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曾节明文集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1962年,于右任老先生在台湾写下《思乡歌》,歌曰: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海茫茫,山之上,有国殇、、、、、、”


   
    我想,任何一位心系故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看到于老这样肺腑至深的歌词,都是很难不为之动容的。
    然当年于老距对岸大陆中国,仅数百里之远,思乡之情,尚且悲摧恸怀不能自己,如今流亡美国的我,距东亚大陆,不下三万里之遥,对远在天边地球背面的故国,又应有什么样的一种悲情呢?
   
    也许是距离太遥远的缘故,流亡美国后我一直感动不起来,直到我望着安大略湖浩淼无垠的幽蓝,无边的清冷浸入我的血液,凄神寒骨、、.美东北的清寒澄澈,清晰地映照出一个孤寂的灵魂,一个遥远得仿佛来自外星的灵魂。
    这时候方清楚地意识到:我是一个流亡者。风清月明、清风入怀的夏季夜晚,听我抚琴的,连青猿都不会有一只。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作为一个普通的政治流亡者,拔不断千丝万缕、深植于故国乡土的根系,我就这样牵牵扯扯、缠缠绕绕地来到美国,在美东北的黑土地上寻觅合适自己的土壤。
    “我是一个小小鸟”,在大洋的彼岸,没有盛满中国文化土壤的盆景为我准备,我不得不孤身在纽约上州积雪的野土下,冷冷地伸展着劳病的根系,忘却桂花的飘香,就在这陌生的土壤中,结出又小又苦的枳果来。
   
    八年前,在汶川地震的人祸中,在三聚氰胺的哀哭前,在国保关注的威胁下、、.我绝望地选择了逃避:我无法改变,不愿忍受,所以只能选择离开。
    但今天才明白: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自由非无价,而代价须付出。得到了天空却失去了大地;逃离了鲨群却进入了淡水、、.我的儿子两岁在中国时,能够如画图般地写出自己的汉字名字,也曾经琅琅上口: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
   
    可如今一切都成空。为止我曾不止一次在黑夜里哀嚎:
    苍天呐,为什么中国人的命运那样悲惨,为得到一点自由和一片没有雾霾的蓝天净水,竟需要舍弃自己后世子孙的国籍、文化、甚至血统来换取?!
    今天我方悟出:和于右任老先生当年一样,我这是为自己的选择支付代价。
   
    春天的暖阳下,望着去秋的枯朽残叶中冒出的一簇簇新绿,我忽然感到:这茁壮的新绿,不正是我和其他难民的小孩吗?我们自我埋葬之苦,换得了他们的新生,又有何不可呢?
    于右任老先生的孙子辈,忘记了大陆,做成了轻轻松松的台湾人;我的儿子孙子,忘记了中国,成了快快乐乐的美国小孩,不也是值得祝贺吗?
    这也是造化。
   
   
    好在占领大陆的那个集团,今天已经老迈了,而在1962年的时候,它正处于最旺盛最凶狠的时期,这是我们这辈流亡者比于右任先生幸运的地方。
    作为力所能及谋求改变中国的流亡者,笔者唯一的遗憾的就是:我们所谋求的东西,自己的子孙却享受不到。
   
    但这也是造化。子孙做了外国人,余又何妨?不管做哪国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不虚此生,因无愧说:
    归去来兮我夙愿,来世再做中国人!
   
   曾节明 于2016年四月十八日于春暖纽约上州
(2016/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