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關於梁振英的(2)]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梁振英的(2)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特首家人又出事

    特首的寶貝女兒,又出了新聞了。這次是和萬聖節有關。他的女兒化妝成女鬼,在香港著名的蘭桂坊盡情歡樂,過了淩晨三時還沒有念頭回家。她母親叫了的士,在車中等候她回去。但她不肯。她母親強拉她上車,掙扎中,她搧了她母親兩記耳光,並且用粗口罵了的士司機。所有這些都不幸被媒介影到,公之於衆。

    自從上次發生事件以後,(該次是梁小姐自稱受傷,報警召喚救傷車,而這也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只是今年三月而已)我以爲梁小姐 – 這個特首家庭的負資產-- 已經不在香港了。因爲任誰都想到,梁小姐經常閙事,也不需要教梁振英,最好的解決的方法,是送梁小姐到外國去,大家清靜。可是聽説確實有這個安排,但梁小姐在外地一個月左右,又竄囘香港和父母一起。大概,愛熱鬧的梁小姐,捨不得香港衆人對她的欽羡,以及在媒介的曝光。

    老實說,在知道梁小姐又一次生事的新聞後,我是有點驚訝的,因爲我以爲他已經被父親送到外國去了。同時我也驚異于媒介的神通廣大,因爲從照片看到,梁小姐全身裝扮,等閒認不出她來。後來知道並不是媒介找出或跟蹤梁小姐,而是梁小姐在她的社交平臺中廣告世人,於是發現她便完全不難了。這更側面反映梁小姐不是一個自我收藏的人。

    梁小姐接連生事,我今天的看法是有所改變了。我以前認爲梁小姐的事,是他家私人的事。但經過特首“超然”風波後,我再細讀基本法一次,其中一項内容觸動了我:香港特區行政首長“負責”和“代表”特區。梁振英家中的這位小姐,經常閙出新聞,使他擔心,(如果他不擔心,則是我們的擔心)他如何可以集中精神,全心全意負責香港,為香港服務呢?

    另外,梁振英代表香港,那麽他必須注意和重視自己的形象,(他不重視自己的形象,香港人可要重視香港的形象)但他的家庭是這樣,他不怕在國際上、在中國領導人面前,失禮香港,損害香港的形象嗎?

    還有的是,最近這事件,梁小姐在大庭廣衆中掌摑和申斥她的母親,用粗口罵人,證明她有暴力傾向。這次僥幸她是掌摑自己的母親,她母親“溫柔慈愛”,不只沒有覺得冒犯,還努力維護她。但換上被打的是另一個人,則梁小姐難免被報警拘捕?特首家庭又出醜聞。

    在這事上,我認爲梁振英非常不負責。在上一次事件之後,(即梁小姐在禮賓府報案自稱受傷之後)梁振英曾公開說,他的女兒一向有健康和情緒問題﹐其朋友都知道。喂,老哥,你的女兒健康和情緒有問題﹐你便應該把她收在家裏,把她治好,治好之前不要讓她在社會公開活動。她有暴力傾向,是一個危險人物,她傷害了人怎辦?

    梁振英中文甚佳,口才甚好,應該知道古語有云:不能齊家﹐何以治國﹖家庭都搞不好,有什麽資格管治香港?還要連任呢!

    香港人有權要求梁振英料理好他的家庭,以履行他的基本法責任:負責香港和代表香港。最低限度,不要讓他家中這號危險人物隨便在外活動,以免造成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原發表日期:2015/11/03) =======================================================

    難以成大器

    這幾天看梁振英在黃毓民擲杯案和在機場“特事特辦”事件中的表現,真是覺得此人難以成大器,不堪當香港特首。

    擲杯案其實自有公論,根本不需上法庭,由社會判斷是非好了,而社會不會認爲黃毓民是對的。如果梁振英善用時機,大方地息事寧人,則不止掙回一些民望,而且讓黃毓民永遠背上一個在立法會行爲不撿的罪名。可是梁振英赤膊上陣,自我獻身,充當控方第一證人,不獨浪費了納稅人的時間,(要知他的時間便是納稅人的時間,納稅人要付薪酬給他的)而且還給黃毓民盤問了幾天,把他的缺點一再擴大地呈現在香港人和國家領導人眼前。

    這案子,不上法庭還好辦,因爲早有定案。梁振英沒有留意到嗎?擲杯之後,立法會中的泛民議員已經立時和黃毓民割席,作出譴責。梁振英告上法庭,要達到什麽目的呢?泛民不會因這官司而有絲毫的損失。反之,這給黃毓民一個脫罪的機會。因爲法庭審判不是社會公審,要講證據,其中重要的一環是證供。黃毓民要盤問所有的控方證人。其中若有前言不對後語的,或各人口供互有矛盾的,便會給了黃毓民可乘之機。根據普通法疑點利益給被告的精神,最後黃毓民可能自辯說,我是有擲杯,但我不是要襲擊你,我衹是發泄憤怒而已。這樣,黃毓民的“普通襲擊”罪名可能不成立。

    香港是世界大都市,作爲香港的行政首長,每天有多少事務要處理?可是梁振英小家小氣,在一些小事上執著不放,口舌招尤,香港有他做特首,可説不幸之極。據説他曾問人他是不是很“乞人憎”,證明他沒有自知之明。你在無關宏旨的事情上咬著不放口,絕不饒人,這種作風自然是乞人憎的。

    機場的行李事件的處理,又是他的特色。這是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糾纏到今天已經二十天了,火頭仍未熄滅,還隱隱然有死灰復燃之勢,可見他公關技巧的窩囊。

    特首和他家庭出游,自然有特殊照顧,大家也心照不宣,發生了事故,道個歉,略作解釋,便是了。大家信也好,不信也好,讓事情靜下來,不久便過去了。何須不斷提起,反而惹人起疑。便是這個死不認錯、狡辯的態度,讓愈來愈多的香港人對他不滿。

    最新的消息是,在機管局發表有關報告的前幾天,(這個報告其實對梁有利)梁振英的女兒向機管局發出律師信,表示願意提供事發時的資料。這自然是梁振英的指使。但是,這事何煩出動律師?這會涉及訴訟嗎?有什麽損失? 難道就“特事特辦”去打官司,告人誹謗嗎?告誰?可見他小題大做之極,又再挑起事端。

    有說,他做了香港特首,怎可以說他不成器。這就要看深一層。梁振英以旁門左道的方法登上了大位,本來有很好的條件做出一番成就,因爲香港有優秀的人才、優秀的傳統、優秀的基礎,好好的利用便是了。可是他卻弄得一塌糊塗,差不多把香港斷送了,而這個斷送又并非對中國有利。你說他不是不成器嗎?

    有人說,梁振英是“千年一人”,信乎?要挽救香港,當務之急,是要梁振英立即下臺。除此之外,已無別法了。

   (原發表日期:2016/04/29)

(2016/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