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文集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现在中国大陆教育之扭曲,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其一是教育费用愈来愈高昂,非但底层难以承受,甚至到了中等工薪阶层和普通公务员难以承受的地步。
    现在连公立小学,除学杂费外,一个学期赞助费、补课费都要几千元,“重点小学”上万元见怪不怪。
    中学和大学就更贵了。
    教育费用如此高昂,以致于连普通公务员都受不了。笔者的一个公务员朋友,在全面放开“二胎”后也不敢生了,主因就是教育成本太高,生下来“养不起”!
    此种教育费用的畸形高涨,正在令习近平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完全失效,中国社会加速滑向断子绝孙恶性老龄化的深渊。
   
    其二是学生的课业负担越来越重,简直重到了近乎体罚的变态程度:
    笔者一个在大陆的亲戚,才是小学阶段,尚不是“重点小学”的学生,几乎每晚家庭作业都要做到十一点多,第二天清晨六点多就得起床,几乎连七个小时的睡眠都不能保障(一般儿童需要八九个小时的睡眠)!
    试问,这到底是教育,还是摧残!?
    对于这种现象,一贯把中共的罪恶推到中国传统和中国人祖宗头上、大骂“亡你妈的国”、“绝你妈的种”、力挺“计生”、“转基因”以求多快好省地灭绝中国人的某“独评人士”、方舟子铁粉解释说:
    这是中国人“望子成龙”的变态心理劣根性造成的,根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棍棒教子”的现象是一脉相承的。
    那为什么我们“七零后”这一代人小时候并没有这种现象呢?笔者少年时代就读于当时桂林市最好“重点高中”,直到高三,都很少有现今小学生这样重的课业负担。哪朝那代的学童有这样重的课业负担呢?
    可见,某方舟子铁粉的歪理,不值一哂。
   
    有人认为:学生课业负担重,是老师变态造成的。
    那为什么现在这么多老师都“变态”了呢?比“文革”时期还变态呢?须知给学生加负的同时,也在成倍地增加自己的劳累(如批改作业),老师们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呢?这显然讲不通。
    也有人认为:学生课业负担重,是升学率的压力造成的。但实际上现在由于“计划生育”造成中国学生生源大降,中国高校入学早成了“买方市场”——除少数重点大学之外,各高校之间抢夺生源的竞争日益激烈,入学门槛不断降低,现在的大学本科录取率从九十年代初的不到百分之十,已大涨到百分之六十以上——大学比过去容易考多了。
    但在大学比过去容易考多了,学生的课业负担反而比过去重多了,这岂非咄咄怪事!?
    可见,中国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不断加重,根本不是升学率的压力造成的。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邓小平的“计划生育”国策是根源,朱镕基的“教育产业化政策”,则是直接祸手。
   
    邓小平鼠目寸光、丧心病狂的“一胎化”计生,自1980年全面推开以来,造成中国学生生源呈几何级数雪崩而中国教育事业衰颓,是必然的事,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可怕恶果并未全面显现,只是一些大中城市的小学数目开始萎缩——由于学童急剧下降,小学开始合并、减少。
    “计生”的恶果,首先由小学开始,向上蔓延到初中、高中和大学,是必然之势。“计划生育”实际上只能配套于计划经济,随着“计划生育”的实施,必然要“计划”学校的数目,如果不想“计划”学校的数目,就必须废除“计划生育”政策。
    但是朱镕基对此茫然无察,他和江泽民一方面坚持“计生”,一方面打着“振兴教育事业”、“改善教师待遇”(实为收买知识分子)的幌子,推出“教育产业化政策”,就是要把教育事业的蛋糕做大。
    这显然完全和“计划生育”相矛盾:“计划生育”导致学生生源大减,必然要求减少学校和教师的数量;朱镕基却要以市场化的手段,把中国教育事业推上自我膨胀的快车道。这就埋下了中国教育全面扭曲乃至崩溃的祸根。
    一方面,随着“计划生育”的坚持,学生生源不断减少、加速减少;另一方面,随着教育“产业化”的吸引和教师地位的大幅提高,公立学校教师成特权既得利益阶层(福利超好并享受公务员待遇——养老金长期由别的阶层代缴),从业者趋之若鹜,造成教师队伍膨胀。
    这就是现今中国教育全面扭曲、危机空前的主要原因!
    只不过,在九十年中后期朱镕基厉行“教育产业化”的时候,“计生”带来的学生生源短缺,尚未如今天这样严重,因此,1998~2008年这十年间,教师队伍空前膨胀,以致于公立学校教师成为“贵族”职业——广州甚至出现了博士生竞聘小学老师教职的怪现象!
   
    然而,凡是不正常的东西有一个铁律,通俗地说就是“出来混的,总有一天要还”。2008年之后,随着“计生”少子化恶果的全面浮现,朱总理上位以来悠哉惯了的教师的日子,急剧地变得不好过了起来:
    生源是学校立身之本,就好像鱼离不开水一样,学校离不开学生,无水则鱼死。由少子化的恶果全面浮现,教师和学校越来越过剩的危机猛烈地袭来,于是2008年后大陆出现中、小学关停并转潮(如2010年北京小学比1990年减少了百分之五十),教师“竞争上岗”(如末尾淘汰制等残酷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小学自然首当其冲,其核心原因就是“学生太少了,教师太多了”。
    在“末位淘汰制”等残酷竞争上岗的压力下,教师们为了保饭碗,除了转过身来逼迫学生,加课加业,以求本班的平均高分,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愈演愈烈,恶性循环,所以一切都如天津大麻花一般地扭曲。
   
    有人问:怎么这么残酷呢?不都是公立学校吗?公立学校难道养不起多余的老师吗?恰恰是因为公立学校,所以造成了这般“特色现象”!朱镕基“产业化”后的公立学校有两重性:
    一是教职工收入的大头变为事业单位工资和奖金,原先财政工资只占小头,也就是把公立学校变相地改成了企业,学校的大部分收入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
    二是继续保留事业单位的性质,教职工能进不能出,若非犯罪或严重违纪,万难解聘。
    因此形成了无解的“僧多粥少”格局。而且随着“计生”恶果地加速显现,愈演愈烈。钱不够分怎么办?一是斗:校领导是不会下岗的,自然要斗争教师——美其名曰“竞争上岗”,顺便以课业高分来吸引生源;二是榨,生源越来越少,只好加大对学生的榨取,于是巧立名目乱收费,不断恶化。这就是教育费用不断上涨的真正原因。
   
    而中国教育费用的畸形高涨,是朱镕基“教育产业化”政策的必然结果。
    笔者并非反对市场经济的毛左,笔者之所以坚决反对朱镕基的“教育产业化”政策,是因为朱镕基的“教育产业化”政策,不是正常的市场化政策,而是十足的流氓市场化政策,但遗憾的是,迄今很少人注意到朱镕基“教育产业化”政策的流氓性。
    正常的市场经济,产权界限和责权利都必须明晰,要搞教育产业化,本应该完全开放民办学校才对。但朱镕基却一方面对民间办学设置种种限制,另一方面却放开闸门让公立学校大搞创收,把公立学校变相改作集事业单位特权和企业盈利于一身的混账“特色”企业。
    众所周知,公立学校是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建立的学校,并不属校领导和该校的教职员工所有,朱镕基放手让校领导和该校的教职员工拿着纳税人的财产去创收分红,这和拿别人的房子去出租,然后把租金揣进自己的腰包有什么区别呢?这不是地地道道的流氓行为吗?
   
    这就是朱镕基的流氓“产业化”政策!
   
    这样流氓的政策,当然会造成中国教育界全面腐败烂透!
   
   曾节明 于2016年四月十七日傍晚于春暖纽约上州
(2016/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