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宗教问题之我见(一)

   

   【看世界】宗教有优劣之分,信仰有正邪之别。然西方过度强调信仰自由,对于一些不良教派,缺乏有力的思想批判和有效的政治防范。现在国际恐怖主义此伏彼起,绝大部分有非正义信仰。欧美国家虽然强力反对恐怖主义,但效果非常有限,斩草不能除根,重要原因就是无力在思想信仰方面摧邪显正。2015-7-5

   

   【儒宪】不良教派的信徒,应该享有信仰自由,不会因为其信仰而受到法律惩罚。但是,他们不得从政和执教,不得在政府、教育以及军事、外交等部门任职。换言之,对于各种不良教派的信徒来说,这些部门属于限入性岗位。这些地方必须由正人和正派人站岗。2015-7-5

   

   【儒眼】抵制宗教极端,需要正知正信。儒家中道,大中至正,最为有效。马主义唯物主义,对宗教极端思想毫无抵制之用,反有刺激之效。死抱马主义不放,却又假惺惺地赞美各种非唯物主义信仰,赞美伊斯兰教为倡导“和平、团结”的宗教,苟同苟誉,令人齿冷。2015-7-18

   

   【态度】儒家尊重信仰自由,各种宗教也必须尊重儒家的言论自由。儒家有责任对各宗派进行如理如实的判教,是者是之,正者肯之,绝不排斥;非者非之,邪者辟之,绝不苟同。不仅儒家,任何人对宗教都有质疑、异议和批判的权利。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文明同样重要的双轮双翼。2015-7-18

   

   【看世界】西方政府对某些宗教过于纵容。宗教有信仰自由,世人也有批评异议宗教的言论自由。某些宗教以宗教自由的名义,迫害批评异议者,言论问题暴力解决,即侵犯了言论自由,也逾越了法律底线。唯儒家政治才能对宗教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惩之以法。2015-7-24

   

   【看历史】怪力乱神流行,是政治无道、国家衰败的一大标志和大乱将至的前兆。历代王朝晚期,无不盛行怪力乱神,而且大多数“农民起义”靠怪力乱神煽惑人心,或者本身就是怪力乱神和邪教。利用怪力乱神,最易自招灾祸。慈禧太后殷鉴不远,利用义和团,百无一利,转眼大祸临头。2015-7-24

   

   【宗教】对于各种宗教,儒家政府和文化群体在维护信仰自由的同时,也会善用言论自由,开展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和思想批评,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这方面西方对各种宗教有放任之嫌,让一些不良教派打着宗教自由的旗号,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滑向恐怖主义邪道。2015-7-30

   

   【宗教】对治境外宗教三原则应该是:一确立儒家主体地位,二扶持佛道两教发展,三维护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境内外各派宗教享有信仰自由,儒家和社会各界也享有质疑、异议和批判宗教的言论自由。2015-8-5

   

   【看世界】恐怖主义与贫困没有必然联系。各种恶势力和恐怖集团不乏中产和富豪支持参与,大多数人沦为恐怖分子也不是因为贫穷和拜金。恐怖主义与错误知见和不良宗教的联系则非常紧密。孔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安”,东海曰不患贫而患不正,患不能树立正确的三观,患被邪知邪见洗脑。2015-8-14

   

   【击蒙】或说:“恐怖分子不能代表伊斯兰和穆斯林,如同文革不能代表中国人一样。”比拟不当。文革是马主义毛思想发展到极致必然结出的恶果,伊斯兰教无疑为isis提供了信仰背景和精神营养,isis不可能从别的良性文化和宗教中成长起来,它只能是伊斯兰教原教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2015-8-28

   

   【击蒙】或以为,恐怖主义势力是利用伊斯兰教,是对教义断章取义,“如同有人从儒家思想里断章取义,兜售自己的私货”云。比拟不伦。对于儒家,古今恶势力恐怖势力都不敢利用,就像妖魔鬼怪不敢利用照妖镜一样。儒家学说真理性正义性特别高故,儒家群体道德感责任感特别强烈故。2015-8-28

   

   【关注巴黎】各种恶势力都善于利用文明的善良宽容,而自由主义文明在面对宗教恐怖主义的时候,也有纵容绥靖之嫌。由于道德资源不足,自由主义虽能导善制恶,但文化、法律及军事各方面力度都有所不足。比如对宗教恐怖主义势力,批判不能严厉,法律不能严峻(甚至主张废死),军事打击不够积极及时。

   

   【宗教】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双峰并峙,各有范围。批判的武器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会构成对信仰自由的侵犯。对于各种宗教,人们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不信和批判的自由。对于批判者,宗教势力可以反批判,但绝不允许施加暴力,不允许开展武器的批判。另外,任何宗教不允许破坏政教分离原则。

   

   【看世界】或说欧洲的噩梦开始了,我说更是宗教恐怖主义势力噩梦的开始。中西文明都不是好欺负的,自由主义文明的纵容绥靖也是有限度的。面对如此猖狂凶恶的挑衅和血腥暴力的攻击,面对宗恐势力持之以恒的超限战,美国和西方的耐心有可能很快丧失,从绥靖变成狠厉。宗恐势力待付的代价将异常沉重。

   

   【看世界】或说:“法國遭遇的恐怖襲擊,再度證明暴恐份子是全人類的敵人,他們並沒有任何最起碼的宗教信仰!”这是为宗恐洗地,实质上构成了双重侮辱,既侮辱了读者的智商,又侮辱了宗恐分子。它们为了信仰不惜对无辜平民大开杀戒,草菅人命也草菅自己。居然被说成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看世界】对于宗教恐怖主义,法律惩罚、武力打击只是斩草,文化清算和宗教改革才能除根。对于伊斯兰教义中的不良成分,各国政界文化界有必要予以严正的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督促该教反思教义,反思历史,放弃政教合一的反动追求,消解暴力恐怖的反常冲动,尊重生命,融入文明。2015-11-14

   

   【看世界】宗教的品质,取决于教义的品质和信徒群体的品质。三者一高俱荣,一劣俱劣。一种宗教,如果信徒中出现大量暴恐分子,其信仰必严重不正不良,其教义必存在重大错误。很难想象,佛教道教会孕育现代暴恐集团;很难想象,正教信徒会开展针对平民的暴恐活动。

   

   【儒眼】某领导“对恐怖分子绝不施仁政”之言,是误会了仁政,不知义刑义杀义战也属于仁政范畴,对于各种恐怖分子,严刑峻法和武力剿灭,正是政治之大仁大义。同时,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还应辅以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揭露其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邪恶本质。

   

   【看世界】想起葛伯仇饷的故事。葛国与商国为邻。葛伯以没有祭品为由不祀,商汤就派人送去牛羊等祭品并给葛国种地,派老幼给种地者送饭。葛伯却派人抢劫送饭者并杀了个孩子。商汤遂起兵灭了葛国。现在isis比葛伯凶恶得多,杀害的无辜平民和孩子越来越多。若有王道政府在,is早已退归历史。

   

   【反恐】用爱反恐没有错,但这个爱必须是大仁大义的仁爱,体现在政治上,对于宗教暴恐势力,要多管齐下,既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又震之以威,制之以法。换言之,既有文化启蒙和道德教化,又有思想批判和法律制裁。一旦触犯法律,那就严惩不贷;若有暴恐恶行,予以武力剿灭。

   

   【暴力】武力、暴力只是手段,正人用之则正,邪人用之则邪;用之于慈善、正义事业则善,用之于不良、不义事业则恶。暴力本身并无善恶正邪之别。正人和正义势力,特殊情况下和必要的时候会使用暴力,但绝不认同暴力主义。暴力绝不允许主义化。

   

   【支持】有回族穆斯林女医生@德玛西亚希 发起全国穆斯林反对伊斯兰教法签名活动,呼吁伊斯兰教进行现代化改革,取消伊斯兰教法。她认为伊斯兰教法不存在任何公平和正义,应该永远退出伊斯兰教的理论体系。这一来自穆斯林的呼吁非常合情合理合乎时宜,值得支持。

   

   【政教】任何宗教都必须与政治分离。无论正教邪教,只要与政治合一,必然制造人道主义灾难,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别说结合,就是宗教干政,也是流弊无穷。元朝就是典型的例子。元朝以儒立国,同时尊崇佛道,又特别崇佛,赋予诸多政治特权,导致佛教利少弊多,成为当时一大害。2015-11-16

   

   【暴力】对于正人、正教、正义力量来说,暴力可以是手段,但不是主要手段,更不是目的。而邪教恶势力则往往是暴力主义,把暴力当做主要手段乃至目的,为暴力而暴力。宗教极端主义,宗教暴力主义,其实就是邪教。邪到极致,以屠杀平民、制造恐怖为荣,为此毁灭自己亦在所不惜。

   

   【献身】勇于献身不怕死未必都可敬,关键还要问为什么献身,何所为而死,动机和目的何在。宗教暴恐分子越不怕死,就越可怕,越可憎。它们的献身殃民害人,罪大恶极;它们的牺牲伤天害理,天人共愤!2015-11-16

   

   【看世界】叙利亚问题是政治问题,更是宗教问题。巴沙尔政府逮捕并酷刑讽刺政府的叙利亚少年,动用坦克和化学武器镇压抗议和游行,固然野蛮,但这不成其为叙利亚问题不是宗教问题的理由。巴沙尔政府的野蛮和伊斯兰宗教暴恐主义的邪恶虽有联系,毕竟是两个层面的问题。

   

   【看世界】ISIS趁巴沙尔政府之虚而入,如果仅是煽动叙利亚青年拿起武器与巴沙尔对抗,问题不大,但它们建立恐怖组织,在全球开展宗教暴恐活动,问题就大了,性质就大不一样了,就不是一般政治问题和宗教问题,就演变成了世界一大问题和人类一大灾难源。

   

   【看世界】巴沙尔和伊斯兰,各有各的问题,各有各的罪恶。巴沙尔的暴行促进了ISIS的壮大,政治问题充当了宗教问题的培养液和导火索。对于ISIS这朵恶之花,巴沙尔提供了雄厚土壤,美西绥靖主义提供了有利条件,但它的种子却不是外来的,而是自身先天携带的。2015-11-17

   

   【看世界】黑恶势力往往源于政治不良,是恶政恶制“培养”出来的,但不能因此就宽容苟同黑恶势力。政府不良,理当改良甚至革命;暴恐势力若不放下屠刀,也当法律严惩或武力剿灭。沙皇最不堪,不是肯定列宁的理由;巴沙尔最坏,不是绥靖ISIS的理由。

   

   【上帝】信仰有优劣正邪之别。并非一信上帝,就是正信。儒家的昊天上帝与耶教的上帝大不同,耶教的上帝与洪杨帮的上帝及伊斯兰的真主又大不同。不是上帝不同而是各家各派对上帝的认知不同,有的浮光掠影,有的完全错误,唯独儒家真悟实证,认知全面,执得大象,代表大道,终将天下归往。

   

   【看世界】当然不是所有伊斯兰信徒都是暴恐分子,但是,伊斯兰信徒中暴恐分子最多,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暴恐组织。若说它们与它们所信奉的经典没有关系,欺人乎,欺天乎,自欺乎?吾不得而知也。就像马邦学者总是强调各国马主义政治实践的罪恶与马主义没有关系一样。你相信吗?2015-11-17

   

   【看世界】尊重是相互的。各教的言论信仰自由可以得到尊重,但你们也必须尊重他人的言论信仰自由,在自由的平台上不能搞信仰特殊化和特权化,更不允许突破人性底线和法律框架恣意妄为。儒家尊重各种宗教,但不可能尊重宗教极权主义和宗教暴恐分子,不可能尊重邪恶。这也应是文明社会的共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