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漫谈槟郎的诗歌]
槟郎文集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谈槟郎的诗歌

   漫谈槟郎的诗歌
     15美术 潘晶
   
     久闻槟郎的大名,却不知他是如此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他从不将自己与学生之间画上界限,希望学生能亲切的叫他“槟郎兄”。这学期有幸抢上他的“新诗赏析”课,满是期待。
     初见槟郎,不高,微胖,着装朴素,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着一股文人气息。第一堂课就开始将我们带入诗歌的世界,而且通过他自己的经历来指引我们以后要走的路。槟郎兄初看是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气质,但骨子里还有一种放言骨灰撒扬子江的豪迈。


     读读他的诗,或许有些人不太喜欢或者不太认可他的诗,觉着很像散文,但比起那些无病呻吟就喜欢用华丽的词藻堆砌起来的诗,槟郎兄的诗都是有故事有情节通俗易懂的,都是来源于生活,这才是真正的诗。
     看了《巢湖西坝口》我知道槟郎兄的家乡在巢湖。他在诗中这样写道:“而今蹉跎地回到故乡,西坝口,滨湖大道入口处的巨大牌坊旁,堤柳下。许多船在归港安息,洪水通过裕溪河流向长江,银屏山凤凰山和旗鼓山在守望。我手捧巢湖水融化眼泪,绝对没有忘记曾经的诺言,只是千秋名常在身后事,只是万言不值一杯水!”是啊,背井离乡的苦楚宛如一杯苦茶,时间越久沉淀就越多,味道就越苦。人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年轻时总想着出去闯荡一番才能展现自己的才华,了却野心,希望衣锦还乡后故乡能以自己为荣,而老了之后总怀念小时候,怀念小时候的一切,就想回到故乡,槟郎兄也不例外。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抱负与曾经的诺言,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也显示出槟郎兄的不得志啊!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可以看出槟郎兄还有一颗善良、心系受难者的心,“自然面前何异于虫豸,人类难以挣脱宿命的囚笼,而左右手又何尝没有区别,文明的混凝土为什么,有选择的成为刽子手的帮凶,生前关于地震的谣言已经辟清,天国的父母官们如何圆梦。太突然的你们走了,带走了昔日的艰辛家园,常常准备着死去的我却活着,挣扎在惨淡的人间,谁在戏弄着你们和我,向地平线外的地震遇难者默哀,你们已安详,悲哀属于仍活着的人。”槟郎兄用诗表现了他对自然的无奈,对残酷现实无奈,对现在时代发展的无奈,他是人不是神,无法左右或者复活他人的生命,他只能作为一名诗人将对那些遇难者的言语和情感用诗的语言写出来,跟后人共享,愿遇难者能在天堂安好。
     《故乡的葵花》中写道:“我在异域的雾霾中的思念,再没有比你更神奇更灿烂的花了。金黄的舌状花,油菜花黄,最绚烂的天使的裙边的装饰;深黄色的管状花,金菊的风采,密密地镶嵌,庇护着精妙的果实。花盘竞相绽笑,我的乡愁醉人。”怀念故乡的那美丽的葵花,觉着故乡的空气都是如此新鲜,没有雾霾,夜晚故乡也是繁星点点,即使没有城市的繁华,但却有别样的宁静。他爱着的故乡较之城市而言多了一分清新,少了一点浮华。《故乡的洗耳池》,《故乡的半汤镇》,《故乡的油菜花》,《故乡的雪》,每首是都没有离开故乡二字,这足以表现槟郎兄对故乡的眷恋和怀念。很多承载着槟郎兄儿时记忆的环境,房子都被高楼大厦取而代之,想回到从前的感觉,可是那个有着从前记忆的地方早已物是人非。所以槟郎兄才只能在诗中抒发自己的情和感,在诗中回到那个有着他所熟悉人、事的故乡,在诗中他才能不受成人的拘束像个孩童一样,在自己熟悉的故乡中玩耍、快乐。
     当年的槟郎兄是心系祖国心系奥运的一个人。从《奥运圣火》里,“从遥远的奥林匹亚来,带来古希腊的不朽精神,带来西方普适时兴的文明,来到同样古老的黄土地,却陈腐于封闭中的东亚,冲击历史惰性积淀的风尘,抚慰民族新生的憧憬。奥运精魂,白鸽衔来橄榄枝上的和平,五大洲彩环挽起臂膀,停止敌对,放弃怨恨,以慈悲包容和仁爱,继承奥林匹克休战的传统,光明勇敢团结和友谊的火炬,体育的盛会已被赋予丰富的人文,既然如此,那就接受世界检阅,同一个人类的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家园,中国,二00八的骚动,愿我的眼泪能流淌出笑声”。槟郎兄是一个爱好和平,心系国家的诗人,奥运使五大洲都联合起来共同参加一个公平公正的比赛,中国也不再是被强国欺负的弱小国家,槟郎兄看到此情此景不经落泪。是啊,我们的国家中国已经变得如此强盛,这样的消息怎能不让我们激动、欢呼呢。
     槟郎兄是一位爱缅怀古人的人。他在《拜谒李白墓》中,“但我坐在你的墓边,在草地上静静地发呆,我感到幸福。彷佛在大唐的天空下,我只想着你的一生,与现实中的那个我无关。祠堂里的七块石碑却袭击了我:记忆与遗忘的斗争,穿过了一千多年的时空,只要有人类在,就有你的粉丝和诗歌。这对我已足够了。”槟郎兄对古人的佩服和学习,对古人情怀的尊敬,使槟郎兄在诗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梦随李白游》中,“同族的伟大先人,孤独者事业的私淑导师!他说:迷身因为迷心,当你只做你喜欢的事情,而将一切外在的附着物看淡,才能走出自性的迷魂阵。”槟郎兄写出了对李白的气节的崇敬,李白那种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品德让槟郎兄感同身受,通过学习和怀念古人使槟郎兄成为心系国家、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诗人。除了怀念李白,槟郎兄还写过《朱元璋和他的哥们》、《祖堂山怀念法》、《怀念诗人李煜》、《怀念穆罕默德》等一些缅怀古人的文章。从槟郎兄身上我能看出这些诗人的影子,能感受到槟郎兄与这些伟大诗人的共通之处。但槟郎兄也有自己的个性,槟郎兄有着其他诗人所没有的创新精神,古人毕竟是古人,现代的创新他们永远也没办法体会,跟何况像槟郎这种有着古人洒脱的个性,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品格,又有着创新自由的精神品质。
     槟郎兄还是一个爱旅游的人。从《春游琵琶湖》中,“水中有莲,荷叶碧绿,水中有岛,柳树婆娑,更有小船任游人撑划,或者无人而自在地漂浮。无限的风景都投入湖面,时有小鸟鸣叫着飞入镜中。岸上有人在漫步,有人搭起帐篷宿营,有戏水,还有婚纱摄影。爬山的疲劳消散了,清凉的湖水通过我的手,从脸上沐浴到灵魂。 绕着湖边转一圈,无处不是绝美的风景。特别美的亲水栈道,架在城墙根下,水面上,历史与自然巧妙地融合,如在题诗的画中感受神妙。”我们可以领略自然的风景。槟郎兄喜欢游山玩水,看美丽的风景,因此他写景的诗都特别美。我们可以在他的诗中感受小鸟的灵动,花儿的艳丽多姿,可以感受小溪、河流的潺潺,山水瀑布的磅礴。不仅如此,在槟郎兄的诗中,我们还可以洗涤自己的灵魂,与自然共舞,这种奇妙的感受真是让人不忍心放下槟郎兄的诗。
     槟郎兄可以是到一个地方就爱上一方的水土。槟郎兄在南京教书,就南京方面的诗写了不少,让我这个初到南京的人,也渐渐爱上了南京。《莫愁湖东堤》写到:“夫子庙坐船游秦淮,西水关出了内河到外河,有李白诗中的孙楚酒楼,有辛弃疾怀古的赏心亭。更催船夫快过水西门,东堤桥下早去莫愁家。漫步东堤四处观望:东有巍巍的紫金山,西有茫茫的扬子江,北有清凉山问佛的钟声,南有牛首山和雨花台,近处河东岸更倚明城墙。西边是莫愁湖,东边是外秦淮河,一条游人赏玩不尽的长堤,担起了两分奇水。是哪位开发商精巧的设计?荟萃了石城西部的春色。”槟郎兄诗中的南京是美丽的,是有着历史意义的,像孔夫子庙、李白诗中的孙楚酒楼、辛弃疾诗中的赏心亭,这些我都是从槟郎兄的诗中知道的更多。槟郎兄的诗教会我很多的知识,启迪、引导我之后的道路,仿佛是黑夜里的灯塔给予我方向,让我向正确的方向划动。
     我喜欢槟郎兄的诗,槟郎兄的诗所带有的亲切感、知识性,是其他诗所没有的。槟郎这一个名字,我不会忘记,因为他曾带给我光明和方向。
     转眼这学期的选修课也快结束了,大学第一年能听一次这么有趣有意思的课,能认识这样一位真实会写诗的老师也是没有遗憾了。希望以后在图书馆、能在书本上看见槟郎的名字,这样也不枉槟郎兄对诗歌的追求与造诣。
     2016-5-7
(2016/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