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真自由]
井中蛙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自由

   
   
    “自由”就是不由于外力,是自己作主。《人权宣言》第4条:“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
   
   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说:“不自由,毋宁死”,就是说,如果失去自由,那么不如去死,引起全人类的共鸣。


   
   罗斯福说“所有人民都应该享有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成了人类的绝唱。
   
   关于“自由”的名人名言不可胜数。如:
   
   我从来就认为人的自由并不在于可以做他想做的事,而在于可以不做他不想做的事。——(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拔
     
   人类的至善之境是它获得最大自由之时。——(意大利诗人)但丁
     
   那些不知道自己缺乏自由之意志的人才是真正的贫穷。——(德国哲学家)尼采
   
   您说的话我~死也不能同意一个字,但我要誓死捍卫您说每一个字的权利。——(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
   
   人类历史,约有95%是战争岁月,只有5%是和平年代,可想而知,自由实在太好了,弥足珍贵啊。
   
   和平时期,比如现代中国人,没有属灵信仰的,几乎都姓“钱”了,自自由由填补自己的物欲,就是可以在物质上随心所欲了,也贪得无厌,疯狂敛财,为了刷新自己的存在感而乐此不疲,以此来解决灵魂的饥渴。
   
   其实,物欲的自由是假的,也是稍纵即逝的,因为肉体的需要永远不能满足,定一个目标,实现了,乐一下,兴味又淡了,没了,感情的空间荡然无存,于是另有所谋了,不断填满,也就产生不断的忧虑与烦恼,周而复始,实际上人生不过都是原地踏步。
   
   就是拥有亿万家身,死后也不过骨灰一盒,在农村还能奢侈些,多有一堆新土。
   
   有没有一种自由是真正拥有呢?这种自由叫人活着心满意足,喜乐平安,笑颜常在,死后可以带走的,享受无穷?
   
   有的,这就是我说的“真自由”,来自宇宙万物创造者的恩赐, “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6)获得真自由的前提条件是“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这真理是绝对真理。
   
   世上的真理都是相对的,我的哲学教科书告诉我,宇宙相对真理之和,等于绝对真理,人不能达到绝对真理。信神之后我才晓得,原来绝对真理就是神,人可以达到绝对真理。当你叩开了这绝对真理的窄门,入门了,人成了新造的了,原来的世界观与方法论象抹布一样扔掉了,换上了至高者的思想觉悟,登高而望远,海阔任鱼游,天空凭鸟飞,你才感觉这样活着真棒,太轻松自如了,不由得人不常常喜乐……
   
   不说别的,从我耳濡目染说起吧。
   
   过去做大事,都要看黄道吉日的,时辰不对,就得停办。
   
   于是,常常的,比如婚事,首先要对八字,不合免谈,合了再走下去,感情上水到渠成之后,如果年份不利,不宜结婚,要等,等一年两年也得等。
   
   丧事呢,死在好时辰,出殡也要定准分分钟之间,碰到凶日,就在家停尸,少则七八天,如果三年内不得下丧,就得在野外搭棚停尸。
   
   起房子就要看年份了,如果万事具备,只欠吉年,无论再急,就是搭棚暂住,也要等。起的时候,首先定方向,选择吉利的朝向立大门,然后选良辰奠基、下基脚、上大梁、封顶、乔迁等。买汽车摩托车买家电家具等大宗的东西,一样莫此为甚。
   
   有严于律己的,出门、理发、扫屋等等,都要看宜或是不宜。
   
   记得我七岁上学时,父母请人算出良辰是鸡叫三遍时,那天天还未亮,母亲就催我起床,老家是上住人下圈牲畜的那种百年泥墙瓦房,我出家门,走下半石半木的楼梯,我的父亲扛着书桌走到门前路边停下,我下得令走下楼梯,脚刚踏在地上,母亲即将一只簸箕从家门口顺着楼梯滾下来,口里念念有词,意为以后我读书就象滾下来的簸箕一样顺溜。
   
   小时候,如果在哪里摔个大跟斗,以身上有伤为标准,父母看见了,必定煮一个鸡蛋,涂成红色,放在盛满饭的碗里,装进一只篮子里,带自己到现场,烧香烧纸钱,然后从我身上脱下贴身的里衣,四处招摇,呼唤灵魂归回本体。
   
   忌做和必做的,也是名目繁多。比如,正在吃饭,发觉忘拿辣椒了,搁碗在桌上,又怕圆溜溜的筷子滾下桌去,就将筷子插到盛满饭的碗里,走去要辣椒,立即引起家人恐慌的阻止,因为这个摆设就象坟头上香,不吉利。
   
   清明节那天,无论白天怎么累,都不能躺下休憩的,因为这就是田坎垮塌的兆头。
   
   晚上拂黑回家,临进家门,要脱帽,同时拍扫一下身子,意思就是将跟随的邪灵甩出门外……。
   
   忌口的名堂就更多了,特别是“死”一字,轻易不得出口,逢年过节,与死相关的一切话题,都是要严防死守的,一点都不能漏出嘴来……
   
   每一个禁忌,就是每一条绞索,紧紧地套在人的脖子上,只许人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为什么人情愿受虐?因为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又不知道将命运托付给谁,只好循规蹈矩,讨好各路神仙,免得招来灭顶之灾。
   
   有道是:信耶稣什么都不怕,只怕耶稣;不信耶稣什么都怕,不怕耶稣。
   
   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知道,生老病死,也就是人的命运,无一不握在耶稣也就是上帝的手中,俗话说的“命由天定”就是这个理,人的咒语鬼的淫威,无损于上帝一根毫毛。所以,我只有讨好上帝,凡事我都可以做,言行举止,心思意念,唯一的考量是能不能“荣神益人”,能我就做,不能我就不做,活得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最大的解脱,就是摆脱死的辖制了。人最大的事就是生与死,一生的生都在谨小慎微地提防死的光临,有一个黑色幽默说:“将每一天当作你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总有一天你是对”。人类最流行的口头禅就是“该死的”,该死的“死”不但不死,反而十分旺盛,活跃异常,人影不离似的,时时刻刻悬在人的头上。
   
   人一切的苦恼源于死,人若解决掉“死”的问题,别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人才能真正的平安,得到的自由才是真自由。我得到了,所以我真自由了。
   
   我一位好友,60来岁了,女儿孝顺,夫妻恩爱,生活富足,退休了,积心保养自己,目标是要活到90岁,还说“我的要求不算高”。他问我:“你有何打算?”我说:“我才不管这些呢,如果上帝要我明天走,今晚我就圈包袱了。”
   
   前年春节期间,我在街上遇见表弟,言谈之中,提到我们表哥前些年50岁早逝,才感叹几声,表弟就惊惶失措,忙忙摆手说:“不要讲这个不要讲这个。”
   
   我去年进入花甲之年了,女儿研究生毕业刚工作就在省城买房子,我东拼西凑,借钱交首付,打算三年还清,然后将借款人的名单列给女儿,我想我万一离世归天家,女儿就按着单子还钱。
   
   上个月,我通过选拔赛进入巿老年乒乓球队,备战准备参加老年省级比赛,组委会发给每人一张表,填写各种情况,还附上规定期内经医院检查的心电图及血压体检表,末了要个人签意见,在这个栏目里,我当众问乒协主席:“我可以这样签吗:‘我死就算’?”于是,我在睽睽众目的惊恐万状之中哈哈大笑……
(2016/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