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曾节明文集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公元219年的荆州之战,是三国时期一场重要的战略决战,此战导致蜀汉政权永远丢失了广阔富饶的荆州,复兴汉室的希望从此化作泡影。
    关羽其实不是丢失荆州的主要责任人(诸葛亮一厢情愿的片面“和吴”战略才是根源),但是关羽却是自己和长子关平被擒杀的完全责任人。因为,荆州陷落之后,关羽本有着简单易行的多条生路可走,但他却一意孤行地选择了死路。
   


    219年秋,关羽在诸葛亮(通过刘备)的错误指导下,不顾东吴卧榻之侧虎视眈眈的大患,亲统荆州主力军三万人北伐襄、樊,以水淹全歼于禁、庞德大军,攻占襄阳,并几乎攻克了樊城,曹操急派徐晃率五万兵马驰援,与关羽军大战于樊城。
    正当关羽鏖战魏军的时候,孙权这个江浙小人乘荆州空虚,再次背盟,以吕蒙为帅,以水军冒充商船,偷袭荆州江陵、南郡得手,兵不血刃端掉了关羽的大后方,吴军得势不饶人,一直打到了与四川交界的秭归,攻取了整个荆州。
   
    关羽获知东吴偷袭荆州的消息后,急忙向南回师,此时,关羽军实力完好,水军还控制着整个汉江,此时的他,拥有至少两个更好的选择:
    一是直接统帅荆州军撤入四川,此为上策,因为这一选择风险最小:
    当时关羽军三万多人,驻防樊城的魏军一万多人,曹魏徐晃援军五万兵马,加起来是关羽军的两倍,从实力来讲,即便东吴没有偷袭荆州,关羽军攻打樊城也不太可能取胜;更何况偷袭荆州的东吴吕蒙军也有三万多人!
    这是一种有败无胜的险恶形势,面对此种压倒优势的夹击,及时撤逃主力自然是上上策。
    走,可以最完整地保存实力;完整地保存实力,也可以为刘备下一步反攻荆州作最有利的准备。
    需知,“二战”初期德军突破马奇诺防线后,英国人作的,恰是这种选择(敦刻尔克撤退)。如果驻法英军统帅象关羽一样输不起,不列颠岛恐怕早就陷落了。
    当时,距吴、魏两军合围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关羽有充裕的时间率大军退入巴蜀,其逃生的时间比二战中的英国人充裕得多。
    但是,关羽毅然决然地舍弃这条路,他在得知荆州陷落的消息后,立即率军回救荆州。
   
    其二,迅即反攻荆州。回师荆州,本来不一定是坏的选择,乘东吴初来乍到立足未稳、人心未附,立即回师反攻荆州,也有取胜的可能,因为东吴兵少,且水军以外的战斗力不如魏军;如果不胜,再退向四川,仍大有逃生可能。
    此选择的优点就是掌握主动,给吴军以巨大的压力,令其,令为保守荆州而兵力收缩,而从难以施展主动性、不甚至于抄断关羽的退路。
    其缺点是如若反攻荆州不下,其退路有可能被自樊城反攻的魏军抄断。
    因此,这个风险很大的选择,只能算是中下策。
   
    但关羽却偏偏选择了最下策:他没有迅即反攻荆州,却莫名其妙地在回师途中,派使者到荆州,带着他的亲笔信质问吴军统帅吕蒙:你平时那样尊敬我,你我从未交恶,你今天为什么背盟?显然,他根本接受不了现实,尚未从对东吴人卑鄙偷袭的的行径的震怒中清醒过来,以致于幻想以义正严词的气势,打动凶恶狡诈的敌人。
    结果,吕蒙乘机抓住这一机会,向关羽使者充分展示东吴军秋毫无犯、善待荆州军诸将家属的一幕幕,导致从荆州归来的使者,起足了帮吴军策反的作用——使者从东吴带回来的“好消息”,令渴盼归家团聚的关羽军诸将士气崩解,纷纷逃跑,向吴军投降。以致于大军迅速溃散,关羽不得不带领剩下的三十多骑,奔向距巴蜀边境不远的麦城。这就是所谓的“走麦城”。
    而新得荆州的吴军,竟不费一刀一箭,就瓦解了关羽大军,并且轻易追到麦城。
    如果关羽不多此一举派出使者与东吴交流,而是全速进攻荆州的话,即便攻不下荆州,也决不会溃败得这样快,且会令东吴付出重大的代价。
    关羽在东吴卑鄙偷袭、已经事实宣战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向坚定而凶恶的敌人派出使者,反映出他无法面对现实的心理脆弱:他太骄傲、太自负、徒有刚强的外表,这种人虽则常胜,但赢得输不得,一旦遭遇重大挫折,竟立即丧失了面对事实随机应变的冷静和理智。他的心理素质与多次大败、狼狈不堪、却每每顽强逃生的曹操比起来,实在差太远了!
   
    即便是落到了走麦城的地步,关羽仍然有大好的逃生的机会:
    其一,不入麦城,直接逃入已经不远的巴蜀,再休息。此为上策,因为当时东吴追兵尚未到来。
    其二,只在麦城作短暂停留和休养,而后及早逃入四川。此为中策,因为如果只停留两三天的话,吴军虽然追来,也来不及合围和布口袋。
    但关羽偏偏再次选择了最下策:他派廖化单骑驰往上庸向刘封、孟达求救,自己却呆在麦城坐待东吴追兵将麦城重重包围。
    关羽为何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该走不走?于理完全讲不通,因为关羽如果逃回巴蜀,刘备决不会杀他,他和张飞都有“桃源结义”的免死符。
    显然,关羽坐以待毙的原因,是自尊心——他身为斩颜良诛文丑、水淹七军、名震华夏的名将,居然输给了小字辈的吕蒙、陆逊,丢失了整个荆州,向来极端骄傲自负的他,实在无颜回去见刘备、孔明、张飞、赵云等人!他更害怕被天下人耻笑,因此,他必须坚守麦城,以死忠树立一种风范,以弥补惨败的形象损失。
    因此,关羽困守麦城、坐以待毙的心理,与项羽能走不走、自刎乌江的心理是非常相似的。
    再错过了所有的逃生机会后,219年十二月,麦城粮尽终不可守,关羽被迫带领长子关平、部将赵累等几十骑奋力突围,但为时已晚,突围至距益州(巴蜀)仅二十里地的临沮时,被东吴伏兵擒获,关羽父子被斩杀,其头颅被孙权这个小人献给了曹操,却不料曹操狡猾地“以诸侯之礼葬之”,在大秀自己的“国士之风”的同时,巧妙地反衬孙权的小人形象。
   
    虽则荆州丢失的主要责任不在关羽,但关羽因为面子(虚荣心),确实把荆州之战带给蜀汉政权的损失,做到了最大,同时也害死了自己和亲生儿子。
    儒家理学隐讳关羽的缺点,却高度歌颂关羽的“死节”,这其实是一种价值观的误导,因为无谓地送死是没有价值的。
   
   2016年四月十一日晚于春寒纽约上州
(2016/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