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http://blog.creaders.net/u/4287/201605/255073.html
   听雨楼主曰:
   

   朋 友转来署名“武大校友”写的“毛妃的又一轶闻”一文(见下文)。“武大校友”文中所叙,本人作为应与作者同时在校的武大校友,亦略知一二,所知故事与下文 所载吻合。只是“戴妃”小戴其人,未曾一睹芳容。当时在校研究生中,相信知道此事的应该不会太多。笔者是因一朋友是某系青年教师,他认识校保卫处长。戴妃 作为特殊人物,由该处负责监控,因而从朋友口中得知此事。他的消息自有可靠性。
   
   毛死后戴妃被安排到武大图书馆做馆员。朋友说,只有馆长和她 的直属部门领导等一两人知道内情,并要求他们有什么情况直接向保卫处长报告。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朋友告知戴妃故事时,消息已经不胫而走,据说不时有校内外 的人借故到图书馆,希望亲睹毛妃风采。朋友见过她,描述容貌外形与“武大校友”所叙相符。也符合毛皇对女人的审美偏好——皮肤要白,据说自杨开慧、贺子 珍、江青以降莫不如此。朋友曾问笔者有否好奇心,他可以带我前往一窥真面目。笔者当时在毕业论文重压下,实在无心跑到珞珈半山的图书馆去,于是错过了与毛 始皇有关的一点史迹。作为学历史的研究生,后来还是有几分遗憾。
   
   另下文提到的曾当过一任国家主席的XXX,就是文革前一排副总理中,好像唯 一未被打倒的李先念。当时朋友叙说戴妃故事时,曾用“接管”二字描述毛死后李与小戴的关系,至今记忆犹新。此人虽是红四方面军出身,但早就成为恩来国务院 系统的爱将。李投效共党革命之前是走村串户的“李木匠”,为人十分圆滑,善解上意。他能稳坐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重要实权位子多年,在毛、刘、周、林之间玩 得转,成为党国“绞肉机”内为数不多的不倒翁,当有其过人的生存术。进献小戴给毛皇,完全符合其人做派。而毛死后李迫不及待“接管”戴妃,亦不出历代窠 臼,凸显中共党国名为共和国,内里皇权专制腐朽的玩意儿不少。
   
   见到下文,不由把笔者过去编译的一篇文章也附在后面,供朋友们参考。
   
   
   毛妃的又一轶闻
   
   作者:武大校友
   
   【作者按:这是我前几年写的,借用武大校友名为作者。在国内不能发表。前几天,和前武大图书馆的校友相聚,又谈到此人。一一核实,本文所言不虚。】
   
   
   近年来毛泽东众多妃子的轶事,时有传闻。
   
   毛的一个妃子,曾在武汉大学工作过。她的故事,当年在武大广为流传。
   
   本人在武汉大学读书期间,有幸与这位的妃子有一面之缘。
   转眼几十年过去,回想此事,恍如昨日。
   
   她姓戴,当年武大人当面称之为小戴,背后称之为戴妃。
   
   戴妃是在文革后被安排到武大图书馆工作的。我是文革后就读武大的研究生。
   
   一天,戴妃随一位武大女研究生到我住的研究生宿舍。我们在一起聊了一会儿。
   
   此女身高约1米65,身材匀称,相貌端庄,皮肤白皙,楚楚动人。当时年约25岁,湖北人,说一口带湖北腔的普通话。
   
   一 见面,那位女研究生先介绍说:“这位是小戴,她在东湖宾馆给毛主席当过服务员。”然后用英语笑着对我小声说:“She is a hollow woman(她是个空心女人,亦即‘没脑袋的女 人’).” 我和小戴寒暄了几句。果然一开口说话,气质完全不像女大学生。不仅没有书卷气,还显出农村里那种无知无识的女人本色。
   
   相比自己家乡的湖南女人,毛泽东更喜欢湖北美女,可能湖北女人比湖南女人身材高一些,皮肤更白一些。所以毛的宠妃孟锦云,也是来自湖 北。可能因为戴妃谈吐太差,所以后来不如孟锦云得宠。孟锦云毕竟是文工团员出身,见过大世面,谈吐得宜,深得老毛喜爱,称之为半个小老乡。所以一直陪毛送 终。
   
   据说小戴是XXX进献给毛的。她开始是在武汉的东湖宾馆为毛当服务员。不知后来去过北京没有。
   
   汪东兴身为毛的大总管,进献美女是他的本职工作。而XXX在毛那里得宠,文革十年不倒,懂得进献美女是一个重要原因。
   
   仔细想一想,刘少奇,林彪在女色方面都比较规矩(这是指1949年以后),可能不会玩这一手,所以老毛对他们下手时也不留情。
   
   彭德怀更是老粗一个,指责老毛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被毛恨之入骨。所以59年庐山会议毛彭之争,这也是老毛恨彭,而又说不出口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就是毛岸英之死)。
   
   大臣给皇帝进献美女,是邀宠献媚之术,自古以来中国宫廷里屡见不鲜。
   
   据说柯庆施,张春桥也会这一手。当年他们把毛喜爱的老明星上官云珠进献给毛。柯、张二人因此官运亨通。而上官云珠文革时惨死于江青之手,毛却对她始终不施援手,真可谓天子寡恩,红颜命薄。
   
   中共内部对此类宫廷秘闻讳莫如深,所以至今知之甚少。其实,宫廷斗争史中,往往女色红颜决定了恩恩怨怨。
   
   XXX也喜好女色。毛死后,武汉的东湖宾馆成了X的温柔乡。每次到武汉,X都要叫小戴去那里,和小戴卿卿我我一番。从东湖宾馆回来,小戴都要带回宾馆的许多苹果,糖果等,给武大图书馆的同事们吃(当时这些东西仍是稀缺物资),显示自己身份高贵。
   
   小戴去东湖宾馆,是随叫随去。武大图书馆的领导知道此女来历不凡,对她的行踪从不敢过问。
   
   想想现在中共高官共享情妇的故事,这其实是毛泽东时代就开始玩的游戏。只不过毛时代的这类性丑闻大多已埋入历史的尘埃,不为人知罢了。
   
   当年我们这些武大毕业的研究生,想留在武大工作,求之而不得。而身为中国高等学府的武大,竟养着这样一个无知无识的退役妃子,也算是武大一奇景。
   
   我和小戴见面,仅十来分钟,不可能聊很多事。可能武大的一些人也发现小戴是个 hollow weman (没脑袋的人),于是经常找她聊天,把她的这些隐秘一点点“套”出来了。所以,她的宫廷秘闻在武大逐渐传开。
   
   当 年的小戴,是那种没文化更不知羞耻的农村小女人,什么丑事都敢讲。她开始伺候毛的时间,应该是74年前后。据她说,毛那时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所以和女 人玩,只能用手摸一摸,不能干那件大事了。她前后得了毛大约八百元的赏钱,一直存着,说要作为“永久的记念”。毛的医生李志绥回忆录中说过,毛在玩完女人 后,都要给她们派赏钱。这也印证了李志绥此说不虚。
   
   小戴的老公是东湖宾馆的警卫排长、连长之类的官。两个人后来为小戴和毛的事吵架,小戴说,“我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了,你有什么意见?”
   
   小戴的全家父母弟妹的居民户口,早已从湖北农村迁入武汉,安排了工作,成了城里人。在毛泽东时代,农村相比城市,就是无边的苦海。农村人想变成城里人,比登天还难。而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被称为鲤鱼跳出龙门(农门)。
   
   小戴当上了妃子,皇恩浩荡,荣耀故里,真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后来听说她和老公离婚,去了海南岛。大概长大了些,知道这些事是丑闻,不愿在武汉呆下去了。
   
   当年的戴妃如花似玉,如今五十多岁,人老珠黄,伊人憔悴矣。
   
   古诗曰:"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海南地处天涯海角,椰林摇曳,波光粼粼。每逢灯前月下,能不感怀思故?
   
   XXX后来也曾当过国家主席,相当于登上了皇帝宝座。戴妃这辈子也可以说侍奉过毛、X两代君王,与有荣焉。
   
   如果她不甘寂寞,开口说话,将当年的宫闱秘闻娓娓道来,也不致在人间枉活一世。
   
   据说有人找她,请她出书。大概到了知天命之年,已知道人间有羞耻二字了,她一直闭门谢客。
   
   
   附:
   
   2011年11月14日
   
   听 雨楼主曰:英国《观察者》杂志(The Spectator)刚刚发表梅兆赞博士(Jonathan Mirsky)的文章“我和毛的女孩”,我根据原文照译如下。毛始皇按照当今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法律,都触犯了强暴未成年少女的刑事罪。可怜亿万中国人竟长 期被这样一个刑事犯罪分子所鱼肉。毛时代多少人因各种各样的“生活作风”问题被斗得死去活来,蒙冤自尽、含恨自裁者比比皆是,谁敢想象中南海内竟是如此无 法无天!
   
   
   我和毛的女孩
   
   作者:梅兆赞(Jonathan Mirsky)
   
   英国《观察者》杂志(The Spectator) 29 October 2011
   
   
   碰到毛的未成年情人
   
   1997 年在香港。我碰见了毛则动的众多性伴侣之一——陈惠敏,当年她成为毛的性伴时尚未成年。她向我讲述了她的故事。当时毛已是臭名昭著的大暴君,他的疯狂政策 制造了1959年至1961年间,世界上最惨重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了4千万到5千万中国人。他一手导演的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又导致数 百万人死亡。在1949年攫取权力之前,毛已常常下令处死中国共产党内挑战他野心的人。
   
   毛是恋童癖吗?的确如此。1962年陈女士和毛上床 时,还是年仅14岁的女孩,而毛出生在1893年。当年毛和后来的“四人帮”之一的江青结婚时,即已声名狼藉。1994年李志绥医师出版《毛则东私人医生 回忆录》,披露那些年月他如何听毛夸耀自己的性生活和权力。李医生还为伟大舵手治疗过各种性病。毛不顾李医生的忠告,仍然和那些年轻性伴上床,其中一些人 被说成是毛的护士。尽管这些性伴中至少有一人怀孕,可是李医生知道,毛已丧失了生育能力。但他没有把这一点告诉毛。
   
   1997年时,我是《时代》周刊驻香港的东亚版编辑。香港的中、港政治时事杂志《开放》的主编金钟把我介绍给陈女士。金钟告诉我,陈女士担心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后会,自己会有不测。金钟问我,是否能够在英国或美国为她寻找出路。
   
   我 碰见陈女士时,她已经57岁,不再是照片上那个当年中国空军文工团的漂亮女孩。当年他们在北京紫禁城内主席的领地,以歌舞娱乐毛及其高级同僚。1997年 时,五十多岁的她已微微发福,穿着尺寸小两码,绷得很紧的深红色旗袍,开叉很高,露出长筒袜的吊带。我觉得她的南京口音很重,所以邀请了一位中国女性朋友 作陪,和陈女士一起在香港港丽酒店(Conrad Hotel)共进午餐。陈女士讲述了她的故事,偶尔停下来大嚼盘子里的十几个生蚝,吃得嗤嗤有声。当她开始吃另一盘时,那位女性中国朋友说:“我们看不起 像她那样的女人,请别让我再见到她。”
   
   下面就是陈女士的故事:1962年,她14岁时,已经是李医生书中“空军文工团”的成员。她给我看和 朋友们一起穿着军装,后脑勺扣着军帽的照片。姑娘们激动莫名,期待着让伟大舵手、伟大导师、“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猫主席开心。他们先要为毛及其圈内同僚唱 歌跳舞,继而培毛和同僚跳舞。陈女士告诉我,毛跳舞时,好像推着舞伴在轨道上往前走,从房间的一头跳到另一头。有时候她发现,毛会邀请一个女孩进入他的卧 室,“陪他喝茶”,然后就是培他上床。有关伟大舵手的男性雄风和精力,陈女士有不少故事可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