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郑纯清:冲破无神论唯物论思想牢笼]
九剑博客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从建三江洗脑班的恶行看中共的本质
·中共炮制“双修”谎言栽赃法轮功
·曝江泽民周永康暗控腾讯QQ微信成政治工具
·欧洲大陆游客:出来先办退党
·建三江酷刑折磨惊人四律师共被打断16根肋骨
·插播《九评》被害离世待嫁夫君还在狱中
·胡耀邦之子为〝六四〞发声怒斥中共掩真相
·王宇律师遭暴力大连法官:我们不讲法律
·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法官:别提敏感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纯清:冲破无神论唯物论思想牢笼

   
   
   二十年前的今天,1994年5月15日,是我永远难忘的万幸之日。那天上午,第一次见到师尊,第一次直接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真正的〝思想冲破牢笼〞的爽快和豁亮,还请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那是李洪志大师应邀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为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所做的第二场义务带功报告(门票收入全部捐给基金会),我们全家都慕名而去拜听了。拜听的人,各行各业的,男女老少都有,还有些专家、老红军、老八路和高层领导。会场非常祥和,秩序超然,那种氛围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报告中,李大师让大家体验一下法轮,先教男伸左掌、女伸右掌,随后做了一个弹指动作。李大师话音未落,我和多数人一样,手心里就有了转动的感觉。李大师还亲手给在场者或其亲属治病,先让大家站起来,想自身的一种病,没病的,想一位亲人的一种病,而后发出跺脚(也是男左女右)口令。我家其他人的腰部、腋窝的病当时就好了。我想的是八百里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的夜盲症,回去一问,也好了。
   
   长期从事党务工作,以往看的书大都是马列类、科学类,中无神论、唯物论的毒很深,我形成了唯〝党命〞是从的恐惧心理而又非常自负、狂傲、偏执的性格和思维习惯。后来,看了不少门类气功的着述或资料,接触过一些有特异功能的人包括很有名的大气功师,虽然有所改变,不再那么轻易地把什么东西视为〝迷信〞了,但疑心很重,也谁都没看上眼,更不情愿给谁去当徒弟。庙里也去过,还碍于面子勉强办过皈依,但也是半信半疑、半心半意,心里没服气,后来把皈依证烧了。可是,此前看了《中国法轮功》,在法轮功教功录相里见到李洪志大师的法像时,就认准了这是师父。可思想尚未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心里还没那么踏实。
   
   共产红魔邪教谎言无数,其中,不乏贼喊捉贼式的。《国际歌》中高唱的那句〝让思想冲破牢笼〞,就是最大的贼喊捉贼式的谎言之一。实际上,整个共产主义歪理邪说,就是一座把人的思维完全封闭在〝感官〞所及的狭隘小框框里的思想牢笼。〝诉诸感官〞,是马克思哲学的基点,说破了,就是〝跟着感觉走〞。列宁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党性原则〞,变成了〝跟着共产邪党感觉走〞。中共更加露骨,毛泽东说〝屁股指挥脑袋〞,干脆叫人〝无条件地从思想上同(邪)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成了无条件地跟着党妈的屁股走了。
   
   听完那场报告,身上很轻松,思想上变化更大,直觉得固有的旧观念的框框被轰毁了,原来的世界观的界限被突破了,上下五千年、地球的东西南北中的视野时空被放大了,就感到这个法太大了,整个人类太渺小了,自己就更渺小了。这是一方面,而同时在另一方面,也自然就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真的〝冲破了思想牢笼〞,胸怀不知被拓宽了多少倍。
   
   中共的〝思想牢笼〞,以无神论封顶,切断人神联系;以唯物论垫底,放纵肉体欲望,用邪恶党性泯灭人性,教人〝急(邪)党之所急,想(邪)党之所想〞,从思想上变成邪党党奴。它对思想禁锢得很厉害,它诱逼着人自觉不自觉地主动拒绝非党文化,即使在危及自身或亲友的生命和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也是如此。它往往还打着〝解放思想〞的幌子,不断地加固和强化。比如,〝文革〞后〝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中共就吹崇之为〝一场空前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其实,实践,就是〝事〞,怎么能是真理呢?它本身就有真假、善恶、正邪之分,也就是好事坏事之别,本来正是需要用真理来检验的对象,这如同运动员跑的快慢(实践)要用跑表(标准)检测一样。现在回头看看,〝解放〞什么啦?不过是重新承认了毛泽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歪理,加固了毛泽东思想的统治地位,巩固了中共(邪党)的领导地位包括其对真理的一言堂裁判权,放纵了人们的欲望,向前看变成了〝向钱看〞,为后来的〝腐败治国〞解放出了没有底线、难以自控、不可救药的〝无底洞式的血腥魔性欲壑〞。之后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邪恶迫害,更是导致魔性大发,以至发生了活摘器官这样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这是一方面。
   
   而在另一方面,中共的〝思想牢笼〞对人们的头脑却是箝制的越来越紧。特别是镇压法轮功之后,尤为惨烈。除了盲目相信〝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的胡说,抱着末日心态越发无节制地胡作非为、下滑堕落之外,它对人们的直接危害,突出的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不深究从古至今的〝不解之谜〞,不敢对〝未知〞做更多的探索。二是轻易承认现代医学判定的〝不治之症〞,不再做更多的自救努力。这两个方面,相辅相成,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成为接受真相和三退的直接障碍。大家普遍看到,与层出不穷的假冒伪劣产品并存的是,科研停滞,基本没有什么建树,像钱学森那样的科学家被边缘化,他所提出的人体科学成为禁区。教育产业化,与文凭变成门票并存的是,人才大量外流。医疗产业化,与各种旧病复发、现代病和假药丛生并存的是,医疗成为宰病人的暴利企业。面对这样的局面,多少原来炼法轮功的人,因为被迫放弃而导致旧病复发,甚至失去生命?多少本来可以通过接受法轮大法而解除疾苦、灾难,得到健康、幸福、平安、长寿的人,而失去了受益的机会?
   
   这样提出问题,有人可能感到突兀,也有人可能觉得有点玄。其实,这本身可能就是中共的〝思想牢笼〞造成的,就是因为误信了中共的谎言,或者是因为出于对中共的恐惧,而没能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或未能意识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从记事时起,我就没有见到母亲有几天没病的日子。可是直到我修炼法轮大法,突破中共的〝思想牢笼〞之后,我才敢触及这一马列之外的范畴,才敢向母亲介绍这一超常的科学,她才迅速恢复了健康。我妹妹,文盲,曾多年耳聋,医院治不好,老去医院也治不起,请过有特异功能者治也不解决问题。后来,一学大法,她不光耳不聋了,而且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很快就得到一个无病之身,更令一般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因为自己认不了几个字,急得对着《转法轮》哭了一场,昏过去醒来后,拿起书来,自己就能从头读到尾了。大法就这么神奇!
   
   法轮功福泽民众的神奇故事,在1999年〝七.二零〞之前的中国大陆,随处可闻。在被江泽民集团非法镇压之后,大法弟子一直在坚修的同时,坚持和平理性的抗争,怀着大善大忍之心,讲真相,传九评,演神韵,唤良知,弘法救人。在这十五年当中,也是神迹无数。这不仅体现在新老大法弟子身上,而且也大量的体现在三退的人身上,诚心念诵九字真言(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身上,明白真相坚信大法神奇的人身上。
   
   去年11月22日上午,青岛中石油地下输油管道泄漏,引发青岛市黄岛区发生特大爆炸,致55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失踪;炸碎的尸块随处可见,惨不忍睹。《明慧网》2014年5月17日报导称,经调查,在这次大爆炸中,黄岛城内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人伤亡。已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明白法轮大法真相的人,也奇迹般的躲开了灾难。一位退休市民王大爷早已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做了〝三退〞,几乎天天出去和一帮老头打牌。但出事那天上午,老伴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打牌,让他在家擦窗玻璃。王大爷一边擦一边心里急得像什么似的,恨不得能快点出去打牌。就在这时,惊天动地的爆炸发生了,他家的玻璃全部震碎,他却没事,而他打牌的地方,当场炸死了7人。好险哪!真是冥冥之中有神救。
   
   据《正见网》5月17日报导,一位中共村支部书记的丈夫呈植物人状态多年,用尽各种办法治疗毫无效果。女儿上小学,母女俩整天为亲人忧心。一个偶然机会,她们得到了法轮功的资料,看到了资料上念〝九字真言〞绝处逢生的事例,就下决心用〝九字真言〞救度亲人。母女二人长期持续不断的在亲人床前念〝九字真言〞。念着念着,奇迹真的出现了!患者经历了一个从〝有知觉——听到声音——看到东西——肢体能动——能坐起——下床行走——完全恢复健康〞的漫长过程,终于重新回到正常人的行列,先开出租车,后经营小超市,生意都相当红火。这位村支书亲历了大法使丈夫恢复健康的过程后,彻底抛弃了无神论,为感谢法轮功大法救度之恩,毅然走上了广传真相,救度世人的路子。
   
   何止如此。常人信大法,也会有神通。一位经常阅读大法资料的农民,一天夜里睡醒后隐约听到羊叫声,起床一看,自家羊圈后墙有个洞,十几只羊全不见了。他叫醒家人顺路追贼,在离村不远的地方,发现赶着自家的羊的几个人,手里都掂着凶器。这时,他就尝试大法弟子的〝定身法〞,默念〝求李洪志师父加持,定住这些偷羊人〞。就这样一念一出,那些人竟然真的都停下来了!他非常惊喜,咋会这么灵!就一边发着〝定念〞,一边让一位家人返回村庄叫人。不一会几个手拿绳子和棍棒的村民赶到,那些人竟然一动不动,他们用绳子把盗羊贼绑上送往镇上派出所,一群羊安然无恙的回到了羊圈。这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震动,人们都称法轮功神奇。
   
   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真正的福音,其神奇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信不信?人有自由。然而,没有冲破中共邪恶党文化思想牢笼的人,其实是失去了思想自由的。因此,在天灭红魔,除恶救善的今天,对他们而言,当务之急在于了解真相,冲破这个思想牢笼,获取思想自由,获取在没有任何强加因素和恐怖压制条件下自主选择去留的权力。说白了,喝了迷魂药,得把它吐出来,才能恢复正常的思维。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gb/2014/05/19/a1110518.html#sthash.q5vzaPGy.dpuf
(2016/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