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藏人主张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一六通知”50年文革仍是“糊涂账”

   “五一六通知”50年 文革仍是“糊涂账”
   东方
   最后更新 2016.05.17 03:51VOA
   华盛顿—
   今年是毛泽东和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五十年前的今天,中共发布“五一六”通知,标志着十年浩劫的开始。


   
   1966年5月16日,这一天,深深镌刻在中国历史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一份纲领性文件,《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史称“五·一六通知”,从这一天起,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上,正式掀起了文革狂潮。
   
   独立作家余杰谈五一六通知时说:“五一六通知算是文革正式开始的标志和信号,当然在此之前,我觉得它从毛泽东秘密安排姚文元来写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其实就已经是一个导火线,开始了。”
   
   1966年5月4日,星期三,北京阴云密布。
   
   黑暗一页
   
   这一天掀起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黑暗一页。
   
   上午10点左右,一辆辆黑色的 轿车陆续驶入人民大会堂西门广场。中共政治局的成员纷纷从车上下来,前往河北厅,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共70多人。不过,会场上出现了几个新面孔,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
   
   张春桥、王力、关锋、戚本禹。他们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的成员。
   
   吊诡的是,作为中国共产党主席的毛泽东本人,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
   
   官场现形记
   
   《北京之春》杂志名誉总编胡平说:“文革本身除了一方面暴露出毛泽东的凶狠、奸诈;另一方面也非常清楚的显示出所谓的老一代革命家、共产党大大小小干部的猥琐、窝囊。文革就是一场官场现形记,原来在民众面前道貌岸然的官员都很出丑。”
   
   五一六通知发布之后,全国陷入混乱状态。
   
   文革学者王友琴说:“我也特别强调了一些数字,我们应该注意这些数字。就是在北京,我的调查涉及到了当时北京十所女子中学,在这十所女子中学里边,红卫兵打死了三名校长,三名教员,全国的每一个学校都打了校长或者老师,没有一个校长是侥幸逃避的。”
   
   香港《争鸣》杂志曾引用中共1978年和1984年的“内部调查”表明:文革中“两千一百四十四万余人受到审查、冲击;一亿两千五百余万人受到牵连、影响”,“四百二十余万人曾被关押、隔离审查;一百三十余万人曾被公安机关拘留、逮捕;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余人非正常死亡”,“十三万五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为死刑;在武斗中有二十三万七千余人死亡,七十三万余人伤残”,“七万一千两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了”。
   
   余音萦绕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文革的余音,仍在中国大陆上空萦绕。天安门广场的检阅、北京中山公园的红歌会、春晚的段子、样板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粉墨登场,官媒的文笔和调门,都在提醒世人,文革没有远去,青史并不成灰。
   
   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章立凡说:“所以现在的问题呢,文革是一笔糊涂账。最主要的责任人是谁?是不是挂在天安门或躺在天安门广场的那个人?他的历史责任是什么?他应该不应该对此负责?
   
   章立凡认为,在国门开放、信息多元的大数据时代,造神运动注定成为历史的笑柄。 所谓“文革”重来仍像是一场皇帝新衣般的闹剧,在保持警惕的同时,我们仍然相信文明和理性。
(2016/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