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谢选骏文集
·4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这一理论的提出,经历了四年,现在已经基本完善:
   (谢2012年——沈2015年——裴2016年)
   
   
   


   解读薄熙来事件:中国出现了三个中共中央/谢选骏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秦人与楚魂的对话,2012年) (博讯 boxun.com)
   
   1、
   
   秦人:如何解读薄熙来事件?
   
   楚魂:显然,薄熙来事件标志着“中共统治进入晚期”。
   
   根据我1996年提出的“七十年理论”,一般政权在七十年左右都会发生一次脱胎换骨,甚至美国,也在建国七八十年的时候发生了分崩离析、重新改组的南北战争。法国1789年大革命到1870重建共和,也花了七八十年。俄国民主革命失败(苏联建立)重建民主(苏联瓦解)也是七十多年,中华民国建立(1912年)到民主化(1987年),也是七十多年。
   
   2、
   
   秦人:有人说如果不是薄熙来在两会期间到中央“唱红打黑”, 事态可能不回如此严重,同意吗?
   
   楚魂:“唱红打黑”企图在社会上复活共产主义运动,而共产主义运动则是一个国家发生危机甚至发生社会破产时,特有的现象。“唱红打黑”的土壤,实现在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而又无法推进宪政建设的矛盾。薄熙来在两会期间到中央“唱红打黑”, 主观上可能是为自己的案子解套,客观上是向中央的现行路线挑战,触发了中国社会的全面危机。
   
   3、
   
   秦人:薄熙来事件在此时爆发, 与中共即将政权交接的“十八大”时间点,有没有关联?
   
   楚魂:有。中共在1989年以前,是通过更换接班人梯队的一把手来完成政变的,例如刘少奇、林彪是毛泽东的牺牲品,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市邓小平的牺牲品。但六四大屠杀以后,中共合法性降低,姓资姓社都不敢辩论了;为了稳定大局,不再敢于撤换第一把手,于是改为在党大会前后撤换政治局委员和地方大员。1990年代撤换杨尚昆兄弟和北京头目陈希同,2006年撤换上海头目陈良宇,都属此类,这次轮到重庆头目薄熙来。
   
   4、
   
   秦人:薄熙来政治生涯走到此一地步, 跟他的性格有关, 国外媒体也曾经以”东方麦克白斯”形容薄熙来,您怎么看薄熙来这个人?
   
   楚魂:薄熙来事件是“文革一代”首次登上中国政治的最高舞台。这就决定了以后的习近平时代和以前的胡锦涛时代很不相同。因为习近平和薄熙来一样,也都是红卫兵出身的。文革一代的人,不像胡锦涛一代的人那样是在文革以前就定型的,还比较循规蹈矩地恪守文革前流行的奴隶主义;也不像江泽民一代的人那样见过解放以前的自由社会,思想还没有完全僵化。文革一代的处事特点就是志大才疏、见风使舵,但是社会适应能力非常强。苦难与野心,是他们生命的主旋律,所以用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斯”来形容他们,是有其韵味的。
   
   5、
   
   秦人:薄熙来事件已经成为各方势力透过外国媒体来释放真假消息的网络攻防战?
   
   楚魂:谁跟谁之间的攻防,决定了接下来还有哪些“球”会被丢出来。在这些方面,现在仅仅开了一个头,以后的节目会越来越精彩。总的来说,多方混战、谣言主导,将是未来中国政治变动的一个预演。而由于中国实行新闻封锁,所以决战的主战场就移到了海外,这个很像是清朝末年,决战的主战场是在租界里面。因为租界有治外法权保护的言论自由,可以办报纸。
   
   6、
   
   秦人:薄熙来事件对于中国政治未来发展有何影响?
   
   楚魂:薄熙来事件表明中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一个选择是“退回共产主义”、继续唱红打黑。显然,此路已经不通:不仅文革之前没有走通,结果爆发了文革;而且文革中竭尽全力推行红色恐怖也还是没有成功。最后这一次,薄熙来也还是没有走通,而且还背上了刑事犯的罪名,比毛泽东家族的命运还要悲惨。
   
   一个选择是坚持现行路线,维持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显然,此路也已经不通:否则就不会有薄熙来的粉墨登场和全国人民的一片叫好了。这是因为,邓小平改革经过三十多年,已经流弊甚多,造成民怨沸腾,推动“中共统治进入晚期”了。
   
   7、
   
   秦人:中国向何处去呢?
   
   楚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腐败路线,用普选的方式、通过民主与法治的办法来解决唱红打黑企图解决的那些社会问题。
   
   但是,这一点说来容易做来难。
   
   这是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出现了三个中央,导致任何决策都无法贯彻执行:
   
   (1)江泽民代表的第三代领导核心,退而不休;
   
   (2)胡锦涛代表的第四代领导核心,即将退休;
   
   (3)习近平代表的第五代领带核心,即将上台。
   
   实际上,薄熙来事件之所以会发展到今天这个难以收拾的样子,就是因为上述这“三个中央”之间互相掣肘造成了“政出多门”的乱象。
   
   2012年4月20日
   
   
   
   美学者裴敏欣:中共统治已进入漫长的衰落期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30日 转载)
   在河北省石家庄附近的中共圣地西柏坡参观的青年团体。(资料照)
   
   华盛顿—继美国知名中国问题学者沈大伟约一年前提出中共统治已进入残局(endgame)的观点后,又有一名美国的知名中国问题学者提出,中共统治已进入一个漫长的衰落期,中国将无可避免地走向变革,但自上而下的改革时机已经错过,未来10-15年后,“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将终结中共的一党专政。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凯克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4月28日在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举办的一场有关中国向民主化转型的研讨会上再次阐述了这一观点。在此之前,他接受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Mike Forsythe)独家专访时就表示,一党专制在中国将难以永久维持下去。
   
   裴敏欣表示,中国目前已经具备向民主化转型的社会经济条件,而未来10-15年后这些条件只会更加成熟。以人均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目前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3500美元,正好处于发生政治转型范围(7500-25000美元)的中值。
   
   另一个要素是成人的文化程度。按成年人的受教育年限计算,中国目前成年人受教育时间平均为7年半,也恰好处于转型范围的中值。十年后,这一数字也将提高到8年半,而且1990年代末期开始的大学扩招使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和比例要远远高于同等经济水平的国家。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有可比性的国家,即地处亚洲、中等收入或共产党执政在达到同一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时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向民主的转型。
   
   美学者裴敏欣:中共统治已进入漫长的衰落期
    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在会见俄罗斯高官之前(2016年3月15日)
   
   裴敏欣表示,在民主转型条件不断成熟的同时,中共的政权体系已经开始衰落。他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的执政者通过压迫(repression)和恩惠(patronage)建立起一个脆弱的体系来维持统治,但这个体系现在已经瓦解。政治精英间的团结被打破,最明显的例证就是2012年对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审判。“我认为,自文革结束以来,中国的执政精英比过去任何时期都感到困惑、担忧、恐惧和愤世嫉俗。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他们(精英们)迷失了方向,完全不知道路在何方。”他说。
   
   裴敏欣认为,未来中国发生政治转型将会有三个选项:改革、革命或二者结合,即他所说的“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他说,中国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时机已经错过,改革的窗口正在关闭或者说已经关闭,而且时不再来。但再次发生像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那种大规模群众运动的几率也不大,因为那样的运动很容易被镇压。
   
   他说:“我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是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想象一下,到2025年或2030年,(中国经济)在长期停滞后,执政精英在绝望之下推出一个改革者,希望他(她)能够带领大家走出一条路。这最终导致统治精英的分化,但在这个短暂的时期,社会的力量得到解放并被动员起来。想象一下,那和1989年的情况非常相似,差点就发生了(close call)。”
   
   裴敏欣表示,中共的衰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概是10-15年。“如果你要我去准确地说出中共衰落的起始点的话,我认为是2012年。薄熙来案是个标志,这恰逢2011年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在这个过程中,中共的衰落并非是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它并非来自于经济,而是政体。”他说。
   
   在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4月28日主办的这次研讨会上,美国知名中国问题学者、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也强调中共的衰落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说:“我们都要知道,列宁主义国家政体的衰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它不会是一个瞬时的内部爆炸,而是长期的、漫长的衰落。苏联的衰落大概始于1964年。从它开始衰落到最终解体耗时了27年。”
   
   沈大伟2015年3月曾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提出中共在中国的统治进入残局。
(2016/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