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妓女随议]
非智专栏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妓女随议

    妓女的存在,是社会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似乎自从有了文明,就有了妓女,历史上最早有记载的妓女,是古巴比伦,称为“庙妓”,在中国商朝时期,就有“巫娼”,即妓女出现。也许古人没有什么所谓的贞操概念,所以女子出卖性而生活,也成一种自然。
    人有对自己拥有的东西自行处裁的权利,何况是对完全属于自己的身体,男人可以通过出卖体力而赚钱,女人由于没有男人的体力,便以出卖自己身体而赚钱,这自古以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故此,古人对为妓和嫖妓并没有羞耻感,而且,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巾帼英雄都还是妓女出身,比如梁红玉、赛金珠、小凤仙等,都曾是救国女英豪,如果说因为色美技高,并因此影响中国历史的,则有更多,董小宛,绿珠、李师师、以及陈圆圆,这些曾经的妓女,现代人所喜闻乐道的女性,并没有因为她们曾是妓女出身而影响她们在人们心里形象,我们的电影电视书刊杂志,似乎都以一种赞美的腔调在书写她们,而在赞美她们时,并没有人出来指出她们曾为妓女的羞和丑。
   
    妓女的存在并不能以羞和丑来论证,食色人之欲望,不可泯灭,故此,有人卖食,有人卖色,有需求,就有市场的存在,这也是一种自然规律。不能因堵人之食欲而灭酒楼,可见,也无法因杜人之色欲而禁青楼。历史上记载着许多著名人物逛青楼,狎妓女的故事,特别是文人雅士对逛青楼更有一种嗜好,而且这种嗜好,成为文人雅士的一种标榜,唐时诗人,实际也是政府官员的杜牧,在他的诗里就直接地告诉人们“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宋朝的名词人柳永,则是终日青楼度日,最后由青楼之女出资安葬。如果没有青楼之经历,估计,这些文人墨客也写不出流传后世的佳作。故此,可以说,这些青楼女子,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妓女,还是为历史有贡献。
    妓女的合法化在于它是一种被认可的生意,开妓院,文雅说开青楼,只要是手续合规,合理经营,有缴税,有卫生保障,在目前许多国家都属于合法的。在澳洲,我们知道,有牌照的妓院和妓女都是在政府商业和警察治安保护下的,那些妓女,已用了一个不带歧视的名称,叫“性工作者”。政府所禁是非法经营的妓院,警察所抓是没有许可的暗娼,这类没有经营牌照的妓院和暗娼,带来了社会治安问题和商业不利因素,其一:没有卫生保障;其二,经营偷税漏税;其三,缺乏生命安全,有些暗娼,由于在街头卖身,结果连生命都卖掉。故此,澳洲政府是坚决禁止非法经营的妓院和暗娼,但却允许和保护合法经营的妓院和妓女。


    由于合法化,社会在性这方面所产生的问题就自然减少,人们有需求,市场就有供给,这就平衡了社会供给矛盾。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上妓院,这一方面是观念问题,另一方面是消费问题,有欲望,还要有消费能力,因此,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可消费得起。同时,没有这方面欲望的男人,也不会光顾这些妓院,做所谓嫖娼的事。
    柏斯妓院不少,但我知道,我身边朋友很少去过,而我从来不去光顾这些地方,不是没有欲望,是没有到这种地方消费的欲望。我并不认为嫖妓就是犯罪,或道德有问题,或人品出毛病,如果你是单身,如果你没有获得性的满足,如果你愿意为你的性消费付账单,如果你到合法经营的青楼,那你的行为,你的消费就是正当,而且受法律保护的。人,不会因为仅仅逛了青楼,就品行低下,就人格败坏,历史上古今中外众多名人都逛过妓院,像陈独秀、胡适、托尔斯泰、莫泊桑等都曾有逛青楼纪录,他们人格并不低下,而且其中还有许多具有人类的伟大人格。那些视逛青楼为可耻者,很多都是表面道貌岸然,实际用心邪恶,最倡导女性贞洁杜绝女娼的朱熹,是历史上最为虚伪可耻之人,却由于他的思想,将中国宋之前的文明开化,倒回到愚昧昏暗之间,而且一直影响到现在。
    色欲既然是人的一种本能,一种生理自然,那就不能禁。孔子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在《孟子》一书中,也提到“食色性也”,即吃和性,乃人之本能。好色如同好食,因人而异,有的人生来好食,以吃为天职,最后竟成了美食家;但因社会人为的道德观念约束,好色者则得了个坏名声。于是,高级好色者,就另起炉灶,搞了个选美,以满足好色者们之欲望。通观历史选美,我们知道,不少被选出来的美女,最后却成了高官富豪们的妓,因此也满足了那些有钱有势最成功好色者的欲望。
    就像在市场上,有高级中级和初级生意一样,这妓女也有着不同的等级之分,高级者,一次服务上千元,初级服务,只需几十元,这样就满足了不同消费者,这是市场经营之道。所以,只要翻看澳洲华文报纸,这些公开的妓院广告比比皆是,提供着高级和低级服务,无需任何隐瞒,生活在这里的华人,想必也早已习惯这公开的青楼就开在商业区或在自家的附近。
    享受性服务而没有风险,这是人最基本的要求。想到那些在国内因追求性服务而被抓被上电视被关最后被死,实在深为哀叹:人,生活在不同的国度和体制,就拥有着不同的食色欲望的满足方式。
   
   
   2016年5月15日
   

此文于2016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