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90)]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90)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6/05/11

   公德

   筆者居住的地方,是一個約有二十座高樓的大型私人屋邨,不算很高級,但也屬中上住宅區,具體來説,約比全港著名屋苑太古城低一級。筆者約五年前開始,因爲協助照顧孫女的緣故,長期在這裏居住,也看到這裏居民成分的變化。

   這個屋苑有會所,會所有兒童游樂設施。在孫女還未能夠行走之前,我經常帶她在這裏玩。那時,在這裏玩的孩子,絕大部分都是由說廣東話的本地人帶領的,外地人是鳳毛麟角。我孫女上了幼兒園之後,我便沒有帶她來兒童嬉戲室了。然而我因爲運動,會所是常到的。最近突然驚覺,帶幼童來會所玩的老年人,居然全都是說普通話的,說廣東話的,一個也沒有。這顯示這裏居民成分的轉變。

   説起來也不值得大驚小怪。這幾年香港樓價上升了很多,在我們屋邨的住戶,無論是租的或本身是業主的,搬出不少。租的,因業主加租而搬往別處,而業主則因樓價升值,也賣樓套現,搬離本邨。我其中一個朋友便是這樣,因覺樓宇已到價,遂賣樓轉租,待樓價下降時才買回。這是我不喜歡的賺錢方式,希望他吉人天相。

   不過,無論如何,本地人在搬離本邨,填補他們的,十居其九是内地人,亦即大陸人。現在,我估計,我這個屋邨,沒有四分一也有五分一是大陸人,說普通話的比比皆是,不説普通話來自廣東的内地人爲數也不少。

   本來,這沒有什麽,我絕不歧視大陸同胞,但他們的生活習慣,他們的公德心,我卻不敢恭維。例如有一個潮汕阿伯,在夏天的時候,往往穿了内衣背心隨處走,這在中產的屋邨中十分罕見。而且此人烟癮甚大,和他同電梯時,衹覺他從頭到腳都是烟味,雖然我出來沒有見他吸烟。

   最近一星期有兩宗有違公德的事情在我周遭發生,其一竟出現在我的樓層,就在我門外不遠。事緣有一晚我回家的時候,發覺有很大的烟味,充滿走廊,並侵入家裏。我到處搜索,發現有人,而且超過一人,曾在我門外幾步之遙的太平間抽烟。他們並遺下三個烟蒂在地上。最不可思議的是,墻上有“嚴禁吸烟”的標志,他們就站在這裏吸烟,視若無睹。

   於是我明白了,爲什麽有些時候我回家時碰到有人,是女的,從我那一面走廊行出來,原來她在這裏吸烟。我們的大廈是香港典型的住宅大廈,每層有八個單位,即從電梯出來,左邊有四個單位,右邊也有四個單位。一般來説,我們出電梯便走向自己那一方,沒有需要過另外一邊,除了抛棄垃圾。剛巧垃圾房不在我這邊,在對方那面。這個女人不在她家裏,或在她那面的太平間吸烟,而在我這邊吸,其原因是什麽,我不得而知,但無論什麽原因,其缺德則無可否認。

   針對這,我除了向管理處投訴之外,還在墻上貼了字條,婉言相勸。是否有效,暫時不知。不過,這事燒到我頭上,我是不會罷手的。

   另一宗缺乏公德之事,發生在屋邨的公衆地方,情況更加嚴重。我從停車場坐電梯上來,瞥見一個六十多歲的女人扶著一個約五六歲的小童站在一個廢物回收箱上小便。因爲隔著玻璃,我向她擺手表示不可。她望望我,目無表情,我再向她有力地搖手,這時她笑笑,顯示知道不對。不過,我不相信她會悔改。我想,你要把我們的屋邨變成露天厠所了。如果不稍爲把事件鬧大,我相信她以後都會這樣做。於是我向我大廈的管理員投訴,管理員的第一句話是:“是不是大陸人?”我爲了疑點給被告,答道:“可能是吧。”心想,除了大陸人外,香港人心智正常的,都不會這樣做。

   這個管理員立即走出大廈,我也隨著而出,準備做證人。我們見到這個女人和小孩仍在那裏。管理員給了她警告,自然,功效有多大,難以肯定。但當時所能做的,衹是這麽多了。

   以上兩事,衹是碰巧發生在我生活範圍,在我之外的,可能多如牛毛,這便難怪引起香港人的憤怒。本土主義的興起,以及轉而爲港獨,不是沒有理由的。我當然不能護衛整個香港,但在我的居住範圍内,我是誓死保護我的家園的。

(2016/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