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宗教问题之我见(一)

   

   【看世界】宗教有优劣之分,信仰有正邪之别。然西方过度强调信仰自由,对于一些不良教派,缺乏有力的思想批判和有效的政治防范。现在国际恐怖主义此伏彼起,绝大部分有非正义信仰。欧美国家虽然强力反对恐怖主义,但效果非常有限,斩草不能除根,重要原因就是无力在思想信仰方面摧邪显正。2015-7-5

   

   【儒宪】不良教派的信徒,应该享有信仰自由,不会因为其信仰而受到法律惩罚。但是,他们不得从政和执教,不得在政府、教育以及军事、外交等部门任职。换言之,对于各种不良教派的信徒来说,这些部门属于限入性岗位。这些地方必须由正人和正派人站岗。2015-7-5

   

   【儒眼】抵制宗教极端,需要正知正信。儒家中道,大中至正,最为有效。马主义唯物主义,对宗教极端思想毫无抵制之用,反有刺激之效。死抱马主义不放,却又假惺惺地赞美各种非唯物主义信仰,赞美伊斯兰教为倡导“和平、团结”的宗教,苟同苟誉,令人齿冷。2015-7-18

   

   【态度】儒家尊重信仰自由,各种宗教也必须尊重儒家的言论自由。儒家有责任对各宗派进行如理如实的判教,是者是之,正者肯之,绝不排斥;非者非之,邪者辟之,绝不苟同。不仅儒家,任何人对宗教都有质疑、异议和批判的权利。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文明同样重要的双轮双翼。2015-7-18

   

   【看世界】西方政府对某些宗教过于纵容。宗教有信仰自由,世人也有批评异议宗教的言论自由。某些宗教以宗教自由的名义,迫害批评异议者,言论问题暴力解决,即侵犯了言论自由,也逾越了法律底线。唯儒家政治才能对宗教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惩之以法。2015-7-24

   

   【看历史】怪力乱神流行,是政治无道、国家衰败的一大标志和大乱将至的前兆。历代王朝晚期,无不盛行怪力乱神,而且大多数“农民起义”靠怪力乱神煽惑人心,或者本身就是怪力乱神和邪教。利用怪力乱神,最易自招灾祸。慈禧太后殷鉴不远,利用义和团,百无一利,转眼大祸临头。2015-7-24

   

   【宗教】对于各种宗教,儒家政府和文化群体在维护信仰自由的同时,也会善用言论自由,开展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和思想批评,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这方面西方对各种宗教有放任之嫌,让一些不良教派打着宗教自由的旗号,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滑向恐怖主义邪道。2015-7-30

   

   【宗教】对治境外宗教三原则应该是:一确立儒家主体地位,二扶持佛道两教发展,三维护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境内外各派宗教享有信仰自由,儒家和社会各界也享有质疑、异议和批判宗教的言论自由。2015-8-5

   

   【看世界】恐怖主义与贫困没有必然联系。各种恶势力和恐怖集团不乏中产和富豪支持参与,大多数人沦为恐怖分子也不是因为贫穷和拜金。恐怖主义与错误知见和不良宗教的联系则非常紧密。孔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安”,东海曰不患贫而患不正,患不能树立正确的三观,患被邪知邪见洗脑。2015-8-14

   

   【击蒙】或说:“恐怖分子不能代表伊斯兰和穆斯林,如同文革不能代表中国人一样。”比拟不当。文革是马主义毛思想发展到极致必然结出的恶果,伊斯兰教无疑为isis提供了信仰背景和精神营养,isis不可能从别的良性文化和宗教中成长起来,它只能是伊斯兰教原教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2015-8-28

   

   【击蒙】或以为,恐怖主义势力是利用伊斯兰教,是对教义断章取义,“如同有人从儒家思想里断章取义,兜售自己的私货”云。比拟不伦。对于儒家,古今恶势力恐怖势力都不敢利用,就像妖魔鬼怪不敢利用照妖镜一样。儒家学说真理性正义性特别高故,儒家群体道德感责任感特别强烈故。2015-8-28

   

   【关注巴黎】各种恶势力都善于利用文明的善良宽容,而自由主义文明在面对宗教恐怖主义的时候,也有纵容绥靖之嫌。由于道德资源不足,自由主义虽能导善制恶,但文化、法律及军事各方面力度都有所不足。比如对宗教恐怖主义势力,批判不能严厉,法律不能严峻(甚至主张废死),军事打击不够积极及时。

   

   【宗教】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双峰并峙,各有范围。批判的武器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会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对于各种宗教,人们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不信和批判的自由。对于批判者,宗教势力可以反批判,但绝不允许施加暴力,不允许开展武器的批判。另外,任何宗教不允许破坏政教分离原则。

   

   【看世界】或说欧洲的噩梦开始了,我说更是宗教恐怖主义势力噩梦的开始。中西文明都不是好欺负的,自由主义文明的纵容绥靖也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猖狂凶恶的挑衅和血腥暴力的攻击,面对宗恐势力持之以恒的超限战,美国和西方的耐心有可能很快丧失,从绥靖变成狠厉。宗恐势力待付的代价将异常沉重。

   

   【看世界】或说:“法國遭遇的恐怖襲擊,再度證明暴恐份子是全人類的敵人,他們並沒有任何最起碼的宗教信仰!”这是为宗恐洗地,实质上构成了双重侮辱,既侮辱了读者的智商,又侮辱了宗恐分子。它们为了信仰不惜对无辜平民大开杀戒,草菅人命也草菅自己。居然被说成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看世界】对于宗教恐怖主义,法律惩罚、武力打击只是斩草,文化清算和宗教改革才能除根。对于伊斯兰教义中的不良成分,各国政界文化界有必要予以严正的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督促该教反思教义,反思历史,放弃政教合一的反动追求,消解暴力恐怖的反常冲动,尊重生命,融入文明。2015-11-14

   

   【看世界】宗教的品质,取决于教义的品质和信徒群体的品质。三者一高俱荣,一劣俱劣。一种宗教,如果信徒中出现大量暴恐分子,其信仰必严重不正不良,其教义必存在重大错误。很难想象,佛教道教会孕育现代暴恐集团;很难想象,正教信徒会开展针对平民的暴恐活动。

   

   【儒眼】某领导“对恐怖分子绝不施仁政”之言,是误会了仁政,不知义刑义杀义战也属于仁政范畴,对于各种恐怖分子,严刑峻法和武力剿灭,正是政治之大仁大义。同时,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还应辅以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揭露其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邪恶本质。

   

   【看世界】想起葛伯仇饷的故事。葛国与商国为邻。葛伯以没有祭品为由不祀,商汤就派人送去牛羊等祭品并给葛国种地,派老幼给种地者送饭。葛伯却派人抢劫送饭者并杀了个孩子。商汤遂起兵灭了葛国。现在isis比葛伯凶恶得多,杀害的无辜平民和孩子越来越多。若有王道政府在,is早已退归历史。

   

   【反恐】用爱反恐没有错,但这个爱必须是大仁大义的仁爱,体现在政治上,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要多管齐下,既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又震之以威,制之以法。换言之,既有文化启蒙和道德教化,又有思想批判和法律制裁。一旦触犯法律,那就严惩不贷;若有暴恐恶行,予以武力剿灭。

   

   【暴力】武力、暴力只是手段,正人用之则正,邪人用之则邪;用之于慈善、正义事业则善,用之于不良、不义事业则恶。暴力本身并无善恶正邪之别。正人和正义势力,特殊情况下和必要的时候会使用暴力,但绝不认同暴力主义。暴力绝不允许主义化。

   

   【支持】有回族穆斯林女医生@德玛西亚希 发起全国穆斯林反对伊斯兰教法签名活动,呼吁伊斯兰教进行现代化改革,取消伊斯兰教法。她认为伊斯兰教法不存在任何公平和正义,应该永远退出伊斯兰教的理论体系。这一来自穆斯林的呼吁非常合情合理合乎时宜,值得支持。

   

   【政教】任何宗教都必须与政治分离。无论正教邪教,只要与政治合一,必然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别说结合,就是宗教干政,也是流弊无穷。元朝就是典型的例子。元朝以儒立国,同时尊崇佛道,又特别崇佛,赋予诸多政治特权,导致佛教利少弊多,成为当时一大害。2015-11-16

   

   【暴力】对于正人、正教、正义力量来说,暴力可以是手段,但不是主要手段,更不是目的。而邪教恶势力则往往是暴力主义,把暴力当做主要手段乃至目的,为暴力而暴力。宗教极端主义,宗教暴力主义,其实就是邪教。邪到极致,以屠杀平民、制造恐怖为荣,为此毁灭自己亦在所不惜。

   

   【献身】勇于献身不怕死未必都可敬,关键还要问为什么献身,何所为而死,动机和目的何在。宗教暴恐分子越不怕死,就越可怕,越可憎。它们的献身殃民害人,罪大恶极;它们的牺牲伤天害理,天人共愤!2015-11-16

   

   【看世界】叙利亚问题是政治问题,更是宗教问题。巴沙尔政府逮捕并酷刑讽刺政府的叙利亚少年,动用坦克和化学武器镇压抗议和游行,固然野蛮,但这不成其为叙利亚问题不是宗教问题的理由。巴沙尔政府的野蛮和伊斯兰宗教暴恐主义的邪恶虽有联系,毕竟是两个层面的问题。

   

   【看世界】ISIS趁巴沙尔政府之虚而入,如果仅是煽动叙利亚青年拿起武器与巴沙尔对抗,问题不大,但它们建立恐怖组织,在全球开展宗教暴恐活动,问题就大了,性质就大不一样了,就不是一般政治问题和宗教问题,就演变成了世界一大问题和人类一大灾难源。

   

   【看世界】巴沙尔和伊斯兰,各有各的问题,各有各的罪恶。巴沙尔的暴行促进了ISIS的壮大,政治问题充当了宗教问题的培养液和导火索。对于ISIS这朵恶之花,巴沙尔提供了雄厚土壤,美西绥靖主义提供了有利条件,但它的种子却不是外来的,而是自身先天携带的。2015-11-17

   

   【看世界】黑恶势力往往源于政治不良,是恶政恶制“培养”出来的,但不能因此就宽容苟同黑恶势力。政府不良,理当改良甚至革命;暴恐势力若不放下屠刀,也当法律严惩或武力剿灭。沙皇最不堪,不是肯定列宁的理由;巴沙尔最坏,不是绥靖ISIS的理由。

   

   【上帝】信仰有优劣正邪之别。并非一信上帝,就是正信。儒家的昊天上帝与耶教的上帝大不同,耶教的上帝与洪杨帮的上帝及伊斯兰的真主又大不同。不是上帝不同而是各家各派对上帝的认知不同,有的浮光掠影,有的完全错误,唯独儒家真悟实证,认知全面,执得大象,代表大道,终将天下归往。

   

   【看世界】当然不是所有伊斯兰信徒都是暴恐分子,但是,伊斯兰信徒中暴恐分子最多,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暴恐组织。若说它们与它们所信奉的经典没有关系,欺人乎,欺天乎,自欺乎?吾不得而知也。就像马邦学者总是强调各国马主义政治实践的罪恶与马主义没有关系一样。你相信吗?2015-11-17

   

   【看世界】尊重是相互的。各教的言论信仰自由可以得到尊重,但你们也必须尊重他人的言论信仰自由,在自由的平台上不能搞信仰特殊化和特权化,更不允许突破人性底线和法律框架恣意妄为。儒家尊重各种宗教,但不可能尊重宗教极权主义和宗教暴恐分子,不可能尊重邪恶。这也应是文明社会的共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