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文集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徐水良

   

   

   
   1999年1月

   
    (注:这是在《北京之春》等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的演讲)
   
   这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两个有关联的独立问题。但因为它们对于国是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最可能走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一)如何预见未来
   
   我们先谈谈如何预见未来的一些原则问题。
   
   在许多朋友看来,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似乎很难预料。但其实,只要我们观察历史上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尤其是不久前共产党一党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估计。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及其单线单向的决定论,又有人把历史道路看作是单一的,唯一的,宿命式的完全决定的。其实,历史是由人创造的,人是有头脑,能作出自主选择的动物。就像世界历史早已表明的那样,中国模式,地中海模式,印度模式,还有其它模式,互相极为不同。马克思主义把地中海模式强加给全世界,搞五阶段单向单线发展论,是完全错误的。人类历史必然有一些总的趋向,但具体道路,却是多线的,非常不同的。至于每一个具体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人们更是完全有选择的余地,有走不同道路的可能。当代共产党专制国家,走向自由民主,是历史的必然;但具体道路,却是完全不同。中国的“六·四”,和苏联的“八·一九”,有很相象的地方,并且,中国的群众基础及诸多方面的有利条件,远超过苏联及俄罗斯,叶利钦总统对苏联的合法性也不如赵紫阳先生对中国的合法性,可是,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了,而俄罗斯的民主却胜利了。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个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叶利钦总统勇敢地向全国发出抵抗号召,并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他如果像中国改革派领导人那样,不敢进行抵抗,那么,俄罗斯的民主也是必败无疑。这就是人的自主选择的重要性。
   
   人的这种可选择性,给历史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造成了人类历史多元多线发展的事实。但在许多主要因素相同的条件下,人类历史却会呈现出某种一致性。共产党专制国家诸多相同和不相同因素,正是我们藉以预见未来的基础。
   
   共产党专制国家有个比较普遍的特点,就是在一般情况下,共产党顽固坚持其一党专制,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不允许政治自由,甚至不允许言论和思想自由。是一种极端专制的制度,人们往往称其为极权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专制国家的变化,往往采取突发事件的形式。而突发事件在开始阶段,往往采取无组织状况。采取“先行动,后组织”的形式。二十多年前,1973年以后,我在有关大字报,文章和讲话中,曾经一再预言老百姓的反抗将会采取这种突发形式。
   
   正是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那种先搞反对派组织,再开始反对专制的行动,在开始阶段,是不现实的。成立反对派组织,反对派政党,这是后来的事。这也就是许多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企图先搞组织,后搞有组织行动,却屡屡失败的原因所在。在中国,这种情况,及到1998年民主党组党事件后,才有所改观。
   
   决定历史走向的,是各种力量的合力和对比。其中,组织力量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只要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存在,以有序的、平稳的、渐进的改良方式走向民主,便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把组织力量,包括武装力量,看成是唯一力量,认为没有组织力量,便没有任何变化的希望,同样也是不正确的。其实,组织力量,包括政府,包括作为暴力组织并同时承担非暴力功能的军队和警察,仍然是一种意识力量。其中的政府力量,主要在于对政府“必须服从”这样一种社会公认的意识。至于武装力量,只是一种配备有物质附属物的组织力量。政府动用武装力量,其目的,只是强制人们服从。然而,组织力量尽管强大,它毕竟不是唯一的社会力量。一旦社会个人的分散力量,反政府力量,包括反政府情绪,接近或超过政府力量,突发事件就有可能发生。这时,社会的绝大多数人反对政府,或政府中的某种势力,某种现象。因为没有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决不可能接近或超过强大的政府力量。一旦突发事件发生,分散力量也可能很快形成组织,政府力量也可能很快瓦解。因为政府力量建立在社会公认的服从意识之上,如果绝大多数人改变服从意识,尤其是武装力量中的人改变服从意识,那么,政府就将顷刻瓦解,倒塌。这就是表面强大的专制政府往往会突然瓦解倾覆的原因。
   
   如果共产党专制国家最后在社会压力下,允许反对党存在,则社会的变化,有可能趋向温和,平稳。这一点也为匈牙利等原苏联阵营的国家所证实。
   (二)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现在我们来谈谈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以历史为鉴,分别谈谈中国走向民主道路各种模式的可能性,主要是当代模式的可能性。
   
   一、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并且由于现代的各种具体条件的变化,包括现代科技,交通和武器的发展,像孙中山、毛泽东那样的道路,尤其是毛泽东那样打游击,建立根据地的道路,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有受毛泽东、共产党影响很深的极少数人,仍然在那里大搞毛式政党,大谈打游击。其实,过去交通和武器落后,你可以占山为王,打游击,“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但在当代条件下,这却毫无意义,一架直升机就足以对付了。[按:就像阿富汗那样,复杂地形根本不是现代武器的对手,——作者,2002年1月13日]。不过,限于篇幅,对这一条,我们不作详细分析。我们这里讲的,不包括策动军事政变这种方式。我们对此缺乏必要的研究和必要的实践。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
   
   二、台湾道路。这一条道路有台湾为例证。但台湾之所以走台湾道路,乃是因为台湾的具体情况。台湾是一个岛,并且一方面处在中共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下,另一方面又处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压力下,两个相反方向的压力,都迫使国民党实行民主改革。同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对台湾本地人而言,是一种外来力量。(不过,由于这种情况,特别是由于害怕大陆,台湾产生了一种普遍的偏安思想。台湾反对派首先以台独面目出现,正是带着这种偏安思想的影响。台湾后来的改革,当然是一种进取,但往往带有偏安中不得不进取的色彩。)对于大陆,台湾的这些情况都是不存在的。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情况。台湾的国民党,是由孙中山先生建立的,它的目标,它的理念,与中共完全不同。尽管有军政,有训政,但它的最终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国民党从来没有实行中共那样的极端专制。国民党统治实行基本的自由,只是没有民主。相反,中共却是一个以实行专政,实行极端专制为目标的政党。它从来没有放弃它的一党专政及极端专制主义,中共统治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及到目前,中共开放的自由,还远远不如国民党时期,连满清皇朝慈禧太后时期已经实行的,国民党继续实行或没有取消的开放党禁和新闻自由,也还远远没有实行。而要走台湾道路,却必须以政府愿意实行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为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由于共产党顽固专制的特点,中国大陆走台湾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只有在中国反对派和老百姓非常不争气,迟迟不能形成取代中共的力量,而只能听任中共宰割的条件下,大陆才有可能经过缓慢而漫长的过程,走这条道路。这时,大陆走这条道路的痛苦、漫长和艰难程度,都将远远超过台湾。腐败盛行,民族精神死气沉沉,没有革命带来的民族精神的振奋和重生。到处是无可奈何和消沉气氛。如果说台湾道路对台湾而言,虽然其“民主”政治太过腐败,但仍不失为一种振奋和重生之路;然而,对大陆而言,这种道路,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而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一场革命的代价,(“六·四”等等),却连很差的改良成果也得不到,这对大陆人民,也是很不公平的。
   
   三、俄罗斯道路。这条道路的特点,是经过一场突发性的半革命,但旧官僚摇身一变,仍然掌握国家政权及大批企业领导权,把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搞得一塌糊涂。这条道路所造成的暂时痛苦,甚至超过台湾道路。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留下来的腐败的旧官僚,旧风气。对中国而言,八九年六·四以前,有走这条道路的可能。但由于中国早已进行改革,走这条道路的痛苦,将小于俄罗斯。但六·四以后,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大概已经过去。[按:上面是写于几年前的话,目前的俄罗斯,已经渡过了它的困难时期,它的政治已经走上民主政治的正确轨道,它的经济开始迅速发展,而且过去实行的休克疗法之类的方法,虽然并不明智,但俄罗斯道路和其方法的优点,仍然是极其明显的。——作者,2002年1月13日]
   
   四、匈牙利道路。这是一条较好的和平变革的改良道路。共产党主动开放党禁,实行多党民主。但这是经过56年匈牙利事件及饱受苏联压迫,急于摆脱苏联压迫的匈牙利所采取的道路。其它国家的共产党,如果头脑清醒,这本应该是他们争取走的道路。但中共,却是坚决不愿意走这条道路,至少及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共有条件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做。而目前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的时候,中共又不敢做。
   
   五、罗马尼亚道路。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经过“六·四”血的教训,敢于像邓小平一样发疯的领导人不多;而军队,当然不可能再像“六·四”那样驯服听命。谁敢于下令屠杀,像齐奥塞斯库那样的下场,是必然的。
   
   六、是否会产生军阀混战的形式?这是许多人担心的道路。但这仅仅是旧历史留在人们头脑中的幻影。军阀混战,至少像辛亥革命以后那样比较长期的混战,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共只是用这种幻影来吓唬老百姓。还有人担心大规模战争,但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像前南斯拉夫地区那样的战争,更不可能。不过,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暴力和局部战争却有可能产生。
   
   七、印度尼西亚道路。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不小。其中的无序暴乱,正是我们必须事先防止的。
   
   八、菲律宾人民革命式的道路。在中国,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最大。这条道路的特点,是老百姓起来反抗,军队有可能以暴力威胁,但也可能不介入。不过最后结果,都是军队在老百姓压力下,不再服从独裁者。罗马尼亚和一些东欧国家,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道路,都带有突发事件和革命性质。而像菲律宾的人民革命,更带有盛大庆典性质。马克思主义把所有革命都称为人民的庆典,是不正确的。失败的革命不用说,而像毛泽东那样的“革命”,则更不具有庆典性质,而主要是暴力、流血和战争。我们这里的定义,定得更窄一些。我们指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是没有或很少动用武力,不流血或很少流血,革命目标为绝大多数人民所认同,因而人民欢天喜地庆祝其胜利的那样一种革命。这种革命一般以突发形式产生,从革命开始到胜利,时间像庆典一样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