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元朝微言二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请君先举杀人刀---建议胡温中央:贪污达五千万者,杀无赦!
·“解手”以后怎么办?-----东海评诗之:徐乡愁《解手》
·zt青山小雨:余杰的靠山是谁?
·东海老人:纷纷脑袋一根筋
·《良知是一种利器》
·良知大法(新稿全文)
·东海老人:最普遍的“性病”
·贪污多少才该死?
·东海老人:范美忠无罪等
·仁者无碍,得大自在(新稿)
·东海老人:实证良知大,方知道佛偏
·吾家自有大神通!(新稿)
·寂寞老人:和枭兄:人间要有大神通(东海附言)
·东海五偈
·东海老人:唯拜良知佛,何妨孔子师
·独坐大雄峰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元朝微言二集

元朝微言二集

   【元朝】元朝轻徭薄赋,民间富有;轻刑宽法,社会自由,比较而言,言论信仰自由度都相当高,为明清大不及,为西人甚叹羡。政治过度宽松,是元朝失天下的要因之一。朱元璋有鉴于此,故改而从严,以致大量民众和儒生怀念元朝。其实过宽过严,皆非中道。元明清皆为偏统,但所偏相反:元是偏宽,明清是偏严。

   【元朝】元明清都是以儒立国和治国的王朝,对儒学不是一般尊重,更不是表面性作秀和暂时性利用,而是尊之为意识形态、第一思想及第一学科。如果对儒家尊崇到这种程度,尚且不能有所文明化,何贵乎儒哉?因此,贬元明清为蛮夷,其实是贬儒贬孔,是对儒家文化影响、道德作用、真理力量的无视。

   【元朝】“是岁,行省云南赛音谔德齐,以所改郡县上闻。云南俗无礼义,男女往往自相配偶,亲死则火之,不为丧祭,无秔稻桑麻,子弟不知读书。赛音谔德齐教之拜跪之节,婚姻行媒,死者为之棺椁奠祭,教民播种,为陂池以备水旱,创建孔子庙明伦堂,购经史,授学田,由是文风稍兴。”是岁为至元十三年。

   【元朝】“交趾叛服不常,湖广省发兵屡征,不利。赛音谔德齐遣人谕逆顺祸福,且约为兄弟,交趾王大喜,亲至云南,赛音谔德齐郊迎,待以宾礼,遂乞永为籓臣。”(《续资治通鉴》)这件事发生在元朝至元十三年,即宋景炎元年。交趾即今越南,赛音谔德齐为云南行省平章政事。

   【元朝】廉希宪是元朝大儒重臣,很受忽必烈器重,称之为廉孟子。“廉希宪在江陵,疾久不愈。帝即召希宪还。江陵民号泣遮道,留之不得,相与画像建祠。希宪还,囊橐萧然,琴书自随而已。”曾说:“丈夫见义勇为,祸福无预于己。谓皋夔稷契伊傅周召为不可及,是自弃也。天下事苟无牵制,三代可复也。”

   【元朝】元朝礼遇和优待儒士。窝阔台汗时就采纳耶律楚材等人的建议,“诏郡国设科选试,凡占儒籍者复其家。”并免除徭役。至元十三年三月“敕诸路儒户通文学者三千八百九十,并免其徭役。”(《元史》)又规定,各级政府要给路府州县庙学分配相应的田产,供祭祀、师生廪膳和抚恤贫弱儒士的支出。

   【元朝】元时屡有冒充儒户的案例。“杭人金渊者,欲冒籍为儒,儒学教授彭宏不从。渊诬宏作诗有异志,揭书于世,逻者以上。致远察其情,执渊穷诘,罪之。”此事《元史•申屠至远传》和《续资治通鉴》都有同样记载。致远即申屠致远,元朝名臣,累官至淮西江北道肃政廉访司事,笃于儒,及卒,家无余产。

   【元朝】申屠至远还为宋驸马杨镇的侄子杨玠节洗冤。《续资治通鉴》记载:“宋驸马杨镇从子玠节,家富于资,守藏吏姚溶窃其银,惧事党,诬玠节阴与广、益二王通,有司搒笞,诬服。狱成,总管府推官申屠致远谳之,得其情,溶服辜。玠节以贿为谢,致远怒,绝之。”

   【元朝】忽必烈德智双全,尊儒重道,力推儒化,在当时蒙古各国贵族中卓荦无双,不愧一代英雄主。其政治虽非王道,在当时亦居世界前茅。除非宋太祖仁宗复起,谁能胜之?而南宋经过反理学运动,政治道德加速度下滑,到了晚期,君主非庸即稚,文恬武嬉,军纪败坏,民心不附,彼长此消,其亡也宜。

   【元朝】元朝军队当然不能与汤武顺天应人吊民伐罪的革命之军和仁义之师相比。其军纪屡经忽必烈敕令整顿,仍不太好,但比起蒙古各国和南宋的军队来,却好得多。这就足以纵横天下,统一南方,一一荡平蒙古叛逆,让元朝成为各大汗国名义上的宗主国。2014-6-17

   【元朝】有一个历史规律:倒孔反儒的社会,必然逆淘汰,优汰劣胜,邪恶占上风;尊孔崇儒的时代,一定“顺淘汰”,优胜劣汰,德智有大用。宋辽金元,无不尊儒,政治上尊崇儒家道统。本来宋朝尊儒最到位,可惜北宋王安石偏离,南宋韩侂胄反儒,反不如忽必烈后来居上而更有儒味矣。

   【元朝】南宋晚期,君昏臣奸,文恬武嬉,军纪败坏,苛捐杂税,民众不堪重负。元朝分兵三路会攻临安时,除了常州,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最后兵不血刃进入临安。灭宋之后,元朝下令废除南宋经制总制等苛捐杂税一百多项。至元和大德年间又多次减免全国和地方的地税和地租。

   【元朝】赵孟頫身为宋太祖十一世孙,被程钜夫引荐入元廷,被元世祖呼为神仙中人,授与兵部郎中职务,并不顾亲信反对,常召其进宫。赵在《题耕织图二十四首奉懿旨撰》一诗中描写了元初欣欣向荣的盛况,在元仁宗时还写诗怀念元世祖说:“先帝昔在御,如日行虚空。六合仰照耀,一方顾颛蒙。”云。

   【元朝】元军有抢劫现象,发现后会被严惩。至元十六年“己巳,枢密院言:有唐古岱者,冒禁,引军千馀人,于辰溪沅州等处劫掠新附人千馀口及牛马金银币帛,而麻阳县达噜噶齐呼巴布哈为之向导。”敕斩唐古岱、呼巴布哈,馀减死论,以所掠者还其民。”达噜噶齐即达鲁花赤,元朝地方各级政府最高长官。

   【元朝】“戊子,千户托讷、总把呼岱擅引军人婺州永康县界,杀掠吏民。事觉,自陈扈从先帝出征有功,乞贷死。敕没其家赀之半,杖遣之。”(《续资治通鉴》)

   【元朝】以理财得到世祖重用的中书平章政事阿合马,是元廷反对汉化(儒化)的实力派。阿合马为了搞垮国子监,竟使“诸生廪食或不继”,国子祭酒许衡只得告老还乡。素习儒学的皇太子真金特遣东宫官安慰许衡:“公毋以道不行为忧也,公安则道行有时矣,其善药自爱。”云(《元史许衡传》)。

   【元朝】至元十年,真金被册立为太子。这位精通蒙语藏语和汉语的皇太子比乃父更加尊儒,他自己就是一位儒生,两位老师姚枢、窦默都是当时名儒。儒士王恂亦长期侍奉真金,“以正道经书”辅翊之,“每侍左右,必发明三纲五常、为学之道及历代治忽兴亡之所以然”。可惜天不假年,真金四十三岁就因病去世了。

   【答客】或问:“金灭北宋是因为更崇儒尊孔?”答:宋辽金元都尊儒。宋朝文治虽高于金国,差距并不悬殊。(南宋韩侂胄诋毁理学,挑衅北伐,破坏和约,在道义上还落了下风。)同力度德,同德度力。德性相近,双方胜负主要就取决于军事实力了。宋金双方德力都相差不远,故各有胜负,最后还是金国先亡。

   【元朝】“嘉议大夫、太史令王恂,居父丧哀毁,日饮勺水,帝遣内侍慰谕之。未几卒,年四十七。”王恂是儒者,又是元代著名数学家,精通历算之学。父丧期间饮而不食,悲伤过度而死,居丧过礼,毁瘠灭性,“以死伤生”,可见其儒学功夫不足,出偏了,却也真诚可嘉,值得敬佩。

   【元朝】张文谦,元初重臣,对元朝统一、元初经济恢复发展和制订《授时历》等方面有重大贡献。《元史》说他“早从刘秉忠,洞究术数;晚交许衡,尤粹于义理之学。为人刚明简重,凡所陈于上前,莫非尧舜仁义之道。数忤权幸,而是非得失一不以经意。家惟藏书数万卷。尤以引荐人材为己任”云。

   【元朝】侍卫士鄂尔根萨里擢朝列大夫、左侍仪奉御,因劝帝治天下必用儒术,宜招致山泽道艺之士以备任使,帝嘉纳之,遣使求贤,置集贤馆以待之,以鄂尔根萨里为集贤馆学士兼太史院事。鄂尔根萨里又言于帝曰:“国学,人材之本,立国子监,置博士弟子员,宜优其廪饩,使学者日盛。”从之。(《续资治通鉴》)

   【元朝】士之应诏者,尽命馆谷之,凡饮食供帐车服之盛,皆喜过望。其弗称旨者,亦请加赉而遣之。有官于宣徽者,欲阴败其事,故盛陈所给廪饩于内前,冀帝见之,帝果过而问焉,对曰:“此一士之日给也。”帝怒曰:“汝欲使朕见而损之乎?士倍此以待天下士,犹恐不至,况欲损之,谁肯至者!”

   【元朝】皇太子尝遣使辟宋工部侍郎倪坚于开元,既至,访以古今成败得失,坚对言:“三代得天下以仁,其失也以不仁。汉唐之亡也以外戚、阉竖,宋之亡也以奸党、权臣。”太子嘉纳之。(《续资治通鉴》)真金问得好,倪坚答得对,外戚、阉竖、奸党、权臣,堪称家天下君主制易产难防的四大恶物也。

   【元朝】元朝与蒙古帝国、忽必烈与成吉思汗有一定“传承”关系,政治性质却大不同。东海在一定程度肯定元朝的中华性,肯定忽必烈的儒化努力和成绩,对蒙古帝国和成吉思汗却无认同感。在这一点上,朱元璋和蒋介石就有点过头:他们对成吉思汗也高度推崇,赞不绝口,列入国家祭典隆重祭祀。

   【元朝】在统一中国过程中,张文谦刘秉忠多次向忽必烈进言,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征服地区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元史张文谦传》:己未,世祖帅师伐宋,文谦与秉忠言:“王者之师,有征无战,当一视同仁,不可嗜杀。”世祖曰:“期与卿等守此言。”既入宋境,分命诸将毋妄杀,毋焚人室庐,所获生口悉纵之。

   【答客】或问:元朝尊儒,何以国祚不过百年?答:元朝在蒙古各国中已是保持统一稳定时间最长的国家,且是名义上的宗主国。另外,元朝从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算起,到1367年元顺帝北逃为止,共97年。其实忽必烈1260年就即位建元了,元朝退到蒙古高原后的北元则是元朝的延续。若论国祚,都应计入。2014-6-18

   【元朝】皇太子真金比忽必烈更加尊儒爱民。此人若能继位,元朝当国运更好,更强大而文明,有机会上升为中华正统。《新元史》说:“至元以来,天下太平,人才辈出,太子折节下交,非朝廷名德,则布衣志节之士,恩礼始终不衰。其亲贤好学,本于天性,故中外归心焉。”

   【元朝】又:“太子在中书日久,明于听断,州郡科征、挽漕、造作、和市,有为民病者,闻之,即日奏罢。右丞卢荣以言利进,太子意深非之。尝曰:‘财非天降,安得岁取赢乎?岂惟民害,实国之大蠹。’其后世荣果坐罪死。”这个是个聚敛之臣,曾颇得忽必烈欢心,真金对他非常反感,严厉批评,不假辞色。

   【元朝】鼓励直言是儒家王朝的一大特色,忽必烈也不例外。《元史》:“乃立御史台,以前丞相塔察儿为御史大夫,雄飞为侍御史,且戒之曰:‘卿等既为台官,职在直言,朕为汝君,苟所行未善,亦当极谏,况百官乎!汝宜知朕意。人虽嫉妒汝,朕能为汝地也。’”这里的朕就是忽必烈。 【元朝】《续资治通鉴》记载:特尔格初为司农寺达噜噶齐,从猎巴雅尔之地,猎者射兔,误中骆驼,帝怒,命诛之,特尔格曰:“杀人偿畜,刑太重。”帝曰:“误耶?史官必书,亟释之!”这件事很好地说明了忽必烈德性:猎者误射,就要怒杀,不好;一闻谏言,从善如流,不坏。中等品德,中等政治。

   【元朝】《续资治通鉴》对忽必烈的评价颇中肯:“帝度量恢廓,知人善任使,故能混一区宇,扩前古所未有。惟以亟於财用,中间为阿哈玛特、卢世荣、僧格所蔽,卒能知其罪而正之。立纲陈纪,殷然欲被以文德,规模亦已弘远矣。”文德不足,但有一定的文德追求和一定成效,度量恢弘,过而善改,从善如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