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的兩頭]
点滴人生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的兩頭

      最近讀了一篇文章,叫人生的兩頭,頗道出我現在的境況。所謂人生的兩頭,是指人的最初階段和最後階段。我因為照顧孫女,於是這兩頭接上來了。我七十歲,是所謂「人生七十古來稀」的年紀了,雖然當今世上,八九十的老人多的是。
   
      我是正在離開世界的人。我孫女兩歲,正呀呀學語,每一個月都長高一寸半寸。她是正在進入世界的人。
   
      我每天看著她,我想到七十年前,我不是和她一樣嗎﹖活潑好動、咿呀學語、睡多醒少,皮膚幼滑飽滿,每天都成長一些,每天都有所不同。我又想到,七十年後,她便跟我一樣,不再活潑好動,不再皮膚幼滑飽滿,精力、體力、能力每天都不知不覺地失去一些。


   
      我過去了,她接著來,也將會過去。所謂一浪接一浪,人生有什麼意思、有什麼意義呢? 李白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說的很確切。那麼,人來來往往,有什麼意思、有什麼意義呢﹖是不是像魯迅所說關於路那樣,路本來是沒有的,走的人多了便走出路來。人生本來沒有什麼意思、什麼意義,談得多了便談出意思、意義來。
   
      我想,人生的兩頭,即接近生的那頭和接近死的那頭,因為都是比較自然的,可能沒有什麼意義。有意義的,恐怕是中間那一段。而以今天的人的壽命來說,這一段有七八十年之長。
      這一段路怎樣走,走得好不好,走得有沒有意思? 走得有沒有意義?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要求,也有客觀條件和環境條件的限制或幫助。
   
      在中共專制社會,答案可能比較簡單,學做雷鋒便是。但在自由、多元的社會裡,看法便五彩繽陳。我僥倖生在自由、多元的社會裡,人們對事物可以有不同的看法。關於怎樣活得有意義? 怎樣活得有意思? 宗教人士有宗教人士的看法,非宗教人士也有非宗教人士的看法。
   
      生命的意義,屬哲學性和宗教性的命題。有宗教信仰的人由於已有歸屬,生命意義的問題可能比較簡單,因為即使他們曾經摸索,也已是過去的事了。我因為沒有宗教信仰,因此仍在摸索之中。如果有什麼傾向的話,便是傾向自然,自然的生命觀。但倘說生命是順乎自然,則便很難說生命有什麼意義。這就是理學家張載在《西銘》裡說的﹕「存,吾順事;沒,吾寧也。」即生存的時候,我跟從事理﹔死了,便休息。生命沒有特殊的意義。
   
      如果你問我,你對今天的生活滿意嗎? 我說滿意。滿足嗎? 滿足。如果你再問,你覺得今天的生活有意義嗎? 我便啞然。
   
      如果你再問我,你對過去的生活滿意嗎? 我會說大概滿意。滿足嗎? 大概滿足。如果你再問,你覺得過去的生活有意義嗎? 我也是啞然。
   
      不過,我的一生,有一點我是很清楚的,是幸運。我雖出生窮困,但從有意識開始,沒有走過戰禍,沒有捱過飢餓,沒有變了壞人,沒有做共產黨。這都是幸運。沒有做共產黨,以我的經歷來說,更是幸運中的幸運。但是,你問我,你的生命有意義嗎? 我想,我仍是啞然。
   
      有一天,我可能向宗教尋求答案,因為我現在對「天堂」這一概念,有點嚮往。
   
   (2013/02/15 发表)
   
   

此文于2016年05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