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徐永海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2014-7-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8月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8-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家庭教会聚会学圣经被警察干扰——2014-8-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空前绝后的最大胆假设
·就空间能源致信各国领导人
·为十字架道路上的中国家庭教会祈祷——2014-8-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牢里的王春梅和精神病院里的张文和祈祷——2014-8-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9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2014-9-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蒙冤警察田兰患重病住院不忘维权
·各位亲朋好友,中秋快乐!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众访民从北京前去吉林去旁听王春梅的开庭
·因向政府要钱而坐牢近半年的王春梅今日开庭
·因为耶稣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要如何——2014-9-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的教案蒙难者到公安局要求国家赔偿——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三
·因教案而蒙难的基督徒求主给力量——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四天
·我的禁食祷告词——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五天
·回归使徒时代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9-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教案中经历过苦难的肢体们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六天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主内肢体北京维权人爱国人士叶国强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十字架遭强拆而痛心的李克老牧师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九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10月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公安局受理了教案蒙难者国家赔偿的申请——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刚刚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王素娥家庭教会后刚出院门就被警察抓走——2014-10-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今日被抓走的主内姊妹王素娥祈祷——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
·我们教会昨日聚会后主讲圣经的王素娥被抓——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
·为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张文和弟兄祈祷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5日
·我们大家不要忘记北京维权勇士赵勇——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5日
·基督徒都应来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6日
·为了人类美好的明天我们坚持走十字架道路——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
·愿所有的民运维权人士在天堂里都得冠冕
·肢体杨秋雨王玉琴叶国强昨晚被抓——2014-10-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我们家庭教会被抓的肢体们祈祷——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19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0日
·被抓的肢体需要法律上的帮助
·被抓的肢体需要法律上的帮助——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被抓的肢体需要法律上的帮助——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1日
·2014两会期间北京丰台卢沟桥教案——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2日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四中全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3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APEC峰会——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4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海内外肢体朋友——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5
·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2014-10-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四中全会被软禁者的禁食祷告25天
·因四中全会我又由监视升格为软禁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软禁者的公开求助信
·为身患癌症的公民维权人士田兰呼吁
·徐永海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王春艳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杨靖弟兄的《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王春艳:余文生律师为敲诈政府的王春梅来辩护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近来失去自由的主内肢体祈祷——2014-10-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小小的教会现有6名肢体被抓——2014-10-3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七名前中国政治犯关于吴弘达之死的声明
   
    2016-04-28
   
   


    据报道,吴弘达先生2016年4月26日在洪都拉斯与友人度假时突然去世。我们在此向他的家人表达诚挚的问候。但是在世界媒体潮水般发布充满赞誉的讣告之际,我们感到我们需要讲出应该讲的话,以便媒体和有关各方在评价吴弘达先生生平的同时,注意我们在最近几个月做的一项调查以及调查结果。
   
    我们先从雅虎人权基金谈起。雅虎是最早在中国提供电子邮件服务的西方公司,在2000年至2004年师涛案前,中国异见人士出于信息安全考虑,多半选择使用雅虎电子邮箱,因为他们相信美国公司不受中国政府控制、美国公司具有道德底线,不会泄露他们的隐私。但是雅虎恰恰做了中国异见人士认为它不会做的事情,即向中国政府提供异见人士的个人信息和电子邮件内容,导致这些人被判刑。2007年4月,在吴弘达先生的介入和帮助下,两名正在服刑的中国政治犯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控告雅虎公司,当年11月雅虎与他们达成和解,向每人提供三百二十万美元的赔偿,并设立金额大约为一千七百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专门用于“向因为在网络上表达言论而入狱被囚的异见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救助。” 这笔庞大的雅虎人权基金交给吴弘达先生创立的劳改基金会以及2009年创立的劳改人权组织管理和发放,后者的使命是对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进行监督。在劳改基金会2008年初发布的一份公告(这份公告的原出处似乎已被劳改基金会网站删除)中,资金的受惠人定义为“中国网络审查制度的受难者及其他政治犯。”
   
    我们七人都是2000年至2004年期间的雅虎电子邮箱用户,其中六人的判决书直接引用电子邮件作为“犯罪”证据。我们七人共服刑38年,并且都在监狱中遭受了程度不等的酷刑。
   
    我们当中有些人曾经是吴弘达的朋友,四个人曾经从雅虎人权基金受益。由于我们四人在受到雅虎人权基金援助的过程中分别经历了严重的不规则现象,加以我们所了解的受益者人数甚少,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感到这个基金的管理一定存在着问题。
   
    去年11月开始,我们对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展开了调查。我们的调查主要基于劳改基金会以及劳改人权组织这两个非营利机构的税务表,以及对相关人士(受益者、其他知情人士)的访谈。我们发现:
   
    1.至2015年底,劳改基金会和劳改人权组织的账面可支配流动资产总额已经不足3百万美元(我们还没有看到劳改基金会与劳改人权组织2015年的税表,所以暂时没有精确数字),雅虎人权基金已经不复存在。
   
    2.在已经花去的大约一千四百万至一千五百万美元(包括雅虎基金投资账户的利息、红利收入)中,只有大约70万左右用于雅虎人权基金本来的目的,即向中国异见人士提供人道和法律援助,不足目前全部使用资金的5%。其中多数资金在2008年至2010年间发放,从2013年至今,人道救助的发放比例仅仅占劳改基金会的年支出的不到百分之二。
   
    3.在发放的大约70万左右的援助中存在着普遍的不规则现象,以至于不打开劳改基金会的记录逐项查证,我们都无法相信这70万左右悉数送到了政治犯那里:
   
    -在一些例子中让申请者填写空白申请表;
    -在另一些例子中既不要求受益人填写申请,也不要求他们在收到汇款后提供收据;
    -发放少于审批通过的数额;
    -故意为申请制造困难,如劳改基金会的人道援助通告以及申请表甚至不提供中文版本;
    -许多完全符合条件、急需人道救助的申请者遭到拒绝,更多人在提交申请后压根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更多的例子我们在此不一一列举。
   
    4. 2011年1月,王小宁妻子俞陵控告吴弘达侵占对王小宁的赔款。根据公开可查看的诉状,吴弘达用雅虎给王小宁的赔款中的一百万美元为自己买了一份年金(annuity, 一种投资)。这份诉状还揭示了吴弘达先生企图控制对王小宁、师涛赔偿款的整个过程,值得全文阅读。此案同年4月庭外解决。
   
    5.吴弘达本人以及劳改基金会在2008年至2015年期间官司不断,仅仅法律费用就高达将近、甚至超过一百万美元。
   
    6.我们在劳改基金会的税表上发现了不止一处可疑的资金转移现象: 从劳改基金会转移到另一个组织的资金(且不管这种转移是否合理合规,是否获得了理事会同意),却没有出现在另一个组织的报税表上。
   
    7.雅虎人道基金主要用于运营劳改博物馆以及劳改研究,包括人员薪资、博物馆购置、房租、旅行、法律费、房地产购置、以及各种开支等。据前劳改员工告诉我们,劳改博物馆参观者稀少;教育项目贫乏,不过是吴弘达先生给前来参观的学生做一个讲座;劳改研究基金会这几年间出版的研究报告以及其它出版物屈指可数,而且内容单薄,与资金少得多的其它人权机构的研究报告或工作量相比,无论从数量、质量、还是长度上,都无法相提并论。
   
    8.雅虎首席律师,先是Michael Callahan, 然后是现任Ron Bell, 一直担任劳改人权组织理事会的副主席。这个组织专门负责监督管理雅虎人权基金。根据劳改人权组织的税表,理事会的职责包括审阅和批准劳改基金会的预算和项目,审阅和批准人道救助申请,并且“在资金发放前将这样的审批决定记录在机构的记录本里”。从我们的发现看,我们认为雅虎首席律师以及整个理事会没有承担起理事的监管责任。据我们的调查,劳改基金会以及劳改人权组织这两个组织的理事会对吴弘达先生的作为有至少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他们显然没有采取得力措施纠正。据我们了解,雅虎首席律师甚至曾专门前往位于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办公室,对太少的基金用于救助政治犯表示不满,但是这个错误却没有得到改正。
   
    我们曾经在二月底给Ron Bell 写信,基本上提供了我们在这里提供的调查结果,尽管没有这样详尽。Bell 先生在三月的一封回复中以保密为理由,没有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并且否定他本人作为劳改人权组织理事有任何管理不力的责任。
   
    9.一名劳改基金会前雇员告诉我们,2013年至2014年间,劳改基金会曾经遭到美国国税局(IRS)的调查,因为账目混乱等问题差点被收回非营利组织机构资格,后来以罚款了事。
   
    10.就我们所知,在吴弘达先生离世前,人道救助已经处于停止状态。
   
    限于能力和其它限制,我们的调查非常有限,我们的发现仅仅是冰山之一角。虽然吴弘达先生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在远离美国的洪都拉斯突然离世,但是劳改基金会还在,劳改人权组织还在,这两个机构的理事会还在,雅虎公司还在。
   
    首先,我们敦促这两个组织的理事会担当起清理吴弘达先生遗留问题的责任,并且以公开透明的方式进行。这两个组织都是美国政府特许的免税慈善机构,为公众利益服务,他们必须对公众负责。
   
    其次,我们敦促美国主流媒体对雅虎人权 基金的使用、乃至吴弘达先生之死进行调查报道 —— 发布一篇讣告并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是故事的开始。
   
    第三,我们敦促美国司法机构以及国税局按照法律对雅虎基金的使用展开全面审计和调查,厘清事实、追究责任、清算资金,并按照政治犯群体的意愿对能够回收以及能够重新填补的资金做出合理而透明的安排。
   
    第四,我们希望这样的调查得到美国国会以及相关人权机构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雅虎人权基金是一份属于中国政治犯群体的救助资金。这是一个遭受着人道灾难的群体,他们本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有巨大的救助需求,而这样的救助在中国国内不断遭到打压,很难进行。一千七百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包括投资收入的话超过一千八百万美元)在短短八年内被滥用、误用、乃至贪污,不仅令人震惊,而且对中国政治犯群体造成了直接伤害。
   
    我们虽远在中国(一人除外),但我们希望得到美国公众的道义支持,我们相信美国法治必将惩治违法行为,伸张正义。
   
    我们写的每一句话都建立在可查证的事实基础上,我们坚信我们在此对美国媒体、司法机构、国会等方面发出的吁求将得到中国政治犯群体的响应。
   
    何德普,北京,小组联络人,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杨子立,深圳
    李大伟,甘肃天水
    王金波,北京
    欧阳懿,四川遂宁
    徐永海,北京
    刘凤刚,加拿大
   
    北京时间2016年4月28日晚10时定稿
(2016/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