的。
   
   毛泽东加在中国人身上的魔法就这样被解除了,他的交响乐中的两个主旋律已经失去了魔力。
   
   毛泽东自此非常不快乐,他绞尽脑汁,再也想不出办法来填补由于林彪死造成的理论漏洞,将
   他臣民的狂热再煽动起来,他的身体愈来愈差,不久就死了。
   
   毛泽东死后,共产党中再无理论才子能够将被捅破了的共产党解放全人类的理论漏洞填补起来,
   人们处于无恐惧,无狂热的毛泽东时代。
   
   邓小平上任后,看到那个毛泽东的交响曲还在那里支亚支亚的单调的运转,对老百姓已毫无作
   用,没有人再将它当回事,他干脆将恐惧和狂热的旋律去掉,将欲望上升为主调,自己奏起了
   一个新曲子,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毛泽东时代还会死灰复燃,重新回来吗?
   
   不是没有可能,重新奏起毛泽东三个旋律的曲子是完全能做到的,但是那将是一个徒有毛泽东
   之表,没有毛泽东灵魂的时代,毛泽东时代的骨髓是狂热和激情,毛泽东是一个诗人,除了毛
   泽东,谁还能再让十亿人再燃起那种狂热和激情?
   
   (全文完)
   
   
   请购买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我将重来》 《在暴风雨的夜里》 《心的挣扎》 书版
   
   购买格丘山的书
   
   
test

   
   
test

   
   
test

   
   
   

此文于2017年03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