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人不平则鸣]
槟郎文集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不平则鸣

   人不平则鸣
     14中文师范 孙艳
   
     “苍蝇的飞鸣,是不知道人们在憎恶他的;我却明知道,然而只要能飞鸣就偏要飞鸣。”鲁迅先生如是写道。这么多年来,鲁迅先生的文字毫不落伍,反而比以前还要振聋发聩。我们翻阅旧卷,也无时无刻不被他的文字力量所震撼。
     因此,当看到选修课上有“鲁迅研究”这一课程时,便毫不犹豫地开抢。当知道由槟郎老师开讲时,便更加期待。当鲁迅先生与槟郎相碰撞时,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我不是第一次上槟郎的课,之前上过他的选修课,也一直在上他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基础课,很是明白他的上课模式。


     很多时候,他不像一位老师,更像一名诗人,或是“落魄”文人。说落魄不是说他处境落魄,而是内心落魄——你知道那种生不逢时,时不我待的感觉吗?很多时候,我看槟郎在讲台上眉飞色舞,侃侃而谈,而台下一些学生索然无味、昏昏欲睡时,便会生出这种感觉。所以我更期待在“鲁迅研究”课上看到更好的情形。
     或许因为专业课太过呆板,不灵活,因为课时少,教学内容多,特别要应付教考分离的闭卷考试。选修课上的槟郎则更充满激情,每讲一个话题,眉梢都充满着喜悦,嘴巴也动得更快,是不是喷些唾沫星子——我把那看成对所喜欢事物的凭证。在这鲁迅研究的课堂上,我也或多或少知道了鲁迅先生的不同面貌。作为子女、丈夫、父亲、老师、革命者的先生又是如何坦然过完他的一生,还有在他仙去后,身后事又有多少令人发笑的佚闻,特别是选读了他的大量作品。鲁迅先生是一座大宝藏,我们知道的还太少,做的也少。
     在槟郎的言行举止里,我们轻而易举地能看出他对鲁迅先生的崇拜与喜爱之情。当他在讲课时,眼睛里发着光,这点让我好生羡慕,因为他可以通读先生的文章,并且对其能了如指掌。就冲这一点,我对他是敬佩的。
     说到文章,我发现大多数人的书架上都或多或少摆着鲁迅先生的作品。就拿我自己来说,书架上放着先生的《野草》和《鲁迅全集》,说来惭愧,藏书量少得可怜。而后便想起来槟郎说过一件趣事,那就是他去韩国当外教老师时,带的书就是一箱16册的《鲁迅全集》,当时他无法带着那箱书,只能等着行李托运来了,一颗心才落下,松了一口气。他的鲁迅全集单独漂洋过海出了国,又最终回了国。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精神食粮吧。
     “读鲁迅全集书信卷,正看着北京的鲁迅想念上海的儿子,我的心突然飘荡起来了。心云飘过大海,客旅韩国大田的我思念在祖国南京的儿子”。于是,槟郎在鲁迅的书信卷里找到共鸣,在鲁迅先生的念子之情中找到了自己所期盼的感情,写下了这篇《想念儿子》这篇旅韩散文。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广为流传的一句话,现在这诗常常被曲解为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意思。殊不知,这是多年前先生为表达自己对儿子爱惜之情的一句诗,千夫所指也横眉冷对,一概不理,而面对家中幼子,则是柔情无限,甘愿给他当牛骑。一个人的反差在这里,便使得这个人更加有其独特的魅力。
     除去这些温情的一面,我们常常看到的则是他冷酷的一面。在黑白照片中,鲁迅先生一袭长袍,犀利的眼神冷如寒星,被胡须所掩盖的唇角想必是紧抿着的。文如其人,人如其名,先生所写的针砭时弊的文章常常像一把刀剜起这个国家的伤疤,将血淋淋的伤口公之于众,由我们这群人来观看,或疼痛或麻木,则不关先生的事了。先生曾学过医生,可他说,医人在中国不是根本,重要的是改变他们的灵魂。我们的劣根性在这,必须得指出来,让我们感觉到痛。
     鲁迅先生是被称为“民族魂”的人,在他身后,有着各种各样的称呼,或真心实意称赞,或被心怀不轨之人利用,这都是时势造就。
     这是一个信息时代,任何东西都能在网上搜到,当我开始想了解鲁迅先生时,才发现大家对先生的评价很是热闹,一些人对于鲁迅的评论,看着便不是很舒服,好几次想学先生那样反驳,碍于功力太浅也只能作罢。听闻槟郎也曾在网上与他人口舌论江湖,想必也曾以捍卫者的姿态来拥护先生罢。
     鲁迅先生说过:“比较是医治受骗的好方子。”我们不仅要读先生的原作,更要与其他人一起来读鲁迅,不仅要来读鲁迅,还要认真地读鲁迅的反对者和往鲁迅身上泼脏水的人们的议论。读过很多篇他人笔下的鲁迅先生,作为一个离我最近的“鲁迅研究者”,我自然也看了槟郎所著的文章,认真听完了他课上的慷慨陈词。
     槟郎曾在课上多次开玩笑般地说,他在文章中写过:他和鲁迅有一个共同的情人,那就是女吊。多么有意思的一个说法。何为女吊?女吊就是女性的吊死鬼。在《女吊》这篇文章里,鲁迅先生想要颂扬一种复仇精神,说着这种话的槟郎想必心里也有着复仇的心情吧,复谁的仇呢?听他在课上讲的些许过往经历,应该能猜出一二来。当然槟郎与鲁迅最喜欢的是女吊作为女性的凄美、不屈和反抗的灵魂。
     槟郎曾经写多许多文章来谈论鲁迅先生,如《漫读鲁迅先生的情书》、《鲁迅与苏曼殊》、《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等。有趣的是,槟郎也以续写小说形式的文章来表达对原文的感受,例如《我参与了捕杀阿Q》,他以一个文书的身份,将现实中的鲁迅先生与阿Q相连接,而自己作为一个参与人,详细披露了当年是如何追杀阿Q,但后来这个“我”因读了鲁迅先生的小说,而变得“我的灵魂震颤了,我感到自己的卑鄙,肮脏”,从而改了行。他同类游戏之作还有《我参与了迫害夏瑜》《我四次追杀鲁迅》《涓生的手记之二》等。
     他写到:“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想到了鲁迅先生,我便有了勇气,要用文字给这个世界的阔人们,正人君子们舒服的生活上添点不舒服。”当然,不能便宜了那帮活在自己舒服的世界中的人,于是“我”便像鲁迅先生一样开始写文章,专门造一些不舒服给阔人,使他们不能太任性。
     同时,我还注意到《鲁迅与妓女》中最后那结尾的话,槟郎写道“鲁迅是有缺点的战士,而对方虽是完全,苍蝇只是苍蝇”。好一个“苍蝇只是苍蝇”,十分适合反击那群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键盘斗士”,让他们明白何为云泥之差。
     战士,当然是战斗的人。鲁迅先生用一生来实践证明,他就是一个战士,而且是一个不屈不挠的硬骨头战士。他“痛打落水狗”、“一个也不宽恕”,把自己的杂文当匕首,投枪使用,给一些人留下了永远的痛。在我们看来,真是好不痛快。
     物不平则鸣,人不平也是要鸣的,你怎么能够妄想堵住不平之人的嘴,让他们不要叫喊出来。鲁迅先生说:“如果被压榨的痛了,就要叫喊。”然而,他还说:“结果,还是只会开口的被不开口的吃掉。”对比这现实种种,你是否明白了?那么,就不叫喊了吗?不!当然要叫,还要大声地叫出来!
     我们国家似乎是个崇尚“和为贵”的国家,但到头来,都是一些离经叛道,为我们踏出了一条路。物不平则鸣,不是没有道理。
     看槟郎的大量作品,也不难发现有好一段时期只是写写软性的诗歌,偶尔才会发出介入时事的愤怒。实际上,老师擅长作杂文,写过许多很有影响的杂文时评,后来受到的压力太大,渐渐放弃了鲁迅风的杂文写作,而安心做“诗人”了。但槟郎毕竟是槟郎,他的有些诗歌仍有鲁迅杂文式的风采。唯希望世上有蓬勃之气的人还能拥有执笔为刀、挥斥方遒的力量,不说有多大的声音,只要有声音就行了。让我们这些晚辈能够踏着前人的步伐前行。
     鲁迅是我一生的信仰,而槟郎老师这门“鲁迅研究”公选课也会成为我学习道路上闪亮的一颗星,照我前行。
     2016-5-28
(2016/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