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BURMA-缅甸风云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Maung Chan
   
   旅德缅甸学者 Khin Maung Saw对我说:
   *有人说奈温将军把3月27日“反日本法西斯节”改为建军节(Tatmadaw Day),现在昂山素姬民选政府上台了,应该改回原先的“反日本法西斯节”才对。

   *君知否当年是谁冒天下之大不韪,把“反日本法西斯节”改为“建军节”?
   是国家独立初期的民选政府——吴努(德钦努)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政府,非奈温将军的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也!
   想当年——1954年日本和缅甸建立邦交,百废待兴的吴努(德钦努)民选政府为了:
   (1)争取更多的日本战争赔偿,(2)表扬国防军保家卫国有功(既收复了1948-1954年内战失地,也在缅甸北部赶走了国民党残军),
   在当时国防部长吴巴瑞(U Ba Swe)的建议下,就把“反日本法西斯节” 改为“建军节”。
   
   旅德学者Khin Maung Saw指出:
   其实,缅甸军队(Tatmadaw)的“建军节”并不是1945年3月27日,而缅甸人民“反日本法西斯节”也不该一锤定音为1945年3月27日。
   缅甸西部若开邦与缅甸北部掸邦克钦邦并不像缅甸南部那样迟迟不出手反抗日本法西斯:
   *在上缅甸克钦邦,美军司令史迪威的东南亚战区特种部队与中国远征军,以及美军在葡萄(Putao,当时称Fort Hertz)训练出来的克钦特种野战兵团,早在日本1945年无条件投降前几年,时常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地给日本法西斯沉痛打击。日军切断了滇缅公路以后,他们又另建史迪威中缅英公路与驼峰空运航线一直抗日。
   *早在1945年元月初,若开邦的英军就已赶走了日本法西斯军队;而上缅甸的美英中联军那时也已南下,解放了最大城市——旧王都曼德勒。
   *早在1945年3月9日,上缅甸的巴图(Ba Htu)领导的缅甸军队,也已对日本法西斯军开出第一枪。
   *在下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军”原本决定1945年4月2日起义,后见若开邦、上缅甸早已动手了,赶紧提前在1945年3月27日对日本法西斯狠狠反戈一击,发动了下缅甸抗日战争。
   
   Khin Maung Saw语重心长地说:
   值得大书特书的是——
   *缅甸共产党领袖德钦梭,在日本占领时期既不当日本傀儡,也不替日军镇压人民或搞治安。
   *他与德钦丹吞站得高望得远——早在1940年他们俩就在永盛狱中发表了抗日“永盛宣言”与抗日策略方针!
   *1943年群雄皆醉,唯德钦梭独醒——他开始组织人民抗日游击队,同时秘密联系德钦昂山、德钦丹吞、德钦妙、德钦努等共同反日!
   
   锵锵之言,掷地有声!
   旅德学者Khin Maung Saw锵锵之言,让我追忆起日本历史教授井上清、日本学者与学友们(不少人他Khin Maung Saw都认识)以及我们缅甸革命前辈们、学者们与学友们(有的可能还是他的导师或战友)掷地有声的多次讲话——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指点迷津、拨乱反正 、发聋振聩、震古烁今……、、
   
   话说“大东亚共荣圈”
   我高山仰止地对学者Khin Maung Saw,先娓娓细述革命先行者告诉我的“大东亚共荣圈”来龙去脉:
   *明治维新让日本峥嵘崛起,一跃而成东方第一强国。
   *甲午战争打败中国以后,日本深信自己已是东方第一强国,于是大力鼓吹“亚细亚共同体”。他以“同文同种”口号吞并朝鲜,在20世纪初已大功告成。20世纪30年代,他再以“促进同文同种中国实现近代化”口号,吞并满洲、占领华北、华南、华东…… 用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同化中国。
   *岂料!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民,用血肉筑起长城进行长年拼死顽抗。1938年在西南大后方开辟滇缅公路,力撑中国抗日战场与大后方获得华侨支援与美英军事经济供应,千方百计苟延残喘。
   
   1940年日本成立“滇缅路封锁委员会”,紧接着:
   *日本遥遥呼应德国法西斯在西方的“欧洲新秩序”,以“拯救沦为西欧殖民地的其他地区亚洲人”为口号,提出了“泛亚细亚主义”。
   *1940年6月,日本枢密院议长近卫文磨在军部支持下,配合西方德国法西斯的“欧洲新秩序”,日本也在东方高唱“大东亚新秩序”。
   *1940年7月26日,日本第二届近卫内阁会议确定“基本国策纲要”,决心“寻找良机,行使武力”——好让日本接收英国法国荷兰在亚洲澳洲殖民地,接着切断滇越铁路、滇缅公路…….扼死中国所有抗日生命线,逼中国反抗无望而乖乖投降做亡国奴。
   *1940年8月1日,日本外相松冈洋右首次公开提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就在1941年12月,日本就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迅速侵占东南亚各国以及印度以东、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以北地区,从而东南西北团团围剿中国。这边厢日本切断越滇铁路、滇缅公路、扼杀中国抗日力量,那边厢中美英联军再开辟史迪威中印公路与驼峰空运航线,想方设法让中国浴火重生。
   请看:
   *1941年12月8日,日军占领越南河内。
   *1941年12月21日,签订日泰军事同盟协定。
   *1942年日军开始修建“死亡铁路”。
   *1942年1月2日,日军占领菲律宾马尼拉。
   *1942年1月4日,日军入侵缅甸。
   *1942年1月10日,日军入侵印度尼西亚。
   *1942年1月25日,泰国加入轴心国集团向英美宣战。
   *1942年2月15日,日军占领新加坡,三天后宣布新加坡改称“昭南”,四天后大搞“新加坡检证大屠杀”。
   *1942年3月8日,日军占领缅甸仰光。
   *1942年3月9日,荷兰驻守印度尼西亚军队向日军投降。
   *1942年9月,日本制定“对泰经济措施纲要”。
   *1942年10月20日,签订“日泰文化协定”。
   *1942年12月8日,签订“日泰假道进军协定”。
   *1942年12月30日,日本殖民当局成立菲律宾服务协会。
   *1943年3月9日,日本殖民当局成立印度尼西亚“民众总力结集运动”。
   *1943年6月19日,日本殖民当局成立“菲律宾独立准备委员会”。
   *1943年8月1日,日本殖民当局承认缅甸“独立”,成立巴莫傀儡政府。
   *1943年8月20日,签订“泰日关于土地转让条约”,让泰国拥有马来亚吉兰丹、丁加奴、玻璃市、吉打四邦以及缅甸掸邦。
   *1943年9月5日,日本殖民当局在印度尼西亚设立中央参议院。
   *1943年10月,设立印度尼西亚“乡土防卫义勇军”与马来亚“乡土防卫队”。
   *1943年10月14日,成立“菲律宾第二共和国”,签订“菲日同盟条约”。
   *1943年10月21日,在新加坡成立“自由印度临时政府”。
   *1943-1944年,日军在加里曼丹岛进行“坤甸大屠杀”。
   *1944年2月,印度尼西亚西爪哇“新亚泊纳起义”。
   *1944年3月,独立印度尼西亚运动成立,3月1日日本殖民当局在印度尼西亚成立爪哇奉公会。
   *1945年2月4-10日,日军“菲律宾大屠杀”。
   *1945年3月9日,日军发动“三九政变”,占领印度支那各大城市,3月11日在越南顺化扶植保大政权,宣布“越南独立”,3月13日宣布“柬埔寨独立”,4月8日宣布“老挝独立”。
   *1945年5月28日,日本殖民当局成立印度尼西亚独立准备调查会。
   
   综观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
   第一,日本的殖民地经济政策,不是以相互合作与发展为目的, 而完全为日本军事侵略与统治服务。日军和海军司令部关注的是如何维持殖民统治与军队战斗力,以及如何替日本国内成功提供各殖民地物资。他们掠夺殖民地粮食和基本物资资源,强要殖民地人民价廉物美地专卖给日本,还仅仅以自己白纸一手印制的空壳银行券来支付。
   第二,法西斯日军比西方殖民主义者更残酷。大东亚共荣圈的日本殖民政府,以“刺刀见红”与“南京大屠杀”来胁迫当地人民修路建桥、修机场跑道、铺设铁路与军事基地,超10万名缅甸、马来亚、印尼劳工与战俘,饿死病死惨死于缅甸泰国“死亡铁路”的建设,数百万的中国人和朝鲜人忍饥挨饿被强拉去煤窑矿山工厂农场军事基地日夜奴役劳动——惨不忍睹!
   第三,在满洲国、南京、缅甸、印尼、马来亚、菲律宾等所设立的大东亚共荣圈日本傀儡政权“独立”或“建国”以后,其政治经济金融体系完全由日本“顾问官”一手控制。
   1943年曾任巴莫日本傀儡政府外交部长、宣传部长的德钦努说得好:没有一个国家希望亚洲在白人的支配下自由,但也没有任何国家的国民像日本人一样,一直误解是日本在帮助解放亚洲——悲剧就在于日本占领军的残无人道使亚洲人民对日本无法信赖和感谢。
   
   最后我拨云睹日、盖棺论定,点出了“大东亚共荣圈”真正目标:
   (1)依靠武力让资源短缺的日本,独占中国、朝鲜、东南亚、大洋洲各国,使之成为日本的政治、经济新殖民体制。
   (2)以南京大屠杀为样板,烧杀抢掠、奴役压榨中国与朝鲜人民,同时疯狂掠夺东南亚各国的石油、橡胶、锡、铁、铝等资源。
   (3)占领中国周边国家,围剿、扼杀、威逼抱残守缺、奄奄一息的中国屈膝投降,让中国人民彻底家破国亡——永做亡国奴。
   
   话说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接着我讲1944-1945年日本军国主义在缅甸四面楚歌、垂死挣扎、惨败、溃退直至1948年缅甸独立:
   *1944年夏季,英美中联军在印度准备反攻。日本集中10万兵力,火速由缅印边界大举进袭印度英帕尔,但惨败。
   *1944年底英美中联军大举反攻,中国远征军收复缅北八莫、腊戍等地,1945年初英军收复瑞波、望濑(Mon Ywa)、良宇(Naungoo),3月3日攻克军事重镇密铁拉(Meiktila),20日光复曼德勒,大军准备乘胜一鼓作气南下。
   *1944年8月23日,缅甸共产党、缅甸国防军、缅甸人民革命党在仰光秘密成立“缅甸消灭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首任主席为德钦昂山将军,总书记为德钦丹东——大家誓要为缅甸民族独立进行武装斗争。
   *1945年3月1-3日,“缅甸消灭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决定4月2日公开配合英美中盟军反日;但上缅甸巴图将军已在3月9日领导缅军武装起义。为紧密配合盟军势如破竹的节节反攻,“缅甸消灭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遂定3月27日提前对兵败如山倒的日军狠狠反戈一击,再发动全国抗日武装力量紧紧追击,5月1日光复了仰光,进而取得对日战争的全国胜利。
   *1945年8月发表“尼杜林宣言”,要求组织民族政府,实现民族独立,并改“缅甸消灭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为““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1946年7月,“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领导人民反对英国重新统治缅甸的企图。
   *1946年9月,在参加英国总督的(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问题上,“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内部产生分歧,缅甸共产党退出了“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
   *1947年4月举办制宪议会选举,成立了以昂山为首的临时政府。
   *1947年7月19日,爱国党吴素派凶手枪杀了正在开会的德钦昂山、德钦妙等临时政府内阁要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