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期待】从警十三年的一级警司吴幼明先生屡曝“行规”,并写成《从警十三年》一书。大好事,期待此书早日出版热销。欢迎更多体制内各行业人士勇敢地站出来,曝曝各种行业陋规和潜规则,揭发各种内部秘密。这样做,既有助于政治社会的进步,也是自己涤污改良和消业积德的一个好办法。

   

   【创收】传不少地方派出所和交警都有创收任务,这无异于鼓励它们打草谷。辽初军队出征,允许军人掳掠民间粮草财物自筹给养,被称作打草谷。不同的是,当时辽军无专门后勤保障,现在“共军”有财政拨款;辽军打草谷的对象是异国异族百姓,“共军”打草谷的对象是本国本族民众。

   

   【击蒙】有两句流传颇广、流毒极深的名言:一曰“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是由善良铺成的”,一曰“人类的地狱之门常常由理想铸成”,皆似是而非。事实恰恰相反,铺成地狱之路和铸成地狱之门的,除了邪恶还是邪恶。所谓善良和理想,必是假冒伪劣产品,是冒充善良和理想的狼外婆。

   

   【恶社会】恶社会流行两种恶性循环:一是个体的,弱势群体越恶越穷,越穷越恶,少数人侥幸致富,后患深重,代价沉重,往往迅速扶贫,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跳出循环;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包括官与民、民与民之间,你坏我比你更坏。拼爹娘拼后台,拼权力拼财富,归结于拚坏。

   

   【恶社会】反孔反儒导致普遍愚昧,继而全民恶化,一切不可收拾,无事亦生事,小事变大事,大事变灾难,小灾变大难。这就是百年中国的历程。不是文革,不是四九,也不是打土豪分田地时,而是孔子饱受诋毁、马学开始泛滥、民主主义盛行的时候,道德就已经土崩瓦解了。

   

   【工作】工作有两种:一种是开发性建设性的,一种是障碍性破坏性的。前一种工作有助于文明幸福的增长,后一种工作则是破坏文明幸福、障碍社会进步的,其作用、价值和意义都是负面的。很多马邦人的工作属于后一种,它们工作越认真努力,制造的麻烦和苦难就越多,政治社会就越黑暗。

   

   【灾难源】或说:“灾难的发生不是因为某种温和的改造社会的主张,反而是期望建构一个完美无缺社会的努力。例如消灭贵族、极端平等、按需分配等,铺满鲜花的大道通向地狱。”邪恶才是灾难的根源,通向地狱的大道铺满邪说恶行。消灭贵族、平等主义和共产主义,分别是民粹主义暴行、邪说和空想。

   

   【习学】这是一个需要思想的时代。但思想市场被马学垄断,思想自由被官方剥夺,凡异乎马学立场的思想,非体制内所能产生,非现官方所能容纳。即使有伟大的思想产生,也缺乏言论自由,遑论实践机会,只能沦落江湖仿佛逃犯,一旦被官府耳目发现,就有被删灭的危险,嘿嘿。

   

   【历史眼】不少人一见到肯定元清和古代王朝的文章,便以为是肯定异族侵略或者崇尚极权专制,焉知作者不是以古非今哉?当然,东海无论赞骂肯否,一切实事求是,不会为了“非今”就虚誉古代,对历代儒家王朝包括元清有所赞肯,都是以史事为依据、以儒理为标准的。

   

   【历史眼】家天下即家族政权,族天下即少族政权,即使高度儒化,也不可能彻底消除家族主义或民族主义色彩。但是,儒家政权能够从根本上淡化这两种色彩,弱化它们的危害。汉唐宋的王室、元清的蒙古族和满族既享有一定的特权,又受到礼制法度相当的制约,与极权主义的无法无天截然不同。

   

   【历史眼】比起地狱黑洞来,人间夜晚并不黑;比起马家极权来,法家极权并不恶。至于儒家王朝,即使最差,也有底线,远远优于暴秦。置身于马家极权之下而热衷于反清反元,就像漠然于杀父大仇却为古人打抱不平,又像置身于地狱而批判人间阴雨天的灰暗。聪明人也。

   

   【看中国】父母杀害子女的案件频频发生,令人触目惊心。从人性的角度讲,比起杀害父母来,杀害孩子是更加凶恶的。阮籍说:“杀父,禽兽之类也;杀母,禽兽之不若。”杀害孩子,不仅反人性,而且反兽性。虎毒不食子,最凶恶的禽兽也不会杀害自己的子女,自绝生命的传承。

   

   【政党】一个团体、组织、政党的品质,决定于文化信仰。儒家团体和自由党,最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因为有五常道和普世价值引导制约之;马党最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起来则没有底,因为马学三观错误,善恶颠倒。三民主义党好也有限,坏也有限,总是不上不下,不高不低,不中不西,不伦不类。

   

   【主义化】民主、平等有其适用范畴,不能扩大化和极端化。权为民所授,机会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以;权为民所有,治权教权司法权皆为民众所有,追求结果平等,财富平均,那就是民主、平等的扩大化极端化即主义化,那就是灾难。万事有度,真理过度了就是谬误,此之谓也。

   

   【辟马】在收获马学实践尸山血海的空前恶果之前,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道路,平等主义思想,共产主义理想,全民所有制,民主集中制这些东西,不仅对于普通民众,就是对于众多小知识分子,也具有极大的煽动性迷惑性。唯儒家圣贤君子和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能够识破马学的原则错误和思想反常。

   

   【辟马】维护马主义就是维护党主制和公有制--这是现代极权的两大制度表现。不抛弃马主义,所谓改革就是耍流氓。盖唯物主义是马主义的哲学依据,社会主义是马主义的政治路径,党主制和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制度支柱。唯物论、马主义、党主制、公有制都是一根藤上绑死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哲学】有四种哲学:唯物主义,以物为本;唯神主义,以神为本;唯人主义,以人为本;唯仁主义,以仁为本。四种哲学,品质依此从低到高,即唯物最低,建基于唯物论的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必然低劣;唯仁最高,建基于唯仁论的各种学科也是最高优的。

   

   【答客】或问:马克思主义曾是世界性显学,在欧洲和西方也曾泛滥一时,为什么没有成功取得宪位?答:原因因国而异。根本原因是欧洲和西方社会保留着一定的传统底蕴,知识群体具有一定的德性理性。马列主义思潮和社会主义运动虽然风起云涌,终究未能扎下根来。

   

   【辟马】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然哉,不仅科学,一个民族要想站在人类文明的最高峰,更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只是有个前提,思想理论及思维方法必须正确。如果一个民族信奉了错误的理论,就会与文明和科学对立,堕向野蛮迷信的深谷。

   

   【辟马】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是按需分配,即社会根据每个人的需要分配生活资料。这是充满欺骗性而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空想。科技高度发展,物质极大丰富,人类对各种资料资源的需求也与时俱进,永无止境,比如星际旅游一项,耗资之大就难以逆料。按需分配永远是“极少数人的游戏”。

   

   【辟马】对博士论文进行意识形态审查,禁止“去意识形态化”,这是自由、文明和历史大趋势的反动,也是对“改革开放”的一种反动。意识形态是政治改革、社会转型最大的拦路虎,也是思想文化市场上最大的路障和禁区。不驱逐意识形态即马主义,就没有思想自由,就没有思想的解放和创新。2016-5-20

(2016/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