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塌陷2016(小说)]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塌陷2016(小说)

              塌陷2016

   公元2016年的5月6日,是个很平常的日子,我一如既往准备上班。早上7:10起床,发觉有些紧,但也只是“有些”而已,并不迫切。因为我不打卡,只要差不多在8:30赶到工厂门卫就可以。

   我蹲在马桶上翻手机,还留意了一下时间,到7:30起来洗脸。上班的早晨基本上是程序化的。起床、蹲马桶、洗脸、吃早饭。今天,我早饭街上去吃面。7:45离家,等吃好面出来,时间才8:05,完全来得及赶到厂里,我心情很轻松。一切都很自然的在运行着。

   等我赶到厂里门卫,才发现了异样。往日热闹的厂门卫,阒迹无声,一个人影也不看见,往日挤满的车棚连一辆车都不看见。我停顿了一下,努力在大脑里寻找答案。我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奇怪了,手表时间7:23,我仔细看了看,还是7:23,见鬼了。我努力想了想,现在不去管他什么时间,但今天是6号,应该确定无疑的。5月1、2号放假,今天是上班的第四天,3、4、5、6,对,今天是6号,没有错,但为什么门卫上、甚至大门口没有人呢。

   就算我来早了,也会有人的呀,我想。我无法打电话,因为我不带手机。整个工厂因为防静电,要求我们把手机寄放在门卫,我嫌烦,就一直不带手机上班,把手机搁家里。出现这个怪情况,如果带了手机,可以顺手打个电话问问主管。但回头想想,我常做马大哈的事,万一是因为我的原因忽略了什么,打电话,不是闹笑话吗。

   往日天天被门卫管控,今天没有门卫检查,我在厂门口直进直出,第一次大摇大摆,我稍稍有些不自在。我走进厂里,直接往更衣室里去。尽管没看见人影,但我没接到任何不要上班的通知,所以我选择继续上班,混一天工资。等到我换好工作服到堆场办公室,时间才7:30,比我平时的8:30整整早了一个小时。在厂里走动的路上,厂房、车间、设备、路径,花木,一切跟平时没有任何不一样。只是一个人也没看到,而且,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小时时间。我有疑惑,但没有什么办法解疑释惑,索性不去想,管他娘的。多余的时间对我来说很无聊。我把两张椅子一拼,半躺半坐,打起了盹。

   等我醒来,我看了一下表,是8:25,我猛的一下子坐起来,心里疑惑,难道我一个盹,就打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对自己的嗜睡,感到不可思议。我从没有在办公室打过盹,最多是闭目养神而已。而这一个小时,完全是熟睡状态。我稍微觉得,今天有些不寻常。

   往日热闹的厂区今天一点声音也没有。外面的天气很好,我走出办公室,伸了个懒腰。等我回过神来,一切都变了。我眼前原来的小树、矮树,和不远处的厂房,更远处邻厂的厂房,我眼前的一切,统统变成了水乡泽国,和稀稀松松的芦苇丛。我大吃一惊。今天怪异了。看看脚底下,我来时的水泥路都变成了大石块。我急忙转身,想进办公室里拿个椅子、笔或电风扇或随便什么东西,我出于本能,想找点东西,试图证明什么。但等我回头,操,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背后的办公室荡然无存,也成了一片水乡泽国,一阵风吹过,芦苇起起伏伏,我一个人,望着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簌簌发抖。

   一切都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一下子很难适应过来。想哭,但又哭不出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我太害怕了,后悔没有手机。如果有手机,可以问问发生了什么。

   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8:38,眼前是白茫茫一片,本来不远处328省道有忙碌的汽车呼啸声,但现在什么也没有。我好像回到了原始荒野。我站在石块上,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大喊了几声,接着又喊,喊到精疲力竭,天地间没有任何回音。我该怎么办呢。我首先想到回家,对,回家,世界变了,赚钱有什么用!只有在不变的世界里,赚钱是我改变世界的唯一方法。可是,怎么回去呢。路也没有了,我来时骑的摩托车显然也不存在了。世界变了,一切都改变了。

   我9点钟迈开脚步,在灌木和芦苇从中,我寻找可以踩脚的石块。一些气泡从沼泽地里泛出来,大概是沼气吧。我已不像先前那样害怕。我看了看太阳,分辨着方向,往西南方向移动。刚才的大喊大叫,耗掉了我很多体力。我想找个石块坐一下,休息一会。可走了很久,一直没发现合适的石块。但我心里,一方面,又迫切的想回家。虽然满目荒野,但我没想过家还在不在。骑摩托车上班的时候,家到厂里是15公里,我预计,这样走,可能到家要2个半小时。不好的是,记忆里的方向,和现实中的荒野里的方向,大相径庭。我怀疑自己能不能找到回家的方向。但回家是我唯一的归宿。

   我只能回家。

   刚开始的时候,很迫切的想回家,走了一段,心情不那么紧张了,才看到天空中有许多纽扣大小的飞行器,像蝗虫,悄无声息的来来去去。它们在空中游弋,似乎井然有序,不用担心会彼此相撞。有黑的、有白的,还有一种,判断不清它的颜色,但明显能感觉到它的运行。后来我才发现,这种纽扣能在空中翻飞,被太阳光耀一下,才能感觉到这种飞行器的存在。

   越往西南走,芦苇越少,灌木越多,沼泽水国慢慢变成沙砾荒野。越走,我越气馁,我走了一个小时十分钟,没看见一个人,也没看见一幢房屋。我的记忆里,这里江南水乡,一路上到处都是房屋和村庄。至此,我有点明白,回家,可能是一件徒劳的事。我想,假如有手机,我一定先打给国保大队的孙治国,问问他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共产党领导下的这块地方,为什么荒无人烟。

   人都去哪儿了!

   这个时候,我耳朵边响起了一种声音。一种我不怎么熟悉的语言。这种声音钻进耳朵,像是耳塞里传来的。但我确定自己没带耳塞。不管怎样,看到了满目苍夷,现在终于听见说话的声音,感到亲切,我有一种迫切的期待。

   慢慢的,我听出来了,这是一种台湾腔的国语。难道台湾统一大陆了?我心中的疑问一掠而过。声音告诉我,因为地球上经历了核毁灭,我是地球上唯一的一个人。问我要不要到他们的飞船上去。我望望头顶上的纽扣,这时,有一个红白相间,类似于警察标志的纽扣停在我头顶。

   我问声音,直升机有云梯,我怎么上来呢。

   他没有回答我,渐渐的,我被一个气团包裹了,向上升腾。很舒服的感觉。我也就闭了眼睛,随他去。

   当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玻璃罩里面。

   这个国语声音对我说。他叫我钱红政,不要害怕。今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对一切都不敢到奇怪了。对于对方能准确知道我名字,我一点不惊讶,我默默的听着,他接下来说什么。

   可是他什么都没接着说,问我饿不饿。他这一问,我才感觉自己消耗了这么多,肚子早饿了。他大概看出来了,告诉我,他们只在日落后吃一餐,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不过可以为我特别供应一餐。我坐在凳子上,礼貌的点了一下头。

   不一会,从我面前的地板下升上来一个托盘,里面有面包和牛奶,但和我吃过的面包和牛奶完全不同。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不好吃,但能填饱肚子。食物呈温热状态,对于饥饿的我来说,吃进肚子,舒服无比。

   看我吃完,声音告诉我,这是合成食物,符合人体对各种元素的摄入指标,制作成本低廉、快捷。食物自身的热度可以调节,但遗憾的是口味千篇一律,只能自己靠酱味料调节。

   我问他为什么只听见你的声音不见你的人影。

   声音马上客气的回答我说,不是故意搞神秘,而是经历了核毁灭之后,我身上携带的放射性物质太多,把我置于玻璃罩中,就是在清理放射性物质。等清理完成,马上可以见面。他说,以前共产国家秘密警察搞人间蒸发、ISIS搞恐怖绑架那一套,早已是人间陈迹,现在是3016年了。噢,对,等一会我在三维空间给你播放你在2016年核毁灭时的状况。

   果然,到12:30,我见到了他。一个很俊朗的男人,像是白人和黄种人的混血儿,三十来岁。说话很客气。但我觉得和他说话隔了一层,费劲。不单单是他说国语,我说普通话的问题。可能思维、逻辑、意识、价值观都不在一个系统,他说的一些,我听的半明半白。

   他首先自我介绍,他是台湾血统的白种人。他们这个飞船内都是。他们属于自由世界的台湾邦。他带着我,在飞船内,我们边走边聊。但基本上都是他在说。飞船内都是椭圆型结构,我不懂比例结构之间的数学联系,但看得出,飞船内部是黄金比例。每个空间都让人觉得很舒服。直行、拐弯,感觉很舒畅,光线也很柔和,碰到的人,都面带微笑,但没有人和我们打招呼。

   坐在阳台上,我们喝一种类似于咖啡的饮品。他告诉我,2016年的5月6号,地球上发生了核毁灭,共产国家自身的内部争斗,导致核安全的崩溃,引发核灾难,地球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没能逃过劫难。只有自由世界的极少数人安全撤离。坦率的说,能撤离的也是自由世界的权贵。不过在撤离过程中,随行的顶尖科学家发现了打开三维空间的钥匙。打开三维空间,可以了解过去、知道将来,还能进入另一个平行的物质世界。缺憾是你只能知道,却不能参与进去改变什么。

   他带我来到大控制室,让我看了2016年5月6日发生的惨相。我的周围世界都是一团黑色的气雾,龙卷风一样席卷大地,所到之处,一切都气化了。我像在观看一场大片,没有任何感受。虽然我的亲人也消失在这场大灾难中。我迫切想知道维护共产统治的那群国保们怎么样了。他“噗哧”一笑。我突然间脸一红,觉察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后来我才知道,他对亲人、国保、邪恶等等一千年前地球上的东西,毫无概念。虽然长相无异,但严格来说,他和我是两种生物。

   走出控制室时,我发现了一个现象,飞船内的人,个个都是俊朗的三十岁男性,一个女性也没遇见过。在咖啡座,也没看到女性服务员,陪同我的他,只是在边上特殊的设备上说了声,隔了一会,柜台上移出两杯咖啡。说咖啡不太准确,其实是人工智能生产的饮品。但口味很好。

   我们回到咖啡座上。他说,你很幸运,核毁灭来临时,正巧在时间轴上,躲过了劫难。我默默无语。他的语气里,带有为我庆幸的口吻。他说,核毁灭后,转移到飞船上生活的人,不再用生理繁殖,并且能控制生理基因,使人能一直保持在某一生理年龄层次上生活很长时间,直至死亡。这样,大大减少了人类面对老化而产生的疾病的痛苦。掌握了另外繁殖的本领,所以飞船上没有女性,这样避免了很多两性矛盾。女人、权利是战争之源,毁灭之根。

   他说,我们彼此间也不存在亲属血缘的共生关系。

   听了他的解释,我默然无语。有一种叫鸡皮疙瘩的东西在蔓延。我心里说,两性能带来矛盾,也能产生乐趣。不知他知不知道我是个好色的混蛋。也许,他对什么是好色可能也一知半解。我知道,他这么说,有他的道理,这源于一种强大观念产生的力量,我初来咋到,不适宜反驳。贸然反驳,弄不好引来祸根。我现在无处可去,身上还穿着厂服和劳保鞋。但我明白,我离开了地球上的共产主义,又陷入了飞船上的另一种主义的桎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