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他的诗意和远方]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的诗意和远方

   他的诗意和远方
     15美术 钱悦苗
   
     这次选跨专业选修课的时候,毫无征兆,“新诗赏析”映入眼帘,有人曾说过:生活不只有物质,还有诗和远方。所以在我心中,诗,是一种惬意,一种享受。
     有幸选了李槟老师的新诗赏析课,记得第一次在课上见到他时: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微乱的发型显得很有个性,架着一副书生样的黑框眼镜,背着一个斜挎包,一进来就乐呵呵的,没上课时他会给我们放音乐营造轻快的学习氛围。他说着一嘴方言味很浓厚的普通话,给人很幽默的同时又给人一种慈祥容易接近的感觉。他主要讲解诗歌,讲文学史上的新诗,也讲点他自己的诗作,非常精彩。他笑着告诉我们他的笔名叫槟郎,我不禁在心里对这位陌生的老师产生了好奇之心。他有着浓郁的文人气质,他总是把他的老家巢湖挂在嘴边,可是他却带着故乡的灵魂来到南京,选择了教师的职业,将他的文人般浪漫细腻的情怀传递给一届又一届的学子。


     印象最深刻的要属第一节课上听到的由槟郎作词的歌曲《欢迎来南京》,这首歌很好地向我们展示了南京,表达了南京对外来人的欢迎。曲毕,余音潺潺,无不流露出热情好客的亲切之感,让人在脑海中久久回荡着歌词的韵味。
     他时而柔情似水,有时又忧国忧民、义愤填膺。有时平白如话,有时蕴含深意,有时雅致温婉。多读几首他的诗,仿佛也会被吸引,不自觉的也想哼吟一番。在诗的海洋中徜徉不知不觉接近尾声,想记录些文字,关于这位南京的教书匠——槟郎兄。
     初春季节,落英缤纷。鸡鸣寺的樱花开得浪漫,槟郎兄对着樱花抒发千万情思。在《鸡鸣寺路的樱花》里樱花是美的精灵,是天使的馈赠,仿佛这时的樱花便是他心中牵挂多时的人儿: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
     在他的大部分诗歌中,脱离不了女性的形象。在《小妹采莲》中,“小哥哥,你多打,给我秧草给你莲。”通过小妹稚嫩的言语,活生地描绘出了小妹的天真俏皮。“两条长辫子黑又亮,红红的脸蛋红红的莲,苗条的腰身又似风扶杆。”小妹的娇态惹人怜,活泼清新。《看瓜女》里的女性形象又是另一种美,“她的脸蛋像瓜籽形,眼珠像瓜籽一样黝黑,脸颊像瓜面一样圆光,嘴唇红得像瓜瓤”。尽管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红,黝黑了,但是在作者眼里这种美是无与伦比,是天生健康的美,是勤劳的美。还有《龙舟赛上的傻妹妹》中那个跟着龙舟跑的傻妹妹,蓝布褂黑长裙。
     有句歌词“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在《让我们一起变老》中,“十年前的秦淮河畔,河水映现相恋的身影。长发披肩娇柔美丽,散发着无瑕的甜美与纯真。跟着我走向秦淮人家,你接受了一个乡巴佬的憧憬。在位于安德门的简陋租屋,你给了我异乡的安乐窝。浮华的都市我有何求,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贫穷”。在槟郎兄的笔下,妻子的形象一直是亭亭玉立,长发飘飘,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永远唯一的爱人”多么强烈的内心表白,爱情可以很简单,就是我很想和你在一起。他与妻子穿过《南京爱情隧道》,“枕木的排行与彼此的心跳呼应,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这是他们永恒爱情的见证,不管是山盟海誓,还是简单许诺,这都是他们值得回忆的地方。活在尘世,总惹尘埃,静心潜行,处处花开。读他的情诗,会给心间带去一份暖意。
     感触最深还是这首新作《楼顶看雨景》,创造了歌一样的旋律、画一样的景色、无穷的想象空间和深厚的意蕴。我仿佛脑海中能浮现出:读书疲倦的槟郎兄来到十一层楼顶,淅沥沥的小雨与扑来清凉凉的春风。黑云压城城欲摧,远山雨雾。槟郎兄看到翩跹燕子在觅食雨中的飞虫,这是他故乡儿时熟悉的精灵,此刻也一同漂泊,对故乡的思念与爱恋字里行间强烈地表露出来。槟郎兄来自巢湖,他对这片黄土有着浓浓的乡愁,这份情思深埋心中,故乡的一草一木仍然牵动你的感情,你希望故乡明天会更好。
     似乎槟郎的诗总会提到自己的故乡,在他的眼中,巢湖是他走出来的地方,尽管它微小,但在槟郎的诗与散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那块净土的美丽:家乡树下,他与邻家小妹一起打猪草、放牛,共度童年和美妙的青春。槟郎兄半生飘荡,在他的眼里,南京是他诗情的第二故乡。这里是民国的旧都,是南朝的遗迹,是充满了历史沧桑的城市。槟郎带着他的热血来到了这里,选择了那样一所大学,去悉心教导那里的学生,做个无私奉献的教书匠。
     他是一位爱国愤青,他总关注着最近发生的国家大事,那些新闻消息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槟郎这个文人的心绪,他用他笔尖下的每个字的力量向人们放射着他的爱国愤青的光环。《谁杀死了夏俊峰》中的他那么犀利,像眼镜蛇一样把愤怒的毒液向社会投射。《别了,骆家辉》中的槟郎站在文学的风口浪尖上肆意的嘲讽,是那样的威风凛凛。《哀悼方久书》中写到“十二个窟窿 在流血, 在呻吟, 在挣扎中死去。”他像一个革命的斗士在嘶吼着。诗人,面对现实如雨的箭迅猛扑向你的青龙与白虎,即使脖子上常被一把斧子砍着也要屈辱英勇地为自己的诗歌活着。
     他和其他诗人一样,洒脱与随性。最使槟郎熠熠生辉的就是他的那份对“诗”的单纯的爱。槟郎说过:“可能在你们的一生中,与诗最亲密的接触就是在我的课堂上了” 。
     槟郎有几年在韩国的执教经历,他毫不吝啬的与我们分享,通过欣赏他的文章,以及绘声绘色的讲述,我对韩国的风土人情有了一定的了解。《在海外过了一个属于韩国和我自己的教师节》一文中,槟郎说道他在韩国体验了一次特殊的教师节。槟郎非常受韩国学生的欢迎与尊重,韩国学生为他举办教师节活动,赠送礼物,师生之间亲密无间。《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韩国生活琐记》《访问韩国大田的华侨小学》等,这些旅游作品都倾注了他的心血,每一篇都富有真情实感,文章中的许多细节都可以体现出槟郎的真性情。
     槟郎在生活中是个行者,从他的诗中不难发现他对旅游的热爱。课上他经常在诗文中给我们讲述他的各种游历。《飞上紫金山》运用比喻夸张各种修辞手法,将紫金山的多元文化和数种天工而卓然于众山之中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江东第一名山,如巨龙蟠护着古都,如丰碑承载历史。” 表现出钟山的雄伟壮丽,气势磅礴,让我们领略到紫金山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风采。槟郎写他坐索道上山,如飞上了山顶,俯视明孝陵和中山陵如积木和小钟,陪伴这位诗人的是诗和远方啊。
     槟郎虽常说自己人到中年,已经留下了那么多诗作,当是死而无憾了,可如今又有几人有着这样的真性情呢?情到深处人孤独,我曾去他的博客看到一篇他的《2015年底小结》,回顾之间是一阵空虚。好多次他讲授海子,他也同海子一样想过自杀,并且碰巧也是在同一天。异乡的火车无情,海子被碾压死了;故乡的汽车有情,汽车司机及时刹住了车,让试图钻入车轮下的槟郎自杀未遂。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这份孤独或许只有他自己懂。在社会生活的海洋中,他记录内心的涌动,让我们可以通过他的创作,感受到与他精神的共鸣与交合。人们常用“如诗如画”来形容美好的事物,可见诗是人世间美好的东西。我就常常流连于诗歌的世界里,爱在诗歌的王国里自由驰骋。槟郎的诗处处都是真善美,处处都是人间真情。
     在诗的海洋中徜徉不知不觉接近尾声,在槟郎老师的诗歌中,我的情感也跟随着诗歌的情调起起伏伏起来,时而感叹岁月匆匆,但也会用平静的心态看待生活并平凡的活着。有幸能认识槟郎老师,感激你诗歌的芳菲,丰富了我的情感。
     2016-5-7
(2016/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