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關於梁振英的(4)]
点滴人生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梁振英的(4)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一個免費無線電視發牌的問題,梁振英又搞得香港民怨沸騰,上街抗議。雖然不發牌給香港電視網絡是在行政會議中通過的,但任誰都知道行政會議不是一個舉手投票、少數服從多數的組織。這是一個協助特首做政策決定的組織,而做事「有策略、有部署」的梁振英很容易玩弄、操縱這個組織以達到他的目的。
   
    我最初聽到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申請發牌不成功,我不覺得不妥。凡申請一事,總有不批准的可能。即使後來王維基說有政府的非「普通」人打電話給他著他申請,我也覺得這不一定表示必然批准,因為一個法治的政府總有些程序要依從,不能私相授受。一些大機構例如大學校長出缺時,亦可能邀請一些心目中合資格的人士申請,但這些邀請和推薦並不一定把職位給他。電視是一個大眾娛樂、通訊服務,未必有許多人士或機構有能力或興趣去辦,因此有政府中人邀請王維基申請,一點也不出奇,但這並不表示這個牌照是王維基的「囊中物」。王維基最初高調反駁,我覺得他有點無理取鬧。


   
    但後來我接觸到了多些資料, 發覺不發牌給王維基多半是梁振英的政治操作,用以迎合或順從某方的旨意。(這個某方可能是北京,可能是某些有權勢的人,亦可能是梁振英揣摩亞爺的意旨而作的決定。)理由之一是通訊事務管理局之前所作的咨詢,已表明民間要求當局批出三個牌照,及邀請其他有興趣營辦免費電視的公司申請﹔而整個咨詢的取態,都是為了防止壟斷。可是現在的決定竟然是逆民意而行,只批兩個牌照,給出的理由是「循序漸進」,促進「市場健康及有秩序發展」。行政會成員陳智思更公開說,不要影響現有免費電視公司的經營。政府減少發牌以保護現有的經營者,或更具體來說,保護亞視,自然招致市民的反對。
   
    理由之二是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一位議員透露了,在三個申請者之中,在總分上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網絡是排第二位,比起奇妙電視為高。可是現在不是三個申請者都發牌,而是只發兩個﹔發兩個,又不是跟評分次序,而是給了第一和第三,真是匪夷所思。整個操作給人一個很強的印象,是踢走王維基。
    究竟王維基有什麼背景,做過什麼事情,招致梁振英的顧忌,一般市民不會知道。但他們現在感受到的是,梁振英這個政府,不止無能,而且不公,更逆反民意。過去一年,已經有不少事實證明。究竟梁振英可以橫行到幾時﹖相信許多人心中有這個疑問。
   
    我曾在《梁振英治港一年》一文中,指出梁振英的政治未來有三條出路,其中一條可能性最低的,便是不能完成現任的五年任期而中途下臺。我說,這個可能性很低,但不是完全沒有。我提出一個理論,便是若梁振英對中共的反面作用比正面作用大,則中共未必讓他完成任期。所謂反面作用,便是梁振英不是能夠很好管治和安撫香港,而是透過自己的無能和狼性直接或間接給自己和中共製造和積累大量敵人,到了一個程度中共可能等不到五年,便要請他下臺。
   
    梁振英就任第一年特首,就因為僭建、國教、用人及其他問題,招致了一百萬香港人不滿他或反對他。現在第二年只過了兩三個月,梁振英又因菲律賓人質問題和免費電視發牌問題大失民心。我估計又多了十萬八萬人不滿他或反對他,接著的民調可能又落幾點。自兩三個月前開始,我留意到了亞爺已撥出資源支持他,讓他多些「民間」支持力量,同時又著建制派、圍內人多些發聲支持他和維護他。但是,事與願違,多些人出面「支持」他,反而激發更多反對聲音,更多人走到梁振英的對立面。
   
    梁振英這個阿斗似乎難以抬扶,因為此人善於製造危機。一件普通的事情,例如電視發牌,他也竟然可以弄至十萬人上街反對他的決定。接著下去,他的管治還可以導致無數的危機。試問,亞爺怎可以無限量扶持他,再匡扶他,便可能把人們的怨氣澆到它的身上。事實上,現在每次遊行,都有人打出反共的旗幟,應該不是亞爺所樂意見到的。
   
    在可見的將來,還不知道梁振英會引發什麼危機。不過,有一個相當肯定的,便是制定財政預算的時候。因為自去年開始港府推行的地產辣招,把地產買賣壓縮至只有高峰時的兩三成,除了地產經紀叫苦連天之外,政府的與地產有關的賣地和厘印收入亦估計大幅收縮。這可能會引致財政危機,到時又是另外一個炸彈。看梁振英如何面對這一浪潮了。
   
   (原發表日期:2013/10/21)
   
   梁振英答問大會
   
    說過N年不參選特首的梁振英,證明他的N年是截至2012年為止,到了這一年,他不止競選特首,而且還積極部署競選特首,其法包括施展陰謀,大力抹黑對手。
   
    他當政已經一年了,只見到這一年香港鬧鬧嚷嚷,梁振英的民調長期「居低不上」(「居高不下」的反面),他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無論他去到那裡,都有辱罵他或叫他下臺的標語等著他。因為他的不成器,北京開始下令要保他,中聯辦立即開動機器,因而我們在近月見到一些「愛」字頭的組織也在街頭替梁振英搖旗吶喊,和反對梁振英的群體對抗,甚而作出肢體衝突。新界的鄉親竟然還出動黑社會,意圖保護梁振英。而一群中共地下黨員建制派,也奉命起動,作出更多的保梁口頭行動。
   
    香港又進入新的立法年度了。前幾天,梁振英前往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電視全程直播,我看了一會。老實說,對於梁振英的公開場合的演講和發言,我現在的忍受程度最多是十五分鐘,再下去便是痛苦。看他獐頭鼠目的樣子,加上低濁的聲音,咬字時有懶音,發言內容經常言不由衷、空洞無物、留有一手,十五分鐘已是極限。
   
    在這個答問大會裡,我所聽到的部分,可以反映梁振英這個人的心態、品性、襟懷和行事方式,無一不是都有問題。香港大學新聘請了一個校長,左派人士批評為「不夠班」。這個校長還未上任,是否夠班仍屬未知數,但梁振英已經做了特首一年多,說他不夠班已經可以是蓋棺定論了。
   
    梁振英的發言我所聽到的,一是他對陳偉業的批評,二是他對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處理「策略」。
   
    對於陳偉業,坦白說,我沒有好感。最近他的禁止菲傭來港的言論,我更覺得兒戲、低能,這是想也不應該想的議題。可是,梁振英在答問會上怎樣回應陳偉業的質詢呢﹖他說,我花了很多時間看了過去三年議員在立法會的發言,陳偉業從來沒有在人質問題上這樣慷慨激昂。言下之意是,你陳偉業從來沒有關心人質問題,現在是來炒作以累積政治本錢。
   
    一個人的說話,是可以反映他內心的秘密的。原來梁振英花了很多時間看過去三年議員的發言,不是去探討民意,而是像窺探敵營一樣,查找對方的弱點。可以肯定的是,他發言時放在他面前的筆記,必然是各敵對議員的材料。事實上,各議員要問的問題,他一早便直接或間接的知道了,並且也「部署」了如何反擊的準備。
   
    這便是梁振英。雖然他當選特首後大言炎炎地說,現在再不分梁營、唐營或何營了,全香港只有一個營,便是香港營。但是,我們看了一年,唐營、何營是沒有了,但是梁營仍然存在,而梁營之中,他老兄也不是一視同仁,有些已被他踢出局,下場悲慘。
   
    梁振英作為香港的特首,是應該時刻以香港人總體的利益為懸念的。但是我們迄今看不到他這個表現。他只是今天打擊這個,明天打擊那個,說他撕裂社會,確沒有說錯。在這次立法會答問會中,更是一次梁振英撕裂社會的集中表現。
   
    關於菲律賓人質事件難屬的訴求,梁振英一年多來,愛理不理,並不熱心。現在總理李克強出聲了,他才不敢怠慢,立即「部署」,又是召見難屬,又是催迫菲律賓開會,又在答問大會上教訓各議員他在和菲律賓的交涉上每一個環節都有計劃、有「部署」、「有軟、有硬」。
   
    真是嘆觀止了,原來他每一個行動都是「有計劃、有部署」的,這自然包括惹怒了香港人的和菲律賓總統眉來眼去、半掩著口、陪著笑臉的談話,也包括了被香港人認為喪失尊嚴、香港政治最高代表排排坐、等候菲律賓總統接見的安排。
   
    菲律賓做錯了,抵死不認。不認便不認了,為什麼要「部署」、「有軟、有硬」地引誘他們認。你可以做什麼﹖一是不理,一是訂出一系列的制裁,若對方不就範,便加以執行。就像台灣一樣。什麼「有軟、有硬」﹖記著,對方不是年少無知的女孩子。
   
    在外交方面,梁振英可稱盲毛。你見他在菲律賓總統面前,大出洋相,給人耍弄。回到香港還要辯護,說什麼「有軟、有硬」、「有計劃、有部署」,好像給人愚弄也是在部署之內。
   
    對於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國已發聲,這是給梁振英一個為港人爭面子、立大功的機會,因為中國不發聲,梁振英不敢動。現在梁振英有中國強大的後台,對著小小的菲律賓,就看你怎樣交出成績來了。
   
   (原發表日期:2013/10/19)
   
   

此文于2017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