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瘋狂的時代]
藏人主张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瘋狂的時代


   瘋狂的時代
   
   伍凡
   

   1996年4月30日
   
   注:此文曾刊於《中國之春》152期,1996年5月號。曾貼於《中國之春》網站。為了紀念牢中的難友,現重貼在《中國事務》網站。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才智的時代,也是最黑暗的時代,這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此為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開頭語。這對十八世紀法國革命的描述,也使我聯想到比法國大革命更悲慘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是什麼樣的時代? 十年浩劫,荒唐無恥,黑暗瘋狂,滅絕人性的時代? 我們是有幸或不幸生於這個時代? 我是有幸或不幸經歷並體會到這些矛盾,怪異,瘋狂及血腥的一切? 在透視這一切之外,我也在其中體驗到高貴的人性,人與人在患難時的相助及溫暖,堅強的毅力,崇高的理想。這些善惡美醜長期的交錯在我的心中。那些肉體上的折磨及心靈上的摧殘終於未能打倒我,我戰勝了捨棄了自己心中的軟弱,恐懼及仇恨,成為一個精神上永不屈服的強者。以信念及意志力與整個瘋狂的時代對立,與自己腳下的長影為伴,在痛苦的深淵上,以耐力架起一道拱橋,以戰鬥力循此而行,超越時空,踏入永恆,作為一個默默的理想主義者並旁觀此一場“史無前例的倒行逆施”。
   
   1966年5月16日是中國近代史上黑暗,瘋狂的一天。史無前例的浩劫中華民族長達10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從這一天開始的。毛澤東一手發動和操縱文化大革命,瘋狂地把中華民族的命運玩股在他掌心中,直至他無可奈何的去世,才結束了此場中華民族的惡夢和災難。
   
   中國共產黨是這段不光彩歷史的肇事者,至今中共不敢面對歷史,不准中國人民公開地討論,研究和書寫這段歷史。巴金先倡議建立文化大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共對此駭怕萬分,不准建立。我們這些經歷過這場大災難的倖存者有責任和義務記錄下這段人類歷史上罕見的黑暗事實,讓我們的子孫後代吸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文化大革命的頭二年,我是在安徽師範大學參加了那場運動的開幕式。自1968年6月8日起,我被中共專政機構公檢法部門扣留,關押,審查,判刑有期徒刑20年,入獄勞改,使我有機會在一個比較特殊的環境下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其餘大部份階段,讓我看到了文化大革命發生的社會因素及歷史背景。
   
   那段文革日子中,我大部份的歲月是在勞改隊中渡過的,如今要我回憶那段勞改隊的辛酸和惡夢,我真有錐心的痛苦。只有在勞改隊待過的人,才真正明白什麼是殘酷的人性,絕望的恐怖,野蠻的折磨,瘋狂的鬥爭……。所有不人道及可恥的行徑都在這裏發生過。許多意志薄弱者,受不了這些可怕末世的景象,尋求自我結束生命在九泉之下,而我這倖存者在大難不死之後,以平實的字句,敍述其中一些殘忍可怕的小故事,真是“惡水三千,只需一瓢”……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文化大革命的意義會得到完全不同的想法。拋開個人感情上的恩怨和痛苦,以非常理性的、心平氣和的分析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可以看到其中積極的一面。毛澤東以他個人的威望下賭注發動了這場億萬人民參加的政治運動,從運動的一始到最後結束,他都無法完全的掌握,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人民群眾為了自己的利益,為爭取自由,為反抗中共的剝削和壓迫,以種種的口號和面貌出現在文化大革命中。實際上,文化大革命始終貫穿了二個大戰場。第一個戰場是毛澤東和他的政敵們的鬥爭,這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之間的鬥爭。第二個戰場是廣大人群眾和中共統治者之間的鬥爭,這個戰場遍及全國,深入各個階層。這二個戰場的鬥爭相互交織而互為利用和影響著。中國共產黨在人民群眾的威信急劇下降就是從文化大革命開始的。人民群眾開始敢於反抗,勇於鬥爭,爭取自己的利益,追求美好的理想。文化大革命結束20年了,但人民繼承了敢於反抗,勇於鬥爭的精神,近20年來反抗中共統治者的鬥爭擴大、深入和提升了,並從國內走向國際。從歷史的長程的視野來看,文化大革命的積極意義就非常明顯了。文化大革命充滿了痛苦和希望,黑暗和光明的鬥爭。
   
   一
   
   “我們飛翔著把人字寫在天上;
   啊! 多麼美麗!
   她是天地間最高尚的形象
   白樺(苦戀)
   
   “救命啊! 救命啊! " 淒慘而微弱的求救聲夾雜在雨滴聲中傳進了號子房。我突然地被這求救聲和雨滴聲吵醒了。這是在做夢嗎? 不像。我用手輕打自己的頭,呼救聲仍陣陣入耳。
   
   “救命啊! 救命啊! " 仍不斷地傳入號房,使更多的犯人聽到了這呼救聲。我用腳碰碰睡在邊上的一個牢友,他是慣偷犯,平時很精靈,他的聽覺由於職業的緣故被訓練得非常靈敏。
   
   “你聽到喊救命了嗎?" 我問。
   
   “聽到了。奇怪啊,我們這個監獄圍牆很高,外面老百姓的呼喊聲傳不進來。這喊救命的人可能在圍牆裏邊。為什麼喊救命呢?"
   
   “睡覺吧,不再講了,否則號子值班犯人聽到了我們講話,會找麻煩的。”我迷迷糊糊地又睡著了。值班犯人搖鈴才把我吵醒。趕快穿衣服,爬下高鋪。正在洗臉刷牙時聽到值班犯人大聲叫喊:
   
   “今天旱晨吃過早飯後,不准走出號子外面,都坐在號子內。8點鐘學習讀報,9點鐘集合開會。"犯人們聽到這個通知,都在低聲議論,肯定又出了什麼事了。
   
   “我聽到救命啊的哭喊聲,好像是從圍牆邊傳來的。喊得很淒慘。大概又有人要倒楣了。"一位年過半百的老犯人半夜失眠時聽著求生的哀嚎聲。
   
   9時整在無牆的屋簷下坐滿了安徽省第二監獄新生棉織廠和皖江機床廠的全體犯人。炎夏的熱氣還未衝擊著這四周無牆的會場,但犯人們好奇又焦急的情緒把會場的空氣旋轉得上下翻滾。監獄長宣佈開會,教導員講話。
   
   “現在向全體犯人宣佈一件事,安徽省第二監獄第五中隊前夜睡覺前點名,發現一名犯人失蹤,在昨天半夜這個逃跑的犯人被捉回來了。你們要記住,在無產階級專政下,在毛主席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指引下,你們這些社會殘渣餘孽,要徹底地向無產階級專政投降,徹底脫胎換骨地改造自己,鬥私批修,深入學習批林批孔,在靈魂深處鬧革命,把自己改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在無產階級的天羅地網下,你們插翅難飛,入地無門。要老老實實地在這裏服刑改造,否則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將把你們打得粉身碎骨。現在散會,回去學習討論,好好改造自己,服從管教。”
   
   這一宣佈大多數犯人心裏都明白怎麼回事了。原來喊救命的人就是那個逃跑犯。他的姓名是羅基明。
   
   二天之後,他逃跑的過程大體都傳開了。這件事發生在大約1975年夏天。
   
   安徽省第二監獄第五中隊是又名安徽省皖江機床廠,專門生產C-130,C-150車床和M-7475磨床。老羅在廠內開銑床,平時沉默寡言。廠內有一些救火用的防毒面具掛在牆上以備防火之用。他串通了一位同夥,計畫偷防毒面具並帶上一些食物,爬入大糞池,計畫從大糞池的另一端出口偷跑出監獄。臨行時,他的另一同夥臨時改變主意不敢去。他仍一個人按原計劃單獨行動。就在星期六晚上,大約10點左右在犯人收號子之前,趁眾人都在打撲克牌,值班犯人不注意時,羅基明潛入了大糞池。星期六早晨,郊區農民已把大糞池抽空,他進入大糞池如入空室,很快地找到了大糞池的出口。他立即被出糞口的又粗又黑的鐵條給驚住了。“此路不通”,他幾乎要喊出來了。大糞池的入口只有1平方米大小,在高壓電網的大圍牆下,平時用水泥板把入口蓋住,池內幾乎沒有氧氣,他僅帶著防毒面具附一瓶氧氣罐。可以想像,在充滿了氨氣的大糞池內,不是久留之地。他沉著鎮定地用手電筒照亮池內各個角落,期望能找到一個能擠出身的空隙。周圍除了從粗黑的鐵條間吹進微微半夜的涼風之外,糞池內非常黑暗陰森的可怕。他停下來,冷靜的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
   
   不久天漸漸的亮了,地面上活動的人聲傳入糞池內,他卻不敢出聲,無奈的看著尿糞漸漸的流到糞池內。
   
   他口渴肚饑,隨意地吃了點帶來的乾饅頭,周圍的氣味實在難受,饅頭難以入口。
   
   他下定決心堅持到天黑後再伺機行動。長長的白天,一秒一秒地在移動。中午時分,地表的熱氣開始從糞池的進口、出口兩處傳入糞池。安慶市地處長江中下游的北岸,位於著名的中國炎夏高溫地帶,西自重慶,經武漢東至南京,是有名的炎夏火爐。連搖扇子帶動的微風都令人感到燻火逼人。尿酸氨氣的溫度升高,強烈的刺激著眼球和呼吸道,使他的眼皮開始發腫和疼痛,漸漸地眼刺流淚,沒有清潔的水來洗他的雙眼,所帶來的一小壺白水早已喝完。這時他真正意識到危險已漸漸的向他逼進。怎麼辦? 進入地牢已超過12個小時,體力和精力大為消耗。緊張而可怕的危險感一直壓抑著他的胸口,呼吸急促,心臟加速跳快。他更靠近糞池出口處大口的呼入新鮮空氣,以使他的情緒和生理狀況穩定下來。
   
   他迷迷糊糊的在糞池口撐著,不知不覺地傍晚來臨了,氣溫下降了,眼睛也舒服些了。口渴肚空折磨人,支撐著一整天的身體都已癱瘓了,迷迷糊糊地坐在糞池出口的臺階上睡覺了。
   
   突然他被嘩嘩的流水聲驚醒了,照亮手電筒睜眼一看,大股的污水從糞池的進口和出口處流入糞池內。原來就在他深夜熟睡之際,雷電劃空,暴雨驟降,大糞池已成了蓄水池。真正的危險包圍了他,無情的池水將會把他淹死的。這時,他立即振作精神,放聲大喊“救命啊! 救命啊!"
   
   他喊了好久,沒有人來救他。他坐在糞池出口處大聲地哭了起來了。想起了親人,可能再也見不到他們了,傷心地掩面痛哭。
   
   “救命啊! 救命啊!”,兩滴小了些,他乞求的呼聲終於傳入了號子房,值班犯人報告了值班管教幹部,派人沿著“救命啊!" 的聲音來到了糞池入口地點。幾個人聽到了從糞池內傳來了微弱的求救聲。幾支手電筒照入池內,看到一個人形在恍動。
   
   “你是誰?”
   
   “我是五中隊的羅基明,求求你們把我救出去”
   
   “你怎麽到糞池裏的? 為什麼進糞池?”
   
   “我自己爬進來的,把我救出去再慢慢地告訴你們”
   
   一條長達4米的竹梯子從糞池口放下,羅基明自己慢慢地順梯爬上,一出了糞池口,全身癱瘓倒地,不醒人事。二個犯人把他架進洗澡堂,剝光衣服,全身清洗,又送去醫務室緊急搶救。他這條命總算暫時保留下來了。
   
   一位很喜歡開玩笑的犯醫(在犯人中挑選出來任醫生的犯人)對我講:“羅基明真是命大,如果再晚半天不離開那個糞池,他會得尿酸中毒,並且氨氣也會把他的眼睛刺瞎的。要死也不能這樣死法,實在是想老婆想瘋了,人死了,老婆也傷心啊,真是作孽啊,罪過罪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