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庄子批判(微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庄子批判(微集)

庄子批判(微集)

   【破庄】《庄子》 33篇,提及孔子者21篇;《庄子》一书有寓言227则,以孔子为主要人物的有42则。该书不同篇章对孔子评价定位态度不一,有尖刻嘲讽和激烈批判孔子及儒学,有的以道家人物口吻肯定孔子某些优点,有的借孔子及其弟子之口宣扬道家思想,有的让孔子直接以道家面目出现……

   【破庄】《人间世》有《颜回将之卫》寓言:卫国生灵涂炭,颜回欲往,孔子说:“德荡乎名,知出乎争。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两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并举关龙逢、比干两个“好名者”的下场,提醒颜回不要“强以仁义绳墨之言术暴人之前”,要颜回去名弃智绝仁弃义,学习心斋之法。

   【破庄】《大宗师》中有《子贡吊子桑户》《孔子论方内方外》《孟孙才善处丧》等寓言,论述儒道对待丧礼的不同态度。前两则寓言述子桑户死,吊者临尸而歌,子贡不解而问。孔子不仅没批评“临尸而歌”的反常悖礼,反而自承“丘则陋矣”,以“吾与汝共之”勉励子贡向“游方外者”看齐。

   【破庄】《大宗师》中有寓言《颜回坐忘》。其“坐忘”之法,先忘仁义,再忘礼乐。孔子认为不够,等颜回说出“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之言,得到孔子赞肯说:“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而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认为颜回能通于大道无好恶,敏于变化不守常,自己甘心从学其后。

    【破庄】《天运》篇中,孔子对老聃说:“丘治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一君无所钩用”,老子说,你幸亏不遇治世之君。六经只是先王之陈迹,“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六经不是道本身,就像脚印是鞋子所留但不是鞋子一样。孔子闭门三月后表示明白了,得到了老聃肯定。

   【破庄】儒道两家思想之冲突由来已久。《史记老子列传》:“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绌老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岂谓是邪? ”认为孔子“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说的就是两家道之不同。《庄子传》载:“著书十余万言……作渔夫、盗跖、胠箧以诋訾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明指庄子对儒家的诋訾。

   【破庄】《天运》篇有寓言“孔子见老聃”,说孔子“行年五十而不闻道”,孔子自述求道“于度数”、“于阴阳”而不得,老聃告诫孔子:“仁义,先王之蘧庐也,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久处,觏而多责。”说仁义就像先王的馆舍,只可住上一宿而不可久居,停留久了就会生出疵衅来。

   【破庄】《天运》篇“颜渊问于师金”,批判“夫子之行”不适于时,“三皇五帝之礼义法度”不适于今。如欲行之于今,则如行舟于陆“没世不行寻常”。这是误解(或故意误解)孔子。因为孔子要继承的是圣王历代相传的道统,而不是三皇五帝具体的制度。道统万古不易,岂有不适之时。

   【破庄】“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胠箧)此言颇有欺骗性,其实外行话。盖仁人仁政皆有标准,圣经煌煌,岂易窃哉。比如仁政,必须尊道统,建学统,立礼制,导德齐礼。把这些都窃去,纵假仁假义,“久假而不归,恶知其非有也。”

   【破庄】“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胠箧)此说完全颠倒反常,反人性、政治和历史之常。圣人和大盗,代表文明正义和野蛮邪恶的两极。打倒圣人,大盗只会更加猖獗无忌惮地乱天下。

   【破庄】孔孟儒家和老庄道家,历史背景和环境相同:礼制丧失精神,残留形式,即所谓礼崩乐坏,周文疲敝。对此两家都有清晰认识,但提供的救世方案大异。儒家主张继承道统推行仁政,恢复或重建礼制;道家则认为,仁义礼乐无非赘物,不如彻底抛弃,赤条条回归大道。两条道路何为中正,不可不辨也。2015-11-25

   【破庄】儒道两家对礼制态度的歧异,鲜明的表现在丧礼上。道家或“妻死鼓盆而歌”,或“吊者临尸而歌”,或“母死登木而歌”—这个歌者就是曾被孔子斥为“老而不死是为贼”的原壤。对于丧礼,道家是绝不遵守,彻底抛弃,并且反其礼而行;儒家则守之唯谨并予以完善。此处矛盾,不可调和也。

   【破庄】儒道皆于道有得,以道为本,这是两家之同;然两家所得不同,即对道体的认证不同,故求道、修道的方法因之而异。儒家道器不二,体用一如,以三纲领八条目,内圣学外王学,将形上与形下、本体与作用、本质与现象打成一片。而道家反知反礼反利益反形式,有执道遗器、执内遗外、执性废修之弊。 【破庄】儒道两家都反对形式主义,然取向不同。道家反对一切形式,完全不顾礼仪,不要礼制,甚至故意违反之,认为这样才能把握道德之本质和精神;儒家文质并重,追求本质和形式的统一。在政治上,以道德统帅制度,以制度体现道德,两者相辅相成。何为歧途,何为中道,一目了然。

   【破庄】对于佛道,要注意两种错误倾向。一是过度排斥,等之于商韩,斥之为邪说,如王夫之,将老庄、浮屠、申韩称为“古今三大害”;一是过度推崇,纳之于儒家,或者以儒家义理为之补苴罅漏。不仅对佛道,儒家对任何学说和评判都必须中肯中正,坚持中道原则;如理如实,符合对方实际。

   【破庄】道家主要经典是《老子》《庄子》。将道德与仁义礼乐割裂开来,重道德、蔑仁义、反礼乐是老庄的共同点。《庄子》内篇、外篇及杂篇,对儒家的态度有所不同,外杂篇比较激烈,内篇比较温和,有所肯定和尊重。但这种肯定尊重很有限,对仁义礼乐仍以否定和贬低为主。

   【破庄】或谓“老庄之学,凡举仁义,多言假仁假义。”不然也。推崇真诚反对虚假,为儒道两家所同。道家的矛头恰指向儒家仁义礼乐本身,毫不客气。如太史公所说:“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庄子“作渔父、盗跖、胠箧,以诋訿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绌的就是儒学,诋訿的就是孔子之徒。

   【破庄】除了儒学,佛道两家是最好的道德学。所以对于佛道,其它各门各派虽有批判自由,但没有批判的资格,没有文化道德资格。唯有坚持中道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方能求其同存其异,认其同辩其异,取其优去其弊,给以最适当的思想评判和文化定位。

   【书痴】有忘年交见我书多,以为我好藏书,以古人“书非借不能读”相告诫。殊不知东海穷人,哪有闲钱为了收藏或摆谱而买书,买书所费数十万元都是平时酒口拔牙节省下来的。买书就是为了读。所买之书无不读过,区别只在于是精读、通读还是选读而已。且近十几年来,非需要精读通读之书不买。2015-11-25

   【破庄】《易经》作为众经之王,为儒道所同尊,可谓两家共法。然《周易》为孔子所赞翼,易理为孔子所阐发,易学与儒学完全一致,可划等号;道家所得有限(或谓所宗易经不同),如康有为所说“只偷得易经半部”。《老子》《庄子》偏离违反易理之处,俯拾皆是。关此,我在《儒眼看老子》一书中有详细阐说。

   【破庄】当今之世,对老庄思想之佳妙和弊病的认知,或许没有比东海更加透彻全面的了。老庄曾经是我最爱,尤其是庄子,对我思想性格影响甚深,笔名萧瑶就是取逍遥之义。直到深入并归依儒家之后,才认识到老庄之大不足。若冇老庄来引路,如麻世网至今婴。若非孔孟能降我,放荡轻狂误一生。

   【破庄】魏晋人讲“三玄”:《老子》《庄子》《易经》。其实《易经》是儒家正经,与诗书礼春秋和四书一以贯之,一体同仁,与老庄二书则存在重大原则分歧。易学远远高于魏晋玄学,所谓的玄理并不符合易理。魏晋人将《易经》道家化、玄学化了,所以学易谈易者虽众,不得其用,徒为玄风清谈增添材料而已。

   【破庄】庄子反对仁义,理由之一是仁义会被盗窃名义和恶性利用。这是不了解儒家仁义的真义。儒家仁义,原则性规范性强,仁者在文化道德上、仁政在政治制度上,都有一定的硬性指标和规定,不是那么好假借利用的。齐桓晋文假仁假义,毕竟有一点礼义廉耻的道德基础和尊王攘夷的事功表现。

   【破庄】道家无礼,临丧而歌,自有其道理。《庄子大宗师》中借孔子之口说他们是游方之外者:“方且与造物者为人,而游乎天地之一气。彼以生为附赘县疣,以死为决疣溃。夫若然者,又恶知死生先后之所在。”他们视生命为多余的赘瘤,视死亡如割掉溃疡浓疮,丧事当然值得庆贺了。哭哭啼啼,何其陋也。

   【破庄】临丧不哀,儒家大忌。临丧而歌更是反常--除非唱挽歌。对妻死鼓盆而歌、吊者临尸而歌、母死登木而歌之类悖礼之举,真孔子绝不会认同。《檀弓下》载,孔子故人原壤母死而歌,孔子装没听见而不予阻止,是顾及故人之情。《论语》中孔子以“老而不死是为贼”斥责原壤,显然很不以为然。

   【答客】或问:“临丧而哀,是不容已。任何宗教不能例外。庄子亦是爹娘养。窃疑先秦道家之徒临盆而歌、登木而歌,所表达的不是一种普通喜悦之情。或因其生死观,而别有一种寂廖悲欣感发之意。”答:非也。庄子齐一生死,甚至以生为附赘,以死为决疣,故道家临丧不哀或放声歌唱,是真的不哀甚至可乐可贺。

   【破庄】何以妻死不吊且鼓盆而歌,庄子自有解释:“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至乐)

   【破庄】庄子看来,人生如梦,生死无异,所以“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以生为脊,以死为尻,孰知生死存亡之一体者,吾与之友矣。”(大宗师);“万物一府,死生同状。”(天地)“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纪?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知北游)

   【破庄】庄子追求的是绝对的逍遥,摆脱一切相对,摆脱一切现象包括生死现象的束缚,离形去智,无人无我,忘生忘死,顺应自然。其生死齐一的生死观贯穿《庄子》内外杂篇。在他看来,临丧而哀,是不自然不知命。内篇《大宗师》中,孟孙才其母死,哭泣无涕中心不戚居丧不哀,受到“孔子”高度称赞。

   【破庄】由于见性不全,证道有漏,老庄思想虽颇有可取,又很不中正,我称之为“偏激的深刻”。见性证道,故深刻;不全有漏,故偏激。尤其是庄子,喜怒哀乐常常发不中节,发而失常。只要亮出《庄子》中的道家人物之观点言行来,有儒眼者不难发现其偏颇错误,何用东海多言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