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文集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

   

   

   
   1999年1月

   
    (注:这是在《北京之春》等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的演讲)
   
   这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两个有关联的独立问题。但因为它们对于国是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最可能走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一)如何预见未来
   
   我们先谈谈如何预见未来的一些原则问题。
   
   在许多朋友看来,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似乎很难预料。但其实,只要我们观察历史上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尤其是不久前共产党一党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估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及其单线单向的决定论,又有人把历史道路看作是单一的,唯一的,宿命式的完全决定的。其实,历史是由人创造的,人是有头脑,能作出自主选择的动物。就像世界历史早已表明的那样,中国模式,地中海模式,印度模式,还有其它模式,互相极为不同。马克思主义把地中海模式强加给全世界,搞五阶段单向单线发展论,是完全错误的。人类历史必然有一些总的趋向,但具体道路,却是多线的,非常不同的。至于每一个具体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人们更是完全有选择的余地,有走不同道路的可能。当代共产党专制国家,走向自由民主,是历史的必然;但具体道路,却是完全不同。中国的“六·四”,和苏联的“八·一九”,有很相象的地方,并且,中国的群众基础及诸多方面的有利条件,远超过苏联及俄罗斯,叶利钦总统对苏联的合法性也不如赵紫阳先生对中国的合法性,可是,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了,而俄罗斯的民主却胜利了。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个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叶利钦总统勇敢地向全国发出抵抗号召,并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他如果像中国改革派领导人那样,不敢进行抵抗,那么,俄罗斯的民主也是必败无疑。这就是人的自主选择的重要性。
   
   人的这种可选择性,给历史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造成了人类历史多元多线发展的事实。但在许多主要因素相同的条件下,人类历史却会呈现出某种一致性。共产党专制国家诸多相同和不相同因素,正是我们藉以预见未来的基础。
   
   共产党专制国家有个比较普遍的特点,就是在一般情况下,共产党顽固坚持其一党专制,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不允许政治自由,甚至不允许言论和思想自由。是一种极端专制的制度,人们往往称其为极权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专制国家的变化,往往采取突发事件的形式。而突发事件在开始阶段,往往采取无组织状况。采取“先行动,后组织”的形式。二十多年前,1973年以后,我在有关大字报,文章和讲话中,曾经一再预言老百姓的反抗将会采取这种突发形式。
   
   正是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那种先搞反对派组织,再开始反对专制的行动,在开始阶段,是不现实的。成立反对派组织,反对派政党,这是后来的事。这也就是许多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企图先搞组织,后搞有组织行动,却屡屡失败的原因所在。在中国,这种情况,及到1998年民主党组党事件后,才有所改观。
   
   决定历史走向的,是各种力量的合力和对比。其中,组织力量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只要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存在,以有序的、平稳的、渐进的改良方式走向民主,便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把组织力量,包括武装力量,看成是唯一力量,认为没有组织力量,便没有任何变化的希望,同样也是不正确的。其实,组织力量,包括政府,包括作为暴力组织并同时承担非暴力功能的军队和警察,仍然是一种意识力量。其中的政府力量,主要在于对政府“必须服从”这样一种社会公认的意识。至于武装力量,只是一种配备有物质附属物的组织力量。政府动用武装力量,其目的,只是强制人们服从。然而,组织力量尽管强大,它毕竟不是唯一的社会力量。一旦社会个人的分散力量,反政府力量,包括反政府情绪,接近或超过政府力量,突发事件就有可能发生。这时,社会的绝大多数人反对政府,或政府中的某种势力,某种现象。因为没有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决不可能接近或超过强大的政府力量。一旦突发事件发生,分散力量也可能很快形成组织,政府力量也可能很快瓦解。因为政府力量建立在社会公认的服从意识之上,如果绝大多数人改变服从意识,尤其是武装力量中的人改变服从意识,那么,政府就将顷刻瓦解,倒塌。这就是表面强大的专制政府往往会突然瓦解倾覆的原因。
   
   如果共产党专制国家最后在社会压力下,允许反对党存在,则社会的变化,有可能趋向温和,平稳。这一点也为匈牙利等原苏联阵营的国家所证实。
   (二)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现在我们来谈谈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以历史为鉴,分别谈谈中国走向民主道路各种模式的可能性,主要是当代模式的可能性。
   
   一、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并且由于现代的各种具体条件的变化,包括现代科技,交通和武器的发展,像孙中山、毛泽东那样的道路,尤其是毛泽东那样打游击,建立根据地的道路,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有受毛泽东、共产党影响很深的极少数人,仍然在那里大搞毛式政党,大谈打游击。其实,过去交通和武器落后,你可以占山为王,打游击,“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但在当代条件下,这却毫无意义,一架直升机就足以对付了。[按:就像阿富汗那样,复杂地形根本不是现代武器的对手,——作者,2002年1月13日]。不过,限于篇幅,对这一条,我们不作详细分析。我们这里讲的,不包括策动军事政变这种方式。我们对此缺乏必要的研究和必要的实践。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
   
   二、台湾道路。这一条道路有台湾为例证。但台湾之所以走台湾道路,乃是因为台湾的具体情况。台湾是一个岛,并且一方面处在中共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下,另一方面又处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压力下,两个相反方向的压力,都迫使国民党实行民主改革。同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对台湾本地人而言,是一种外来力量。(不过,由于这种情况,特别是由于害怕大陆,台湾产生了一种普遍的偏安思想。台湾反对派首先以台独面目出现,正是带着这种偏安思想的影响。台湾后来的改革,当然是一种进取,但往往带有偏安中不得不进取的色彩。)对于大陆,台湾的这些情况都是不存在的。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情况。台湾的国民党,是由孙中山先生建立的,它的目标,它的理念,与中共完全不同。尽管有军政,有训政,但它的最终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国民党从来没有实行中共那样的极端专制。国民党统治实行基本的自由,只是没有民主。相反,中共却是一个以实行专政,实行极端专制为目标的政党。它从来没有放弃它的一党专政及极端专制主义,中共统治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及到目前,中共开放的自由,还远远不如国民党时期,连满清皇朝慈禧太后时期已经实行的,国民党继续实行或没有取消的开放党禁和新闻自由,也还远远没有实行。而要走台湾道路,却必须以政府愿意实行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为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由于共产党顽固专制的特点,中国大陆走台湾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只有在中国反对派和老百姓非常不争气,迟迟不能形成取代中共的力量,而只能听任中共宰割的条件下,大陆才有可能经过缓慢而漫长的过程,走这条道路。这时,大陆走这条道路的痛苦、漫长和艰难程度,都将远远超过台湾。腐败盛行,民族精神死气沉沉,没有革命带来的民族精神的振奋和重生。到处是无可奈何和消沉气氛。如果说台湾道路对台湾而言,虽然其“民主”政治太过腐败,但仍不失为一种振奋和重生之路;然而,对大陆而言,这种道路,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而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一场革命的代价,(“六·四”等等),却连很差的改良成果也得不到,这对大陆人民,也是很不公平的。
   
   三、俄罗斯道路。这条道路的特点,是经过一场突发性的半革命,但旧官僚摇身一变,仍然掌握国家政权及大批企业领导权,把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搞得一塌糊涂。这条道路所造成的暂时痛苦,甚至超过台湾道路。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留下来的腐败的旧官僚,旧风气。对中国而言,八九年六·四以前,有走这条道路的可能。但由于中国早已进行改革,走这条道路的痛苦,将小于俄罗斯。但六·四以后,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大概已经过去。[按:上面是写于几年前的话,目前的俄罗斯,已经渡过了它的困难时期,它的政治已经走上民主政治的正确轨道,它的经济开始迅速发展,而且过去实行的休克疗法之类的方法,虽然并不明智,但俄罗斯道路和其方法的优点,仍然是极其明显的。——作者,2002年1月13日]
   
   四、匈牙利道路。这是一条较好的和平变革的改良道路。共产党主动开放党禁,实行多党民主。但这是经过56年匈牙利事件及饱受苏联压迫,急于摆脱苏联压迫的匈牙利所采取的道路。其它国家的共产党,如果头脑清醒,这本应该是他们争取走的道路。但中共,却是坚决不愿意走这条道路,至少及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共有条件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做。而目前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的时候,中共又不敢做。
   
   五、罗马尼亚道路。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经过“六·四”血的教训,敢于像邓小平一样发疯的领导人不多;而军队,当然不可能再像“六·四”那样驯服听命。谁敢于下令屠杀,像齐奥塞斯库那样的下场,是必然的。
   
   六、是否会产生军阀混战的形式?这是许多人担心的道路。但这仅仅是旧历史留在人们头脑中的幻影。军阀混战,至少像辛亥革命以后那样比较长期的混战,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共只是用这种幻影来吓唬老百姓。还有人担心大规模战争,但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像前南斯拉夫地区那样的战争,更不可能。不过,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暴力和局部战争却有可能产生。
   
   七、印度尼西亚道路。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不小。其中的无序暴乱,正是我们必须事先防止的。
   
   八、菲律宾人民革命式的道路。在中国,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最大。这条道路的特点,是老百姓起来反抗,军队有可能以暴力威胁,但也可能不介入。不过最后结果,都是军队在老百姓压力下,不再服从独裁者。罗马尼亚和一些东欧国家,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道路,都带有突发事件和革命性质。而像菲律宾的人民革命,更带有盛大庆典性质。马克思主义把所有革命都称为人民的庆典,是不正确的。失败的革命不用说,而像毛泽东那样的“革命”,则更不具有庆典性质,而主要是暴力、流血和战争。我们这里的定义,定得更窄一些。我们指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是没有或很少动用武力,不流血或很少流血,革命目标为绝大多数人民所认同,因而人民欢天喜地庆祝其胜利的那样一种革命。这种革命一般以突发形式产生,从革命开始到胜利,时间像庆典一样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