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诸葛先生
[主页]->[新会员区]->[诸葛先生]->[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诸葛先生
·迫害佛法者罪不可赦必遭天惩
·人类生命的真正幸福之路!
·中共难道不是自曝其恶吗?
·中共迫害走向了穷途末路
·最大的民意
·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
·千万别相信欺世谎言
·我不会有事我有师父
·讲真相有利法器使更多世人得救
·将江氏绳之以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迫害给他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
·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任你铁打的江山逃脱也是枉然
·从一个罪恶走向另一个罪恶
·不要因为处理不周影响法轮功的名誉
·那才是你将来最痛心的事!
·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
·江氏就与中共被定下要灭亡了
·诉江表现出了中国民众的勇气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上上策
·将江氏推上历史审判台势在必行
·这场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还人类一个公道
·让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都获得拯救
·国际朝野齐发声:中共必须停止活摘
·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呼吁政府切实采取行动制止这一罪恶
·这又能够说明什么呢?
·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太可恨了!
·生命就是受苦吃点苦算什么
·恢复精神信仰中华民族才会有希望
·我们帮助你们请继续努力
·把反活摘反迫害进行到底
·看看美国普通人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不要再做中共的陪葬品了
·正念对待一切
·中共完全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上了
·法轮功运动是现在人类最大的希望之一
·人们都应该来关注你们做的事情
·绳之以法还法轮大法公道
·抵赖也无法掩盖中共的罪恶
·历史将见证这一切
·应立法以便不助纣为虐
·请珍惜转瞬即逝的机缘!
·控告江氏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控告元凶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揭开中共“活摘”暴行的利器!
·罪魁祸首必将被绳之以法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赶紧停止逆天而行的迫害
·我们不接受中共的欺骗
·将这个迫害法轮功的首恶绳之以法
·热切盼望神韵更加发扬光大
·应当干预中共的国家恐怖行为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迫害善良必遭天谴
·这是一台令人难以想像的舞台巨作
·中华儿女将永远记住这辉煌的一幕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法轮功很有感召力
·坚定相信师父不要再三乱法了!
·你们做的真好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谢谢您让我知道这件事
·要用行动来支持反对活摘器官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这是无法用人的头脑想象得出的罪恶
·看着你们就知道你们很好
·只有人心向善才会给人类带来希望
·我谴责中共的做法
·那只有听天由命了吗?!
·你们要坚持下去
·我要学法轮功
·这一日必将载入史册
·难以置信
·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种情况仍然持续进行中必须阻止
·不能让它再继续发生
·选择了美好光明的未来
·回家还要好好看看
·非常不可思议
·你们是神界中国的代表
·让欧盟成员国为制止中共活摘暴行而努力
·做一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你们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
·如此正义的行动一定会有神助
·每个人都要行动起来
·一起赶紧来制止这场迫害
·她希望丹麦能对中国迫害说“不”
·为制止恶行做点什么而感到欣慰
·支持你们努力加油啊
·愿上帝保佑你们
·太邪恶了迫害应该马上停止
·把中共的邪恶罪行彻底曝光
·希望这罪恶赶快结束
·我要把这个信息告诉许多的人
·神韵启迪人心远超预期
·人们对这个舒缓祥和的活动很感兴趣
·感觉到一种力量守护着地球!
·他们用力量和信念来表达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我有一个辽宁省东港市同修告诉我,他们那里至少有1183位普通民众联名举报江氏,要求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将迫害元凶江氏送上法律的审判台。
   举报信中陈述的理由与事实:
   一九九九年江氏亲自发起、计划、实施控制了对法轮功的“斗争式”的镇压。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迫害。
   在江氏“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全国三十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388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辽宁省东港地区有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其中家住东港市内的李新良, 市内大东管理区锦江街的赵开胜,东港市小甸子镇的高庆飞,孤山镇的汪升堂,二十八岁好青年连平被迫害致死,更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洪平、杨国 英、徐桂兰、李春艳、修金秋、姜开贤、李富庚、李季等。迫害致疯的有新兴区的王强,家住东港市合隆镇的石金英。这些人的详细情况均已在明慧网上记录在案。


   李新良,男,五十二岁,家住东港市内。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晚六点半钟左右,东港市公安局副 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二十多名恶警包围李新良家,敲门砸锁,闯入家中将他绑架。李新良光着脚被拉到东港市内花园派出所,关进立式铁笼子里。王润龙等人将李新良的两臂向斜上方约三十度角抻直后,铐在铁笼子顶端两侧的铁栏杆上,身体悬空,脚尖点地。一边上刑,一边逼供,折磨了二十四个小时。次日晚上,送进东港看守所,恶警王德有指挥犯人将李新良扔进冷水盆里,泡几个小时后再拖出来暴打,这样反复折磨了一整夜。
   政保科长王润龙多次非法提审李新良,提审过程中,恶警王德有先暴扇耳光,而后用皮鞭子劈头盖脸的抽打李新良。在押送回监号的途中,还不停的抽打,一直打到监号里。李新良被打的倒在厕所里大口的吐血。就在李新良大口大口吐血的过程中,人性全无的恶警王德有仍在不停的抽打李新良。王润龙指使王德有向李 新良逼供,犯人打累了,王德有用脚上穿着的皮鞋狠踹李新良的腿。李新良被迫害致急性肝炎,最后被折磨的不会说话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李新良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非法判刑七年,投进沈阳第一监狱。李新良因为不“转化”,狱警多次将他关禁闭、上“抻床”、暴力摧残、在两手合谷穴上扎钢针一次长达二十分钟等。李新良得了严重的“空洞 性肺结核”、左肺萎缩、胸积水、肠粘连、胃病等,呕吐不止,最后吐血、吐苦胆水一个月,直到昏死、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底,李新良的病情被恶警认定没有几 天活头了,被保外就医送回家。
   二零零五年八月,李新良在身体状态极差的情况下,被沈阳第一监狱收监,送进监狱医院迫害。出院后,监狱强迫李新良自己睡在车间的水泥地上,而且不给行李铺盖。李新良白天被强制干活儿,晚上被强迫睡在水泥地上,长达半年之久。
   零九年二月,李新良被释放后,仍被非法监视居住,身体被迫害致多病,没有经济来源,儿子念书还要靠法轮功学员资助,强大的精神压力使李新良的病情日益恶化,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赵开胜,男,时年六十二岁,家住东港市内大东管理区锦江街。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赵开胜与妻子高淑清一起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劫持,当时身上携带的一万零六百元钱被恶警王润龙等人非法搜身抢走。一同去北京上访的还有赵开胜的女儿赵娟、女婿于林文,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家人在赵开胜的女儿和老伴身上花了不少钱,才被放回家。但是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润龙等人还觉得没饱私囊,得知赵开胜家经济状况挺好,就张开血口,逼迫赵开胜交出巨额罚款,才肯放他回家。赵开胜严词拒绝,决不配合他们。
   东港市公安局人员捞不到油水就下毒手,在看守所关押迫害七十天后,以完全捏造的事实和罪名,与丹东市公安局法制处、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将六十一岁的赵开胜与女婿于林文一起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强行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教养院的恶警对赵开胜实施各种酷刑折磨,辱骂他、脚踹他、强迫整日蹲着、多日不让睡觉、不给饭吃、逼他写罪恶的 “三书”、放弃修炼、逼他侮辱大法与大法师父、给他强行洗脑等等。在残酷的折磨下, 赵开胜一病不起。二零零一年底,丹东教养院为了推脱责任,将病重的赵开胜“保外就医”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赵开胜含冤离世。
   高庆飞,男,时年六十三岁,家住东港市小甸子镇。一九九八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恶警将高庆飞叫到派出所,又问高庆飞:“还炼不炼(法轮功)?”高庆飞坚定地回答:“炼!” 就这坚定的一句“炼”,恶警张贵琦、王兴江、王延军、范同良、王权超等人将高庆飞折磨一宿,次日送进拘留所,后转押东港看守所。
   在看守所,高庆飞屡遭犯人毒打,腰和头部被打伤,被人格侮辱,被强迫干超负荷劳役,不让睡觉等,就这样一直折磨了近三个月。
   二零零三年八月中旬, 高庆飞已经骨瘦如柴,精神完全崩溃。就在这种情况下,东港市公安局与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将高庆飞非法劳教,又强行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那时高庆飞精神已经恍恍惚惚,神智不清了。但是教养院的恶警仍不停止对他的迫害,强迫他签字,写“三书”, 放弃修炼。高庆飞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就更差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早晨,高庆飞和其它二十多名被关押在丹东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押到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迫害。那时高庆飞精神已经失常了,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心脏病频频发作。同年十一月底被接回到家中。
   回家后,身体和精神恢复了一些,血压也正常了。同年十二月,本溪威宁营劳教所又逼着高庆飞到劳教所去一趟。高庆飞再次受到精神刺激,到了劳教所后血压又升高了,心脏病再次发作。精神也不正常了。劳教所拒收。高庆飞又被接回家中。回来后,高庆飞精神完全失常了,丧失记忆力,血压高达二百八十。完全失 去劳动能力。除了吃饭、刮风下大雨知道回家,其余正常人的事情什么也不能做。常年在外面溜达,一直到临终,时间长达七年。二零一一年初,高庆飞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三岁。
   
   汪升堂,男,时年七十岁,家住东港市孤山镇,东港市国营烟草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后不久,全身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九月,东港市“六一零”与公安局阴谋策划绑架所有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九月九日晨,汪升堂老人在大道上散步,被孤山公安分局恶警看见。恶警跳下车,不问青红皂白,将老人推 上警车,拉到孤山粮库,将正在粮库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宋积威一起绑架到警车上,拉到孤山公安分局审讯。老人突然失踪,家人到处寻找。四处打听才得知老人遭绑架。多方努力,才将老人营救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半夜里,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十几个警察,翻墙跳进院内,一齐闯入汪升堂家。十几名恶警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疯狂抄家,同时绑架汪升堂老人,老人当时精神受到巨大刺激。老人被审讯、逼供后关进东港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又被劫持到东港市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被强迫看污 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灌输邪党的谎言与歪理邪说。遭受各种威胁、恐吓,恶警王润龙等人强迫他写 “保证书”,放弃修炼。
   汪升堂老人被迫害致脑血栓,回家后一病不起,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老人含冤离世。
   连平,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连平被东港市公安局长刘华、政保科长王润龙等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同年六月三十日,连平被东港市公检法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判刑六年,投进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
   铧子监狱三楼专门准备了两个房间,室内全天高分贝、不间断的滚动播放诽谤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片,晚间睡觉时,还要遭受折磨。二零零四年六月,连平等十余名坚定不“转化”(指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各监区,强迫干超负荷的劳役。监狱恶党给各监区下达迫害任务, 强制这些法轮功学员“转化”。连平被转押到监狱的第三监区(特管监区)四大队,监区长李成新和四大队恶警王建军、郑小丰等人强迫连平每天推三、四百车布 料,还有各种酷刑折磨。因连平一直拒绝“转化”、反迫害,监狱恶警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将连平活活打死,同时将连平的遗体解剖。年仅二十八岁的连平就这样被中共夺去了生命。
   现在自从习近平执政以来,已有100多名副省级以上高官落马,这回希望习近平能够扳倒江泽民,通过起诉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中华民族和人类所犯下的罪恶,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过多么邪恶。
(2016/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