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东海坚持儒家立场,绝不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指导,绝不承认它的主体地位,并且根据儒家义理对其进行严厉批判。但是,这不是反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努力,就像批判反对盗贼不是反对他“放下屠刀”的打算一样。那意味着它在自我更新追求进步,在向文明靠拢、向仁义转化、向道德投诚,谁会反对?欢迎都来不及。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法家化,一种是儒家化。我支持的当然是后一种。

   在《异端论》一文中,我曾经提议方克立们,从马克思主义儒家变而为儒家马克思主义,用儒家的立场、价值、观点、方法去研究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然后争取让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华文化的辅统之一。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最佳出路。这个建议是为方克立们考虑,也算是东海对现实、对这个时代的局限性的一定尊重。

   马家进入和影响中国一个多世纪,高居宪位大半纪,有一定的存在基础和“现实合理性”。从儒家的角度讲,让它与佛道两家同居辅统,过于抬举,固非所宜,但总比占着主统地位好;而从马家立场讲,居于辅统总比被完全抛弃和推翻好,论理,马家没有资格在中华文化体系中占一席地,能为辅统已是无上光荣。

   任何学说和主义,如果儒家化,就必须也必然会不同程度地接受儒家的原则性约束。例如三纲,本是法家的,韩非言:“臣顺君,子顺父,妻顺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这与儒家对君臣父子双方的要求和对治乱的看法大相径庭。但是,在儒家社会,三纲接受五常统帅,其原有的毒性就会被抑制或祛除。

   我说过,在仁本主义的思想指导下和制度平台上,任何主义的言论权都应该得到维护,包括马克思主义;任何党派都可以平等地竞争为民众服务、为国家服务的权力,包括马克思主义政党。象西方13个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接受自由主义的导向和民主制度的约束,就成了文明政党。

   需要强调的是,请不要打着“中国化儒家化”的招牌,把原来那一套“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重新包装再冒充中国文化和儒家思想,更不要用马家那一套来妄图指导儒家。这不是儒家化,而是狼子野心企图“化儒家”呀。

   指导,是要有一定的思想深度、文化高度为资格的。马家那一套的东西配指导谁?有哪一个思想观点是站得住脚经得起检验的?马家对本体(第一性的东西)、本性的认知都是错的,它的世界观方法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统统充满谬误毫不科学。

   大半个世纪大半个地球的实践和事实已经充分证明,马家指导到哪里,哪里的人民就一片疯狂或极度贪婪,哪里就人祸重重灾难不断甚至成为人间地狱。在中国,马家要做的不是继续扮演指导的角色,而是为自己对中华文化和民族造下的深重罪孽作出深刻反思和真诚道歉!2011-2-19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6/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