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谢选骏文集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http://www.xiexuanjun.com/
   
   
   (一)
   

   一般人认为,美洲印第安人是“没有青铜时代”的。
   
   这是因为: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大都缺乏铜铁冶炼工业,无法构成物质意义的“青铜时代文明”。
   
   但是,任何的理论总结都是有其片面性和歪曲性的。
   
   例如,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虽然大都缺乏铜铁冶炼工业,无法构成物质意义的“青铜时代文明”;但是,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却在不同的领域,实现了旧大陆上的各个“青铜时代文明”才具备的那些精神要素甚至物质要素,例如城市文明、书写文字。
   
   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美洲印第安人虽然没有‘青铜时代’,却有‘青铜文明’。”因为青铜文明例如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不一定要建立在青铜器物发展的基础上。
   
   青铜文明完全可以是一种缺乏青铜器物的精神文明。
   
   与此相反,只有马克思主义的偏见才会定义说,“像是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这些典型的青铜文明只能产生在青铜冶炼的基础上,因为上层建筑必须符合经济基础。”
   
   就我的研究而言,上层建筑其实不须符合经济基础。
   
   例如,美洲大陆由于和旧大陆的相对隔绝,其内部的发展也就受到无形的限制。尽管玛雅人和印加人、阿兹特克人分别发展了文字系统和城市国家这类高度的青铜文明,但他们本身却并不需要青铜器物(这些“经济基础”)作为青铜文明(例如“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这些“上层建筑”)的物质基础。甚至,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彼此之间,在欧洲人来到之前,也从未打过交道,甚至互不相知。
   
   (二)
   
   由于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物却有类似于青铜文明的文明,有人甚至可以用印第安人的这一事例来证明:“中国古代青铜器技术是西方传过来的!”其逻辑是认为:既然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物却可以有青铜文明,那么中国当然也可以如此,因此,创造了早期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的中国,也并不需要有了青铜器物才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是完全可以像印第安人一样,在没有青铜器物的时代,就创造出自己的“青铜时代才有的文明”。显然,这个“青铜时代才有的文明”,是按照欧洲中心论的观点勉强做出来的理论总结,相当地片面。
   
   “中国古代青铜器技术是西方传过来的”的观点这样认为:
   
   中国青铜文明源于西方,由古印欧人传播 。
   
   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由西向东的“青铜之路”。
   
   关于“中国青铜文明西来说”,已经有很多著作和论文论证了这一点。本文从另一个角度——美洲印第安人文明发展的角度,从侧面证明“中国青铜文明西来说”的正确性和合理性。
   
   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中国的青铜文明是西方传过来的,而不是独立起源的,那就是:和中国人同一个祖先的美洲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
   
   中国人和美洲的印第安人,都属于蒙古利亚人种,属于同一个祖先。祖先都居住在从西伯利亚到东南亚的广阔地域。
   
   在一两万年前北极白令桥消失之前,一部分亚洲大陆的蒙古人种来到了美洲,成为了印第安人。
   
   其后,海平面上升,白令海峡的通道被淹没,美洲的印第安人从此与欧亚大陆隔绝!只能独立发展文明。也发展出了玛雅等众多印第安文明。
   
   但美洲的印第安人,从来没有进入过青铜器时代!
   
   印第安人在6000多年前开始铸造并使用铜器,但不属于青铜器,而是红铜器!
   
   世界上最早掌握青铜器技术的是欧洲人。
   
   大约11000年前,欧洲就有了金属铸造;世界上最早的铜器是在土耳其发现的,距今已有9000年的历史;世界上最早的青铜冶炼遗址在欧洲巴尔干,大约公元前6000年前,也就是距今8000年前欧洲巴尔干就已经掌握了青铜冶炼技术。
   
   欧洲真正进入青铜时代是在公元前4000-前3000年,也就是在基克拉泽斯文化时进入青铜时代,这也就是距今6000多年前。
   
   伊朗南部、土耳其和美索不达米亚一带在公元前4000-前3000年已使用青铜器,印度和埃及在公元前3000-前2000年,也进入了青铜器时代。
   
   中国最早发现的铜器,是公元前4000年的仰韶红铜器;中国最早的青铜器,是公元前2700年的一把青铜小刀;然后到公元前1500年的商朝,中国进入了青铜时代。
   
   另外,东南亚地区和中国差不多的时候也有了青铜器!东南亚发现的最早青铜冶铸中心是泰国乌隆府的班清墓地,时代在公元前3600-前1000年!
   
   也就是说,亚洲中国和东南亚的青铜器技术,比西方要晚了一两千年以上!
   
   西方文明比中国早了几千年时间,这个时间,足够文明和技术的流动了。
   
   我们也很难想象,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西方的文明和技术完全没有传到东方来,东西方人种会完全没有交流!这不符合科学规律。
   
   在中国商朝出现以前的几百年,西方雅利安人就已经驾着世界上最早的战车进入并逐步征服印度,那么,雅利安人,甚至更早的苏美尔等西方民族带着先进技术来到中国,并和中国本土部落民族融合,也不奇怪。至少,会影响和带动中国的文明!
   
   在中国的考古史上,商朝以前的本土青铜冶炼遗址极少,所以我认为青铜技术西来说很有道理。
   
   科学史上有个说法,叫“青铜之路”,和“丝绸之路”齐名。只不过,“青铜之路”是在更古老的时代,青铜器技术由西方传到东方的中国。
   
   印第安人和中国人同属于蒙古人种,但被海洋和中国隔开的印第安人,只能独立发展,因此一直到近代,都还是没有掌握青铜器技术!中国人有幸,得到了西方先进文明的技术传递,在商朝开始进入了青铜时代,并在晚商时期达到了中国青铜文明的高峰。
   
   人类的文明发展,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孤立、隔绝的文明,很难取得进步。被大海隔开的印第安人,孤独的在美洲独自发展文明,结果到16世纪,依然处于类似中国商周时期的文明水平!以至于几百名欧洲殖民者,就可以轻松地征服几千万人的美洲大陆!
   
   排外者、意淫者,可以休矣!
   
   (当然,上述作者说的不对,因为16世纪的美洲,其文明发展水平,其实低于中国商周时期的文明水平。因为没有马车、没有铜铁。)
   
   
   (三)
   
   网文《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青铜之路”?》认为:
   
   在人类历史上,几个主要的文明古国都先后经过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西亚早在5000年前已进入青铜时代。东亚大约4000年前才进入青铜时代。商周之际东亚青铜文化达到鼎盛时期,而此时的西亚赫梯王国已进入铁器时代。两者之间有一二千年的时间差。那么,西亚和东亚在上古时期是否存在青铜技术传播的可能?
   
   可以认为,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青铜之路”。这条通道不但为东亚引入了游牧文化,而且也为东亚引入羊、黄牛、马和青铜技术。
   
   东亚考古发现的青铜器明显晚于西亚,青铜技术是否是由西传入东方?
   
   中国最早的铜制品,是陕西临潼县姜寨遗址出土的1件黄铜片和一个由黄铜片卷成的管状物,年代为公元前4700年左右。在甘肃东乡的林家村,出土了1件属于马家窑文化的青铜刀,保存完整,这是迄今中国发现的最早的青铜器,时代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
   
   而巴尔干到安纳托利亚一带早在7000年前已开始冶金实践,5000年前已发明范铸法和失蜡法,不同比例的砷青铜、锡青铜、铅青铜或铅锡青铜也相继发明。也就是说,4000年前西亚已进入青铜时代的鼎盛时期,主要的青铜冶铸技术均已发明,并对周围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从技术史的角度考察,无论红铜冶炼、范铸法、失蜡法还是砷青铜、锡青铜、铅青铜、锡铅青铜都是西亚早于东亚。而且铜以外的其他金属如金、银、铁等冶炼东亚亦不早于西亚。
   
   青铜冶炼和铸造是高度复杂的技术活动,不可能一人一时一地完成,其中必然有一个不断完善和改进的过程。在旧大陆不大可能存在两个独立的起源。也就是说,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是从西向东传入东亚的。在西北,特别是新疆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填补了青铜冶铸技术由西向东传播的空白。古墓沟文化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表明大约四千年前新疆部分地区已进入青铜时代,且与中亚、西亚、中原均有联系。
   
   除了青铜技术,中国从西亚引入的家畜还有羊、黄牛和马。
   
   驯化地理学研究表明,绵羊、山羊和犬一样(尽管狗的最早驯化地还不清楚)不仅是最早的驯化动物,而且是分布最广的动物。有学者对西亚家养动物的起源作了总结,指出绵羊和山羊是当地最早的驯养动物,牛、猪、狗次之。
   
   东亚养羊与西亚相比大约晚了五千年。中国青铜时代遗址中出土的山羊和绵羊骨骼才被认为是确凿无疑的家羊。而且,进入青铜时代后,从新疆到中原遗址中羊的数量明显增多。
   
   水牛可能起源于东亚或南亚,而黄牛很可能来自西亚。从河姆渡到兴隆沟,东亚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牛骨多为水牛骨骼。到了青铜时代,黄牛才在东亚大量出现。黄牛与山羊一样经历了大致相同的驯化和传播过程。
   
   至于马,在东亚数百处经科学发掘的遗址中从未发现马的骨架,只有零星的马齿或马骨出土,不能确定为家马的遗迹,很可能是普氏野马或其它动物的遗物。也就是说,和西亚一样,东亚没有发现四千年前的家马骨骼和其他证据,确凿无疑的家马和马车见于商代。学界认为,家马的野生祖先主要分布于欧亚草原的西端。乌克兰和哈萨克草原新石器和青铜时代文化遗址中大量马骨的出土显示了从野马到家马的驯化过程。而骑马和马车技术可能源于西亚的骑驴和牛车制作技术。
   
   上古时代,东亚、西亚没有不可逾越的壁垒,否认“青铜之路”的存在十分困难。
   
   考古学、语言学、体质人类学和历史记述与传说均表明上古存在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文化交流,要否认青铜之路的存在已十分困难。这是因为:
   
   第一,没有证据表明东亚的青铜器早于西亚。尽管有人将中国的青铜时代推到了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亦有人将龙山文化、红山文化看成是铜石并用时代文化。就算五千年前的龙山文化、红山文化已进入了青铜时代,也比西亚晚了近千年,且不算青铜时代之前上千年的红铜时代。举世公认中国不存在红铜时代,《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卷》也没有这一条目;龙山文化、红山文化是典型的东亚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东亚和西亚的青铜冶炼技术有什么不同。曾经有人认为青铜铸造西亚用的是失蜡法,而中国用的是范铸法,在技术上有本质不同。事实上,西亚几乎同时发明了范铸法和失蜡法,东亚亦同时使用范铸法和失蜡法。考古学界流行一种假定,即自古存在一个以礼器或容器为特色的中原或中国青铜器传统,到了后来才受到北方或外来青铜文化的影响。事实上,东亚早期青铜器均无特色可言,只不过是西亚或中亚青铜器的翻版而已。只有到了商周时代中原青铜器才独具特色。这是技术传播过程中产生的分化现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