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主页]->[现实中国]->[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
· 中国的“赖昌星”式人物是如何造就出来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三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三
·官商勾结(四) 福建省高级法院公开向农民示威:别和我讲法 我就是法
·(五)福建高级法院:给你农民100万不要就判决你输
·(六)法院:你要守法我就忽悠你这些农民
·(六)法院:你要守法我就忽悠你这些农民
·(七)中国的法律神奇到百姓没有可适用的法律
·(八)政府当婊子手上却总拿着贞洁牌
·(九)地方政权向最高统治者挑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
·(十一)抢劫百姓财产 法院和政府“执法”速度跑得比刘翔还快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二
·(十三)是国家领导的庸腐还是法院的强大
·(十四)谁要维权就剥夺谁的人权 在中国你想维权没门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五)
·(十六)上京所见:访民之多是领导的无能还是访民精神问题
·权力的作用是掠夺 不是保护百姓
·看看福建省的高检和高法到底有多高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全过程 (十九)
·要告就让你这些屁民无休止的循环诉讼
·法院让百姓认知印有国徽的判决书不如妓女的价值
·政府与地痞流氓的区别就是有无执照的区别 (二十二)
·政府依法相抗 法院公开支持(二十三)
·法院用“法”诠释:守法的百姓都是白痴
·司法机关致使国民无法可依而走上歪门邪道(二十五)
·忽悠百姓成为掌权者的快感
·法院作为掠夺的工具 依法的国民成为笑柄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官商勾结抢劫 法院充当掠夺工具 终结篇
·明知幻影 被“法”蒙骗的农民却死拽不放(二十九)
·百姓守法而行 法院切断农民诉求之路
·我是手执执照的流氓我怕谁
·农民依法维权换来执法部门的愚弄
·国家是在为谁行使权利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2011两会提案
·请求公安局保护村民的合法权益报告
·是法院在耍猫腻还是快递公司的失
·政府的形象还是流氓的形象?
·人,没有永远的强势
·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震惊:中国政权与统治阶级裸体相搏
·祖国母亲 为何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以权力控制百姓权利的执政是执政者无能的表现
· 国体摇曳 民以何堪
·无意中看到游精佑妻子陈育红给有关领导的信
·人在“黑社会”不能不提防
·政府手握执照抢劫 百姓心存法律呼吁
·“刁民”为国呕心沥血 “公仆”揽权无所不及
· 骇闻:从福建人大代表刘丛生身上看清中国内幕
·治国玩法将导致乌坎事件蔓延
·福建福安政府占着茅坑不拉屎
·不要迫使百姓扩散乌坎事件
·一个农村女性第二次挑战中国法律的公信力
·访民 政府 你们到底想玩死谁?
·祖国母亲:为什么你的子民大部分都有精神问题?
·中国公务员连骗子的职业道德都没有
· 谁敢说中国共产党将要自灭“我就和他急”
·法院告诉百姓不能跟中国政府走
·猪拉到美国还是猪——本性难改
·高贵的中国 低贱的法律
·官逼民反 一触即发
·一份两会提案看清中国前景一片黑暗
·中国政府默认违法的招数是“不给答复”
·福建省高院法官暴露中国走向灭完
·共产党国家的潜规则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多妻的山西省人大代表与多妻的福建省人大代表之区别
·真正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的是靠弄虚作假占位置的人
·瞧瞧 反党 反人民 反政府的都是些什么人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墙外网"一派胡言” 卢展工"用心良苦”
· 福建爱国女隔空问话习近平
·你举报什么 我和谐什么 你还有什么新的举报材料
·这个执政党让我痛心
·对安溪执法人员拆违建被刺死谈谈我的看法
·这个执政党让人的心好痛
·中国的法院只是黑权力的保镖
· 对两高关于网络毁谤案适用法律的司法解释谈谈我个人看法
·反腐背后却极力打造更巩固的腐败
·中共职能部门已默认党已沦陷败坏
·福建维权女向习近平主席隔空传送两会反腐礼物
·千呼万唤喊不醒的执政党
·315福州之行混淆了我对“合法组织”的定义
·联名举报跨越世纪的腐败链
·中国是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国家
·  五月三十五日这天你在想些什么
· 敬请中央第九巡视组对我等八人举报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做出答复
·悲哀:中国的法律与大多数高官却由一个胸无点墨的奸商掌控着
·穿警服不意味着就得不辨是非的服从
· 中国眼前的反腐下台的不一定是最大的贪官在位的不一定廉洁公仆
·中央领导到地方政府视察是听百姓的声音还是看地方政府作秀
· 政府“赐”她后半生在上访的路上艰辛跋涉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接访与上访是否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王秀英/文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今年4月18日,福建闽侯县人民法院宣判赤脚律师纪斯尊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宣判当天,我收到朋友发来的判决书,看后,我愤怒。愤怒之后我无语,因为该判决书让我对“法治”二个字有了新认识。原来“法治”就是“你一旦触犯了掌权者的利益,我就想办法治死你”的意思。

    纪斯尊被“法治”的原因

    2014年10月21日,赤脚律师纪斯尊正要前往北京参加《人民日报》座谈会。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扣押。从纪斯尊的代理人——福建法炜律师事务所林洪楠律师的《法律意见书》得知,纪斯尊被扣押后,警方费九牛二虎之力,给 赤脚律师纪斯尊收集了五点“罪证”,再经过精雕细刻后选出两项指控。

    其一,2014年8月11日省国土资源厅前的所谓组织访民、网民围堵事件,指控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其二,2014年9月5日福州市中院审理潘墩村三村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件时潘墩村民围观事件定为寻衅滋事罪。

    由此可见,纪斯尊真正触犯的不是法律,而是去北京参加《人民日报》座谈会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

    法院对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认定

    法院认定纪斯尊散布虚假的中央巡视组入驻福建国土资源厅的消息,造成众多访民在2014年8月11日这天聚集在福建国土资源厅的门口,使国土资源厅长达五、六个小时无法正常办公,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法院认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证据是:

    一、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办公出具的证明材料。

    二、福建省国土资源厅访民通讯关系图及纪斯尊2014年1-10月通讯记录详单。证明纪斯尊给很多访民打电话。

    三、访民证言及控方收集的证人证言。当庭陈述。

    四、国土资源厅案发时的视频,证明国土资源厅大门紧闭,门口聚集有二、三十人,还有同案被告人徐钟富在国土资源厅对面的马路上接电话(判决书12页)

    五、被告人纪斯尊的供述和辩解。

    对于811国土资源厅事件,我想我应该最有发言权。从我得知纪斯尊因此被定罪,我已不止一次说明该事件的经过:

    纪斯尊“犯罪”那天的事实与经过

    2014年8月10日,我去福州办事,顺便去见纪斯尊与庄磊(他们两是我的朋友),在和他们聊天间,我接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告诉我明天国土资源部有100多人到福建调查土地违法问题(因为我村土地被侵占,十几年来我不停在网上公布事实,并且都有留电话号码,所以我也经常接到给我提供信息的陌生电话)。于是,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在场的人,当时在场的除了纪斯尊与庄磊,还有几个访民。对于访民来说,听说国土资源部有人来调查土地违法问题,他们怎么可能不奔走相告?这也是百姓对党中央的信任。至于纪斯尊代理过很多访民的案件,得知这个消息,给访民电话告知这个消息,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法院认为很多访民到国土资源厅“闹事”是因为纪斯尊造谣中央巡视组入驻国土资源厅的原因。很多访民出庭作证说是纪斯尊告诉他们这个消息。对于这点,我想说明一下:

    一、访民并不是专业的法律人士,也不具备公务员所具备的常理知识,在他们眼里,似乎认为只有巡视组才是查案的。在生活中,我们不难遇上经过别人传达的话都会传偏,至于什么部门的到来,访民传达不清楚,这是很正常,庄磊在法庭的证言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当时我接电话时,庄磊和纪斯尊都在场听我的原话,另外,8月11日在国土资源厅门口,林柄兴说要见中央巡视组,为此我还和林柄兴吵架,我说是国土资源部,不是中央巡视组,如果要见中央巡视组就去省政府门口或信访局,不是在国土资源厅。林柄兴对我发火说,他听的是巡视组,他的话不是从我和老纪这边听到的。这点林柄兴在法庭上也这么说。我和林柄兴争吵庄磊也在场,而庄磊在法庭上的陈述却说听“王秀英说中央巡视组有到福建国土资源厅调查的事情”。我看了判决书后问庄磊,当时我的原话你很清楚,我说国土资源部到福建,怎么你证言称听我说巡视组到福建?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庄磊回答我,中央啥部门他确实没听清楚。

    庄磊面对面都无法听清我说什么部门,由此可见,传达的话更无法传清哪个部门了。问题是中央是不是确实有领导到福建调查某个问题,这才是重点。

    二、访民到国土资源厅并没有闹事,这点我很清楚。因为我对福州不熟,我很早就起床去找国土资源厅,七点多找到时,国土资源厅门口还没人,当我去打印完一些材料后再回国土资源厅,看到国土资源厅的口本来是开着,当一群访民正往国土资源厅门口走去时,国土资源厅的大门一下子关闭,并迅速从里面加上铁链锁起来。一些访民在门外嚷嚷“我们只想见领导为什么大门紧闭,不让我们进去?(见图)

   

   访民正往大厅门口走,大门被关,访民只好无奈的在大厅门口嚷嚷“我们只想见领导为什么大门紧闭,不让我们进去?"

   

   

    三、8月11日,也就是纪斯尊被法院认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这天,而他在国土资源局门口仅仅出现几分钟就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来给访民送上访资料,送到访民手上就走了(因为他是那些访民的代理人)。

    法院认定罪名过于牵强附会

    从以上法院认定罪名的证据与当天的客观事实,认定纪斯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实在过于牵强附会。

    事情的经过,本人在2014年8月 15日写的《坚决支持中央反腐 极力反对越反越腐》的文中都已提到。对国土资源厅见百姓来反映问题,不但不重视,也没有领导出面平息与安排处理问题,反而大门紧闭,无视民声,几个工作人员叫访民从后门进去反映问题,这很不合常理。为什么不让访民从大门进去,而要叫访民走后门?你不光明磊落接待,访民凭什么相信从后门进去就会被依法接待?这是职能部门的严重渎职。记得当场有访民担心嘀咕:“叫我们走后门目的不纯,可能想加害我们”。我不认识那些访民,但这话听起来不是没有道理。

    人类社会本来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人的思想、行为各异,所以才需要有政府和各职能部门,越是群体性的上访,作为职能部门应该越要重视,岂能关门回避?国土资源厅关门,给办事的人员带来不便岂能由纪斯尊来承担责任?就我在福州呆一天一夜,却连国土资源厅的大门都进不了,我应该去问谁?

    法院认为纪斯尊造谣中央巡视组来福建,而纪斯尊在庭审中说的很清楚,他是说国土资源部有人来福建,并不是说中央巡视组。法院认为纪斯尊的供述与我的证言不能相印证,因为纪斯尊供述是他接到电话说国土资源部来100多人调查土地违法问题。其实事实都是一个内容,就是消息传达了“国土资源厅有人来查土地违法问题”。当时我接电话,纪斯尊就在我旁边,因为陌生电话我就免提接听,估计他也听到对方说话,他说他接到电话也没什么大错,纪斯尊的话是从我接电话后得知的,内容是真实的,这是事实,他没有造谣。法院为什么不去考虑本人的证言所存在的客观事实?却采信有些简直是胡扯的证言。比如国土资源厅秩序维护员陈铭建的证言简直是胡扯,说什么访民堵在门口,不让进出,还造成交通堵塞。你把门锁起来,访民被迫聚在门口,到底谁堵住谁?从始至我离开,访民都在国土资源厅门口与对面,何来“交通堵塞”的说法?见照片: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作为代理人的纪斯尊叫访民来向领导反映问题,这也是国家面对的、领导强调的、需要解决的问题,何罪之有?纪斯尊如果叫访民到哪个厕所吃屎,我想没有人愿意去吧?叫他们来国土资源厅向领导反映问题,他们就来,说明那些访民本身就有权益受害,这时作为一个政府的管理层,要做的应该是处理问题,而不是打压反映问题的人。

    同案陪绑人——徐钟富

    纪斯尊2014年10月21日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扣押。在扣押期间,纪斯尊像是执法机关的多余物品一般被推来推去。其中,2015年2月15日那天,纪斯尊就被转了五个地方。

    最后,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榕刑他字第106号指定管辖函给闽侯法院管辖本案”。

    纪斯尊一审的辩护人之一的邹丽惠律师认为,据以往他人的经验和惯例,只要跟政府签了《息诉息访协议》并且不再赴京上访的就没事了,但与纪斯尊同案的徐钟富签了《息诉息访协议》后仍然被起诉、判刑。司法机关为什么对一个残疾人死揪不放?邹律师在一审庭审中公开指出:从公诉机关移送的证据证明的事实分析 , 上头要给纪斯尊定罪判刑,但苦于原管辖地福州市鼓楼区的检察机关认为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同意提起公诉。为了给福州市公安局制造“商情”,福州市检察院、福州市中院指定闽侯县司法机关管辖的户籍地依据,于是司法机关看上了徐钟富(徐钟富是闽侯人)。

    令徐钟富不解和气愤的是,封建社会旧衙门流行的“陪绑”之陈规陋习,竟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被社会主义法律制度下的司法机关用在了他一个身残积弱者身上!司法机关为了对付纪斯尊,他一个残疾人却被陪绑上刑台。

    对法院认定纪斯尊2014年9月5日在福州中院门口“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构成寻衅滋事罪。对这项罪名的来龙去脉我不清楚,也不便发表观点。但9月5日那天我也去福州中院,访民都在中院门口,并没有像判决书所说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中院门口当天的情况与某某“领导下来视察,封死某个路段,让百姓绕道而行”相比,这根本就是无人品尝的小菜一碟。如果那些视察的领导没有被定为“寻衅滋事罪”,我认为纪斯尊、徐忠福更不应该被定罪。因为每次什么领导视察,并没有让人看到能给百姓带来受益,倒是很像领导以公费出来旅游而已。而当时访民在中院门口拉横幅,都是为了推进这个国家的文明与依法治国的精神,更是响应国家领导人的号召。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纪斯尊的一审判决使我对“法治”二字有了新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