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李洪志身份大揭秘!]
詹姆斯
·就连旅居美国的西班牙人也对阿贵不满了
·孟建柱高调出镜,阿贵谎言被揭穿
·郭文贵滚出美国(919视频)
·郭文贵大汉奸(921视频)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罪犯郭文贵插翅难逃!
·无恶不作的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视频)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0天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郭文贵已如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郭文贵在美国过得并不潇洒,如今的阿贵已如过街老鼠
·“除魔”不成,反倒让自己家破人亡了
·“活摘”是某些人刻意编造的谣言
·“活摘”谣言何时休?
·阿贵即使苟且偷生,也早晚会淹死在众人的唾沫之中
·阿贵甘当缩头乌龟啦!
·众叛亲离的阿贵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邪教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骗子卢军宏害人不轻
·众叛亲离的阿贵情何以堪
·阿贵的心酸向谁倾诉?
·通缉犯郭文贵再遭声讨
·江洋大盗郭文贵
·阿贵百天啦!
·看看曾经的前呼后拥的大老板如今是个什么下场
·这下阿贵着急了
·这就是编造散布谣言的下场
·你们饶了阿贵吧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5天
·阿贵还有何脸面见人?
·阿贵为何如此淡定?
·华人们千万别把阿贵逼急了哦
·灾星郭文贵
·阿贵又害人啦!
·讨不死的阿贵
·阿贵真的能心安吗?
·集多宗罪名于一身的阿贵
·阿贵还能坚持多久?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6天
·别有用心的诬陷者
·中国军人不容抹黑
·漫画抹黑动邪心 糊涂转载真道歉
·郭文贵罪行累累
·李明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
·郭文贵继续被声讨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谣言不可怕,怕的是你相信谣言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1天
·揭开阿贵的老底
·阿贵不仅善于胡编乱造,更善于过河拆桥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精神崩溃的阿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3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阿贵不知所措了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历史上真实的“桃花源”其实在汉中
·民国政府难圆的梦:“上海都市计划”
·徽州百家宴之谢师宴
·从奴隶成为帝王 为何他没有成为励志哥
·陈胜吴广起义时岭南五十万秦军为何坐视不管?
·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中国最著名电影皇后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阿贵原来是这样的人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此时的阿贵心情如何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洪志身份大揭秘!

    出山前的李洪志(组图)
   
   
     李洪志一家三口
     李来1960年9月至1966年7月间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读书,父母离异在心理上带给他很深的负面影响,也因此留过级,但学习算中上等。李来在小学同学眼里的印象是老实,内向,不爱吱声(东北方言,“说话”之意)。同学们觉得他家跟一般人家不一样,没有父亲,母亲也没工作,至于他家的生活来源,没人知道。


   
   学生时期的李洪志
     淑珍就是太要强,她觉得即便家里条件再不好,也要让孩子们活得有尊严。他家不让任何一个人进,李来上小学时,没有一个同学进过他家。因为是医务工作者出身,淑珍有洁癖,不管外头多冷,孩子们放学回家,全身上下不扫干净是不让进屋的。她对四个孩子要求极严,特别是对李来总是批评,这一方面培养了李来极强的进取心和功利心,却也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孩子偏执的个性。
     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李来是接触不到乐器的。但在那个“东风吹,战鼓擂”的时代,人人都羡慕会乐器的人。在珠江路小学李来的班主任杜万衡的办公室里挂着一把小号,李来就非要学,总是磨磨磨。杜老师后来就把小号借给了李来,不忙的时候,也对他指点一下。李来对学习小号演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情。
   
   李洪志在毛泽东思想战宣队吹小号
     1966年李来进入长春市第四中学读书,在文革那个令人癫狂的岁月里,李来改名李洪志。1969年10月前后,为了将来能够不下乡,李洪志从四中转学到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加入了校战宣队(毛泽东思想战斗宣传队)吹小号。在那个年代里,只有两种情况是不用下乡的。一是打乒乓球,被各级体工队招走;二是搞文艺,被当时部队或地方的文宣团体招走。能够到部队去当文艺兵是最受人羡慕的,那时人们对于当兵的渴望远远超过能够进入大学去当“工农兵学员”。
     1970年3月总后勤部“八一”军马场政治处主任明宝元、干事路建雄来四十八中招文艺兵,招了三名学生,李洪志就是其中之一。四十八中战宣队辅导员张忠民组织校战宣队列队欢送。男女同学们上着绿军装,下穿蓝裤子,人手一本红语录,欻欻,整齐地喊着口号:“欢送,欢送,热烈欢送”。18岁的李洪志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人们崇敬的目光,多年来心中的自卑感荡然无存。
     
   李洪志当兵吹小号
     热烈的口号是暖心的,然而生活的真实却是冰凉的。刚到军马场的时候,李洪志的性格一下子变了,变得爱讲话了,爱说却常常做不到。人有点孤傲,所以没什么朋友。军马场地处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巴音高勒苏木(乡)的草原上,条件艰苦不说,毛泽东思想业余宣传队的队员虽然穿军装但根本不算什么文艺兵,而是农牧工。李洪志被定为一级工,月薪32圆。李洪志走后,家里的困难就更大了。妈妈卢淑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带着三个当时都不到10岁的孩子。为了能把李洪志调回长春,妈妈芦淑珍几次到军马场找领导协调,后来因为家里欠债太多无力再去军马场又两次写信求助。军马场政治处周瑞山主任被这个母亲的艰辛和诚恳所打动,帮助芦女士为李洪志开具了劳动局证明。
     尽管淑珍和李丹已经离婚10年了,但李丹的家人还是很照顾淑珍的,觉得这一家子可怜。李丹的弟弟李仁(时任江西上饶市军区政治部干部)也通过战友帮忙把李洪志推荐到吉林省森警支队(总队前身)业余文艺宣传队。后来李平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和李东辉进入军事博物馆当讲解员叔叔李仁都帮了忙。1972年12月,淑珍找到森警支队文宣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讲了自己家里的困难,提出把李洪志调到宣传队。队里由宫长富和乐队班副班长赵新民一起,对李洪志先进行业务考核。考核的结果一般,因为当时队里汇集了许多富有才华的演员,如蒋大为等。但出于对淑珍的同情,也考虑到洪志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这样,李洪志从军马场调入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成了乐队班的一名“专业”号手,这才真正当上了解放军。
   
      李洪志身份证
     当时的森警支队业余文艺宣传队有40人左右,有两个男生班,分别是演员班和乐队班,还有一个女生演员班。文宣队常年为连队和林业工人服务,出门大家背上乐器,同乘一辆“大解放 ”。文宣队没有创作人员,舞蹈、话剧、歌曲等都是自编自导自演,这种条件锻炼了队员们的创作能力。李洪志小号的演奏水平不算特别好,但是业务还算过得去,不是传闻中说的那样“演奏几首曲子,一首完整的都吹不出来”。文宣队的生活极大地满足了李洪志对艺术的渴求,他涉猎广泛,学舞蹈,学画画,搞木刻。尽管什么都不精,但在艺术宣传方面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李洪志在部队表现的还是很不错的,人勤快,早晨起床打扫卫生,擦楼道,什么都干,算是求进步。1975年12月20日向组织提交了“入团申请书”,愿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贡献自己的一切”。后经团支部大会讨论,一致通过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当时的团支书是接厚芳(蒋大为的爱人)。1976年1月6日正式加入团组织。
     
   
     李洪志入团申请书
   
     李洪志思想汇报
     到了78年5月份宣传队撤销,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大家就各奔东西了,业务专长强的都考入各个文艺团体,业务一般都留在本市或者留在部队了,洪志当时,就留在部队招待所当了服务员。后来经中学老师介绍,李洪志认识了朝阳浴池的收款员李瑞。李瑞没有嫌弃李洪志的家庭条件,而是觉得他人品很好。两人结婚后,李洪志通过李瑞父亲的关系于1982年4月调进了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吉林大街粮管所工会任干事(以工代干),同年6月女儿美歌出生。1983年4月借调到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任干事(以工代干),并于1984年3月经长春市人事局批准转干。在粮油公司上班的时候,洪志是公认的好丈夫、好爸爸,他几乎是天天接送孩子,开家长会都是他去。有的时候幼儿园有事儿不开园,他就把孩子领单位来,他照顾孩子照顾得特别好。   
     
     出山前的李洪志
     然而,一家人的噩梦却即将开始,一家人的人生轨迹因为法轮功而改变。法轮功给无数的家庭带来不幸的同时,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家人也一样成了法轮功的受害者,铅华之下不过是无尽的寂寞和恐惧。在法轮功运动之前,李洪志先生一家人的生活,虽然坎坷,但富有人情味;虽然平淡,却很真实;虽然贫苦,但比之欠下无数孽债要好得多。因果有报,李先生就真的不信吗!
     这时的芦淑珍女士应该感到欣慰了,她是个成功的母亲。大女儿李君1980年进入东北光学仪器厂工作,二女儿李平在长春市第三中学毕业后,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当独唱演员,小儿子李东辉在延边艺术学校毕业后到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做了讲解员。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就要到来,30多年的辛劳总算是没有白白付出。 (作者余氓,系历史学者,法轮功受害者)
(2016/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