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徐永海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7月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9月
·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4月12日
   
   
   1、被抓9个月的胡石根长老让人揪心
   
   
   胡石根弟兄,在去年“709”被抓后,很长时间我们没有他的消息。我曾与李柏光弟兄(律师)三次到胡石根弟兄所居住地的派出所(北京西城德外派出所)报失踪,警察说他们也不知道胡石根在哪,但会向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反映。半年后,才得知胡石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在天津的看守所里。但,李柏光律师曾到天津的看守所,也没有让见到被关在看守所里的胡石根弟兄。
   
   胡石根弟兄,1955年出生,今年61岁了。20多年前,他被以同样的罪名(只是当年叫“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20年。他在监狱里坐了16年多的牢,受了很多苦,当年一个40多岁的人,看上去像个70多岁的老头,是满头白发。
   
   一个文革中当了8年工人、恢复高考后考上北大的才子,却在监狱里度过了他人生最好的年月。否则,胡石根弟兄一定会在语言学领域做出他自己应有的成绩,他入狱前编写“语言学书籍”就曾很长时期是研究生的教科书。
   
   2008年10月底出狱后的胡石根住到了我家附近。在坐牢前的80年代,作为北京语言大学(是一个也教外国留学生汉语的大学)的老师,胡石根曾教过西方来的牧师、神父。在他坐牢的北京第二监狱(关押重刑犯的监狱)他所在的监区中居然还有一个《圣经》学习小组,一些犯人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出狱后的胡石根,自然也就定期来我家,与我们大家一起来学习《圣经》。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8);“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就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作为我们这些希望中国走向进步,来更加具有民主、自由、人权的人,我们就更应当来具有这大爱的心。
   
   因为,如果人们都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真爱的心,那么:没有民主,也会具有民主;没有自由,也会具有自由;没有人权,也会具有人权。如果人们没有拿去心中的恨,没有大爱的心、真爱的心,那么:有了民主,也会出现动荡分裂;有了自由,也会出现残酷剥削;有了人权,也会出现讹人害人。因此,为了民主、自由、人权,我们也应当首先来接受耶稣基督,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
   
   为此,胡石根弟兄在2010年受洗,公开来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并在2013年被按立圣职(长老),立志一生为主传福音。这些年来,胡石根长老在多个家庭教会为主讲道(如定期在圣爱团契、雅和博教会、中原教会等教会讲道),并给过很多弟兄姊妹施洗。
   
   由于一心用在为主做工,用在推动中国进步上,胡石根的生活十分简单。由于坐牢,他失去了大学老师的工作,出狱后一直失业;又因坐牢时妻子离婚,他这些年来一直单生,自己也不会照顾自己;他几乎是,天天吃白水煮面条,再放一些萝卜、白菜,加点盐。
   
   由于多年坐牢,出狱后生活又是如此简单,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2014年因纪念六四被拘留一个月,出来后一直双下肢水肿,很长时间水肿不消失;还有多年来,他一直患有严重的过敏性鼻炎,很是痛苦。现在他坐牢了,他的身体,实在让我们揪心。
   
   在中国的监狱,尤其是关押嫌疑人的看守所这种监狱,是需要钱的。没有钱,不是不能活,而是活的十分艰难,因为连牙膏、手纸这些生活必须品,都要自己花钱买。可是胡石根,我们大家一直没有将钱送进去,他如何生活呀,为此请求肢体们为他祈祷。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alt="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2013年6月,胡石根被按立为长老,按立者蔡永生牧师。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alt="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2013年6月,胡石根被按立为长老,按立者李克牧师。
   
   
   2、多次坐牢的倪玉兰大姐的身体实在让我们揪心
   
   2000年以后,在中国的出现了强拆这一现象。以前老百姓盼拆迁,来改善自己的住房。可以在进入2000年后的那些年,给老百姓的补偿是非常的不合理。如我们教会的王玲姊妹,她原来居住在北京的南三环,一间平房,另外还有自建的厨房;可是,当年给的补偿款只有9万9,就是在当年(房价也就是现在的十分之一)也买不到任何住房。为此,老百姓不能同意,于是出现了强拆现象。
   
   因为家被强拆,我们这些被强拆的老百姓不得不走上了上访维权的道路。在2003年,在上访维权的道路上,我结识了叶国强叶国柱一家人,还有王玲、刘安军等等,还有倪玉兰、董继勤他们夫妻俩。在维权道路上,我们都是先后坐过牢。
   
   叶国强在2003年10月1日被逼得实在没有方法,一家人露宿街头,吃饭、睡觉都成问题,孩子上学都成了问题,为此跳了天安门前的金水河,后来被判2年有期徒刑。
   
   我(徐永海)在2003年11月被抓,后来坐牢2年。
   
   叶国柱、刘安军在2004年被抓,叶国柱(叶国强的哥哥)坐牢4年,刘安军坐牢2年。
   
   还有倪玉兰、董继勤他们夫妻俩,更是成了坐牢的专业户,倪玉兰大姐3次坐牢,在狱中双下肢瘫痪,开始几年拄着拐还能走路,后来这几年就不得不只能在轮椅上了。倪玉兰大姐最后一次坐牢时,丈夫董继勤老师也一起坐牢,夫妻同时坐牢;可能另外还有杨秋雨、王玉琴他们夫妻。
   
   在2002年、2003年,我家还没有被强拆时,董继勤老师(那时倪玉兰大姐正在坐牢)就多次来我家,参加我们的家庭教会的聚会。董继勤老师是在2010年,在我们教会受洗,同时受洗者还有胡石根、严正学。
   
   后来夫妻一同坐牢,2013年出狱后,倪玉兰大姐受洗,也公开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
   
   2013年出狱后的倪玉兰、董继勤他们夫妻俩,依旧艰难。房子被强拆,一家人不得不租房来住,而房东总是很快就毁约,让他们搬家。这几年来是搬了很多次的家。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一个60多岁的退休老师,搬个家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前几个月,倪玉兰一家租房住在孔庙、国子监附近方家胡同的青炭局胡同,签了一年的合同。房东又毁约,并在2016年3月26日下午,将他们一家强行轰出了所租的房屋,倪玉兰大姐、董继勤老师是再次无家可归、露宿街头。
   
   好在此时倪玉兰大姐获得了一个国际的奖,在各方压力下,目前倪玉兰一家租房住到了德内大姐265号一个很大很大的院子里。可是在这里依旧不能住踏实,房东、中介依旧是要求他们尽快搬走。
   
   如此经历,使得倪玉兰大姐的身体有很多不适,如体温时常只有34度,35度。如此的处境、如此的身体,实在让我们揪心。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2013年10月29日,出狱不久倪玉兰受洗,施洗者胡石根、徐永海
   
   
   3、生存、生活艰难的张文和(老)弟兄实在让人揪心
   
   在1978年、1979年,在文革结束后的2、3年后,在中国北京及其它城市出现了西单民主墙运动,涌现出了付月华、魏京生、徐文立、刘青、杨靖、任畹町、刘念春等等很多著名的民运人士,也涌现出更多的不著名、不被众多人知道的民运人士。(当然还有更多的看客——时常去看大字报的人——如我等)。
   
   张文和就是其中一位——虽然也为此坐牢——但却是不被众多人所知道的民运人士。因参加西单民主墙运动,张文和也曾被抓,关在看守所里,后来因有关部门认为他有精神疾病,于是他躲过了牢狱之灾(也因此不被众人所知、不著名),但是他却被关进精神病医院里,处境也许是更加痛苦。
   
   在精神病院关了一段时间后,恢复自由后的张文和,面对80年代的——因改革开放——大家已不再关注民运,和面对家人的压力,张文和和大家一样,不得不安心工作、生活,但是在他的心中,一直没有放弃对民主的追求。
   
   到了21世纪,出现了维权活动,他是积极参与维权活动,如关心、关注同住在通州地区的胡佳、任畹町等朋友,为此又曾几次被关进精神病医院。
   
   几次从精神病医院走出来的张文和,是几次找到我,也来到在我家聚会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我(徐永海)1979年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通过我和张文和的接触,我没有发现张文和有什么精神病,反而发现张文和弟兄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
   
   张文和(老)弟兄是回民,他的父辈和祖辈都是虔诚的穆斯林,并且家族中一些祖辈还是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阿訇。他的妻子与我们说话时,不时地会带出“我的(真)主啊”这样口头语,是个虔诚的穆斯林。
   
   由于张文和(老)弟兄看到一些恐怖活动,如人体炸弹等宗教极端现象,而感受到我们人类太需要大爱——如耶稣那样的大爱——连仇敌都爱了。为此,张文和(老)弟兄牵头,将我们北京民运维权朋友中具有不同宗教的人,几次相约在他家——“北京增爱宗教对话”。张文和(老)弟兄希望让“大爱”充满我们这个世界,而不要再出现恐怖主义、人体炸弹等等。张文和(老)弟兄说到,如果这样的“宗教对话”不能在中东进行,不能在西方进行,那么就先在我们中国北京进行吧,先由我们开始吧。
   
   通过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感受到只有耶稣才能给人类带来大爱,张文和弟兄在我们教会受洗。并在2013年底,他看到来教会的人越来越多,他花了近一万元,将祖上留下来的老宅院(位于通州县城古城区中心的一个四合院,一直无人在此居住,房屋已经很破旧了,有的房间的屋顶就露天了)的南屋装修了两间,让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在此聚会——学习《圣经》。
   
   可是在2014年1月,我们仅仅在此聚会了4次(每个周五一次)。而在1月24日我们第4次聚会时,我们15人被抓进派出所,2天后13人(张文和、徐永海、杨秋雨、杨靖、吕动力、张海彦、于艳华、王春艳、康素萍、杨敏、王素娥、徐彩虹、居小玲)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1个月。
   
   1月24日我们被抓,一周后我们是在北京第一看守所里过的春节。本来为了让我们大家在2014年过个好的春节,张文和(老)弟兄从他的亲家——专门卖牛羊肉的个体劳动者——那里拿来了很好的牛羊肉,要分给我们这些主内肢体(我们一定会给与相应的钱)。因1月份北京天气很冷,这些牛羊肉是先放在了院里,结果等张文和(老)弟兄在一个月后出狱时,这些牛羊肉全坏了,损失了近1万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