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
·胥志义:两种效率——也论民主与效率
·胥志义:人性的旗帜是红十字会的生命
·胥志义:《“爱国”“卖国”疑》系列文章(一):国家是什么?
·胥志义:国家的起源与职能
·胥志义:“经济侵略论”的破产
·胥志义:模糊和弱化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市场主体无祖国
·胥志义:侵略与人权
·胥志义:市场化民主化对国家组织的解构
·胥志义:规则的冲突与趋同
·胥志义:“爱国”更多是一种情感
·胥志义:国家会消亡吗?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反贪腐与除恶政
·胥志义:中国GDP的水份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权力如何使人变成魔鬼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危机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机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义
·胥志义:“莫须有”的流毒
·胥志义:“牛刀杀鸡”与“烂尾政治”
·胥志义:“吃饭砸锅”论错在那里?
·胥志义:中国有没有“维稳学”?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思想的朋友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是失序和腐败的经济
·胥志义:人权能够谈判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与美国“危机”的关联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自私与“不自私”的交易
·胥志义:望梅能够止渴吗?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侵略战争根源于专制政权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一,权斗的险恶
   
   刘志军托律师带话给女儿,不要从政。我想他的意思不是说从政这个职业不好,而是叫她远离权力。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之前,挥剑刺向自已的女儿,也不是他没有人性和亲情,而是他深知王朝更替的惨烈,与其受他人凌辱,还不如自已了断。曾看过一篇外国短文,说国王很羡慕种地的农夫,我想也不是农夫的生活好过国王,而是国王处于权力的中心,权力的争夺使他深感不如农夫安全。

   
   陈有西先生早些时候写了一篇文章,《生是组织的人,死是组织的鬼》,谈到他作为律师参与并知道的为犯罪官员进行辩护的为难,这种为难不是社会舆论对他们“站在犯罪份子一边”的误解,而是官员并不愿要律师辩护,甚至呵斥律师,“辩护就是对抗党”。为何这样的不合人性和常理?陈有西的解释是权大于法,党委决定法院不可能推翻,官员深知这其中的秘密。辩护既然无用,不如不辩护,还可落个“态度好”,或能获得从轻处理。越是级别高的官员,位高权重,他们在处理别人的时候,从不容他人反抗和辩护,当他们被别人处理时,越是知道辩护和反抗无用,所以更加清楚律师的无用。
   
   这种解释很现实,却没有洞察专制体制下权斗的本质。专制体制下的权力争夺是丛林规则,胜王败寇。胜者为王,为伟光正。败者为匪,为罪犯。那么,那些败者作过恶没有?只要沾上权力的边,很少有独善其身的,作恶是常态,不作恶是特例。以前的皇帝那个没作恶?但某个皇帝被推翻,并不是因为他作恶,而是权力争夺的结果。所以,一个王朝被推翻,固然有作恶大多,引起民愤的原因,但王朝更替,不是清算罪恶,只是掌权者的更换,或者说作恶者的更换。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血流成河,不是为了反对皇帝的三宫六院,而是由谁来拥有三宫六院。所以被推翻的皇帝也好,被杀头的贪官也好,没有那个心里会认为自已犯了罪,但却会承认在权力争斗中失败了。
   
   清算犯罪就要讲理,就要分清罪或非罪,罪大或罪小,律师排得上用场。权斗却是不讲理的,谁的手段强,握有更大的权力,或者说更大的暴力,谁就是理。官员不要律师,是他认可了这个权力争斗的丛林规则。自已在位时讲权不讲理,张扬跋扈,自已失势时也不指望讲理。这些官员比如刘志军犯了罪没有?当然犯了罪,但他们深知,自已被处置,不是因为罪,而是权斗的失败。罪只是表面的,权斗的输赢由权力决定。真正的法院是讲理的地方,律师辩护即是讲理,但权斗是讲理的吗?所以在这些官员心中,并没有罪的概念。他们口头上说认罪服法,其实心里并不认罪,只是用认罪服法来向权斗对手表示服输。在权斗中,表面上的罪并不重要,认不认输至关重要,不认输,就是否定“党和组织”对他的处理决定,一旦惹恼了“组织”,可能被杀头,而一认输,或能躲过一劫。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官员不要律师辩护的内心真正原因。
   
   我们见多了权斗的血腥,比如对彭德怀,刘少奇的迫害。但这只是权斗惨烈的一个方面。权斗惨烈最重要的一种表现,是代表权力的强制力使用不讲理。刘志军该不该处死?如果司法独立,如果审判过程中有充分的公开和讲理,处死也说不上残暴,如果由一权势人物操纵,处死不处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则足以产生恐惧 的效果。权势人物为什么喜欢人治的体制,追求的就是使他人产生恐惧。刘志军掌权时专横跋扈,谁都害怕他。一旦失去权力,心理防线全面崩溃,在于他深明这其中的险恶,所以对女儿的告诫,不是叫女儿不要去贪腐和作恶,而是远离权力。
   
   与刘志军相同,文强对儿子的告诫也是不要从政,不要与政府对抗。当他掌握权力,一脚踩着罪犯的头,一手打电话向上级邀功时,他可曾想到踩头是犯罪,那怕踩的是罪犯的头?他在展示他的凶残。而以暴力为基础而不是以讲理为基础的权力是需要这样凶残的打手的,所以他得到提拔。当他在权斗中失利时,固然悟出权斗的凶险。却十分担心儿子因为对抗政府被人踩头。因为他以前的凶残,就是权力的凶残,当他失去权力时,权力凶残的对象就可能是他或他的儿子了。
   
   刘备的儿子阿斗应该平反。“扶不起的阿斗”,被人嘲笑几千年。其实不是阿斗错了,而是嘲笑阿斗的人错了。也许阿斗确无治国打仗的才能。但他的精明之处在于他洞悉权斗的厉害,身处权力高端而尽量远离权力,一般人很难做到。试想,如果他不远离权力,他能斗得过诸葛亮,保得住位子吗?他在蜀国灭亡之后,不是表现出“乐不思蜀”,魏王能饶他的姓命吗?刘志军在位时从不反思权力的罪恶,当他自已的生死系于一线时,才悟出权力场的险恶,告女儿远离权力。十个刘志军,也比不上一个阿斗。
   
   世上所有的争夺,比如财产的争夺,情人的争夺等等,都比不上权力争夺的惨烈。阴谋诡计,血腥残暴,因权力争夺而达到登峰造极。人类的智慧多用于争夺权力,特别是专制体制下的国家。因为权力,父子反目,兄弟相残,在中国历史上比比皆是。权力扭曲人性,这是为什么?
   
    二,权力的诱惑
   
   国共对峙时,有人从延安考察回来,说共产党比国民党更朴素廉洁,宋美龄说,那是他们还没有偿到权力的滋味。什么是权力的滋味?通过权力获得比职业收入更多的金钱和享受,更多的美色和纵欲,更多的趾高气扬和高高在上,更多的“真理”光环和拥载赞颂,更多的生杀予夺和奴役他人。当权力能够带来这一切时,很难有人可以抗拒其诱惑。现在的共产党比那时的国民党是否更朴素廉洁?相信国人心中都有数。为什么?因为共产党打下了江山,取得了权力,偿到了权力的滋味。即便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被“糖衣炮弹”击中的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一批,可谓前扑后继。权力是腐败的根本原因。
   
   资本家当然有钱,但下雨会有人献媚于他,给他打伞吗?行动能够清场,出行能有警车开道吗?能够坐在堂上,享受下边的人对他“三呼万岁”吗?“有钱能使鬼推磨”,确是金钱社会的铁律,但和以最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为支撑的权力比起来,金钱只是小儿科。山大王实行暴力统治,固然威风强横,堂上一呼,阶下百诺,但他有理论包装,作了恶还能获得伟光正的称号吗?山大王明显为匪,而用理论包装起来的山大王则是“英明领袖”。当暴力不是服从思想而是控制思想并使其为已所用时,暴力转变为冠冕堂皇的权力。暴力可以带来对他人进行奴役的快感。却无法给人带来被他人颂扬的欢乐。所以,纯粹的暴力比之权力,仍是小儿科。
   
   刘志军们叫儿女们不要从政,儿女会听他的?只要权力能够带来这种种的好处和满足,追逐权力便是人的本能体现。文化大革命中也有不少被打倒的“当权派”,他们有没有人在监狱中交代儿女们不要从政?我没有看到有关的史料,但相信一定有人能够洞察权斗凶险,官场无常,而心生畏惧。但当他们的权斗对手毛逝世后,权斗的结果被改写,他们中又有那一个能够远离权力,“不从政”?更遑论他们的儿女了。所谓的“红二代”“官二代”等等,不是目前官场的普遍现象吗?旧社会的上海是“冒险家乐园”,“权力场”则是一个更大更复杂百倍的“冒险家乐园”。有人这样形容资本的逐利本性: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权力比之金钱,对人的好处高过百倍,即便权斗更血腥险恶,很少有人会因为险恶而拒绝权力的诱惑。
   
   有人说,中国封建时代的科举制为底层民众提供了一个上升通道。且比之世袭,暗箱操作的提携等,更为公平。但这个“公平”暗藏的前提是官员可以得到比一般职业人多得多的利益。是建立在更大的不公平基础之上。一个穷儒考上“状元”,立马就有银子,有宅子,有仆人,还可动用权力,打击打击那些以前欺负他的“势利小人”。真可谓志得意满。但用现代理念来看,即便你中了“状元”当了官,也不过是找到一份“工作”,要有房子,还得慢慢积攒银子买。由于中“状元”当上官得到的好处,比之找到一个教师的职业得到的好处,差别是天上地下。这种差别是什么差别?正是有权力与无权力的差别。关键是,中国传统观念以至于现在的观念认可这种差别。现在的官员,到一个地方工作,政府不是要给予他房子,车子,仍至司机,生活秘书等“仆人”吗?当体制存在这种差别,大家在潜意识中也认可这种差别时,追逐权力便是天经地义。更不用说权力带来的上不了桌面的不义之财,和权力带来的趾高气扬对虚荣心的满足。“科举制”用某种程序上的公正,掩盖实质上的不公平,麻痹中国人几千年,结果人们不去反对权力的“好处”,而是去追逐权力。“范进中举”的悲剧,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剧。
   
   “民主是个好东西”,好在那里?好在它能通过制度性的民主,消灭权力带来的“好处”,而非是选一个“人才”。所谓制度性的民主,不单是选举,还包括人民的监督,民为主,官为仆的理念,官员不是“领导”而只是一种职业的制度安排等等。如果民主只是选举,而不能通过制度包括选举制度消灭权力的“好处”,那选举只是确定谁来获得特权利益,谁来对人民实行指挥控制,谁来教育你,管制你,决定着你的收入,尊严,甚至生命,形象的说,谁来当“领导”或“奴隶主”。这样的选举有何意义?据说民主有“好民主”与“坏民主”之分,如果确实有的话,那“坏民主”一定是权力仍能够带来“好处”下的民主。权力的诱惑必定扭曲民主。使民主变成只是“选人”,而非是通过“选人”的逼迫机制来消灭权力的“好处”。世界上那些因实行民主而产生动乱的国家,无不是那里的权力仍然能够带来“好处”。而使这种民主表面上看乱象丛生。这说明消灭权力的“好处”,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事儿。当追逐权力“好处”的人利用民主实行权力争夺时,固然使赞颂民主的人大失所望,使反对民主的人找到依据。但只要民主还在,经过民主的长期努力,最终是可以消灭权力“好处”的。所谓的“坏民主”,只是民主与权力较量过程中,民主并未完全战胜权力产生的一种现象。即令是那些经过长期民主,民主已大体战胜权力的国家,权力还是时时想挣脱民主和民主制订的规则的制约,比如美国的“水门事件”。所以,民主的乱象很大程度上是由想获得权力好处的人利用民主带来的,但他或他们最终又会被民主淘汰。也只有民主,才能把他们或他们追逐权力“好处”的思想与行为淘汰。民主正是经过这样不断的淘汰,才能达到最终消灭权力“好处”的目的。(因埃及等国的民主现在产生争议,为说清民主的本质和意义,此段略有累赘和偏题,不好意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