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關於梁振英的(1)]
点滴人生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於梁振英的(1)

    行政低能兒
   
    本來不想談梁振英這個人了。但是今天碰巧在電視上看到他在立法會的答問,筆者又有新發現,因此在這裡謅幾句。
   
    在政改閙出大笑話之後,梁振英突然擺出和平姿勢,向泛民讓步。其行動包括分別約見各黨派(包括泛民黨派),把關於民生項目提前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以避開過多的爭論等。然而沒有幾天,他又故態復萌,鬦字挂帥。


   
    首先,他不邀請長毛梁國雄出席國慶酒會。這有違政府行事規例。所有立法會的議員,無論是建制或泛民,無論什麽黨派,都應得到邀請出席政府慶祝活動,這是慣例。不能因爲某人可能會有什麽行動而杯葛他。這等如立法會主席必須准許那些經常被趕出議事堂的議員進入議場開會一樣。你必須等他做出出軌行動,才能叫他離場。梁振英此擧可稱不知所謂,然而亦可解釋是他又要吹起戰鬥的號角了。
   
    果然,在昨天的答問大會上,他不只一如既往地主動向泛民議員挑釁,而且指桑駡槐地批判曾鈺成,說他縱容泛民議員拉布。他公然挑戰立法會主席權威,弄得曾鈺成大動肝火。
    筆者心想梁振英爲什麽總是這樣?總是不能和諧。不久前還說要改善行政和立法關係,但不旋踵又忘記了自己的話,把這關係弄得更差。我再想一下,似乎只有一個解釋,是能力問題,梁振英作爲一個行政首腦,嚴重缺乏所需技巧。
   
    筆者過去也曾做過行政工作。發覺行政不難,最難是搞好人事關係。人事關係好,便無往而不利,一切問題可迎刃而解。如果你人事搞得不好,人們便會處處設卡,令你一事無成。要做好人事關係,並非難事,便是你要跨出第一步,不要給別人設卡。
   
    梁振英顯然不認識這個道理,或認識這個道理,而缺乏能力。你看他當選後,宣稱此後只有一個營,便是梁營,意即以後不分彼我。可是事實是,他上任以後,香港分裂厲害,不只社會分裂,連建制派内也分裂。
   
    就以政改失敗之後而論,梁振英曾宣稱和立法機關建立新的合作關係,可是以他昨天在立法會的表現來看,他是徹底的失敗。他沒有減少,而是加強了泛民和他對著幹的決心。
   
    凡此種種,顯示梁振英雖然知道團結和諧的重要,可是他卻無能爲力,是百分百的行政低能兒。(我不敢說他政治低能,畢竟他能夠爬上特首這個高位,他自然是有他的賣點的。)
   
   (原發表日期:2015/7/10)
   
    善終還是安樂死?
   
    這兩天梁振英上京見北大人,他公開宣佈的理由是與中央商討他餘下兩年任期的施政計劃,及香港如何配合中央推行“一帶一路”。
   
    梁振英往往表面講的,和實際做的不同。這次也是一樣。明明是政改失敗和閙出天大笑話之後,他要上京向中央交代。他剩下兩年做什麽,根據他的競選政綱去做,不是得了嗎?
   
    這次他必然十分難過,因爲他交出來的成績單,是一張白紙,什麽也沒有,是零分。我估計,過去二十個月政府推行政改方案之前,梁振英信心滿滿,向中央誇下海口,必然成功,因而有這個標語:“2017,一定要得”。可是這個行政低能兒人緣太差,沒有人真誠給他幫助,結果是不只民主派他一票也爭取不過來,而且建制派他還損失了醫療界的一票。到最後建制議員還擺了大烏龍,許多沒有投票,造成了8比28的驚人結果。梁振英有何顔面見北大人呢?
   
    我相信,中央對梁振英已經信心盡失。問題是:怎樣善後呢?我覺得有兩個方案:善終方案和安樂死方案。善終方案是讓梁做完這個任期,自然下臺,至於會不會連任,這就要看他的修為了。關於安樂死方案,也可分爲二,一是自我安樂死,二是被安樂死。意義也明顯得很。自我安樂死是梁振英引咎辭職,而中央不予挽留。被安樂死則是中央想梁辭職,而梁不識趣,中央惟有硬叫他下臺。
   
    善終方案,應該是中央的最先方案,因爲它比較自然。但是若中央出到安樂死一招,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到了今天,中央不可能不看到梁振英有多少斤兩了,也不可能不看到他行政低能。過去兩三年中央交給梁振英的一個硬任務,是落實中央設計的政改方案,而梁振英也拍心口應承一定要得,可是到頭來不只不得,還閙了大笑話,在全世界人面前落了中央的面子,罪大惡極。
   
    而且,梁振英到今天,仍然似乎不知道中央最需要的是什麽。中共今天財雄勢大,最需要的是一個安定的環境。現在國際國内,都問題多多,中央正煩不過來。你梁振英不只不能為中央解憂,還在國家的門口添煩添亂。梁振英失民心,即是中共失民心,這是中央不能不考慮的。
   
    有了這些考慮和憂慮,中央立即換馬,大有理由,不過這會不會是too good to be true呢?
   
   (原發表日期:2015/7/11)
   
   

此文于2016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