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诗人邢昉]
槟郎文集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诗人邢昉

   怀念诗人邢昉
     槟郎
     .
     那次秋风萧索,
     在凋落的黄叶中,


     车过石臼湖,天鹅纷飞。
     我猛地想起了你,
     多年前的一只野天鹅,
     纯洁而孤独,高傲而热烈,
     正是我这个癞蛤蟆,
     孤僻而清高,仰慕的先辈。
     .
     浮华而腐败的世界,
     不适合你,六次乡试,
     你越来越走近另类的人群,
     有李白唐伯虎徐文长,
     蒲松龄吴敬梓曹雪芹等。
     而当你最后的答卷
     被考官愤怒地视为狂人,
     你终于完成了归类。
     终身布衣是你们的宿命,
     也是我已明确的担当。
     .
     幸好我们都有诗,
     有脱俗的自然供我们放浪。
     当你家乡高淳的山水,
     在你的妙笔下熠熠生辉,
     便成为我向往的异域风景。
     于是,我来到江南一隅,
     感受着石臼湖的浩淼,
     固城湖的秀丽,老街的古朴,
     游子山和花山的宁静,
     胥河的通达,东坝的水利,
     便感激你诗歌的芳菲。
     .
     鄙弃了红尘的浊臭,
     山水中的清音是我们所爱,
     但我们无法回避苦难,
     正如世俗的眼里的落拓。
     我们的大爱伴着忧愤深广,
     统治者贪婪而愚蠢,
     芸芸大众劳苦而饱受欺凌,
     唯有无欲则刚敢说真话,
     给这个世界留下正义和良心。
     .
     而当鼎革之际,
     鄙弃了世俗功名的你,
     更能拒斥异族皇恩的引诱。
     于是,识时务者如过江之鲫,
     往逆子贰臣中钻营,
     你把民族的脊梁担当,
     把这个乱世控诉给历史。
     你为金陵明故宫的燕子哀叹,
     你怀念着烈士杨龙友,
     你在扬州屠城后的血墟上
     控诉入侵者肆意屠杀的罪恶,
     为史可法大唱赞歌。
     .
     终身布衣是我们的宿命,
     也是我们明确的担当。
     那次秋风萧索,
     在凋落的黄叶中,
     车过石臼湖,天鹅纷飞。
     我猛地想起了你,
     多年前的一只野天鹅,
     有天籁的呦鸣,良知和诗歌,
     纯洁而高傲,孤独而热烈,
     正是我这个癞蛤蟆,
     孤僻而清高,仰慕的先辈。
     2016-5-7
(2016/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