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习学】同样的话同样的承诺,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来,含金量不一样。毛氏是骗枭,完全靠不住;邓氏没长大,可靠性不高;习近平有一定儒佛修养,在马帮帮主中最靠谱。相信习的“三不”表态当有一定的后续动作和制度配套。时代也已不容习先生学毛氏故技或如邓氏虚言。

   

   【习学】对于西学和西方价值观,流行两种态度:仰视美化和敌视丑化。前者是西化派,西方中心主义,一切都是西方的好;后者是北狄派即极左派,反民主反宪政,视自由主义为大敌。两派相互敌视,又异中有同:都敌视儒家,歪曲诋毁不遗余力。感谢习近平,让夹缝中气息奄奄的儒家好不容易喘了口气。

   

   【民族】对一些过于贫困落后的少数民族,有一定经济照顾和暂时性政策倾斜,是可以的。但这是特殊情况,不能习为常态,更不能搞民族特殊化甚至宗教特殊化,倒过来歧视汉族。中共反对大汉族主义,却实施负汉族主义。如此倒行逆施,是我汉族之痛,也非少族之福。

   

   【奴必恶】奴隶奴在身,奴才奴在心。不能自尊自爱,焉能敬人爱人?主子有命,焉能违之?主子作恶,焉能不助?主子为纣,能不助纣为虐乎?主子为虎,能不为虎作伥乎?奴必恶,心性使然,环境使然,时势使然,不能不恶也。奴性与恶性,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也。

   

   【海口】海口强拆那段视频,把拆迁之凶猛、帮凶之冷酷、政府之恶毒形象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为苛政猛于虎、暴政恶于魔提供了生动的注脚。悲怒交集。仅仅反腐打虎远远不够。谁来剿匪杀贼改制变法救民于水火?

   

   【海口】此次政府行为影响恶劣之极,对有关责任人应该从重从严。那些战斗在第一线的联防队员拆迁队,殴及妇孺,也当依法惩处。但考虑到它们是应政府之召、受官员之命而为,可以适当从宽。拆迁者与被拆迁者一样属于弱势,换一个场景也是拆迁对象。悲莫悲兮穷苦人欺压穷苦人。

   

   【违建】大量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的农房民宅成了违章或违法建筑,症结显然在土地上。各地无数违建民宅群的耸起,让公有制的反动暴露无遗。政府如果坚持强拆,必将进一步激化官民矛盾,引起民众愤怒抗争,遍地烽火。包括公有制在内的上层建筑才是需要及时拆迁的非法建筑啊。

   

   【爱国贼】爱人是一种道德能力,爱民是一种政治能力。高举爱国主义旗帜的人和势力,必已丧失了爱民的能力和资格。不敢讲人权民权,不能爱民以良制良法,只好拉起爱国主义的破旗遮羞。以民为本才能真爱国,以国为本必不能爱民。爱国主义者都是贼。

   

   【马官】最过剩的东西不是产能,而是官员。官员有两种,一种是官员,一种是马邦特色的官员,学马学、举马旗、走马路、打马腔的官员,简称马官。马官虽仍人形,已非人化,大者如傅翼之虎,当道之狼,小者如嗜血之蝇,遮天之蝗。不,这样形容未免侮辱了禽兽,还是称马官为宜。

   

   【答客】或为马恩辩曰:“仙佛座下亦生妖孽,真经大宝皆有曲于岐邪。马恩悯世大哲,教人缕清物恶,勿为政治、经济工具异化”云。答:仙佛座下或有妖孽,更多神圣;真经大宝有曲于岐邪,更直放于真人。马恩物质第一性之世界观导致肉体第一性之生命观,必丧失心性之主体性而异化也。2016-5-2

   

   【辟马】理论指导实践。理论正确但在实践过程中出偏出错是可能的,但不可能所有实践都出错,即使出错也有底线,不至于恶果累累。像马学那样,在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的实践中,全都犯下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滔天罪恶,还要赞肯马恩理论正确宗旨仁善,自欺乎欺人乎欺天乎?

   

   【辟马】假中含真的假话最容易骗人,邪中有正的邪说最有迷惑性。马家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学充满原则错误,但有很多巧言和似是而非的话语,也不乏局部和枝节的合理性。这是马学具有影响力和煽动性的要因之一。《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指出了其根本性错误之一:正面肯定罪恶。欢迎争鸣。

   

   【宗教】佛教道教是出世法,没有政教合一、立国立法的冲动,故宗教品质特别高;耶教已经政教分离,放弃政治追求,但合一冲动依然潜藏于经典中,品质不高。政治实践和政教合一冲动最为强烈而明显的是伊教,其教义教法又极端缺乏仁恕礼让精神,充满非文明性、非正义性,品质很低。

   

   【辟马】道不同不相为谋是自然的,但不相为谋,并不意味着避而不见,闭口不谈。孟子与杨墨道不同,辟之不遗余力;宋儒与佛道道不同,辟之毫不客气;东海与马恩道不同,辟之如恶恶臭,如扫垃圾。我岂好辩哉,我不得已也,我不敢不奉天承运、不敢不负文化责任也。

   

   【辟鲁】鲁迅曾和冯雪峰说:“将来革命胜利后,我要第一个逃跑。因为你们第一个要杀我。”(摘自钱理群讲演录)如果鲁迅对“将来革命胜利后”的可怕早有预感,却依然公开支持,只说明此人是多么缺乏正义感、责任感和仁爱心。“胜利后”鲁迅自己或许逃得掉,那些逃不掉的人怎么办?广大国民怎么办?

   

   【辟马】马路就是通往奴役之路,必然形成恶性利益集团。“绝不允许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就必须改弦易辙。否则,这种话即使出自马恩之口,也是毫无作用,只能自欺欺人,这是马学的文化性质和制度品质所决定的。马恩关于共产主义的设想何尝不好?奈与马路南辕北辙何。

   

   【辟马】有一个持之以恒、根深蒂固的误会:工人农民拥有地位就会代表工农利益,弱势群体掌握权力就会为弱势群体考虑。殊不知,如果不具备相当的文化修养和道德人格,任何人都会见利忘义,工农和弱势也一样。经过马学洗脑者,本来就已物化,一旦有了机会,坏起来更没有底。

   

   【辟马】在马家文化制度框架下,正人君子罕见。村官委派固然不行,选举更加不行,大学生来当还是不行---即使有好的,非常有限,无助于整体的改变。不行的原因不同,不行的结果一样。大制度大环境不行,人不行,一切不行。农村越来越乱越来越萧条衰败,理所当然,势所必然,不得不然也。

   

   【辟马】绝不允许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绝不允许形成既得利益集团,绝不允许重犯极左错误,绝不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凌驾宪法和法律之上……诸如此类的绝不允许,人们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若没有制度改革,一切表态都是耍流氓;若不能从文化和政治上驱除马列,一切改革无非锯箭杆。

   

   【正邪】“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这是佛教说法,吾儒不与也。一般性方法手段包括武力计谋,实为中性,故正人用之则正,邪人用之则邪,不应视为邪法。如义杀义战和恐怖主义,同用武力,前者用于惩恶则正,后者施于无辜则邪。若是知见之邪或方法本恶,正人不用也。枉尺直寻尚且不许,况邪法乎。

   

   【辟毛】说毛氏搞文革的动机不坏,此说无知。好心可能办坏事,不至于犯大罪。犯下滔天大罪,其心必然不好。毛思反常,毛政残暴,足以证明毛氏心地之恶和文革动机之坏。此说出自与毛氏有杀父之仇者,太不应该了。父亲非罪而被害死,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化毛骨扬毛灰都合情合理,岂能反过来维护毛氏?2016-5-2余东海

(2016/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