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曾节明文集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1962年,于右任老先生在台湾写下《思乡歌》,歌曰:
   
   “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海茫茫,山之上,有国殇、、、、、、”


   
    我想,任何一位心系故国的中国政治流亡者,看到于老这样肺腑至深的歌词,都是很难不为之动容的。
    然当年于老距对岸大陆中国,仅数百里之远,思乡之情,尚且悲摧恸怀不能自己,如今流亡美国的我,距东亚大陆,不下三万里之遥,对远在天边地球背面的故国,又应有什么样的一种悲情呢?
   
    也许是距离太遥远的缘故,流亡美国后我一直感动不起来,直到我望着安大略湖浩淼无垠的幽蓝,无边的清冷浸入我的血液,凄神寒骨、、.美东北的清寒澄澈,清晰地映照出一个孤寂的灵魂,一个遥远得仿佛来自外星的灵魂。
    这时候方清楚地意识到:我是一个流亡者。风清月明、清风入怀的夏季夜晚,听我抚琴的,连青猿都不会有一只。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作为一个普通的政治流亡者,拔不断千丝万缕、深植于故国乡土的根系,我就这样牵牵扯扯、缠缠绕绕地来到美国,在美东北的黑土地上寻觅合适自己的土壤。
    “我是一个小小鸟”,在大洋的彼岸,没有盛满中国文化土壤的盆景为我准备,我不得不孤身在纽约上州积雪的野土下,冷冷地伸展着劳病的根系,忘却桂花的飘香,就在这陌生的土壤中,结出又小又苦的枳果来。
   
    八年前,在汶川地震的人祸中,在三聚氰胺的哀哭前,在国保关注的威胁下、、.我绝望地选择了逃避:我无法改变,不愿忍受,所以只能选择离开。
    但今天才明白: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自由非无价,而代价须付出。得到了天空却失去了大地;逃离了鲨群却进入了淡水、、.我的儿子两岁在中国时,能够如画图般地写出自己的汉字名字,也曾经琅琅上口: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
   
    可如今一切都成空。为止我曾不止一次在黑夜里哀嚎:
    苍天呐,为什么中国人的命运那样悲惨,为得到一点自由和一片没有雾霾的蓝天净水,竟需要舍弃自己后世子孙的国籍、文化、甚至血统来换取?!
    今天我方悟出:和于右任老先生当年一样,我这是为自己的选择支付代价。
   
    春天的暖阳下,望着去秋的枯朽残叶中冒出的一簇簇新绿,我忽然感到:这茁壮的新绿,不正是我和其他难民的小孩吗?我们自我埋葬之苦,换得了他们的新生,又有何不可呢?
    于右任老先生的孙子辈,忘记了大陆,做成了轻轻松松的台湾人;我的儿子孙子,忘记了中国,成了快快乐乐的美国小孩,不也是值得祝贺吗?
    这也是造化。
   
   
    好在占领大陆的那个集团,今天已经老迈了,而在1962年的时候,它正处于最旺盛最凶狠的时期,这是我们这辈流亡者比于右任先生幸运的地方。
    作为力所能及谋求改变中国的流亡者,笔者唯一的遗憾的就是:我们所谋求的东西,自己的子孙却享受不到。
   
    但这也是造化。子孙做了外国人,余又何妨?不管做哪国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不虚此生,因无愧说:
    归去来兮我夙愿,来世再做中国人!
   
   曾节明 于2016年四月十八日于春暖纽约上州
(2016/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