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關於梁振英的(4)]
点滴人生
· 「遇」
·我的宝贝
·「遇」与命运
·纪念六四 -- 二十年前那一幕
·「遇」与「不遇」
·威尼斯商人
·Medicare 的噩梦(之一)
·Medicare 的噩梦(之二)
·Medicare 的噩梦(之三)
·Medicare 的噩梦(之四)
·Medicare 的噩梦(之五)
·Medicare 的噩梦 -- 抗议记 (之六--完)
·赵紫阳的「不通」
·毛泽东的「几件事」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一)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二)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梁振英的(4)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一個免費無線電視發牌的問題,梁振英又搞得香港民怨沸騰,上街抗議。雖然不發牌給香港電視網絡是在行政會議中通過的,但任誰都知道行政會議不是一個舉手投票、少數服從多數的組織。這是一個協助特首做政策決定的組織,而做事「有策略、有部署」的梁振英很容易玩弄、操縱這個組織以達到他的目的。
   
    我最初聽到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申請發牌不成功,我不覺得不妥。凡申請一事,總有不批准的可能。即使後來王維基說有政府的非「普通」人打電話給他著他申請,我也覺得這不一定表示必然批准,因為一個法治的政府總有些程序要依從,不能私相授受。一些大機構例如大學校長出缺時,亦可能邀請一些心目中合資格的人士申請,但這些邀請和推薦並不一定把職位給他。電視是一個大眾娛樂、通訊服務,未必有許多人士或機構有能力或興趣去辦,因此有政府中人邀請王維基申請,一點也不出奇,但這並不表示這個牌照是王維基的「囊中物」。王維基最初高調反駁,我覺得他有點無理取鬧。


   
    但後來我接觸到了多些資料, 發覺不發牌給王維基多半是梁振英的政治操作,用以迎合或順從某方的旨意。(這個某方可能是北京,可能是某些有權勢的人,亦可能是梁振英揣摩亞爺的意旨而作的決定。)理由之一是通訊事務管理局之前所作的咨詢,已表明民間要求當局批出三個牌照,及邀請其他有興趣營辦免費電視的公司申請﹔而整個咨詢的取態,都是為了防止壟斷。可是現在的決定竟然是逆民意而行,只批兩個牌照,給出的理由是「循序漸進」,促進「市場健康及有秩序發展」。行政會成員陳智思更公開說,不要影響現有免費電視公司的經營。政府減少發牌以保護現有的經營者,或更具體來說,保護亞視,自然招致市民的反對。
   
    理由之二是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一位議員透露了,在三個申請者之中,在總分上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是排第二位,比起奇妙電視為高。可是現在不是三個申請者都發牌,而是只發兩個﹔發兩個,又不是跟評分次序,而是給了第一和第三,真是匪夷所思。整個操作給人一個很強的印象,是踢走王維基。
    究竟王維基有什麼背景,做過什麼事情,招致梁振英的顧忌,一般市民不會知道。但他們現在感受到的是,梁振英這個政府,不止無能,而且不公,更逆反民意。過去一年,已經有不少事實證明。究竟梁振英可以橫行到幾時﹖相信許多人心中有這個疑問。
   
    我曾在《梁振英治港一年》一文中,指出梁振英的政治未來有三條出路,其中一條可能性最低的,便是不能完成現任的五年任期而中途下臺。我說,這個可能性很低,但不是完全沒有。我提出一個理論,便是若梁振英對中共的反面作用比正面作用大,則中共未必讓他完成任期。所謂反面作用,便是梁振英不是能夠很好管治和安撫香港,而是透過自己的無能和狼性直接或間接給自己和中共製造和積累大量敵人,到了一個程度中共可能等不到五年,便要請他下臺。
   
    梁振英就任第一年特首,就因為僭建、國教、用人及其他問題,招致了一百萬香港人不滿他或反對他。現在第二年只過了兩三個月,梁振英又因菲律賓人質問題和免費電視發牌問題大失民心。我估計又多了十萬八萬人不滿他或反對他,接著的民調可能又落幾點。自兩三個月前開始,我留意到了亞爺已撥出資源支持他,讓他多些「民間」支持力量,同時又著建制派、圍內人多些發聲支持他和維護他。但是,事與願違,多些人出面「支持」他,反而激發更多反對聲音,更多人走到梁振英的對立面。
   
    梁振英這個阿斗似乎難以抬扶,因為此人善於製造危機。一件普通的事情,例如電視發牌,他也竟然可以弄至十萬人上街反對他的決定。接著下去,他的管治還可以導致無數的危機。試問,亞爺怎可以無限量扶持他,再匡扶他,便可能把人們的怨氣澆到它的身上。事實上,現在每次遊行,都有人打出反共的旗幟,應該不是亞爺所樂意見到的。
   
    在可見的將來,還不知道梁振英會引發什麼危機。不過,有一個相當肯定的,便是制定財政預算的時候。因為自去年開始港府推行的地產辣招,把地產買賣壓縮至只有高峰時的兩三成,除了地產經紀叫苦連天之外,政府的與地產有關的賣地和厘印收入亦估計大幅收縮。這可能會引致財政危機,到時又是另外一個炸彈。看梁振英如何面對這一浪潮了。
   
   (原發表日期:2013/10/21)
   
   梁振英答問大會
   
    說過N年不參選特首的梁振英,證明他的N年是截至2012年為止,到了這一年,他不止競選特首,而且還積極部署競選特首,其法包括施展陰謀,大力抹黑對手。
   
    他當政已經一年了,只見到這一年香港鬧鬧嚷嚷,梁振英的民調長期「居低不上」(「居高不下」的反面),他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無論他去到那裡,都有辱罵他或叫他下臺的標語等著他。因為他的不成器,北京開始下令要保他,中聯辦立即開動機器,因而我們在近月見到一些「愛」字頭的組織也在街頭替梁振英搖旗吶喊,和反對梁振英的群體對抗,甚而作出肢體衝突。新界的鄉親竟然還出動黑社會,意圖保護梁振英。而一群中共地下黨員建制派,也奉命起動,作出更多的保梁口頭行動。
   
    香港又進入新的立法年度了。前幾天,梁振英前往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電視全程直播,我看了一會。老實說,對於梁振英的公開場合的演講和發言,我現在的忍受程度最多是十五分鐘,再下去便是痛苦。看他獐頭鼠目的樣子,加上低濁的聲音,咬字時有懶音,發言內容經常言不由衷、空洞無物、留有一手,十五分鐘已是極限。
   
    在這個答問大會裡,我所聽到的部分,可以反映梁振英這個人的心態、品性、襟懷和行事方式,無一不是都有問題。香港大學新聘請了一個校長,左派人士批評為「不夠班」。這個校長還未上任,是否夠班仍屬未知數,但梁振英已經做了特首一年多,說他不夠班已經可以是蓋棺定論了。
   
    梁振英的發言我所聽到的,一是他對陳偉業的批評,二是他對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處理「策略」。
   
    對於陳偉業,坦白說,我沒有好感。最近他的禁止菲傭來港的言論,我更覺得兒戲、低能,這是想也不應該想的議題。可是,梁振英在答問會上怎樣回應陳偉業的質詢呢﹖他說,我花了很多時間看了過去三年議員在立法會的發言,陳偉業從來沒有在人質問題上這樣慷慨激昂。言下之意是,你陳偉業從來沒有關心人質問題,現在是來炒作以累積政治本錢。
   
    一個人的說話,是可以反映他內心的秘密的。原來梁振英花了很多時間看過去三年議員的發言,不是去探討民意,而是像窺探敵營一樣,查找對方的弱點。可以肯定的是,他發言時放在他面前的筆記,必然是各敵對議員的材料。事實上,各議員要問的問題,他一早便直接或間接的知道了,並且也「部署」了如何反擊的準備。
   
    這便是梁振英。雖然他當選特首後大言炎炎地說,現在再不分梁營、唐營或何營了,全香港只有一個營,便是香港營。但是,我們看了一年,唐營、何營是沒有了,但是梁營仍然存在,而梁營之中,他老兄也不是一視同仁,有些已被他踢出局,下場悲慘。
   
    梁振英作為香港的特首,是應該時刻以香港人總體的利益為懸念的。但是我們迄今看不到他這個表現。他只是今天打擊這個,明天打擊那個,說他撕裂社會,確沒有說錯。在這次立法會答問會中,更是一次梁振英撕裂社會的集中表現。
   
    關於菲律賓人質事件難屬的訴求,梁振英一年多來,愛理不理,並不熱心。現在總理李克強出聲了,他才不敢怠慢,立即「部署」,又是召見難屬,又是催迫菲律賓開會,又在答問大會上教訓各議員他在和菲律賓的交涉上每一個環節都有計劃、有「部署」、「有軟、有硬」。
   
    真是嘆觀止了,原來他每一個行動都是「有計劃、有部署」的,這自然包括惹怒了香港人的和菲律賓總統眉來眼去、半掩著口、陪著笑臉的談話,也包括了被香港人認為喪失尊嚴、香港政治最高代表排排坐、等候菲律賓總統接見的安排。
   
    菲律賓做錯了,抵死不認。不認便不認了,為什麼要「部署」、「有軟、有硬」地引誘他們認。你可以做什麼﹖一是不理,一是訂出一系列的制裁,若對方不就範,便加以執行。就像台灣一樣。什麼「有軟、有硬」﹖記著,對方不是年少無知的女孩子。
   
    在外交方面,梁振英可稱盲毛。你見他在菲律賓總統面前,大出洋相,給人耍弄。回到香港還要辯護,說什麼「有軟、有硬」、「有計劃、有部署」,好像給人愚弄也是在部署之內。
   
    對於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國已發聲,這是給梁振英一個為港人爭面子、立大功的機會,因為中國不發聲,梁振英不敢動。現在梁振英有中國強大的後台,對著小小的菲律賓,就看你怎樣交出成績來了。
   
   (原發表日期:2013/10/19)
   
   

此文于2017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