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叶国强
[主页]->[现实中国]->[叶国强]->[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叶国强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95事件受难者叶国强要求国家赔偿
·国殇民难
·国殇民难
·抗议谴责以民为敌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敬请领导审处
·敬致奥组委取消中国申办冬奥会资格的血书
·我因拆迁问题陈述事实
·敦请国家机关纠正冤假错案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诚邀中共各级领导扪心自问
·打倒祸国殃民的共产党
·党国拆迁砸抢百姓我屡成罪囚谁之过
·公民叶国强的指控与宿愿
·寄托军民阻遏中共倒行逆施的倡议
·寄予中共新一届首长建树功德
·敬告社会各界人士
·境遇政府残害的叶氏三家控诉冤屈事实简介
·抗议游行静坐示冤申请书
·控诉声讨祸国殃民的中共
·匡救危如累卵的中共政权
·《朋党丹墀行》
·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世界共识消灭专断暴政
·请不要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自杀行为
·请中共执政党明教人民的质询
·人民憎恨政权裙官倒行逆施
·探析以残暴著称的中共政权
·痛斥中共敛财惯例:“打砸抢”的屠民暴政
·维权人叶国强诉求心愿
·闻听共产党又来了民众就心惊肉跳
·叶国强诉求说明
·我陈诉事实原委呈请党和各界义士酌定是非
·维权人叶国强诗29首
·写给党和政府各有关部门的一封公开信
·严正抗议官府暴政虐民的声明
·叶国强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通告
·愿中共吏治认罪悔改弃恶从善
·质询党中央及一府两院的敦促书
·致党中央政治局、北京市委、市政府请愿书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
·致中共各级党和政府的严正声明
·中共极权施政贯彻白色恐怖
·请鉴识中共党和政府的实质
·义愤填膺指控中共伪政权
·投诉书
· 致党和政府救助申请
·叶国强向赤胆捍卫人权的律师们致敬
·致中共中央和国家司法机关的进谏
·请求奥巴马总统准许我赴美避难
·天大地大不如中共政权职能大
·民众悲号溢于言表
·民谣简述中国特色
·中共治国暴戾成性激起民愤
·劝谏中共将功赎罪惩腐慰民
·痛斥禽兽不如的共产党
·没有共产党 人民的安生
·家破亡残惊天宇 青丝诉熬白发生
·谨防触犯国法和祸及满门党的规矩
·智勇双全定能克敌制胜
·追思蒙冤警察田兰娣妹
·特色中国
·中共禀性
·中共藏污纳垢 民众怨声载道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民心所向 改朝换代
·致中共政权机关的质询望明示解答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邪恶恐怖是中共执政的专长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掠劫民财杀戮维权义举是中共禀性
·依法维权三步曲 冤狱酷刑断头台
·向敢于剖析共产党的任志强致敬
·《两会 感悟》
·奥运晦民生拆迁惠阿党
·墓祭悲愤传檄党
·忧 国 忧 民
·贪官污吏作恶多 民众悲愤向党诉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向倡导依法治国的习近平总书记申冤
·党勿以耻为荣
·屠民掠财属中共团伙党纲政风的冰山一角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恪守道义斥责劝诫党政
·奸淫掳掠是党专业技法,信奉耶稣是我专诚志向
·怒叱中共灭失法理暴政虐民
·申诉请愿书
·党要革新修过树德恪守道义解民陈冤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强征暴敛残害民众 不在党反腐之内
·百姓纳税供公仆不如养猪狗
·快见天日了 游民亢奋
·官吏枉法图财害命,家破人亡盼党解救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共党特色奸杀抢
·幽灵披画皮 暴恐霾九州
·请鉴党国“寻滋颠政犯”的由来
·揭示庐山真面目
·维权人叶国强向党进谏
·我陈诉请愿承待党和政府审定
·北京依法维权人叶国柱指控与宿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致境遇过中共毒手惨怛于心的党首习总书记诉求
   
   ——官匪共举圈地强拆又杀人越货,黎民控诉即成“寻滋、颠政”囚徒
   ——冤狱酷刑家破人亡接踵至,年年逐级呈诉状朋党戕民罪滔天
   ——房屋遭拆光、老父被打伤,家财变共产时政灭法理,邪恶不胜举


   申冤人:
   叶国柱,满族,男1955年12月30日,北京生人,原户口所在地,宣武区天桥光明里9楼7号,联系电话:13522392189.
   本人诉:
   原公诉,审判机关,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法院。
   简 约:
   原审判机关,不顾地方政府,在(非典)疫情严重,威胁人民生命之际,为奥运圈地,以危改为名,紧急拆迁,在未给当事人,(住房安置和合理补偿)的情况下,以违反宪法的行政手段,实施强拆,灭失我家(珍贵财产,伤害我家耋耄之年老人),迫使其儿孙流落街头。信访、走访,政府各部门不予受理,进而采信政府间相互矛盾的(伪证),无视违法强拆事实,见(强拆录像)更无视(庭审录像)证实的他人打横幅、喊口号,我父子正在睡觉,并由民警叫醒,疏导离开现场的证据事实,强行编造伪证,更以法律上不能成立的(寻衅滋事)罪,将本人判刑四年,并在本人刑满释放时再一次将本人刑拘批捕。
   申冤理由与事实:
   本人刑满于2008年7月26日(奥运会开幕之际),原宣武区政府公安分局(提前几日)到狱中,拖着我因酷刑伤残的身体,手铐、脚镣,再一次对本人以当(年案情审理未清)为由,宣布对本人再一次逮捕,押往宣武区看守所扣押。失信了半月前到狱中与我谈判后承诺的“接我出狱,安置住房,赔偿等事宜。迫我“城下之盟”、、、、、、释放”。至今财产不能归还,(盟约)仍有未尽事宜。冤狱不得昭雪,这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
   事 实:
   东城区检察院,在对本人起诉的材料中,提到:(强拆现场捡到现金若干,交由当事人),本人提出质疑(强拆前已将我全家驱离现场)现金交给了谁?
   (2004)东刑初字第538号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证实非典(SARS)吞噬人民生命之际,(2003年3月28日至5月7日)以危改为名,紧急拆迁。当事人配合政府工作(5月2日)按拆迁办(李雨石)的要求,将我家(三间自建房)之一(光明里九楼东口)我母亲所住的,以我弟叶国强的名义拆除。李讲:残疾人有照顾,剩下两间一一解决。当时我们就签了拆除此一间房的协议,并没有参与大批民众抗议政府“危改”政策(站街、堵交通)的行动。1、判决书第26条,老父手书的(拆迁委托书)时间证明是(5月16日)因老父年事已高是(李雨石)授意本人的,之后李对本人讲:拆迁只是(货币补偿)九楼七号“三居室”补偿款约叁拾余万元,本人三间“周转房”柒万余元。所以我提出将我家三户所有房子安置每户一套两居室(公私、自建经营)用房共十余间,这能算我们所提(无理过高要求吗)。2、判决书第27条(天桥办事处)张波、、、、、、证言叶国柱在天桥要三套两居室、、、、.真实情况是,以上二位于5月22日晚到我家与我协商、、、、、、(天桥一套,洋桥两套两居)本人同意一并退回叶国强已领取的一间自建房(补偿款)的(确定方案)。但是5月23日早晨“政府联军”突然包围我家,轰走我家人,强行架出我年迈的父母,野蛮对我家强拆,财产没拉完,房子已推倒。见判决书第30条,证人王明君证实叶国柱父亲家强拆过程都如实摄了像。请看(强拆录像)并将我不能自理的父母连同部分财产在未让家人陪同的情况下拉往(三间房大队)三间破房中,让老人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其财产再一次遭劫)5月24日上午家人找到老人,见此惨状,又发现人参鹿茸、、、、、、本人金饰、现金等不知去向,全家人悲痛地来到北京市委门前向党和上级政府反映强拆,砸抢,并伤害老人的事实、、、、、、市信访办(盛京兰)答复:应通过“法律”解决。并电话找来宣武区政府等人员,要求回(办事处)解决,回到办事处,他们找来(李雨石),又转到(天桥派出所)李怒骂本人(你老B上天安门、中南海去告呀!)至此矛盾激化,派出所扣留我们到晚上才放我。我回到(办事处)听说早已将我父母送往医院救治,“检察院、法院不知真相吗?”
   3、5月25日上午,本人来到天桥办事处,找到洪主任,雷书记,请求到我家(拆迁废墟)及邻居家看一看,强拆时砸毁遗弃的我家大量物品,洪主任只惊问一句(真的),并不愿同我到现场见证事实。无奈我只能回到现场,到邻居洪和亮家照相留证,这是我纠缠吗?伪证:判决书第28条,证人张淑军证实,(叶国柱对调换的房子不满意、、、、、、 )强拆前后,政府拆迁办从未给我安排过“调换房屋”方案!判决书第29条相互印证了(该伪证)证据:2003年8月4日早上我一家人在中纪委门外便道上准备吃饭,忽然停下一辆警车一群警察围住我们,其中一便衣猛踩放在地上我家的物品,并小声对我讲:老B敢打我吗?其他人架走我儿子和残疾的叶国强上警车,当时我气愤的喊道:你们不让人活了,并钻入警车下要求轧死我、、、、、、后被带到派出所,他们(编造伪证)将本人于次日送拘留所,拘留15天,判决书第39条印证了,2003年8月5日市政管委,提供给叶绍炎调换房屋。本人正在拘留中(该通知也没有送达本人任何亲属)足见公检法之荒唐、邪恶!
   判决书9、10、11条证词间矛盾,9、10条证词,叶国柱、叶国强、叶明君,分三次“穿状衣”在使馆区行走,而第11条:却又改称我三人在使馆区游行上访。叶国强的判决书并没有此“罪状”足见制造冤狱!判决书第17-20条更为可耻,我们从未反对奥运,更没在王府井打横幅、喊口号。并对前来制止的民警辱骂。相反法庭上播放的“庭审录像”证实的是他人打横幅、喊口号,我父子在远处正睡觉,并服从民警疏导离开此地。在如此的证据面前,仍然给本人定罪,公检法不是反人类吗?判决书第7、8条叶国柱及其亲属多次到办事处无理纠缠,、、、、、、非典期间2003年5月26日叶国柱一家人到天桥办事处院内叶的父母躺在地上,并在周围摆放生活物品,我们看到相反证实了非典期间“人民政府”以反人类的强拆砸抢暴行残害百姓,宣武分局更以此为由,在四个多月后将流落街头的我父子(叶国柱、叶明君)刑拘1个月,更准备将我二人劳动教养各三年、一年,未遂“取保释放”至今扣留我两辆三轮车及物品未还!“首善区”呀。
   原宣武区政府,欺骗人大代表(吴青女士)对强拆提出质疑的(回复函),北京市第二十届人大二次会议,第599号建议的办理报告,谎称,叶国柱坚持在三环路内安置全家三套三居室,、、、、、、叶国柱坚持过高要求、、、、、、强行拆除,叶国柱判决书多人次,证言证实:叶国柱提出安置其三户家人(三套两居)足见政府是让我一家人多次入监坐牢的元凶,更纵容多家媒体(报纸)刊登诬陷本人入狱的恶意报道。将明知是当年市区政府部门批准建设(商业一条街)给我的个体企业,诬陷为(82年违章私自搭建一处,85年又在旁边违章扩建一处,共130余米)又将早年本人购买的(原解放前大车店)的三间平房,后归(翔达公司附属)定为违章建设没有给予任何补偿和安置。政府报纸谎称:都按政策给予安置补偿、、、、、、但叶国柱不满足,屡次向政府提出无理要求,更杜撰本人在王府井,打横幅,喊口号,对前来制止的民警辱骂,(庭审录像)证明是他人的行为,如此一个无信的政府意然操纵二院,及媒体陷害百姓,以掩盖其罪恶!正是:永定门内忆危改,当年多少人断魂?百姓啼声不忍闻,纵(非典)政府联军吓死人!
    夫妻双残的叶国强及末成年的孩子三口之家依靠政府批准的二处(羊肉串、刀削面)小房为生,并联年荣获(先进个体户)。强拆后未给任何安置,申请低保不批,原因是(补偿了其一间自建房钱11.5万余元)流落街头的他上告无门,受尽凌辱。(跳入金水河自杀)“被救”起后判刑两年狱中又被打掉门牙。判决书中,市委市政府矛盾的证词,和信仿办(盛京兰)证实的叶国强全家十口于2003年5月26日到信仿接待室的谎言及“办理报告”,叶国柱判决书,叶国强(裁定书)2003高刑终字第685号,是如何经过法院庭审质证,属实(市高院)经审核确认的,如此无法无天的地方政府,更在本人冤狱刑满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地方政府又一次到狱中,以当年案情未审理清楚为由,将我手铐脚镣,刑拘逮捕,如此为的是强行订立“城下之盟”取保释放,至今城下之盟未能如约三户人家财产荡然无存,举不胜举的事实,本人也不在一一举证了。如能严肃国法,望请党中央两院一鉴,洗我清白还我财产!让我在狱中故去的老娘,和我的儿孙有个抚慰。
    文革六四拆迁,砸抢百姓人家。三蛇黑白两道,市风日下,断肠人满天涯!
    连续多年寄发给中央两院部门的申诉材料至今没有回音,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哪儿,党中央也骗人吗?
    此致
   
   
   拆迁冤狱维权人:叶国柱 电话:13522392189
(2016/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