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宗教问题之我见(一)

   

   【看世界】宗教有优劣之分,信仰有正邪之别。然西方过度强调信仰自由,对于一些不良教派,缺乏有力的思想批判和有效的政治防范。现在国际恐怖主义此伏彼起,绝大部分有非正义信仰。欧美国家虽然强力反对恐怖主义,但效果非常有限,斩草不能除根,重要原因就是无力在思想信仰方面摧邪显正。2015-7-5

   

   【儒宪】不良教派的信徒,应该享有信仰自由,不会因为其信仰而受到法律惩罚。但是,他们不得从政和执教,不得在政府、教育以及军事、外交等部门任职。换言之,对于各种不良教派的信徒来说,这些部门属于限入性岗位。这些地方必须由正人和正派人站岗。2015-7-5

   

   【儒眼】抵制宗教极端,需要正知正信。儒家中道,大中至正,最为有效。马主义唯物主义,对宗教极端思想毫无抵制之用,反有刺激之效。死抱马主义不放,却又假惺惺地赞美各种非唯物主义信仰,赞美伊斯兰教为倡导“和平、团结”的宗教,苟同苟誉,令人齿冷。2015-7-18

   

   【态度】儒家尊重信仰自由,各种宗教也必须尊重儒家的言论自由。儒家有责任对各宗派进行如理如实的判教,是者是之,正者肯之,绝不排斥;非者非之,邪者辟之,绝不苟同。不仅儒家,任何人对宗教都有质疑、异议和批判的权利。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文明同样重要的双轮双翼。2015-7-18

   

   【看世界】西方政府对某些宗教过于纵容。宗教有信仰自由,世人也有批评异议宗教的言论自由。某些宗教以宗教自由的名义,迫害批评异议者,言论问题暴力解决,即侵犯了言论自由,也逾越了法律底线。唯儒家政治才能对宗教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惩之以法。2015-7-24

   

   【看历史】怪力乱神流行,是政治无道、国家衰败的一大标志和大乱将至的前兆。历代王朝晚期,无不盛行怪力乱神,而且大多数“农民起义”靠怪力乱神煽惑人心,或者本身就是怪力乱神和邪教。利用怪力乱神,最易自招灾祸。慈禧太后殷鉴不远,利用义和团,百无一利,转眼大祸临头。2015-7-24

   

   【宗教】对于各种宗教,儒家政府和文化群体在维护信仰自由的同时,也会善用言论自由,开展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和思想批评,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这方面西方对各种宗教有放任之嫌,让一些不良教派打着宗教自由的旗号,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滑向恐怖主义邪道。2015-7-30

   

   【宗教】对治境外宗教三原则应该是:一确立儒家主体地位,二扶持佛道两教发展,三维护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境内外各派宗教享有信仰自由,儒家和社会各界也享有质疑、异议和批判宗教的言论自由。2015-8-5

   

   【看世界】恐怖主义与贫困没有必然联系。各种恶势力和恐怖集团不乏中产和富豪支持参与,大多数人沦为恐怖分子也不是因为贫穷和拜金。恐怖主义与错误知见和不良宗教的联系则非常紧密。孔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安”,东海曰不患贫而患不正,患不能树立正确的三观,患被邪知邪见洗脑。2015-8-14

   

   【击蒙】或说:“恐怖分子不能代表伊斯兰和穆斯林,如同文革不能代表中国人一样。”比拟不当。文革是马主义毛思想发展到极致必然结出的恶果,伊斯兰教无疑为isis提供了信仰背景和精神营养,isis不可能从别的良性文化和宗教中成长起来,它只能是伊斯兰教原教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2015-8-28

   

   【击蒙】或以为,恐怖主义势力是利用伊斯兰教,是对教义断章取义,“如同有人从儒家思想里断章取义,兜售自己的私货”云。比拟不伦。对于儒家,古今恶势力恐怖势力都不敢利用,就像妖魔鬼怪不敢利用照妖镜一样。儒家学说真理性正义性特别高故,儒家群体道德感责任感特别强烈故。2015-8-28

   

   【关注巴黎】各种恶势力都善于利用文明的善良宽容,而自由主义文明在面对宗教恐怖主义的时候,也有纵容绥靖之嫌。由于道德资源不足,自由主义虽能导善制恶,但文化、法律及军事各方面力度都有所不足。比如对宗教恐怖主义势力,批判不能严厉,法律不能严峻(甚至主张废死),军事打击不够积极及时。

   

   【宗教】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双峰并峙,各有范围。批判的武器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会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对于各种宗教,人们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不信和批判的自由。对于批判者,宗教势力可以反批判,但绝不允许施加暴力,不允许开展武器的批判。另外,任何宗教不允许破坏政教分离原则。

   

   【看世界】或说欧洲的噩梦开始了,我说更是宗教恐怖主义势力噩梦的开始。中西文明都不是好欺负的,自由主义文明的纵容绥靖也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猖狂凶恶的挑衅和血腥暴力的攻击,面对宗恐势力持之以恒的超限战,美国和西方的耐心有可能很快丧失,从绥靖变成狠厉。宗恐势力待付的代价将异常沉重。

   

   【看世界】或说:“法國遭遇的恐怖襲擊,再度證明暴恐份子是全人類的敵人,他們並沒有任何最起碼的宗教信仰!”这是为宗恐洗地,实质上构成了双重侮辱,既侮辱了读者的智商,又侮辱了宗恐分子。它们为了信仰不惜对无辜平民大开杀戒,草菅人命也草菅自己。居然被说成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看世界】对于宗教恐怖主义,法律惩罚、武力打击只是斩草,文化清算和宗教改革才能除根。对于伊斯兰教义中的不良成分,各国政界文化界有必要予以严正的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督促该教反思教义,反思历史,放弃政教合一的反动追求,消解暴力恐怖的反常冲动,尊重生命,融入文明。2015-11-14

   

   【看世界】宗教的品质,取决于教义的品质和信徒群体的品质。三者一高俱荣,一劣俱劣。一种宗教,如果信徒中出现大量暴恐分子,其信仰必严重不正不良,其教义必存在重大错误。很难想象,佛教道教会孕育现代暴恐集团;很难想象,正教信徒会开展针对平民的暴恐活动。

   

   【儒眼】某领导“对恐怖分子绝不施仁政”之言,是误会了仁政,不知义刑义杀义战也属于仁政范畴,对于各种恐怖分子,严刑峻法和武力剿灭,正是政治之大仁大义。同时,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还应辅以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揭露其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邪恶本质。

   

   【看世界】想起葛伯仇饷的故事。葛国与商国为邻。葛伯以没有祭品为由不祀,商汤就派人送去牛羊等祭品并给葛国种地,派老幼给种地者送饭。葛伯却派人抢劫送饭者并杀了个孩子。商汤遂起兵灭了葛国。现在isis比葛伯凶恶得多,杀害的无辜平民和孩子越来越多。若有王道政府在,is早已退归历史。

   

   【反恐】用爱反恐没有错,但这个爱必须是大仁大义的仁爱,体现在政治上,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要多管齐下,既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又震之以威,制之以法。换言之,既有文化启蒙和道德教化,又有思想批判和法律制裁。一旦触犯法律,那就严惩不贷;若有暴恐恶行,予以武力剿灭。

   

   【暴力】武力、暴力只是手段,正人用之则正,邪人用之则邪;用之于慈善、正义事业则善,用之于不良、不义事业则恶。暴力本身并无善恶正邪之别。正人和正义势力,特殊情况下和必要的时候会使用暴力,但绝不认同暴力主义。暴力绝不允许主义化。

   

   【支持】有回族穆斯林女医生@德玛西亚希 发起全国穆斯林反对伊斯兰教法签名活动,呼吁伊斯兰教进行现代化改革,取消伊斯兰教法。她认为伊斯兰教法不存在任何公平和正义,应该永远退出伊斯兰教的理论体系。这一来自穆斯林的呼吁非常合情合理合乎时宜,值得支持。

   

   【政教】任何宗教都必须与政治分离。无论正教邪教,只要与政治合一,必然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别说结合,就是宗教干政,也是流弊无穷。元朝就是典型的例子。元朝以儒立国,同时尊崇佛道,又特别崇佛,赋予诸多政治特权,导致佛教利少弊多,成为当时一大害。2015-11-16

   

   【暴力】对于正人、正教、正义力量来说,暴力可以是手段,但不是主要手段,更不是目的。而邪教恶势力则往往是暴力主义,把暴力当做主要手段乃至目的,为暴力而暴力。宗教极端主义,宗教暴力主义,其实就是邪教。邪到极致,以屠杀平民、制造恐怖为荣,为此毁灭自己亦在所不惜。

   

   【献身】勇于献身不怕死未必都可敬,关键还要问为什么献身,何所为而死,动机和目的何在。宗教暴恐分子越不怕死,就越可怕,越可憎。它们的献身殃民害人,罪大恶极;它们的牺牲伤天害理,天人共愤!2015-11-16

   

   【看世界】叙利亚问题是政治问题,更是宗教问题。巴沙尔政府逮捕并酷刑讽刺政府的叙利亚少年,动用坦克和化学武器镇压抗议和游行,固然野蛮,但这不成其为叙利亚问题不是宗教问题的理由。巴沙尔政府的野蛮和伊斯兰宗教暴恐主义的邪恶虽有联系,毕竟是两个层面的问题。

   

   【看世界】ISIS趁巴沙尔政府之虚而入,如果仅是煽动叙利亚青年拿起武器与巴沙尔对抗,问题不大,但它们建立恐怖组织,在全球开展宗教暴恐活动,问题就大了,性质就大不一样了,就不是一般政治问题和宗教问题,就演变成了世界一大问题和人类一大灾难源。

   

   【看世界】巴沙尔和伊斯兰,各有各的问题,各有各的罪恶。巴沙尔的暴行促进了ISIS的壮大,政治问题充当了宗教问题的培养液和导火索。对于ISIS这朵恶之花,巴沙尔提供了雄厚土壤,美西绥靖主义提供了有利条件,但它的种子却不是外来的,而是自身先天携带的。2015-11-17

   

   【看世界】黑恶势力往往源于政治不良,是恶政恶制“培养”出来的,但不能因此就宽容苟同黑恶势力。政府不良,理当改良甚至革命;暴恐势力若不放下屠刀,也当法律严惩或武力剿灭。沙皇最不堪,不是肯定列宁的理由;巴沙尔最坏,不是绥靖ISIS的理由。

   

   【上帝】信仰有优劣正邪之别。并非一信上帝,就是正信。儒家的昊天上帝与耶教的上帝大不同,耶教的上帝与洪杨帮的上帝及伊斯兰的真主又大不同。不是上帝不同而是各家各派对上帝的认知不同,有的浮光掠影,有的完全错误,唯独儒家真悟实证,认知全面,执得大象,代表大道,终将天下归往。

   

   【看世界】当然不是所有伊斯兰信徒都是暴恐分子,但是,伊斯兰信徒中暴恐分子最多,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暴恐组织。若说它们与它们所信奉的经典没有关系,欺人乎,欺天乎,自欺乎?吾不得而知也。就像马邦学者总是强调各国马主义政治实践的罪恶与马主义没有关系一样。你相信吗?2015-11-17

   

   【看世界】尊重是相互的。各教的言论信仰自由可以得到尊重,但你们也必须尊重他人的言论信仰自由,在自由的平台上不能搞信仰特殊化和特权化,更不允许突破人性底线和法律框架恣意妄为。儒家尊重各种宗教,但不可能尊重宗教极权主义和宗教暴恐分子,不可能尊重邪恶。这也应是文明社会的共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