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东海坚持儒家立场,绝不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指导,绝不承认它的主体地位,并且根据儒家义理对其进行严厉批判。但是,这不是反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努力,就像批判反对盗贼不是反对他“放下屠刀”的打算一样。那意味着它在自我更新追求进步,在向文明靠拢、向仁义转化、向道德投诚,谁会反对?欢迎都来不及。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法家化,一种是儒家化。我支持的当然是后一种。

   在《异端论》一文中,我曾经提议方克立们,从马克思主义儒家变而为儒家马克思主义,用儒家的立场、价值、观点、方法去研究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然后争取让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华文化的辅统之一。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最佳出路。这个建议是为方克立们考虑,也算是东海对现实、对这个时代的局限性的一定尊重。

   马家进入和影响中国一个多世纪,高居宪位大半纪,有一定的存在基础和“现实合理性”。从儒家的角度讲,让它与佛道两家同居辅统,过于抬举,固非所宜,但总比占着主统地位好;而从马家立场讲,居于辅统总比被完全抛弃和推翻好,论理,马家没有资格在中华文化体系中占一席地,能为辅统已是无上光荣。

   任何学说和主义,如果儒家化,就必须也必然会不同程度地接受儒家的原则性约束。例如三纲,本是法家的,韩非言:“臣顺君,子顺父,妻顺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这与儒家对君臣父子双方的要求和对治乱的看法大相径庭。但是,在儒家社会,三纲接受五常统帅,其原有的毒性就会被抑制或祛除。

   我说过,在仁本主义的思想指导下和制度平台上,任何主义的言论权都应该得到维护,包括马克思主义;任何党派都可以平等地竞争为民众服务、为国家服务的权力,包括马克思主义政党。象西方13个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接受自由主义的导向和民主制度的约束,就成了文明政党。

   需要强调的是,请不要打着“中国化儒家化”的招牌,把原来那一套“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重新包装再冒充中国文化和儒家思想,更不要用马家那一套来妄图指导儒家。这不是儒家化,而是狼子野心企图“化儒家”呀。

   指导,是要有一定的思想深度、文化高度为资格的。马家那一套的东西配指导谁?有哪一个思想观点是站得住脚经得起检验的?马家对本体(第一性的东西)、本性的认知都是错的,它的世界观方法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统统充满谬误毫不科学。

   大半个世纪大半个地球的实践和事实已经充分证明,马家指导到哪里,哪里的人民就一片疯狂或极度贪婪,哪里就人祸重重灾难不断甚至成为人间地狱。在中国,马家要做的不是继续扮演指导的角色,而是为自己对中华文化和民族造下的深重罪孽作出深刻反思和真诚道歉!2011-2-19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6/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