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一字街的淹没]
槟郎文集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字街的淹没

   一字街的淹没
     槟郎
     .
     饱嚼了大闸蟹之后,
     在湖边的石椅上躺倒了,


     一本当地的风物志砸向地面。
     猛地惊醒了我,
     却发现变成了古装的书生,
     听到窗外的嘈杂声。
     .
     飘零的诗人放浪山水,
     止步在高淳的水乡。
     病倒在一字街的客栈里,
     因人群的奔逃而绝望,
     东坝的增高守护了苏常,
     反弹回来的洪水呼呼地暴涨。
     .
     我呼喊,狠心的老板已逃走,
     逃难的人声渐渐沉寂,
     洪水的冲击却越来越响。
     条石铺成的圩堤上的商业街,
     就这样被水神诅咒了吗?
     那就让我宿命地等待死亡。
     .
     突然门被撞开,少女
     架着我就走,嘴里喋喋不休。
     你这为我示唱华山畿的美女啊,
     听我朗诵拙诗的东家女儿啊,
     竟然瞒着父亲又偷跑回来,
     就为了救我这异乡人?
     .
     我的病躯压得她趔趄,
     但我终于看到水泛滥在街上。
     不要管我,你救你自己吧!
     不,你愿陪着我死去?
     我也早已爱上多情的你,
     但你要好好地活着!
     .
     洪水淹没了我,淹没了
     固执地紧抱我的女郎,
     也淹没了繁华的一字街。
     我家的客栈正在坍塌,
     父亲再不能干涉我们的交往!
     欢若见怜时,独活为谁施?
     .
     我从地上捡起那本书,
     望着碧波荡漾的固城湖。
     我怎么做了这样的梦,
     莫非这是我的一个前生的复忆:
     和一个当地少女,一条街,
     已经深深地淹没在湖底?
     .
     又去游玩淳溪老街,
     发现和梦中相似的汉服女子,
     用我熟悉的方言推销旅游项目。
     与我一样在今生转世?
     我去问她:你知道一字街吗?
     她诧异地回答:这儿就是!
     2016-5-5
(2016/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