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遊江西]
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唐英年能否當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遊江西

   寫下了這個題目之後,不禁有點汗顔,因爲所謂遊江西,衹不過是隨旅行團到江西玩了四五天而已,對江西衹是略知皮毛,旅行過後對當地實在談不上什麽認識,说游過江西真是笑死人。
   
   可能是我在大學讀社會學的緣故吧,我旅行的最大興趣,在於觀察社會,看看人事,而不在於游山玩水。所以如果有人想説服我旅行,說那裏風景怎樣好,多數不能夠打動我。像我這種情況,自由行最適宜,因爲這比較能夠讓我接觸社會。我記得兩三年前曾分別到拉斯維加斯和紐約旅行,便是這樣,前者十天,後者兩個星期,除了探訪親戚朋友之外,其餘的時間便是整天在街上游蕩或參觀著名的地點(例如中央公園、時代廣場和大都市博物館)。説起來大家或者不信,在整個旅游拉斯維加斯期間,我沒有進過賭場,因爲我在其他地方已入過賭場,知道是什麽事了。這兩次自由行,令我十分滿足,達到出發前訂下的目的。
   
   這次旅游江西,沒有訂下什麽的目標,衹是看一看旅行社的行程,便報名參加了。這種旅行方式,其實是驗證廣東一句俗話:“行開下”,即離開自己生活和熟識的地方,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一切吃住交通參觀都讓人安排,自己放鬆一下。我正是抱著這個心情參加這一次的江西旅行團。因此,我衹是粗略看過旅行資料便出發,反正吃什麽,看什麽,住在哪,我一點也不介意。


   
   江西在此之前,我衹知道有景德鎮,有廬山,(廬山上有宋美齡的美廬)有滕王閣,也有井岡山。前三者,對於我是必看,而我的知識祇限於這些。
   
   現在旅行完畢回來,我的感覺是滿意的,因爲上述這三者都看過了或到過了,它們屬於這個旅行行程的重點。(雖然景德鎮要額外加錢)
   參觀景德鎮時,除了去燒磁的古窯觀看造磁的各個程序之外,我們還被帶到一個剛成立而并未正式開放的陶瓷博物館。這博物館收藏豐富,設備和安排都是國際級水準。像所有跟團旅行一樣,我們根本沒有足夠時間瀏覽,逗留了半小時左右便匆匆離開了。我奉勸各位朋友,去江西旅行的時候,一定要參觀這個博物館。
   
   廬山因蘇東波詩“不識廬山真面目,衹緣身在此山中”而出名。我未到廬山之前,確是不知它的真面目,但原因卻是“不在此山中”。我過去一向的印象,以爲廬山是一個清幽度假之地,誰想它卻是一個小社區。導游帶我們到了一個山坡,望過對面,是一大堆的平房屋,鱗次櫛比,大出我的意外。我期望廬山房子不多,就是有,都應是別墅式的獨立房子,誰知不然。
   
   我們在廬山逗留了五六個鐘頭,並在牯嶺吃午飯,(牯嶺這地名我在矛盾的一篇散文中見過)是晚我們在廬山脚下一酒店住宿。我回到香港後,上網查廬山的資料,原來廬山有瀑布、有吊橋,有寺廟,有白鹿洞書院,有博物館,有水壩,我相信我們所涉足的,不及廬山十分之一。至於美廬,我們是路過了,導游遙指一座樓房,說:“這便是蔣介石宋美齡的別墅。”我不及細看,旅游車已拐了彎了。
   
   滕王閣可說是此行看得較詳細的,我們由最下一層走到最上一層,然後又走回來。不過,說來掃興,我們走的不是原來的滕王閣,而是八十年代在原地重建的鋼筋水泥建築物。一想到這裏,真是難以“發思古之幽情”。然而細心一想,也無辦法,滕王閣建于唐朝,明清間已曾修建,不是原裝的了。而且,今天滕王閣,特別是假日,每天參觀的人以萬計,若仍是磚木建築,一早已塌掉了,亦懷不起古來,所以還是不要要求太高。
   
   到江西,心中想看的基本上都看了,還有沒有預料看到的,是鄱陽湖。原來長江流經鄱陽湖,在它的旁邊繞過。長江大水的時候,水注入鄱陽湖,長江水小的時候,則鄱陽湖的湖水倒灌入長江,爲長江水源發揮調節作用。我們坐船出湖外,見到湖水和江水的交匯處,呈不同顔色,也算是難得一看的景色。
   
   這樣便別了江西,恐怕以後也不會再來了。
   
   
   
   

此文于2016年05月0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