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东海一枭(余樟法)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五四】五四的副产品是怀疑主义:始于怀疑,终于怀疑,始终怀疑,怀疑一切。很多人一生都在疑神疑鬼,无法对真理正见生起信心。学者当然应有怀疑精神,不迷信不盲从。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即独立思考包括怀疑精神。但不能止步于此,还要博学审问慎思,解决思想疑难,明辨是非,笃行正理。

   

   【五四】五四反儒派多是文化轻薄子,为了反对而批判。对于儒家经典,能够走马观花、一知半解就算不错了,大多数是两眼一抹黑,人云亦云。反儒文章都充满各种错误,如指鹿为马、自相矛盾、逻辑断裂、错解儒理、伪造事实等等。至今没有看到一篇经得起推敲的。当然,反儒即反常,必经不起推敲。

   

   【五四】五四迷信依然流行。一些优秀自由人士说起五四,依然满腔热情,傅国涌呼吁《回到真实的五四》,让我想起某些马家学者“回到真实的马克思”的原教旨追求。五四知识分子鼓吹的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思想,与中华文化和自由主义都格格不入,却与极权主义一拍即合。这些中华民族之乱臣贼子啊。

   

   【五四】五四导致道德标准反常,流行善恶颠倒,知识政治大腕热衷于骂善赞恶,对圣贤君子鸡蛋里挑骨头,对暴君贼子则推崇不已。就像鲁迅,对孔夫子冷嘲热讽,却说了秦始皇不少好话。孙中山虽然不反对儒家和孔子,却高抬反孔反儒的洪秀全,令人无语。

   

   【五四】五四导致道德标准反常,流行善恶颠倒,知识政治大腕热衷于骂善赞恶,对圣贤君子鸡蛋里挑骨头,对暴君贼子则推崇不已。就像鲁迅,对孔夫子冷嘲热讽,却说了秦始皇不少好话。孙中山虽然不反对儒家和孔子,却高抬反孔反儒的洪秀全,令人无语。

   

   【莆田帮】百度和莆田帮的问题,直关民生,无关民粹。对它们的揭发和声讨,是一种必要的民生关怀,不宜诋之为“知识分子的民粹狂欢”。这方面儒家万万不能犯糊涂。支持市场化和自由竞争,反对特权背景的病态的市场化和恶性的竞争,两者并不矛盾。

   

   【莆田帮】民粹狂欢,是不追究是非善恶和事实真相,民意至上,一切被民意牵着鼻子走,一切由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民生关怀,是以事实为依据,明辨是非;以法律为准绳,惩恶罚罪。为民生问题鼓与呼,对直接关系着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的问题追责,是知识分子的责任,更是儒家的天职。

   

   【莆田帮】医疗可以有限商业化,但不能黑恶化;允许私营,不许违背治病救人的宗旨,不许假冒伪劣和坑蒙拐骗。无论公立私立都要严加监管。某些监管部门对病患者的投诉,不是查实真相,依理依法解决,而是热衷于包庇和遮蔽。放任医院而监管病患,这不是监管而是负监管,是可忍孰不可忍?

   

   【莆田帮】或说莆田帮一定会赢,武断了,老眼光看问题。退一万步说,莆田帮即使侥幸脱罪,仍是大输。归根结底,医疗欺诈离不开众多病患者的配合,而这一次动静太大,莆田帮臭名远扬,市场份额将急遽下降。其次,某些保护伞此次即使脱卸责任,当不敢也不愿继续罩着它们了。

   

   【莆田帮】莆田丑闻的根源并非医疗市场化。恰恰相反,是市场化不足、不真所导致,是特权对市场的扭曲干扰所引起,不该管的乱管,该管的放任不管。对治的办法,不是强化公立医院垄断的地位,而是约束特权之手,严禁以权谋私,严惩医疗之罪,鼓励行业公平竞争,促进市场健康发展。

   

   【击蒙】有党官建议“要培养大批共产党自己的网络红军”,不由得失笑。红军的历史可不光彩,烧杀抢掠,绑架勒索,勾结苏联,叛乱割据,黑吃黑,自相残杀,不讲什么规则、没有什么底线的。红军的红,是同胞的血和同志的血染红的。不知道网络红军准备向它们的红军前辈学习什么。

   

   【中国梦】若有一次穿越的机会,东海最想去民国,襄助蒋公消灭毛贼。或者给毛氏两个选择:要么归我门下,老老实实读经学儒;要么死我棒下,一起去地狱报道。在毛氏尚未将思想付诸实践而犯下大罪之前,我若打死他,自己也免不了下地狱走一遭也。但我认了。

   

   【依赖性】邪恶都有路径依赖,发家的手段很难抛弃。靠什么壮大和成功,就会不由自主地坚持什么。同时,邪路走得越久,对邪恶的依赖性越强,改良起来就越难,甚至根本不能改,没法改,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所谓习以为常,习与性成,就是这个道理。中共难以改弦易辙,原因就在这里。

   

   【击蒙】或说:“人之初,性本善完全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竟然成为儒家思想的支柱。”这才是昧于人性和道德常识的胡说八道。人之初,性本善,如理如实,非常正确。人性有本习之分,本性至善,习性易恶,然人之初,习性亦无恶。性善论也确是儒家三大思想支柱之一。

   

   【妙极】东海有联曰:人皆可圣,致良知以成圣;天本无言,妙万物而为言。上下联皆有来历。“妙万物而为言”出自《说卦传》。曾解妙字为妙生、妙运之意。句义谓宇宙万物是“神”生生不息地“妙运”出来的。今读张载集,其中有语录说:“心妙性情之德,妙是主宰、运用之意。”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也。

   

   【习学】身体病重,容易崩溃;精神病重,容易崩溃,外表不容易看出来,非专家看不出来。同样,一个政权如果病重,也很容易崩溃,如前苏联,仿佛好好的,忽然间哗啦啦大厦倾。现中共也是危机重重,病入膏肓,时日无多。还筋骨于北狄,换灵魂为中华,是自救最佳乃至唯一法门。

   

   【习学】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哲学上“性与天道”为本,为本体本质,物质意识为末,为作用现象;政治上人民为本,政党为末;经济上私有为本,公有为末。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不知先后,颠倒本末,则违道矣。身为领导人,破除唯物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迷信,极有必要。

   

   【击蒙】习王集团正义性高低另论,但与贪官恶吏、即既得利益集团显然不同,正邪有别,岂能不识好歹地一视同恶?两者的斗争是内斗又不完全是内斗。盖斗争的结果如何,密切关系着中华民族的命运和未来。君不见朱元璋,出身红军却与各路红军有本质区别,故能先灭诸贼,再逐元廷,还我中华。2016-5-5余东海

(2016/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