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藏人主张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五一六通知”50年 文革仍是“糊涂账”
   东方
   最后更新 2016.05.17 03:51VOA
   华盛顿—
   今年是毛泽东和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五十年前的今天,中共发布“五一六”通知,标志着十年浩劫的开始。


   
   1966年5月16日,这一天,深深镌刻在中国历史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一份纲领性文件,《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史称“五·一六通知”,从这一天起,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上,正式掀起了文革狂潮。
   
   独立作家余杰谈五一六通知时说:“五一六通知算是文革正式开始的标志和信号,当然在此之前,我觉得它从毛泽东秘密安排姚文元来写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其实就已经是一个导火线,开始了。”
   
   1966年5月4日,星期三,北京阴云密布。
   
   黑暗一页
   
   这一天掀起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黑暗一页。
   
   上午10点左右,一辆辆黑色的 轿车陆续驶入人民大会堂西门广场。中共政治局的成员纷纷从车上下来,前往河北厅,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共70多人。不过,会场上出现了几个新面孔,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
   
   张春桥、王力、关锋、戚本禹。他们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的成员。
   
   吊诡的是,作为中国共产党主席的毛泽东本人,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
   
   官场现形记
   
   《北京之春》杂志名誉总编胡平说:“文革本身除了一方面暴露出毛泽东的凶狠、奸诈;另一方面也非常清楚的显示出所谓的老一代革命家、共产党大大小小干部的猥琐、窝囊。文革就是一场官场现形记,原来在民众面前道貌岸然的官员都很出丑。”
   
   五一六通知发布之后,全国陷入混乱状态。
   
   文革学者王友琴说:“我也特别强调了一些数字,我们应该注意这些数字。就是在北京,我的调查涉及到了当时北京十所女子中学,在这十所女子中学里边,红卫兵打死了三名校长,三名教员,全国的每一个学校都打了校长或者老师,没有一个校长是侥幸逃避的。”
   
   香港《争鸣》杂志曾引用中共1978年和1984年的“内部调查”表明:文革中“两千一百四十四万余人受到审查、冲击;一亿两千五百余万人受到牵连、影响”,“四百二十余万人曾被关押、隔离审查;一百三十余万人曾被公安机关拘留、逮捕;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余人非正常死亡”,“十三万五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为死刑;在武斗中有二十三万七千余人死亡,七十三万余人伤残”,“七万一千两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了”。
   
   余音萦绕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文革的余音,仍在中国大陆上空萦绕。天安门广场的检阅、北京中山公园的红歌会、春晚的段子、样板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粉墨登场,官媒的文笔和调门,都在提醒世人,文革没有远去,青史并不成灰。
   
   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章立凡说:“所以现在的问题呢,文革是一笔糊涂账。最主要的责任人是谁?是不是挂在天安门或躺在天安门广场的那个人?他的历史责任是什么?他应该不应该对此负责?
   
   章立凡认为,在国门开放、信息多元的大数据时代,造神运动注定成为历史的笑柄。 所谓“文革”重来仍像是一场皇帝新衣般的闹剧,在保持警惕的同时,我们仍然相信文明和理性。
(2016/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