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藏人主张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东赛按语:这个报道具有参考价值,但是,其中两处有问题。

   
   第一,中共入侵西藏之前,谁也不知道有个所谓《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也就是说只有两份藏文版,一份藏在札什伦布寺,另一份藏在拉萨大昭寺,时任所谓“西藏工委”秘书长牙含章把这份资料从藏文翻译为中文。现在可以断定大清帝国不知道有这么一份章程,因为,它没有满文版,也没有中文版。可想而知,历史上没有形成气候。
   
   第二,这个报道中声张“千百年来遗世独立的西藏在事实上被置于清朝的统治之下“,其实不然,中外學者討論西藏近代史的時候,除了「駐藏欽差大臣」(部分中國學者今改為「住藏大臣」)之外,卻忽略了「駐京西藏活佛」(「喇嘛」或現今叫「仁波切」)。因此,還原歷史真相有利於深化藏漢交流以及正確看待中藏的歷史。事实上,藏史上所稱的西藏和清朝之間的「供施關係」(Protector of the Doctrine)建立在「駐京西藏喇嘛」(活佛)制度之上。歸根結底是一種「保護和被保護的關係」,宗教上清廷處於被保護的地位,而在軍事上拉薩則處於被保護的地位。比如,因康熙帝對五世達賴喇嘛的請求,第二世章嘉活佛(一六四二──一七一五)奉西藏政教領袖五世達賴喇嘛之命,於一六九三年抵達北京擔任駐京活佛,至第七世章嘉活佛(一八九一──一九五七)年輕時清朝被推翻。一九四九年,第七世章嘉活佛跟隨國民黨退居台灣,並圓寂於那裡。第八世章嘉活佛降生於青海土族的一個農民家庭,由十四世達賴喇嘛認定,現今在印度南部哲蚌寺研習佛學。
   
   其中,很有意思的是第一任驻京喇嘛第二世章嘉活佛(一六四二──一七一五)是当时西藏政教领袖五世达赖喇嘛的上师的转世。
   
   ——————————
   解密时刻: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雨, 李肃, 刘波, 方冰, 章真
   2016.04.30 04:52 VOA
   
   1989年1月28日,隆冬时节的西藏日喀则寒冷刺骨。当晚,第十世班禅喇嘛在他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突然圆寂,终年51岁。他是西藏第二大精神领袖,也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十世班禅喇嘛之死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谁将成为他的转世灵童?两个年龄相仿的藏族男孩被卷入其中——一个由中国政府选定,另一个由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选定。这场风波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两个孩童的命运,也让600多万藏人的前路更加扑朔迷离。
   * 转世——藏传佛教特有的传承方式*
   
   世界各地不同的古老文明、宗教、文化中都有人相信,生命并非只有一次,世间所有有情之物不会轻易死去,而是会以另一种形式回到世间。如此生生世世,轮回往复。
   
   艾略特·史伯岭(西藏历史学者):“在印度、在西藏,以前有这个传统,有一个人是非常非常聪明的,在宗教范围也是非常非常有天才的,有时候他们就说,他肯定是转世的。”
   
   公元13世纪,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教派首先创立了转世制度。
   
   艾略特·史伯岭:“在第13世纪是头一次,一个教派正式认定一个喇嘛是转世喇嘛。他们就开始用喇嘛转世的方法组织这个教派的形成。这个是新的,是他们以前没有的。不久,所有的教派都开始用这个方法。”
   
   公元14世纪,藏传佛教大师宗喀巴创立格鲁派。他的最后一位弟子,根敦朱巴是格鲁派最重要的宗教领袖之一,也是扎什伦布寺的最早修建者。他被后人追认为第一世达赖喇嘛,意思是“智慧的海洋”。
   
   300多年后的1622年,拉萨哲蚌寺迎来了第五世达赖喇嘛。6岁的罗桑嘉措师从格鲁派高僧罗桑却吉坚赞。为了感谢经师的教育之恩,罗桑嘉措将班禅喇嘛的名号赠予这位高僧,意思是“博学的大师”。
   
   艾略特·史伯岭:“第五世达赖喇嘛就把他的上师当作班禅喇嘛,而且承认了这位喇嘛的前三辈还是为班禅喇嘛。所以事实上,头一辈带着这个名称的是第四辈班禅喇嘛。”
   
   在藏传佛教的信仰中,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是最重要的两位精神领袖。前者被奉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后者被看作阿弥陀佛的化身。
   
   艾略特·史伯岭:“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的人说这是老师和弟子的关系,但是事实上在政治方面,达赖喇嘛的地位高。达赖喇嘛是第一。”
   
   一世一世的转世喇嘛引领着青藏高原上一代一代的藏人保留下他们特有的宗教、文化和生活方式。
   
   斗转星移,又是300多年。到了公元1949年10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已经在拉萨潜心修行;年少的第十世班禅喇嘛正在青海等候达赖喇嘛的认证。此时,雪域佛国外却已经是另一番天地。
   *阿沛·阿旺晋美提议寻访转世灵童*
   
   公元1989年1月30日,第十世班禅喇嘛圆寂三天后,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发出《国务院关于班禅大师治丧和转世问题的决定》。“决定”包括:为十世班禅喇嘛修建灵塔;举行宗教悼念活动;寻访认定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
   
   据悉,提出这些建议的是阿沛·阿旺晋美。他是在中国共产党治下官职最高的藏人之一,也是一位极富争议的人物。
   
   阿沛·阿旺晋美,1910年生于拉萨,曾任前西藏噶厦政府噶伦(长官)。1950年10月,解放军开赴西藏途中,与藏军在昌都(位于今天西藏自治区东部)展开了一场十余天的军事冲突,史称昌都战役。身为昌都总管的阿沛·阿旺晋美自认寡不敌众,下令藏军缴械投降。
   
   1951年,他代表西藏地方政府赴北京签署《十七条协议》。中国政府宣布西藏“和平解放”。在那之后,阿沛·阿旺晋美一路平步青云,不仅在历次政治斗争中安然无恙,80年代更位居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在决定班禅喇嘛人选问题上,阿沛·阿旺晋美并没有顺从北京。西藏历史学家茨仁夏加在《龙在雪域》一书中这样记载:1951年在北京签署《十七条协议》期间,中央政府要求商讨十世班禅喇嘛人选问题。阿沛·阿旺晋美拒绝了。他态度严正地说,这是西藏内部事务,只有达赖喇嘛和噶厦政府有权决定。
   
   李江琳(西藏问题学者):“阿沛·阿旺晋美在这些年里面一直扮演着一个角色,就是这两边的沟通。不管他这个角色是不是成功,但是他一直在努力这么做。寻找转世灵童,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转世这件事情在1958年以后,所谓‘宗教制度改革运动’之后,就被取缔了。”
   
   多年来,阿沛·阿旺晋美一直扮演着汉藏沟通的角色(网络截图)
   多年来,阿沛·阿旺晋美一直扮演着汉藏沟通的角色(网络截图)
   *脱下袈裟 换上毛式制服*
   
   解说:1958年8月19日新华社《内部参考》发文,青海省宗教制度改革的内容之一是“逐步废除‘活佛转生’制度”。
   
   阿嘉仁波切(前青海塔尔寺住持):“那个时候是叫做大跃进嘛,大跃进里面就是宗教改革。宗教改革基本上把寺庙都关了,把寺庙里面的高僧大多都逮捕,这些僧人都被迫去还俗,穿衣服去下地种地,或者是到工厂里去当工人等等。”
   
   阿嘉·洛桑图旦,1950年出生于今天中国青海省大草原,父母是青藏高原的牧民,两岁时由十世班禅喇嘛认定为青海塔尔寺住持阿嘉仁波切的转世灵童,迎请到塔尔寺继承法座。
   
   1958年,年仅8岁的阿嘉仁波切经历了塔尔寺的剧变,亲眼目睹了挎着机关枪的解放军进驻寺院,批斗、抓捕僧人。他自己也被迫脱下袈裟,换上毛式制服,戴上红领巾。
   
   阿嘉仁波切:“我们的袈裟就裁成一片一片,染成黑色,或者是染成深蓝色,做成制服就穿。我当时穿的那些制服都是袈裟染了做的。从那儿以后,对我的生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同时我也在往后的这些年代里看到宗教如何受到冲击,寺庙如何受到破坏等等,都亲眼看了不少。”
   
   在1958年席卷藏区的“宗教改革”中,年少的阿嘉仁波切被迫脱下袈裟,换上毛式制服,戴上红领巾。(阿嘉仁波切提供)
   在1958年席卷藏区的“宗教改革”中,年少的阿嘉仁波切被迫脱下袈裟,换上毛式制服,戴上红领巾。(阿嘉仁波切提供)
   * 毛泽东:宗教是一种毒药 *
   
   中国共产党早在建政之初便清楚地认识到,西藏宗教上层人士在藏人中拥有巨大威望和影响力,必须争取到他们的支持。
   
   1954年,19岁的达赖喇嘛和16岁的班禅喇嘛获邀赴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分别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常委会委员。
   
   那次行程中,他们受到了高规格的款待,但是在表面的友善背后,年轻的达赖喇却窥见中共最高领导人对宗教的真实态度。
   
   1955年春,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毛泽东私下会晤了他,并亲口对他说:“宗教是一种毒药。”
   
   达赖喇嘛在回忆录《流亡中的自在》中写道:“我觉得满脸火辣辣的,忽然非常害怕。心想,啊,原来你是个毁灭佛法的人。”
   
   几年后,噩梦果然降临。1956年,中共开始在藏区推行以“民主改革”为名的土改、合作化、人民公社运动。这些在内地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运动也让藏区生灵涂炭。到了1958年,“改革”开始蔓延到宗教领域。
   
   1958年,首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在一次秘密会议中说,对于宗教,“要看到它是会逐步削弱以至消灭的,并且要从各方面加以促进,使它削弱的(得)快一点”。
   
   1958年7月通过的《关于改革宗教制度的决议》,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彻底改造宗教人员,使大部分宗教寺院瓦解”。
   
   李江琳:“藏传佛教的组织化的系统非常严密,这一点中共从来都不喜欢的。在藏区它不摧毁这个以藏传佛教为中心的这种社会组织,它无法在那个地方立足,它就无法控制到基层,所以它必须会这么做。”
   * 99.9%的寺院被毁 数十万藏人丧生*
   
   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后,十世班禅喇嘛越发成为中国政府倚重的统战对象,几度获邀前往北京。就在他与最高领导人会面之际,中共的轰炸机正掠过他的家园。
   
   1961年末至1962年初,十世班禅喇嘛在西藏、青海、四川藏区进行了半年的考察,眼前的景象令他大为震动——所到之处满目疮痍、民不聊生,一切再不是他心中故乡的模样。
   
   回到日喀则,他奋笔疾书,花了五个月的时间,写就一份报告呈交国务院。全文七万多字,人称《七万言书》。这份报告对中共十几年来的治藏政策提出严厉批评。毛泽东看后大为光火,称这是一枝“毒箭”。十世班禅喇嘛从此被软禁,文革期间又几次被揪斗,在铁窗背后捱过了近十年的漫长岁月。
   
   到1976年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之时,藏区6400多座寺院99.9%被毁,数十万藏人死于炮火、饥荒、监禁、迫害……
   
   1977年,十世班禅喇嘛获释。他没能返回西藏自己的寺院,而是被规定必须住在北京。他同一位汉族女子结了婚,恢复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再次成为一颗政治明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